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夜少的二婚新妻夜莫深沈翹全文免費

夜少的二婚新妻夜莫深沈翹全文免費

一時嫵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夜莫深沈翹的小說名是《夜少的二婚新妻》是由一時嫵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婚戀文。主要講述的是:沈翹在經歷了丈夫背叛之后,回到娘家卻讓她替妹妹嫁到夜家,給那個患有腿疾卻權勢滔天的男人做妻子,本來說好兩人只是掛名夫妻,互不相干。誰知她竟丟了心……

更新:2019/12/03

在線閱讀

主角是夜莫深沈翹的小說名是《夜少的二婚新妻》是由一時嫵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婚戀文。主要講述的是:沈翹在經歷了丈夫背叛之后,回到娘家卻讓她替妹妹嫁到夜家,給那個患有腿疾卻權勢滔天的男人做妻子,本來說好兩人只是掛名夫妻,互不相干。誰知她竟丟了心……

免費閱讀

  夜氏集團

  “夜少,醫院那邊有消息了。”

  蕭肅不顧接待室里是什么情況,就直接沖進來說道。夜莫深正在招待一位很重要的客戶,本因蕭肅沖進來而不悅地挑眉,后又因為他那句話而斂去。

  “有消息了?”

  蕭肅看了一眼其他人,鄭重地點了點頭。

  下一秒,夜莫深冷聲道:“周先生,今天不好意思,我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接下來我會安排別人接待你。”

  說完,也不管那人答應不答應,蕭肅就上前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夜莫深離開了。

  上了車,夜莫深蹙起眉,“什么情況?”

  “夜少不是讓我留心醫院那邊的消息嗎?剛才手下傳來消息說,有一個女人穿得奇奇怪怪的,戴著帽子還戴了口罩,大白天一副作賊心虛的樣子去了婦產科,而且身邊無人陪同。”

  聽到這里,夜莫深危險地瞇起眼睛。

  那應該就是她了!

  “人已經抓過來了,就在西瀧別墅那邊。”

  ***

  “你們到底要干什么?放我下來啊!”沈翹被那人扛在肩上走了一路,顛得腦袋發昏,都快要吐出來了。

  幸好后來上了車,可是沒多久就到了目的地,沈翹又被人給扛起來,顛簸了不知道多久,才終于被重新放了下來。

  “你們這是綁架,我告訴你們,我什么都沒有,你們也別想打我的主……”

  到了唇邊的話就在看到眼前的人之后嘎然而止了。

  沈翹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人。

  夜莫深??!!

  他怎么會在這里?

  蕭肅站在他的身后,面無表情地看著她,而夜莫深眼神深沉如夜,身上散發著無比冰冷的氣息。

  只是一眼。

  沈翹就趕緊低下了頭。

  幸好她戴了帽子還有口罩眼鏡,所以夜莫深一時沒能認出她來。

  只是,他讓人把她抓到這里來做什么?

  難道,是知道她懷孕的事了?所以容不下她?

  想到這里,沈翹面色一陣巨變!

  她本來就是代替沈月嫁過來,夜莫深對此已經很不滿了,如果發現她還懷孕了,那他一定會把她趕出夜家的。

  想到這里,沈翹推開那些人轉身就跑。

  “快把她抓回來。”蕭肅見狀,出聲喝道。

  夜莫深打量了一下那個嬌小的身影,想起一個月前的晚上,他眼眸微深了幾分,低聲吩咐道:“別傷著她。”

  蕭肅一頓,點頭上前:“小心點,你們別傷到她。”

  沈翹哪里是那些黑衣人的對手,他們都是夜莫深的專人,訓練有素,跑了不到幾步就被抓回來了。

  沈翹被控制得死死的,怎么扭,掙扎都沒有用。

  夜莫深望著她,目光如矩,然后他微抬下巴。蕭肅立即會意,推著輪椅上前。

  沈翹望著他一點點朝自己靠近,一顆心瘋狂地亂竄起來。

  完了完了,她要被發現了。

  夜莫深雖然坐在輪椅上,可是他的身形高大,根本沒比她矮多少,手一抬就碰到了她的口罩。

  沈翹瞪大眼睛,別過臉。

  夜莫深的手又追過來,沈翹瞪大眼睛,繼續逃著。

  這如貓捉老鼠般的追趕讓夜莫深忍俊不禁,低笑了一聲,聲音低沉悅耳。

  “這么喜歡玩?”

  怎么……回事?

  沈翹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這個還是之前那個冷冰冰,沒有表情的夜莫深嗎?他的聲音和語氣怎么會突然變得這么溫柔?

  正出神著,沈翹臉上的口罩突然冷不防地被夜莫深給摘下來了。

  “啊!”沈翹驚叫出聲,下意識地想要伸手捂住自己的臉,動了一下才驚覺自己的手臂被人給制著,根本捂不了臉。

  夜莫深剛才眼底分明還帶著柔和的神色,在摘下她的口罩看清她的面容之后,眼中的柔色一寸寸消失,然后被冰冷森寒取代。

  片刻后,他危險地瞇起眼睛:“怎么會是你?”

  沈翹也懵了一下,他不知道是自己?

  “你問我?不是你的人把我抓到這里的嗎?”

  聽言,夜莫深想到什么,他瞇起眼睛盯著她。

  “你去醫院做什么?”

  沈翹的心即刻懸了起來,她不是個擅長說謊的人,睫毛輕顫著,“我著涼了,去醫院看病。”

  “哦?”夜莫深微挑了挑眉,冷笑,“去婦產科看病?不如你告訴我,你看的是什么病?”

  沈翹:“……”

  糟糕。

  怎么辦?

  沈翹咬住下唇,想了半晌,她忽然問道:“那你呢?你根本不知道是我,那你為什么找人把我抓到這里來?”

  聽言,夜莫深一愣。

  他也沒有想到會這么湊巧,他想找的是一個月前的女人,可沒想到手底下的人居然把她抓來了,而且還是在婦產科。

  一想到婦產科,夜莫深的眼中便閃過一抹陰鷙。

  “二婚女,你懷孕了?”

  一句直白的話讓沈翹臉色白了個透,她顫抖著嘴唇,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瞪著夜莫深。

  “呵,看來我說的沒錯。”夜莫深冷笑一聲:“怪不得你如此著急代替你妹妹沈月嫁到夜家,原來是帶了個拖油瓶,迫不及待地想找個人給你接盤?”

  站在夜莫深身后的蕭肅聽言,頓時氣憤地握緊拳頭。

  “你把我們夜少當成什么人了,居然帶著孩子嫁到夜家來,怪不得你去婦產科要鬼鬼祟祟的,只是你沒想到會被我們正好碰到吧?”

  沈翹百口莫辯。

  她原本想靜靜處理此事,可沒想到這幫人會突然沖出來將她抓到這里來,她到現在都不明白怎么回事。

  不行,沈翹,你要冷靜。

  冷靜!

  沈翹壓下心底翻涌的驚懼,抬頭倔強地對上夜莫深的眼眸:“誰說我去婦產科就是懷孕了?你也知道我是二婚女,我有婦科病,所以去掛個號排隊治病不行嗎?”

  話音剛落,夜莫深修長的手便捏上了她的下巴。

  冰冷的聲音如同地獄傳來。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把她帶去醫院。”

  夜莫深涼薄的聲音如冰渣子落在身上一般,“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懷孕,檢查結果出來了以后告訴我。”

  蕭肅立即點頭:“是!”

  “不要!”沈翹用力掙扎起來:“夜莫深,我們只是掛名夫妻,你有什么資格讓他們這樣對我,放開我!”

  “放開?”夜莫深目光清冷,語氣淡漠:“如果讓我發現你懷孕了,后果你應該清楚,蕭肅,把人拉走。”

  知道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后,夜莫深對沈翹,是沒有了絲毫的憐惜之心。

  “你們快點,把她帶到醫院去檢查。”

  蕭肅指手劃腳。

  盡管沈翹不愿意,但還是很快被帶出去了,然后塞上車。

  一路上沈翹都極為抗拒,但就是掙不開他們的束縛,后來她被強行帶到醫院,又見到之前那個醫生。

  一群人去而復返,讓先前目睹了一切的人群們自動地退散到了一邊。

  這些人看起來兇神惡剎,并不好惹。

  誰都不想引火上身。

  整個過程,不知花了多少時間,沈翹都是被迫接受的。

  等結束之后,沈翹連人和報告被一起帶到夜莫深面前。

  蕭肅臉色凝重,同情地看了沈翹一眼之后,然后將報告單交給夜莫深。

  夜莫深沒有伸手去接,只是聲音冰冷地問:“結果?”

  蕭肅頓了頓,最終還是道:“的確是懷孕了。”

  那一瞬間,沈翹感覺自己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護盾就這樣被穿破了。

  她懷孕的消息被夜莫深知道了,那她以后還怎么呆在夜家?

  果然,夜莫深的眼神如刀子般凌厲,“呵,想讓我夜莫深當接盤,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沈翹抬眸,無措地望著他。

  “你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這次懷孕,我自己也是不知情的。”

  “哦?”夜莫深挑眉:“你想告訴我,你完全不知情,這次去醫院,是去打掉孩子的?”

  聽言,沈翹愣了一下。

  她承認自己是想靜悄悄地處理這件事情。

  可是在她的腦海里,從未出現過要把這個孩子打掉的念頭。

  夜莫深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眸色陰沉得如同暴風雨來臨的前夕:“不如我給你一個機會?想要繼續留在夜家,就把孩子打掉。”

  沈翹慢慢瞪大眼睛,打掉孩子?

  “不,不可以!”

  “不可以?”夜莫深嘲諷地望著她:“你不會真以為,我夜莫深會接受一個野種吧?”

  野,野種?

  沈翹蒼白的嘴唇哆嗦了一下。

  她也從未想過,自己會懷孕。

  “怎么樣?想清楚了嗎?”夜莫深的眼神冰冷而無情,說出來的話仿佛淬了毒一般。“你不會以為,帶著你前夫的孩子嫁到我夜家來,我夜莫深就會接受吧?還是說,覺得我是個殘廢,看不起我?”

  沈翹搖頭。

  “我沒有這樣想。”

  她是根本沒有料到自己會懷孕!她跟林江在一起兩年,他從來都不碰她!

  她又怎么會知道自己會在那個雨夜里失去了處.子之身?然后,還一次性懷上了?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倒塌的墻,瘋狂地壓在沈翹的肩膀上。

  “求你!”沈翹雖然想過自己不能懷孕,有可能懷孕就會讓她在夜家呆不下去了,可能還會被直接送回沈家,到時候沈家就成了全北城的笑話了。

  “再給我一點時間!”

  “好啊。”夜莫深笑容嗜血,“對待你這種愛慕虛榮的女人,的確應該多給你一點時間。這樣,給你三天時間,你自己去做掉他。”

  沈翹瞪大眼睛。

  “如果三天后,那個野種還在你肚子里的話,你就給我滾出夜家。”

  說完,蕭肅推著夜莫深離開了。

  現場只剩下沈翹一個人,她跌坐在地上,四肢冰冷。

  許久,沈翹顫抖著雙手拿出手機,給自己的好朋友打電話。

  半個小時以后,沈翹的好朋友韓雪幽開了車過來接她。

  沈翹失魂落魄的被她帶回家。

  “說吧,怎么回事?”韓雪幽倒了一杯冰果汁遞給她:“壓壓驚。”

  沈翹伸手接過,可是又放下。

  她肚子里還有個小生命呢,還是不要亂喝冰的了。

  這個念頭一起,沈翹一驚。

  她為什么……這么在意這個孩子?

  “怎么?你以前不是最喜歡?”韓雪幽看她又將果汁放了回去,有些詫異地挑了挑眉。

  “現在不能喝了。”

  “為什么?”

  “我懷孕了。”

  韓雪幽一開始沒反應,片刻后點頭:“可以啊,結婚兩年是該懷孕了。”

  “我一個月前離婚了。”

  “什么?”

  “然后我最近又剛結婚。”

  “等等,沈翹,你特么說話能不能別這么快節奏?離婚又結婚的?你在玩什么呢?讓我先消化下。”

  韓雪幽捂住胸口,一副受到驚嚇的模樣。

  沈翹只好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大致地跟她說了一下,韓雪幽才明白過來:“所以,你現在是夜家的二少奶奶?”

  “掛名而已,也許很快就不是了。”

  “我掐死你。”

  韓雪幽突然跳起來,裝腔作勢地掐住她白皙的脖頸:“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到現在才跟我說,我們還是不是朋友了?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

  “事出突然,我也不知道怎么開口。”

  “那也得跟我說啊,這么嚴重的事。”思索片刻,韓雪幽突然冷聲道:“我陪你去醫院把孩子打掉吧。”

  聽言,沈翹倏地抬頭:“打掉孩子?”

  “難不成你想留著啊?這可是陌生人的孩子啊!翹翹,你可別犯糊涂,誰知道那男的是什么貨色,必須打掉!”

  韓雪幽一本正經地說道。

  “可是,已經在我肚子里形成生命了,打掉是不是太殘忍了?”

  沈翹低頭輕撫著自己的小腹,“那畢竟是一條小生命。”

  “別想太多了,才一個月,根本還沒活呢!你現在不打,等過幾個月,你就該后悔了!”說到這里,韓雪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你在想什么?那可是陌生男人的孩子,你不打掉,夜家你呆不下去,回沈家,你父母會放過你嗎?”

  這些話提醒了沈翹,她倏地抬起頭,跟韓雪幽對視。

  韓雪幽說的沒錯,如果她還想留在夜家,那孩子就不能留。

  難道說,她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