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不起她仗著父輩恩情受他家恩惠,無論怎么吃都總是瘦如薄紙的身板。但又無法阻止她夜夜入夢旖旎。任免瞧不起她,但又無法遏制地愛著她,像愛著女神……">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征服欲陳小葵任免全文

征服欲陳小葵任免全文

Sansaga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陳小葵任免的小說名是《征服欲》是由Sansaga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任免瞧不起那個小姑娘。瞧不起她低微的出身,不太標準的普通話;
瞧不起她仗著父輩恩情受他家恩惠,無論怎么吃都總是瘦如薄紙的身板。但又無法阻止她夜夜入夢旖旎。任免瞧不起她,但又無法遏制地愛著她,像愛著女神……

更新:2019/11/18

在線閱讀

主角是陳小葵任免的小說名是《征服欲》是由Sansaga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任免瞧不起那個小姑娘。瞧不起她低微的出身,不太標準的普通話;

瞧不起她仗著父輩恩情受他家恩惠,無論怎么吃都總是瘦如薄紙的身板。但又無法阻止她夜夜入夢旖旎。任免瞧不起她,但又無法遏制地愛著她,像愛著女神……

免費閱讀

  剛剛入秋,天氣意外的冷。

  還不到上課的時候,教室外面尚且還有幾個抱著球說話的男生,個個穿的清爽。

  陳小葵沒那么扛凍。

  她縮著脖子進了教室,剛在座位上坐定,旁邊早就等了半天的王嫣立刻飛速地湊了過來。

  “……任免回來啦!聽說,這次是拿了市辯論賽第一!”

  小姑娘裝神秘,只是飛速眨著的眼睛泄露了內心真實的想法。

  陳小葵眨了眨眼。

  她在心里哦了一聲,又在面上哦了一聲,隨即再沒有大的反應,窩在座位上翻開厚厚的五三練習冊,用食指扶開額前的劉海。

  高中第一個學期并不好過。

  陳小葵不是那種腦子好用的天才,她的天賦非常神奇地點在了數學上,但對于語文英語卻像是天生缺這塊兒敏感的神經一樣,無論作文怎么寫,看起來都是干巴巴的。老師委婉地請她去辦公室開了好幾次小灶,依舊不見起色。

  樹葉黃了,在她眼里那就是黃了,頂天能用一句黃得驚人來形容。

  她的同桌王嫣恰巧也偏科,剛好同她相反,曾經非常直白地感嘆,不應該啊,你不是雙語家庭里長大的么,能說兩門語言,這怎么看語言天賦也不差吧。

  陳小葵對此的回答是沉默,淡淡地直視了一會兒,一直看到對方都舉雙手喊投降了,才收回目光,不作回答。

  陳小葵的母親是日本人。

  在她僅有的一段記憶中,是非常溫柔平和的脾氣,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頭發,用母語叫她的名字時溫婉極了。

  她名字在漢語里是挺俗氣,加了個小字顯得尤為如此。

  陳小葵有一段時間曾經非常執拗地纏著父母要改名字,同伴同學嘲笑她的名字是時下泛濫言情劇中的白癡女主角,她那時候心里還沒裝著那么多曲曲折折,又家庭幸福美滿,自然在意這個。

  但再稍大一點時,母親開始因為病癥頻繁出入醫院,她就不再提這個了。

  王嫣第一次知道她的家庭情況時,驚訝地反問:“你是混血兒?啊……不對,中日混血算混血兒嗎?”

  一看就沒什么眼色。

  這種沒什么眼色并不是說她人不好,小女孩直來直往,這在陳小葵貧瘠的詞庫中,大體能用“這還算為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來形容,還挺有意思。

  所以她那個時候也跟著認真思考了一下,都還沒琢磨明白,有人搶先替她答了,說,同一人種,嚴格來說不算。

  聲音非常磁性悅耳,內容也足夠簡短,語氣卻是冷漠不屑的。

  “任免剛剛回來的時候,咱們班門口擠了一大群人,隔壁班的級花都來了,聽她們班人說,人家一直在藝體培訓,平時可只能在上音樂課的時候看見她……”

  好比現在,王嫣依舊能夠非常自然地對著面無表情的她訴說八卦。

  陳小葵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又哦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王嫣依舊繼續她的八卦大業,叨叨個不停,翻開練習冊的時候筆捏在手里:“……你說,級花會對他告白嗎?”

  陳小葵一心兩用,坦誠道:“我不知道。”

  “你不是跟他是親戚嗎,都沒聽說什么動靜?”

  陳小葵手里的筆停了一瞬間,又接著唰唰地在演算紙上寫了起來。

  “我和他不熟。”

  平靜又冷淡。

  是真的不熟。

  換一句更直接的話,其實應該是她根本不受待見。不受他的待見。

  這所學校在市內稱得上一聲貴族學校。

  從小學一直囊括到高中部,升學率奇高,還屬于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每年都能冒出幾個尖子藝體生,登在市內報刊那種,富貴人家的子弟自然少不了。

  以陳小葵的出身,原本根本是分不到這所學校的名額的。

  幾乎可以說是想都別想。

  任免不一樣。

  爺爺奶奶是第一批外交官,父親是成功的企業家,母親是移居美國的書法大師的女兒。

  天差地別,她能來這里,托了誰的關系,又因為誰,都是非常明顯的事情。

  他們倆見的第一面,對方居高臨下,把她當成了流連在自家宅邸附近的不明人物,這很大程度上奠定了之后的許多印象。

  陳小葵那時被滑著滑板的人撞得摔倒在地,手心被路面劃拉出一條長長的傷口,疼的厲害,皺著眉頭倒抽一口冷氣,沒來得及立刻起身。

  少年人身形修長,劍眉星目,腿又長又直,灰黑色的眸子映出兩道人影,明顯地透著一種被冒犯了的不耐。頭發留得很短,是細碎的黑色。整個人像一把還在鞘間的利劍,只是微微被人拔出,露出幾道帶著殺氣的銀光。

  非常出挑的相貌氣度。

  是她見過的男生中從來沒有的。陳小葵冷靜過了頭,在心里做了評判。

  偏偏他慢條斯理地過來,聲音凜冽如寒風,淡淡地說完,又低頭,居高臨下地睨著她,眼神帶著一種隱秘的傲慢和打量,看得人只覺得陷進寒冰里,非常瘆人。

  “任州,去叫警衛。”

  他們倆之間的第一句話,甚至都不是對著她說的,還無形地阻止了抱著滑板的任州試圖對她道歉的動作。

  哪怕是之后經由介紹,關系身份都清楚明晰,任免也沒改變他的這份態度。

  等場面上管事的大人退場,才冷冷地牽了一下嘴角,依舊不動聲色地看她,翹了翹,原來是這樣。

  后來她才明白過來這句話的意思。

  任家并不是一開始就發跡的大家族,自然少不了所謂傳言中的不受待見的親戚,其中有些是厚臉皮登門拜訪,有些則是真正幫過任老爺子的,但看在下一輩的小孩子眼里,其實沒什么大的差別。

  原來,你也是挾恩圖報。

  她不是那種容易為一件事情耿耿于懷的脆弱敏感的性格,當晚卻久違地沒有睡著,抱著父親的照片,睜著眼睛看了一晚上天花板。

  腦子再是不好用的人,也能從那份冷漠和高高在上中感受到不悅和不待見。

  因此在此后的四年里,從初中到現在,陳小葵一直非常耿直地說,他們不熟。

  “真沒意思,你怎么也不把握把握先天優勢,跟人弄好關系啊,而且你又挺好看的,說不定就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近水樓臺先得月了……”

  王嫣還在嘟囔。

  她家里只有她一個女兒,嬌慣著長大,因此說話做事都帶著一份獨有的執著和天真。

  “而且咱學校明著一大把規章制度,實際上又不管早戀……”

  學校里學生出身一個比一個特殊,老師哪里敢多管。

  陳小葵并不戳穿這一點,非常敷衍地嗯了一聲。

  和身理心理雙重潔癖的人試圖弄好關系,他多半也只會覺得是一種玷污。

  王嫣說的頭頭是道,癟癟嘴,也沒指望已經明顯陷入題海里的陳小葵能夠回復,干脆也翻出一張作文范文,百無聊賴地讀了起來。

  放在抽屜里的手機震了震。

  陳小葵算完手上的題,拿出來瞧了一眼。

  “aoi(葵),你怎么今天穿的紅色,不好看,下次我給你帶一套水手服怎么樣?”

  “你怎么不回我啊。”

  “誒,我跟你說,我覺得日語太難了,但為了你,我一定努力學好。”

  “……”

  還是那個陌生號碼。

  這個號碼是從入學剛剛沒多久就開始發消息給她的,最開始只是偶爾一兩條,但這一周卻忽然變得頻繁起來,碎碎叨叨的,已經到了有些神經質bt的地步。

  陳小葵眉頭鎖了一下,旋即很快展開。

  關于被騷擾這件事,她其實想的挺明白。

  只要對方不現身,其實對她也造不成什么大的影響。話里那些癡迷的語氣,還有稱謂,她幾乎是十分敏銳地覺察到了真相:對方多半是個深受日本動漫文化熏陶,而有些走火入魔的人。

  自己不過是被借著當成了一種寄托。

  而更重要的是,她并不想給任何人添麻煩。

  任家也好,學校也好,自己的學業也好。

  恰巧臺上老師進了班門,陳小葵收回思緒,繼續算起手上的題。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窗戶投下來的光線微微暗了暗。

  下課鈴聲在她耳朵里晃晃悠悠了幾圈,沒什么知覺就躥了出去。

  王嫣離開座位去了洗手間。

  她愣是盯著習題冊許久,才若有覺察一般,在一片隱約的暗影中抬起了頭。

  少年和她隔著一堵墻,非常平靜地看著她。

  因為頎長的身材,自然而然地擋住了一部分光。

  前桌后桌的呼吸聲都變輕了,很大程度上能說明他的影響力。

  王嫣說,她和他是遠房親戚,外面的人也都是這么看的。

  對面的人不開口,陳小葵也面色不變。

  或許是因為遺傳,她整個人纖細的有些過分。

  身材嬌小,體態卻很好。

  平直的肩部線條,脖頸永遠筆直得如同天鵝,加上發育良好,隨便套件衣服,也能穿的賞心悅目。

  眼睛很大,額前留著細碎的劉海,抬眼的時候睫毛像蝴蝶撲閃的翅膀。

  任州曾經十分無恥地評論,說她這長相,不就是活脫脫二次元萌系宅男女神么。

  女神?

  任免那時聽著自家堂弟的評論,心里冷笑了一下,面上不動聲色。

  他從小到大,見多了這種因為家庭就黏上來的人,總是一副天地都欠他錢的樣子。

  還有撒潑的更是想直接推搡他的母親,他人小擋不住,被掀翻在地上。

  或許這四年過去,陳小葵的確和那些人看起來不一樣,安分守己,從不逾矩。

  可是從本質來說,并沒有不同。

  “晚上下了自習,你和我一起回去。”

  任免就這么筆挺的站著,如一株松柏,目光微垂,口吻冷淡,并不遮掩自己的高傲與厭惡。

  他對家人以外的任何人都是冷若冰霜的態度。

  偏巧,家庭與自身,都讓他有這個本錢,而且好像反而使得他更多了種矛盾的迷人感。

  此時還對著這邊若有若無投來視線的所有人就是明證。

  陳小葵一樣也永遠不遮掩她身上那種特質。

  那種永遠沒什么表情波動的,好像能容納所有人情緒波動的特質。

  她的確是個失去父母后,不得不挾恩圖報的可憐蟲,因而也要知恩圖報,平靜地面對蔑視。

  陳小葵側身,望進那雙冷淡的眸子。

  之前四年都是這么過來的,進入高中,除了兩個人進入了同一個班以外,沒什么不同。

  “我知道了。”

  陳小葵點點頭,把桌子上的抽紙遞給窗戶另一頭的人。

  任免有非常嚴重的潔癖。

  而剛剛或許是因為沒在意,手扶在了窗戶沿邊,這種地方總是積了很多灰塵。

  如果不是因為那份矜貴,明明在同一個班,是完全沒必要在走廊隔著墻和窗戶,不耐煩地說這番話的。

  陳小葵自覺也淡定地舉著抽紙。

  她看見面前的少年人面無表情地抽了一張,擰著眉毛不動聲色地拭了一下手。

  然后不耐煩地收回目光,筆直地朝前走去。

  目不斜視。

  如同躲避什么瘟疫。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