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豪門女配沉迷吸貓燕雀雀曲霧觴

豪門女配沉迷吸貓燕雀雀曲霧觴

枝景 著

連載中免費 穿越小說完結免費推薦

《豪門女配沉迷吸貓》是枝景所著的一篇現代穿越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燕雀雀單知道自己穿越了,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穿成了一本總裁文里即將與男主角退婚的豪門女配,她只知道自己現在有錢了,可以快樂的吸貓了,退婚?沒問題,只要不打擾她吸貓,什么條件她都同意!

更新:2019/11/18

在線閱讀

《豪門女配沉迷吸貓》是枝景所著的一篇現代穿越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燕雀雀單知道自己穿越了,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穿成了一本總裁文里即將與男主角退婚的豪門女配,她只知道自己現在有錢了,可以快樂的吸貓了,退婚?沒問題,只要不打擾她吸貓,什么條件她都同意!

免費閱讀

  打貓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燕雀雀抱起了曲霧觴貓,把它放在了桌子上,順便給它擺了一個蹲坐的姿勢,就連尾巴也給它盤好了。

  “寶貝,你就這樣不要動哦,給麻麻當模特!”

  沒錯,燕雀雀并沒有氣餒,她覺得畫畫嘛,有手就行,剛才畫不出來只是因為面前沒有實物,現在她把喵寶貝擺在那里當模特,有了眼前實物的加持,她絕對可以畫一幅還算不錯的畫出來。

  曲霧觴貓看了一眼燕雀雀擺在桌面上線條一片混亂的大作,對她的畫技表示了嚴重的懷疑,可貓又不能說人話,他也就沒法發表自己的意見,于是甩了甩尾巴。

  他倒要看看燕雀雀能畫出什么來。

  燕雀雀拾起信心重新出發,拿著彩色鉛筆在白紙上揮灑靈感,時不時的還看一眼曲霧觴貓。

  不得不說,這世界上有一種很嚴重的錯覺,那就是“我覺得我可以”。

  很明顯,畫畫不是像燕雀雀想的那樣“只要有手就行”,她看著自己弄出來的東西,滿臉震驚的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

  曲霧觴看見她的反應,也把頭伸過來觀賞觀賞燕大小姐的大作,結果才看了一眼,他就忍不住笑了出來:“喵喵喵!”

  他現在是一只貓,不管說什么都是“喵”,具體的內容只能讓聽者自行體會,但人和人是不同的,對事物的理解也不一樣,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曲霧觴貓的“喵”落在燕雀雀耳里,就是她家的喵寶貝正在安慰她。

  “寶貝,麻麻真是太感動了!”

  燕雀雀扔下手中的筆,決定放棄。

  她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鑒于大小姐留下來的記憶很迷,除了一些基本的人際關系和她自己做過的事情之外,其他有關于知識的記憶全都好像蒙上了一層迷霧,這給燕雀雀帶來了很多困擾。

  燕大小姐就連常識都不愿意留給她。

  她只好自己學習。

  當一個半路出家的千金大小姐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至少燕雀雀是這么認為的。

  首先,作為一個大小姐,不可能不認識各大名牌吧?也不可能不認識各大豪車吧?基本的鑒賞能力也應該得有的吧?談吐修養,氣質和氣勢也都得有吧?

  這些對于一個從小就是千金小姐的人來說,這就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畢竟從小耳融目染。

  可對半路出家的燕雀雀來說,這些東西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牌子?那么多不同種類的車子?啊?

  當個千金小姐也不容易啊。

  燕雀雀:我看你就是在為難我胖虎!

  她為了盡快適應自己這個身份,給自己列了一個清單,力求在最短時間內把貨全裝進肚子里,免得被人看出自己的馬腳。

  “彼時云,F國最有名的服裝品牌,他們的手工禮服是各家出席宴會的首選。”

  “博利克斯,最好的珠寶供應商,他們供應的珠寶都是獨一無二的,并且每顆珠寶上都會有特殊的標記。”

  ......

  “馬克,豪車中比較低端的一種,最高價止步于六千萬。”

  “豪德利于,專門生產跑車,他們的跑車是最高端的,基本上每一款都是全球限量版,在還沒開始生產的時候就會被預定完。”

  燕雀雀專心致志,拿出了她高考時的勁頭,在網上尋找各種資料,最后自己手動裝訂成一冊,偷偷摸摸的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背。

  她在的地方,怎么可能沒有她的心肝寶貝喵呢?

  曲霧觴就蹲坐一邊的懶人沙發上看她用功,目光也從一開始的震驚到后來的淡定。

  他心里已經隱隱有了一個猜測。

  怪不得感覺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原來是因為失憶了!

  不過看她這幅樣子和之前對吳媽的熟稔態度,應該是局部失憶吧?

  呵!肯定是上次摔到了腦袋!

  曲霧觴仔細的在腦海里回想著這幾天和燕雀雀的相處,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燕雀雀不僅把自己給摔失憶了,還摔傻了。

  時不時的就干點蠢事,說些胡話,這不是摔傻了還能是什么?

  現在看著燕大小姐的在那里像個小學生一樣用功,曲霧觴心里總覺得有些微妙。

  而且,說實話,他對這個變化持樂觀態度。

  畢竟燕雀雀失了一個憶,還變得討人喜歡了起來,對他來說,這并不是一件壞事。

  看在她失憶了的份上,曲霧觴決定對她寬容一點。

  畢竟關愛殘疾人,人人有責。

  腦殘也是殘嘛。

  之后燕雀雀在背累了擼貓緩解心情的時候,就驚奇的發現了一件事情:她的喵寶貝不再那么高冷了!

  會主動挨著她,用腦袋蹭蹭她,尾巴還會搖來晃去。

  可愛到爆炸!!!

  燕雀雀以備考的狀態奮斗了幾天之后,總算是暫時的把該記得的東西死記硬背,囫圇的塞進肚子里了。

  肚子里有貨了之后,燕雀雀就不再那么慌張了。

  她暫時淡定下來,準備出門一趟。

  這還是她到了這個世界以來第一次主動出門呢!

  燕雀雀決定要做些有意義的事——比如出門給自己的喵寶貝購置豪華貓咪套裝!

  之前慫在家里,都不敢出門,更別說給喵寶貝買東西了,雖然吳媽也買了很多貓咪用具,但是燕雀雀總覺得想要自己買一套。

  畢竟是自己的小貓,燕雀雀不想讓它用其他人給他買的東西。

  ......一種奇怪的占有欲。

  燕雀雀把自己收拾打扮了一番,站在落地鏡前欣賞自己的美貌。

  長長的黑發微卷,皮膚雪白的仿佛能發光,五官細致漂亮,是一種精雕細琢的好看,但原本應該是乖巧柔順的臉蛋,卻因眉梢間隱隱透出的桀驁而的多了些許高傲。

  燕雀雀對著鏡子里的自己飛了一個媚眼,頓時,鏡子里的美人生動起來了,眼角眉梢都是鮮活。

  曲霧觴蹲在旁邊嫌惡的皺皺鼻子(鑒于他現在沒有眉毛可皺只能退而求其次),只覺得燕雀雀實在是太自戀了。

  他承認燕雀雀是他們圈子里最漂亮的千金小姐,但是她這樣自己看自己,還露出癡迷的目光,簡直聞所未聞。

  可能這也是傻的一部分吧。

  燕雀雀總算是欣賞夠了自己現在披著的這幅好皮囊,轉身面對蹲坐著的曲霧觴貓,彎腰拿起旁邊的出門專用貓籠,打開籠門:“寶貝,進去嘍~”

  她本來還擔心小貓不肯進去,還想使用一些誘哄的手段,但是曲霧觴貓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自顧自的進去了。

  其步伐之優雅,神態之沉穩,明明是進籠子,被它搞得好像是要登上皇位一樣。

  燕雀雀:星星眼.JPG

  曲霧觴扭頭,避開了籠子外面那道過于癡漢的目光。

  真是一點也不矜持!

  這個貓籠下面是有滾輪的,好讓燕雀雀能夠拖著它走,燕雀雀現在就是一朵身嬌體弱的嬌花,根本就拎不起這個貓籠,所以貼心的吳媽就弄來了有滾輪的。

  一路拖著貓籠走到外面,別墅門口停著一輛馬克迪——就是之前被燕雀雀稱呼為黑車的那輛——燕雀雀之前不知道這輛車的來頭,只覺得它的車型很漂亮,沒想到來頭這么大。

  這個世界的馬克迪就相當于上個世界的勞斯萊斯了。

  司機幫燕雀雀把貓籠提到后座上,就坐上車:“小姐,是去寵物店嗎?”

  燕雀雀按照原身的習慣“嗯”了一聲。

  司機也不多話,沉穩的發動車子,平穩快速的開出了花園。

  鐵門在他們身后緩緩關上。

  燕雀雀沒注意這些,她只是一個沒忍住,就把曲霧觴貓給放出來了,現在正幸福的擼貓中。

  曲霧觴貓面無表情的蹲坐在她的膝頭,任由燕雀雀的咸豬手對自己動手動腳,對方要摸爪子他就抬爪子,要摸尾巴他就搖尾巴,要摸下巴他就仰頭,絕對是世界上最乖巧的貓咪了,沒有之一。

  他現在已經懶得反抗了——反正燕雀雀現在的頭腦有點問題,還不如順著她,免得她騷擾起來沒完沒了的。

  他可不會承認自己被這樣摸著也是很享受的,只是給自己安上了一個“大度”的頭銜,就心安理得的“被迫”享受起來了。

  燕家的別墅周邊的配套設施是很齊全的,也有一家專門為這些富人服務的寵物店。

  燕雀雀抱著曲霧觴貓下車,不打算把它再放進籠子里了。

  一開始用籠子裝著它是因為怕它亂跑,既然現在它已經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的成熟穩重,那么燕雀雀覺得就不用再讓它去唱鐵窗淚了。

  燕雀雀心情很好的走進了寵物店。

  寵物店里已經有了一個客人了,不過燕雀雀不在意,她可不是一生下來就各種講究的小姐,每到商場降價,她都會沖進去和那些大媽一起火拼呢。

  但是她面不改色,可她懷里的貓就不一樣了。

  曲霧觴原本安安靜靜的待在燕雀雀的臂彎里,下巴搭在她的手臂上,百無聊賴的看著周邊的東西。

  但是等寵物店里的狗映入貓咪的眼簾之后,他突然就尖銳的叫了一聲,隨后開始瘋狂地把自己的腦袋往燕雀雀的懷里塞。

  曲霧觴覺得很丟臉,但是這不是他能夠控制的,他只能看著這只傻貓犯傻,什么也做不了。

  只不過是狗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傻貓!

  里面的人聽見了外面的動靜,自然的轉身。

  燕雀雀認出了那張臉,這不就是曲家那人模狗樣的大少爺曲藝新嗎?

  對方也認出了燕大小姐的臉,他的眼里閃過一絲驚艷,隨后露出紳士的微笑:“早上好,燕小姐。”

  燕雀雀看了他一眼。

  早上好啊哥們,能把你的眼睛閉上嗎?

  曲藝新長得人模狗樣的,一身黑西裝,看上去還挺能唬人的。

  燕雀雀對他沒什么好感,她覺得這可能是燕大小姐留下來的情感,不過她本身對私生子出身還這么囂張的家伙沒有什么好感,于是面對他的問好,燕雀雀只撩了撩眼皮,掀起眼簾看了他一眼。

  她知道這樣很沒禮貌,可她想要這樣做很久了。

  她之前一直被要求做一個有禮貌的乖女孩,為了獎學金和其他人的看法,她不得不保持她禮貌謙遜的人設,可實際上,她有的時候真的很想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現在燕大小姐給她留下來的人設實在是太棒了!她就想做這樣一個囂張肆意,不用管其他人看法的girl!

  燕雀雀在心里給燕大小姐點了一個贊。

  “燕小姐,請問您在這里做什么呢?”

  曲藝新的人設是翩翩有禮的溫潤公子,但燕雀雀并不吃這一套。她不是什么天真的千金小姐,從孤兒院里掙扎長大的她可不相信一個搶了自己同父異母弟弟地位的私生子哥哥會是一個真正的翩翩公子。

  裝出來的而已,就像她之前裝乖乖女孩那樣。

  還沒她之前裝的出色呢!

  都是千年的狐貍,你跟我玩什么聊齋啊?

  燕雀雀遵照著大小姐的人設,傲慢的回答:“我來這里做什么?難道你沒有眼睛,看不出來嗎?”

  說著就越過他走進去。

  店員們本來想要迎上來,但是聽見兩人之間(其實只是燕雀雀單方面)□□味濃重的對話后,就停住了腳步,在旁邊大氣也不喘,生怕成為被殃及的池魚。

  曲霧觴待在燕雀雀的懷里,看到一向作為成功者形象的曲藝新吃癟,頓時心里覺得很暢快。

  他之前還不敢大肆發展自己的勢力,所以在家里也裝出一副對什么都不感興趣的樣子,就算是這樣,他的“好大哥”也不忘時不時的擠兌他,明刀暗箭弄的他煩不勝煩。

  燕雀雀囂張的性格也不全然是缺點。

  他這樣想。

  曲藝新是曲家的繼承人,身后的豪門和出色的樣貌讓他一向在情場上無往而不利,但是在燕雀雀身上卻頻頻碰壁,這讓他十分惱火,也讓他對燕雀雀有些勢在必得起來。

  他非得把這個眼高于頂的千金小姐弄到手不可!

  心下竄起的細微怒火并沒有影響到曲藝新臉上的發揮,他還是面上帶笑,和面無表情的燕雀雀一比,就把對方襯托成了一個不懂事正無理取鬧的人。

  事實上他也的確成功了,那兩個店員看燕雀雀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她們覺得曲藝新是燕雀雀的追求者,而燕雀雀就是矯情的拒絕男神的作精。

  燕雀雀享受囂張歸享受囂張,但她可不準備讓曲藝新敗壞她的形象。

  她的語氣淡淡的:“曲先生,以后你就不用向我問好了,我可不愿意和一個私生子有什么來往,更何況......你總是勾搭你弟弟的未婚妻,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吧?”

  她挑起眉,似笑非笑的看著曲藝新,漂亮的臉蛋是是滿滿的,不加掩飾的惡意。

  曲藝新向來不愿意被人提起他的私生子身份,隨著母親進入曲家這么多年,他覺得自己已經在豪門圈子里站穩了腳跟,那段不光彩的日子早就成為了過去。

  圈子里大部分的人對曲藝新的身份心知肚明,但身份又如何呢?他們遵循的原則就是利益至上,曲藝新是私生子這件事對大部分圈子里的人來說無傷大雅——只要他還是曲氏的繼承人。

  但還有一些老牌的豪門世家看不上他的出身,燕家就是其中的一個。

  燕雀雀一針見血毫不留情的話讓曲藝新的臉上有點掛不住,可他不愧是能夠以私生子身份穩坐曲氏繼承人寶座的家伙,面不改色的本事一流。

  “難道燕小姐就是以一個人的出身來判斷他的為人的嗎?那未免也太武斷了吧?”曲藝新說:“我只是想要和你交個朋友,難道這樣也不行嗎?”

  “你的話很有道理。”燕雀雀軟下語氣,做出正在思考的樣子,彎彎的柳眉微微皺起。

  曲藝新鮮少看見這位大小姐這樣的表情,還以為自己剛才的話觸動到了她,本想再接再厲,結果燕雀雀裝模作樣的思考了一會,然后道:“可是我記得有句話叫做‘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孩子會......’”

  燕雀雀把那個“會”字拉的長長的,即便她沒有繼續剩下的內容,可她的意思也表達的清清楚楚。

  曲藝新在這個時候要是還不知道自己被耍了,那他就白活這么多年了。

  他深深的看了燕雀雀一眼,覺得這個大小姐和以前有些不一樣的地方了。

  按道理,他被燕雀雀這樣耍弄嘲諷,本應該十分生氣,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在看見燕雀雀臉上的微笑,和她漫不經心的神情時,他心里的氣居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濃重。

  反而有一股無緣無故的妒火升起來。

  他這些年見過不少富貴人間花,也見過不少普通的,可以隨手采擷享用的花,原本燕雀雀只不過是這些花中開的最盛的那一朵而已,但是現在這朵花開始散發出一股迷人的芬芳,慵懶高貴,卻又誰都瞧不上。

  要是就那樣安安靜靜的長在高高的天上就算了,可偏偏她的根扎在曲霧觴身上!

  曲霧觴除了出身,究竟有哪點比得上他?

  他這么想著,也這么問了。

  燕雀雀聽到問話后有些驚,她還以為這個偽君子會一直裝下去呢,這就破功啦?

  嘖嘖嘖,水平還比不上她之前裝乖乖女的時候呢!

  燕雀雀看曲藝新的臉色,覺得很好玩。

  她眼珠子轉了轉,想起了她之前用來勸退林白蓮的理由。

  “因為他長得好看啊?”燕雀雀微微歪頭,露出一個她裝乖專用的無辜笑容:“我又不缺錢,當然是找一個好看的啦,越好看越好。”

  “你本身就是因為這樣的想法而誕生的產物,應該很能理解我的想法了吧?”

  她笑的眉眼彎彎,曲藝新本身就是小三生的孩子,曲父在外找小三還不是因為小三的姿色?

  那么同樣的理由,曲藝新應該能理解才對。

  燕雀雀抓緊曲藝新私生子這個痛腳使勁戳,恨不得直接把這個腳戳爛。

  燕雀雀知道這樣做很不對,可是這樣欺負人的感覺莫名其妙的很爽,而且曲藝新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

  燕雀雀:......發出了心虛的辯解。

  她當然知道這是因為燕大小姐的性格影響了她,可是她一點也不想擺脫這個影響。

  當一個惡毒千金真的很快樂!

  怪不得這個人設存在于各個文化作品中,并經久不衰,原來當事人是真的很快樂!

  燕雀雀是一個很現實的人,之前迫于生活,她不得不屈服于社會輿論,當一個普遍意義上的“好女孩”,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她可以當一個放肆瀟灑的惡毒千金,完全不用顧忌別人的看法。

  燕雀雀:我既不找男朋友,又有錢,還漂亮,有什么可顧忌的?

  燕雀雀一直覺得,找男朋友不如找小白臉,假如要是非要她說出一個理想的,可以共度一生的伴侶,她可能會在答題卡上寫下“智能機器人托尼”。

  就是英語課本上的那個托尼啊。

  為了盡快擺脫曲藝新的騷擾,燕雀雀直接說:“我等下還要去看我的未婚夫呢,你別在這里耽誤我的時間了好嗎?”

  燕雀雀露出一個禮貌性的假笑:“請讓讓。”

  曲藝新終于忍受不了燕雀雀了,只好選擇轉身離開戰場。

  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最后以燕雀雀的獲勝而告終,她摟著懷里的曲霧觴貓,重新恢復成了千依百順的二十四孝好主人狀態:“寶貝,我們來給你買東西了,喜歡什么自己選哦。”

  兩位親眼目睹了燕雀雀變臉全過程的店員簡直目瞪口呆,剛剛還是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世家千金,一轉眼就變成了沙雕鏟屎官,這前后差距委實太大。

  曲霧觴貓全程目睹了燕雀雀強勢懟人的現場,原本還對曲藝新吃癟感到爽快,但到了后來,他的注意力就全被燕雀雀那句“我等下還要去看我的未婚夫呢”所吸引。

  ......難道她喜歡我?

  曲霧觴沉思著,忍不住動了動胡子。

  半晌之后,他才下了一個決定:

  ......要是燕雀雀真的這么喜歡他(的臉),那他也不是不可以不退婚......

  他不在乎燕雀雀喜歡的是他的臉,反正那也是他的臉,不是別人的臉,所以無所謂。

  燕雀雀把正在沉思中的白色小奶貓抱起來親了親:“寶貝,你最重要了,來,選你喜歡的東西吧,只要是你想要的,我們都買。”

  曲霧觴頓時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哼,這么熱情。

  背地里熱情有什么用?都不當面來,要不是我變成貓了,你的一腔熱情就要錯付了你知道嗎?

  開在別墅區的寵物店的確是很有花樣了,里面的各種物品款式繁多,風格各有不同,質量都非常不錯。

  ——當然了,也很貴。

  但現在燕雀雀會在乎這些嗎?

  她抱著曲霧觴貓穿梭在各個貨架之間,說:“想要什么就說一聲哦,咱們慢慢挑。”

  “剛才麻麻說的話完全是騙他的,我才不去看那個什么倒霉未婚夫呢。”

  燕雀雀哄道:“想挑多久都行。”

  曲霧觴:“喵!”

  什么?騙人的?

  “喵喵喵!”

  怎么會有這樣的女人!!!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