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我養大的義兄成了侯爺孟溪小說

我養大的義兄成了侯爺孟溪小說

久嵐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主角是孟溪孟深(秦紹)的小說名是《我養大的義兄成了侯爺》是由久嵐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孟溪前世走錯路,以為那富貴公子會許她真心,結果臨死前只有義兄陪在身邊……這一世,孟溪拿起鍋鏟,跟義兄說:“哥哥,我會一直養著你,養到你考上舉人為止!”義兄:嗯,該的。等到孟溪的廚藝名揚京都后,她發現他的義兄竟然是失蹤的宣寧侯。義兄:還要養我嗎?孟溪:……

更新:2019/11/18

在線閱讀

主角是孟溪孟深(秦紹)的小說名是《我養大的義兄成了侯爺》是由久嵐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孟溪前世走錯路,以為那富貴公子會許她真心,結果臨死前只有義兄陪在身邊……這一世,孟溪拿起鍋鏟,跟義兄說:“哥哥,我會一直養著你,養到你考上舉人為止!”義兄:嗯,該的。等到孟溪的廚藝名揚京都后,她發現他的義兄竟然是失蹤的宣寧侯。義兄:還要養我嗎?孟溪:……

免費閱讀

  孟溪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出神。

  她以為馬車摔下山的那瞬間,她心里所有的怨,所有的后悔,所有的不甘都將歸于塵土,只剩下無盡的安寧,結果……

  孟溪摸摸自己的臉,瞬間笑了起來。

  真好啊,她活了!

  她再不是那個病懨懨,躺在床上枯槁的宛如死人般的孟溪,她朝氣蓬勃,神采飛揚,正是最健康的時候。

  孟溪放下鏡子就要跑出去,卻聽到大伯的聲音:“人人都說阿溪是當廚子的料,她偏偏不肯……娘,你說怎么辦吧,我們供不起阿深念書了,他一個人花的錢抵得上我們一家子,就算考上秀才又有什么用?”

  說得是她的義兄孟深。

  孟深是孟溪的父親在林子里發現的,當年不止胳膊被燒傷,人也神志不清,父親心善,不肯見死不救,將他背回家中。孟深醒來后不記得身世,就被當做孟家的孩子養。

  他雖然性子古怪,念書卻一流,鎮上的孩子都不如,可惜父親過世后,孟家的人不再愿意供他念書。

  就在前世的這時候,大伯提出建議,讓孟溪去學廚掙錢。

  然而她實在不喜歡做廚子,廚子不能打扮不說,整日與油煙為伴,她珍惜自己的臉。

  孟溪一直覺得她是整個鹽鎮最為好看的姑娘,憑這容貌必定能嫁入富貴人家,所以大伯說學廚,她一口就拒絕了,哪怕她有天賦——她有一雙如秤一樣的手,凡是她往菜里放的鹽,糖,醬,沒有一次是有誤差的。

  這種天賦在幼時就被孟家人發現了,后來他們每次做菜,就會逗孟溪,說,“阿溪,快來放鹽……”

  她真的每一次都放得恰恰好。

  但父親母親尚在時,疼愛她,不太讓她做廚房的活,而今卻不一樣了。

  誰會白白養著她跟義兄呢?

  所以前世,孟溪就想著嫁人,她看上了鹽鎮的知縣林時遠,這林時遠是書香門第出身,雖然林老爺是做大官的,卻不縱容兒子,反而將兒子弄到京都轄下的鹽鎮歷練。

  年輕知縣長得俊俏,唇紅齒白,孟溪一見傾心,而小姑娘粉面桃腮,楚楚動人,也讓林時遠念念不忘,那時候,孟溪以為自己一生終有所托,直到林老爺出現在鹽鎮……

  可想而知,會是什么結果。

  林老爺雷厲風行,很快就把林時遠調離鹽鎮,而且還給林時遠定了一門好親事,孟溪聽說那姑娘不是一般的大家閨秀,而是勛貴之女。

  她不甘心,尋到京都。

  可惜就算見到了林時遠也枉然。

  他讓她忘了他。

  年輕男子甚至當著她的面落下了淚,而他囂張的未婚妻跟蹤而至,鄙夷的道:“你這樣的身份,也配?”

  孟溪就此病了。

  她分不清是因為林時遠的負心,還是因為那種羞辱,她病得很厲害,而孟家也沒有多余的錢給她治病,倒是她的義兄孟深一直對她不離不棄。

  有一天,孟深也不知從何處弄來銀子,說要帶她去京都看病,說一定能將她的病治好。

  那天雷雨交加,孟溪被他抱上了馬車。

  印象里,那馬車很是豪華,她躺在上面,聞到了很清香的味道。她的神智已經不太清楚了,她懷疑她是出現了幻覺,義兄怎么雇得起這樣的馬車?而且,他的衣著似乎也很華貴……

  迷迷糊糊中,她聽到義兄說了什么,可她并不曾聽清楚,然后,車廂忽地有一陣劇烈的顛簸,隨即傳來車夫的喊叫聲,她知道出事了……

  馬車墜入山谷時,義兄抓住了她的手。

  那雙手如此溫暖。

  她心想,原來古怪的義兄是那么疼愛她的,可惜被她連累,竟葬身于此。

  眼淚忽然從孟溪的臉上滑落,她推開房門叫道:“大伯,我愿意去學廚!”

  孟溪的大伯嚇一跳,愣愣的道:“……好,好。”

  孟溪的祖母也驚住了:“阿溪……”

  “祖母,哥哥在何處?”孟溪卻問。

  “阿深?應該是在屋里看書吧。”

  義兄人懶,就喜歡看書,九歲的時候考上了秀才,給孟家狠狠爭了一回臉面,那時候全家都供著他,就希望義兄能再接再厲,考上舉人,考上狀元,當上大官,這樣孟家的人也能跟著過好日子。

  結果義兄連著兩次都沒有考上。

  漸漸的,孟家人就有些失望了,加上義兄心高氣傲,嘴不饒人,父親死后,誰還愿意出這個錢?

  就是她,心里都不喜歡義兄。

  可就在她病了的時候,義兄竟然愿意帶她去京都治病……孟溪跑到義兄住的地方趴在窗口看了看,見他垂著頭盯著書一動不動,孟溪又飛快的跑去廚房。

  前世,她沒有給義兄做過飯,就怕弄花她的臉,弄傷她的手,這次,她不怕了。

  孟溪去前面的小菜圃拔了些韭菜,去雞窩里掏了個雞蛋,又蹲下來燒火。

  孟老太太聽到動靜過來瞧:“阿溪,你在做什么?”

  “給哥哥做餅吃!”

  韭餅是母親擅長的,母親比父親去得還早,但孟溪記得這個味道,她飛快的洗韭菜,切碎,加鹽,加醬,然后和面揉面,再挖些家里剩下的豬脂,摻入砂仁,花椒。

  她以前不是不會,只是不想。

  孟老太太看得目瞪口呆。

  孟溪很快就將韭餅做了出來,放入鍋內烙熟。

  香味撲鼻,孟溪給祖母盛了一個,然后就端去義兄的房中。

  門咯吱聲被推開,孟深抬頭,發現是孟溪進來了。

  小姑娘現在才十四歲,鵝蛋臉,細長的眉,一雙眼睛顧盼生姿,好像帶著鉤子,而此時對他笑得分外的甜,甜的滲人。

  孟深眼睛瞇了瞇:“你來作甚?”

  “怕哥哥肚子餓,影響看書,”孟溪輕手輕腳進來,把韭餅擱在書案上,“趁熱吃吧。”

  影響看書?孟深差點笑了,孟溪知道他是誰嗎?他是宣寧侯,他真名叫秦紹,前世要不是孟溪,他本來都恢復記憶,要搬入宣寧侯府了,就因為她病了,他不得不把孟溪從鹽鎮帶去京都。

  因為義父臨死前,曾拜托他照看好孟溪。

  可惜這小姑娘貪慕虛名,看上林時遠,非得要嫁之,后來把自己給耽誤了。

  看她一副病入膏肓的樣子,他原是不想理會,奈何欠了義父人情,想一次還清,這樣,他與孟家就再沒有任何糾葛。

  誰想到……

  孟深看著孟溪,這簡直是個掃把星,因為她,他英年早逝!

  如果那日不救她,他早就在宣寧侯府享福了,他有侯爺的爵位,有數之不盡的家財,他愿意的話,還可以入朝為官,有權力在手。

  然而就在那一天,一切都失去了。

  拜誰所賜?

  孟深嫌棄的看一眼韭餅,一個餅能彌補嗎?

  義兄長的其實不賴,但他身上有種邪氣,總是不叫人那么舒服,比如他的眼睛很狹長,眼尾翹起來,看著人的時候就總是有些高高在上的意味,而一旦他笑了,那笑容就透出幾分涼薄,似乎是一種嘲笑。

  孟溪幼時就不喜歡他,不知道父親為何要救下這個孩子,把家里的錢都花在他身上。

  后來考上秀才了,孟溪就覺得,義兄還是有優點的,因為家里但凡來客人都會對義兄稱贊有加,說鹽鎮難得有這么小就考上秀才的。

  但是……

  義兄越長越大之后,懶病也越來越明顯,有時候她還知道幫著家里收拾東西,義兄卻從來不動手,大伯看不過眼,他就說,“我是做那種事的人嗎?”

  言下之意,他是非富即貴的命。

  可惜,義兄的家人一直都沒有出現,孟溪心想,她才不會做廚子去供義兄念書呢,她只會去改變她自己的命!

  但她想錯了。

  孟溪聲音格外的溫柔:“哥哥,再不吃,這餅就要冷了。”

  冷了就冷了啊,孟深心想,他明天就離開孟家去京都,他要去做他的宣寧侯!

  誰稀罕吃這個餅?

  孟溪看他神色不善,有一瞬間差點沒有耐心,可想到義兄為幫她而喪命,輕嘆口氣,將韭餅端起來,夾起一塊放在孟深嘴邊:“哥哥,你吃一口嘛,我專門給你做的,你吃一口好不好?”

  聲音嬌滴滴的,孟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心道孟溪今日莫非是吃錯藥不成?

  她為什么要給他做餅?

  “你……”他盯著她看,“有何意圖?”

  往前自己與他頗是疏離,難怪他起疑,孟溪靈機一動:“哥哥,我昨日夢到爹爹了,爹爹問起哥哥可吃好穿好,我才驚覺,我一直對哥哥不夠關心。”

  呵……

  良心發現嗎?

  不過提到孟父,孟深始終是硬不下心腸,當年要不是他,自己不會活到現在。

  這家里,也只有孟父對他是真心。

  孟深張開口,將韭餅吃了下去。

  誰料這一嘗,便有些停不下來,明明只放了韭菜雞蛋的餅竟有種說不出的美味,入口酥脆,咽下去后,唇舌間香,咸,麻,韻味悠長。

  他瞅瞅這餅,傲慢的道:“再喂一口。”

  孟溪欠他的,喂一整個餅都應該!

  他似乎覺得很好吃,孟溪心里歡喜,看來自己做廚子真的有天賦,這樣的話,她一定能學好。將來有個安身立命的本事,她就可以養活自己……不,她還可以供義兄繼續念書!

  “哥哥,明日我再燒別的給你吃。”她笑著道。

  孟深眉梢微揚,心道,明日……他明日就要走了,以后與她再不相見。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