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我跟反派在七零過日子吾乃老父親

我跟反派在七零過日子吾乃老父親

吾乃老父親 著

連載中免費 穿越小說完結免費推薦

《我跟反派在七零過日子》是吾乃老父親所著的一篇現代穿越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林小月一朝穿越,成了本年代文中禍害反派大佬的惡毒媳婦,反派大佬本是個善良的不得了的人,卻因她的背叛而黑化,傻子徹底黑化成反派大佬,惡婦也領了便當,林小月看著身邊這個傻乎乎的,只對她好的傻子,決定跟他好好過日子,順便再治好他的傻疾,讓三個人格和諧相處!后來,他的所有人格都成了守妻奴,各個視她如命....

更新:2019/11/18

在線閱讀

《我跟反派在七零過日子》是吾乃老父親所著的一篇現代穿越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林小月一朝穿越,成了本年代文中禍害反派大佬的惡毒媳婦,反派大佬本是個善良的不得了的人,卻因她的背叛而黑化,傻子徹底黑化成反派大佬,惡婦也領了便當,林小月看著身邊這個傻乎乎的,只對她好的傻子,決定跟他好好過日子,順便再治好他的傻疾,讓三個人格和諧相處!后來,他的所有人格都成了守妻奴,各個視她如命....

免費閱讀

  從顏紅英無緣無故給他們倆送糖起,林小月就知道,這家人心里憋著一肚子壞水,正準備要開始造作了。

  果不其然,顏紅英前腳剛把顏陽帶走,陳翠云后腳就來了。

  陳翠云抱著一疊被單來勢洶洶,一看就是來找麻煩的!

  林小月才不怕她,甚至有著一種漸漸看她表演的狀態。

  “林小月,等會把這被單給洗了啊!”

  陳翠云將被單扔在林小月身后的木桶里,語氣命令式。

  還不等林小月回答,立刻又添一句,“好好洗,洗干凈點!我過會來檢查,要不干凈還得重洗的啊!”

  林小月知道陳翠云只是故意找由頭挑事。

  陳翠云料定了她會拒絕干家務,屆時,陳翠云也有足夠的理由與她產生爭執…

  陳翠云的計劃,林小月一眼就能看穿。

  然而,林小月還是照著陳翠云的套跳了進去。

  她一邊磨玉米粉,一邊快口拒絕,“大伯娘,我這還有一堆活呢,這玉米都夠我磨到晚上了,你怎么還忍心再給我添活呢?”

  “有啥不忍心的?你不就該干活嘛!”

  陳翠云單手叉腰,一點兒不客氣的回:“把這玉米面給放下,先把我這被單給洗了!晚上再坐著慢慢磨面!時間多的是!”

  她這口氣,立即早上喊林小月洗碗的楊成玉不知硬了多少倍。

  林小月明知是套,仍就不依,“大伯娘莫不是手瘸?不然,我這手里一堆的活,眼瞅著就要忙到晚上了。大伯娘閑成這樣,也不把自家的活干掉?”

  “長輩讓你干活,哪那么多說詞!沒教養了是吧!”

  陳翠云終于借機發飆,她一邊咬牙發威,一邊撩起一衣袖,上去便揪起林小月的耳朵!

  發飆的動作來的太快,林小月都還沒反應過來…

  等林小月反應過來后,她也不發一聲慘叫,反手一把抓起陳翠云的頭發,往下用力扯!

  “啊啊啊啊——”

  這下,反倒是陳翠云先發出嗷嗷叫,連扯著林小月的耳朵的手都松了。

  林小月瞧她松了手,這才推了她一把,直接將她推倒在地!

  可以說,出手的動作也是干凈利落的很!

  “你……你個小賤人!你連長輩都敢動手!還無法無天了啊!”

  陳翠云完全沒想到林小月居然敢動手,她頓時氣紅了眼,頭發凌亂的坐在地上大叫。

  林小月一點兒不怕事,她反唇相譏道:“大伯娘,我一個19塊9賣到你家的女孩子,你隨便想想也該知道,我娘家窮成什么樣!誰能給我好教養?呵~”

  林小月哼笑一聲,“我打小野慣了,男人都敢打,更別提女人!還希望大伯娘不要跟我這種粗人講教養,我是真沒什么教養!罵人不忌口,打人不忌手,我只知道,誰欺負我,我欺負回來!”

  這個年代,罵人是帶著長輩罵的。

  子不教父之過,女孩子教不好都是母親的過。

  這時,林小月倒還感激她有一個將她便宜賣掉的親媽。

  破爛背景,支撐得了她行事逾越。

  “你!你個小賤人!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訓你不可!”

  陳翠云氣得不得了。

  她從地上爬起來,立刻操起院落里的一把鐵鍬,怒不可遏的朝林小月沖過來!

  林小月雙拳難敵鐵鍬,見人家拿起了武器,她這下不敢橫。

  于是,高舉著鐵鍬的陳翠云跟林小月在院落里玩起了追逐賽!

  陳翠云一邊追,林小月一邊大吼,“賤人,你給我站住!等我抓到你,非打斷你的腿不可!”

  林小月到底是年輕人,腿腳比陳翠云快了不少,陳翠云是追不上的。

  她正思考著要不要拿掃帚跟陳翠云干上一架?

  偏在那時,楊成玉忽然從大房家的房里跑出來!

  看準時機,楊成玉一把抱住林小月!非不讓林小月動彈!

  “看我不打死你,你個小賤人!”

  陳翠云終于提著鐵鍬趕了上來,腦門兒不敢砸,這高舉鐵鍬直望林小月的肩膀落下!

  林小月一時間掙扎不開楊成玉,眼看著鐵鍬要落下,她閉眼大喊一聲,“救命啊顏陽!”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鐵鍬即將落下的瞬間,陳翠云卻被顏陽一個巴掌扇的直接摔了出去!

  情況發生在分秒之間…

  就在陳翠云意圖攻擊林小月時,顏陽火速沖進院子,一巴掌照著陳翠云的腦袋下去,直接把陳翠云刮倒在地!鐵鍬也落了地!

  他動作超快,快到現場三個女人都沒能反應過來!

  等林小月看清時,顏陽已經幾步走上來,強行撤開楊成玉的手,把林小月拉到自己身后!

  緊接著,顏陽又頂風作案,繼續干‘大逆不道’的事…

  他抬手,一個巴掌扇下去,院落里一響起清脆的一聲“啪”!

  楊成玉也被打了一巴掌,打到腦門嗡嗡的叫……

  顏陽毆打長輩…

  這是一件說出去都被人當笑話聽的事!

  因為全村人都知道,顏陽雖傻,本性卻善良單純的很。

  然而就在此刻,顏陽真對兩個長輩下了狠手,而且還是兩個女人。

  被一巴掌拍傻的楊成玉,跟倒在地上半天起不來的陳翠云兩人,此刻看向顏陽的目光皆帶著絲絲畏懼。

  不怕人傻,就怕傻子發壞……

  顏陽這人高馬大的,力勁兒絕不小!

  院子里的兩女人,顯然是不敢招惹顏陽了。

  林小月知道這位第三人格性情暴力,在原書里,他便是最沒規矩的人。

  犯上犯下,他都無所謂!只要他爽,什么事兒都做得出來!

  除了他自己的兩個人格以外,這世上,再沒有任何人事能令他忌憚。所以,毆打長輩對這位第3人格而言,算不得什么大事!

  想打就打了唄!

  不過,作為他的妻子,林小月還是得給他收拾后場,“小陽,你別生氣。大伯娘、二伯娘沒欺負我,她們是在跟我玩呢!雖然壞人該打,可她們不是壞人,不能再打她們了哦!”

  顏陽表情陰狠的瞪著她們倆,那鷹隼般銳利的眼神讓楊成玉、陳翠云倆人心里發慌。

  因為,她們倆從來沒在顏陽臉上看到過這樣的表情!

  這表情……完全不像個傻子!倒像個瘋子!

  “小陽,別生氣啦。你怎么沒跟妹妹去拿糖吃啊?不如我陪你去拿糖吃吧?”林小月拉拉顏陽的袖子,繼續哄他。

  下一秒,顏陽忽然收起陰狠表情,薄唇斜勾揚起,笑著勾住林小月的脖子,“好啊,我們去拿糖吃!”

  盡管表情改變僅在一瞬之間,可他周身的氣場仍然強大到令人畏懼。

  在他身上,林小月是明顯感覺到了原書里,對這位反派人格的buff加成!

  這神經質的……太帥了!

  “去哪里拿糖來著?鎮上的供銷社嗎?”林小月問。

  顏陽笑笑回她,“媳婦帶我去,我聽媳婦的。”

  于是,兩人便一邊說話,一邊雙雙走出家門,給楊成玉、陳翠云留下兩道離開的背影。

  陳翠云見他們倆離開后,扶著她發疼的腰,終于“哎喲”叫出了聲,“大嫂……來來,扶我一下……哎喲,我的天哪……我這老腰啊……”

  楊成玉趕緊扶陳翠云起來,面上的表情凝重不已。

  “你說這傻子是怎么回事啊?以前怎么不知道他這么兇呢!”

  陳翠云終于站了起來,口中罵罵咧咧的,“居然連長輩都敢打!我跟你說,我進老顏家這么久,我家那位都沒打過我,今天倒被那傻子給打了!”

  陳翠云心中窩火的很。

  要不是她剛才腰痛的站都站不起來,她非得拿鐵鍬教訓教訓顏陽!(假的)

  “顏陽確實反常。”

  楊成玉撫上她方才被顏陽打過,正隱隱發燙的臉頰,“咱跟他生活這么多年,從沒見過他剛才那副表情,也沒見過他發狠。我估計,問題還是出在那林小月身上。你說那林小月是不是身上帶什么邪咒了?”

  “我哪知道呢!唉喲我的腰……”

  陳翠云撐著她快要碎掉的腰,“我這看腰的錢,非得叫三房家出不可!”

  楊成玉嘆出過一口氣…

  很快,楊成玉反應過來,“哎?我家紅英呢?”

  話落的那一刻,家門外傳來嗚嗚嗚的哭聲…

  顏紅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走進家門,此時的她滿身泥濘,頭發凌亂,臉蛋上更是沾滿了泥土,還哭成個梨花帶雨樣兒…

  “媽……傻子打我!還把我丟進泥地里……嗚嗚……你要幫我做主啊!”

  顏紅英也受欺負了。

  盡管顏紅英也不知道為什么,剛才,她突然就被顏陽摁在地上摩擦,最后給扔進了泥地里!

  掙扎好半天才出來…

  傻子……瘋了!

  ……

  老顏家里,今天發生了大事。

  王秀英夫婦倆一回家,就受到的來自另外兩房的一波告狀!

  從她們幾人的口中,王秀英聽到‘惡魔’顏陽又出來的情況…

  而除此之外,家里還有更壞的情況。

  顏陽跟林小月兩人出去一下午了,至晚上都還沒回來。

  王秀英挨了兩家的強烈批評,本想著等兩個當事人回來,嚴肅追究責任!

  哪想……

  很遲很遲了…

  他們倆還沒回來!

  洗好碗的王秀英站在家門口,像望夫石一樣的望著四周,迫切地想要見到他們倆的身影。

  而另一邊,顏陽正帶著林小月在村子里進行更瘋狂的事…

  林小月跟顏陽從家里出來后,接二連三的跟他一起干了許多大事。

  老三顏陽是個睚眥必報的人,他的腦子里,對昨天欺負林小月跟傻顏陽的那幫混混很有印象。

  難得從家里出來,難得他白天也在…

  顏陽自然不能放過這樣大好的機會!

  他很快就找到了游手好閑的顏大河跟鄰村的那些個混混。

  顏陽記住了每個人的臉,也用很快的時間調查出每個人的身份。

  林小月跟在他身邊,見他在兩個村來周轉,找到一些她不認識的人,查出每一個混混的身份。

  終于到了晚上…

  顏陽在多個烏漆抹黑的巷子里,抓人上拳!一個一個的報復回來!

  相比起那些人對傻顏陽的推推搡搡與言語恐嚇,這老三顏陽對,他們下的手可是要重的多了!

  他給人套上麻袋,拿著棍子上去就是一頓揍!

  主要避開腦袋下手,身上任何部位都可以隨便打!

  見他打的那樣爽,林小月也會上去蹭兩腳踹踹…

  直有一種跟著反派大佬作威作福的感覺!

  還蠻爽的喲!

  林小月跟了他一天,這才知道原來,他查那么多人目的只為報復。

  并且在報復結束后,顏陽還會給每個人留下一句狠話,警告他們下次若是再胡作非為,就是缺胳膊斷腿的事了。

  顏大河,顏陽是最后一個對付的。

  他對付顏大河的招數比其他人要狠多了。

  林小月一路跟著他,見他提著一桶糞水,來到顏大河家附近。

  那時已經很晚了。

  這個年代的人們,這個時間點基本上都已回房睡覺。

  所以,顏陽翻墻進入顏大河的家中,打探到顏大河的房間。

  經過簡單的地形勘察,確認顏大河睡的是單人屋,確認床的方向后…

  顏陽又翻墻出去,領著林小月,來到顏大河房間的方位,找到顏大河房間的那口窗。

  林小月捏著鼻子,提著糞水,見他三下兩下爬了窗口,身子靈活的跟猴子似的。

  她知道,又一件很爽的事即將發生!

  “給我…”

  顏陽爬上窗口,小心翼翼地打開窗子,確認顏大河以呼呼大睡,他向林小月伸出了手。

  林小月趕緊將手里提的糞水交給他…

  顏陽嘴角揚起邪佞壞笑,一小桶糞水直接從窗口倒下!

  “嘩——”淋下……

  瞬間將睡夢中的顏大河給澆醒!

  雖說是澆在被子上,可水珠濺的高,直往顏大河的臉上濺去!

  顏大河醒來時,滿床惡臭!

  他捏了捏濕漉漉的被子,手心捏出一層濕黏黏的水,再提起一聞……

  啊……

  升天了……

  “誰呀!混賬!”

  顏大河怒發沖冠!

  抬頭,看到他頭頂窗子大開,顏大河怒不可遏的下床,風風火火沖出房間!

  那時,顏陽已經從窗口跳下,他拉起一林小月的手,帶她跑到一邊角落,讓她躲起來。

  跟他一起干了一堆偷雞摸狗壞事兒的林小月,不知為何,她心里越發爽快刺激。

  與他一起躲在角落里時,林小月抓緊顏陽的衣服,緊張又刺激,嘴角的笑容也是憋也憋不住!

  顏陽又從兜里掏出粗麻布做的口罩,給自己綁上,遮了半張臉。

  林小月也有這樣一個口罩,顏陽給她的。她也給自己綁上,準備等會兒跟他一起出來作惡。

  “哪個王八羔子暗算我!有本事就給老子出來!少特么躲躲藏藏!”

  顏大河氣呼呼的沖出來,手里還提著根大木棍,一副來勢洶洶的模樣。

  林小月有些擔心的拉拉顏陽的衣服,顏陽回頭對上她黑葡萄般的瞳仁,但見他眉眼彎揚,向她傳遞安心意思。

  林小月這才稍稍放心。

  瞅準時機,眼瞧著顏大河朝他們倆越走越近,顏陽從角落里猛地沖出去!

  一早就準備好的麻袋,突然罩上顏大河的腦袋!

  “啊!哪個王八羔子!敢惹你大河大爺!”

  顏大河手里的棍子都被麻袋一并罩住了,他一邊大叫,一邊被顏陽輕松推倒。

  顏陽反倒搶過棍子,舉起棍子對著他,就是一頓痛打!

  砰砰砰……

  “啊啊啊…”

  慘叫聲與下棍聲一同響起,顏大河全無招架之力,根本連起都起不來!

  為了讓自己少受點傷,他只好全力抱住腦袋,這讓顏陽打的就更爽了!

  林小月沖上去也蹭了兩腳…

  想到那天顏大河打了顏陽一巴掌,她覺得兩腳不夠,小腿蹬了好幾腳!

  顏陽看著她跟小兔子一樣蹦跶,實際上這兩腳無關痛癢。

  粗麻布面罩下,他薄唇揚的高,笑的寵溺又無奈…

  小媳婦兒……怪可愛的!

  一頓胖揍后,顏大河已經被打得連掙扎都放棄了,直抱著腦袋蜷縮成蝦一樣的躺在地上。

  顏陽沉聲威脅,“我警告你顏大河,整個上顏村是我的地盤!以后要再帶著你的人在我的地盤上放肆,我會讓你連死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躺在地上的顏大河只有喘氣的份兒,話都不敢問。

  生怕他問錯一句,就又換來一頓毒打。

  顏陽威脅警告過后,掏出一串鞭炮,用火柴點燃,扔在顏大河身邊!

  隨后,他牽起林小月的手,帶上她一陣小跑離開。

  身后,“噼里啪啦”的鞭炮聲響起,在這寂靜一片的黑夜中,鞭炮聲異常刺耳響亮…

  顏大河更是躲在麻袋里不敢動,直至周邊完全沒聲音后,他才敢掙脫麻袋…

  那時,對他下手的人已經連個影子都沒有了。

  顏大河一臉茫然的看著四周,動動他渾身疼痛的身子,身上糞水的惡臭已經不算什么了。

  該死啊…

  連人的面都沒見到,想報復都沒辦法!

  顏大河又氣,又只能自認倒霉。

  報復完顏大河以后,林小月便跟著顏陽跑到了村外的一座石橋下。

  在那橋洞底下,有個非常破爛搭建的小窩,一看就像是流浪漢住的。

  顏陽跟她說,“這是我的秘密基地,進來。”

  林小月便隨他一起進了那破爛小窩,里頭有一張粗布麻衣服的簡陋的小床。

  顏陽在某處角落里掏掏摸摸,搜出一煤油燈點亮,放在一邊的石塊上。

  瞬間,微弱燭光照亮了整個小窩。

  金燦燦的光亮讓時刻的氛圍微微發暖,林小月看向身前人高馬大的顏陽。

  她竟有一種‘只要他在,哪里都是家’的感覺。

  顏陽在她身邊坐下,又在破爛床單上一陣摸索,抹出一包小零食,“給,吃著墊墊肚子。”

  林小月笑嘻嘻的接過…

  她就知道跟著他,肯定有好東西吃!

  那小零食還是城里的食物,用黃油紙包著,看起來很不錯。

  林小月自己嘴里塞一個,往顏陽嘴里也塞一個,塞完后她想起,“我剛才是不是提了大糞桶,沒洗手?”

  頓時一陣惡心…

  顏陽笑了起來,笑聲咯咯爽朗,“小媳婦兒,你怎么那么可愛?”

  林小月:“……”

  突然撩她是怎么回事?

  還笑得這么帥…

  林小月趕緊放下手里的零食,紅著小臉起身出去,“我去洗個手啊……”

  顏陽才不在意這些細節,他舒舒服服地吃了她剛才喂來的食物。

  完了……

  他有點喜歡上被她喂食的感覺了。

  林小月洗手的時候,才想起……她當時好像是用左手提的糞桶,吃東西拿的是右手!

  沒事沒事……問題不大!

  林小月這才放心的把塞到嘴里的零食給嚼了嚼…

  好家伙,居然是肉干!

  剛才燭光太暗,她都沒看清這到底是什么零食!

  是肉啊~

  老三真是太能耐了!

  這個年代,他竟能輕輕松松搞到肉餅,還能藏起肉干,甚至連鞭炮都能搞到手~

  他是百寶箱吧!

  回到小窩里時,林小月坐回顏陽身邊,趕緊拿起黃油袋子,繼續吃肉干。

  她一邊吃一邊問顏陽:“這么好的東西,你就這么放在這個地方,萬一真叫別人吃了可怎么辦呀?”

  顏陽張嘴接過她遞來的肉干,唇角輕揚,“這都別人送我的。我反正也不常出來,給人吃了就吃了唄。要是帶回家里,給家里人發現,我的秘密就暴露了。”

  “那你自己吃掉唄!”

  林小月說道,“擱這給別人吃,真的太可惜了!”

  顏陽唇角揚的高,“知道,以后不給別人吃,專留給你吃。”

  林小月連連點頭,“嗯嗯!以后有好吃的都帶回來給我哈!我在你那家里根本吃不飽,頓頓都是饃饃!只有你對我好,會給我帶吃的~”

  那兩個顏陽……還得靠她罩著呢!

  顏陽望著她消瘦的小臉,確實覺得,她還得再肥上一點!

  現在太瘦了…

  可惜他不能常出來,否則,他一定把她養的圓圓潤潤的。

  “你還沒告訴我,你為什么要在這里弄個小窩呢?還有你怎么弄到鞭炮的呀?”林小月咬著肉干問他。

  “東西都是別人送的。”

  顏陽輕描淡寫道,“至于這地方……只是我臨時落腳處。我出來的時間不多,只能是盡我所能,給自己撈個地盤吧。”

  這個破石橋往常經過的人很少,算是顏陽發現的寶藏地點吧!

  而且,還是他每次出來行事的必經之途。

  顏陽需要這地方。

  不過這些事情,他沒準備跟林小月說。

  因為這些事情,違法。

  “那我們今晚住這嗎?不回家了?”林小月問。

  顏陽道,“你信我么?”

  林小月點頭,“那肯定啊!不然我一整天給你出來干嘛呢?”

  顏陽笑道,“那就不回。”

  他喜歡,她的信任。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