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開口跪席冬微譚玄

開口跪席冬微譚玄

一股清流 著

連載中免費 奇幻小說完本推薦經典

《開口跪》是由一股清流原創所著的直播文,主角叫席冬微譚玄。講述了全息網游+女裝主播蘇爽故事,想看古靈精怪貌美奶兇受與萬分寵忠犬攻的精彩故事嗎?快來關注故事遞吧!

更新:2019/11/18

在線閱讀

  《開口跪》是由一股清流原創所著的直播文,主角叫席冬微譚玄。講述了全息網游+女裝主播之間的故事,想看古靈精怪貌美奶兇受與萬分寵忠犬攻的精彩故事嗎?快來關注故事遞吧!

免費閱讀

  “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你應該看到我頭戴皇冠的模樣)

  “I'm gonna run this nothing town.(我將要統治這個破落小鎮)

  “Watch me make 'em bow.(看我是如何讓他們對我俯首稱臣)

  “One by one by one.(一個接一個接一個)”

  “One by one by…(一個接一個)”

  直播間里播放著Billie Eilish的《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覆蓋了游戲原有的背景音樂,與現在的游戲場景倒是相當搭調——海島上荒涼的小鎮,彌漫的灰霧幾乎令人迷失其中,街道間看不見一個鎮民,多年無人打理的房屋墻壁上爬滿了青苔,一片濕翠色,仿佛馬丘比丘之巔失落的印加城池,街盡頭的指路牌下,悄然開著一朵嬌嫩殷紅的玫瑰。

  這個副本以加拿大恐怖電影《灰燼入懷》為藍本,要求每五個玩家組成一隊,頂替電影里五位主要角色的位置,被傳送進副本地圖進行通關挑戰,因為全息游戲使人身臨其境,恐怖系數比看電影時更高,所以很少有女孩子來。

  但此時,這支隊伍中就有一個例外。

  唯一的那個年輕女孩身材高挑,建模非常漂亮,是那種偏荏弱空靈的長相,銀發銀睫,霧藍的雙瞳,皮膚白得像是會發光,連下睫毛都纖長而根根分明,好似凝著剔薄月光,只是不知道這能打十分的漂亮里,有多少分是自己的真實顏值。

  一名隊友跟她搭訕:“你一個妹子玩這個,不害怕?”

  [嘻,我們跪跪可能比你還大hhhhhhh]

  [跪爺,掀裙子]

  [掀裙子掀裙子掀裙子]

  席冬微看了看飛過的彈幕,無聲地笑了一下。

  “對了,你為什么叫‘開口跪’?唱歌很好聽?”隊友又問,這下問到了點子上。

  [當然是因為跪爺開口驚艷(嚇)啊2333]

  [女裝大佬的凝視.jpg]

  五年前,A國LYM公司推出了風靡全球的大型全息網游《Rubik's cube》,中譯名《魔方》,席冬微游戲ID【開口跪】,江湖人稱“跪爺”,是亞服有名的直男扳手、女裝大佬、游戲主播,根據中學語文老師的教導,很容易看出在這樣的排序下,他的哪項成就最高。

  “第一波怪要出來了,都過來!”席冬微還沒來得及開口驚艷(嚇)對方一把,另一名隊友就高聲招呼他們集合。

  “走,到他們那邊去。”搭訕的隊友伸出一只手,虛攬住他的后腰,帶著他朝一座石屋跑去,跑到一半,席冬微眼前一黑,掉線了。

  盛世江山公寓第二十一樓,亮著暖橘色燈光的臥室里,席冬微摘下了VR頭顯。

  他游戲里的外觀只在現實基礎上進行了微調,因此除了發色、瞳色不一樣之外,現實和游戲相差無幾,膚白貌美大長腿,巴掌臉,下頷尖尖的像精靈。

  一只薄翅螳螂趴在面前紗窗的外側,探頭探腦地向內張望。

  席冬微從按摩椅上站起來,走過去一些,鼓起雪白的腮幫子,“呼”地沖它吹了一口氣。

  螳螂巋然不動。

  “是條漢子,敬你一塊奶片。”席冬微摸出放在右手邊的小盒子里,方便隨時掰來吃的奶片,當著螳螂的面,塞了一塊到口中,邊嚼邊拿起一旁的吹風機,開啟熱風,對著螳螂就是一通猛吹,“走好,揮揮。”

  等到覺得差不多了,關上吹風機,螳螂的確被懟走了,好好的紗窗上,卻多出了四個排列成菱形的洞,泛著絲絲焦味,仿若某種神秘的宗教符號。

  幾秒鐘后,“被懟走”的螳螂從窗框后面探出了頭,與席冬微面面相覷。

  ……日你哦。

  席冬微面無表情地又掰了塊奶片吃,檢查了其他設備,坐回按摩椅,戴上VR頭顯,重新連上了游戲。

  [終于見識到了傳說中的團寵]

  [團寵團寵,扳手扳手]

  [唉,同樣是魔方女♂孩,我怎么就沒這待遇]

  [顏值即正義23333333]

  [前面沒這待遇的別跑! 身份證號]

  剛一登進去,席冬微就被密密麻麻的彈幕驚了驚。

  全息游戲直播間的彈幕當然也是3D的,四面八方都是,讓人切身實際地體會了何謂“滿身彈幕”,席冬微將彈幕從全屏模式切換成小窗模式,這才看清了周圍的景象。

  他仍舊站在剛才那條街道上,被蛇鱗病硬化了皮膚和五臟六腑,變成了可怖“蛇民”的鎮民源源不斷地從迷霧之中撲出,而那四個本該躲進石屋的隊友,卻圍在他身周,將他團團保護了起來。

  〖玩家【開口跪】上線〗

  “回來了。”

  這種說話方式,莫名有點蘇。

  說話的玩家站在席冬微正前方,微微側著身,依稀露出一點的側臉在氤氳的霧氣下顯得模糊不清,被柔化了輪廓線,席冬微看了一眼他的ID——【法老】。

  “如果有下次,不會再救你。”【法老】說著,又轉過來了一些,唇線薄而鋒利,“自己等死就夠了,別拖累隊友。”

  [這法老誰啊?態度這么惡劣,跪跪也不是成心的啊]

  粉絲通常都會護主,剛要在直播間內開懟,【法老】就一甩手,一發子彈過去,角度刁鉆地射中了一個張牙舞爪朝席冬微撲來的蛇民。

  〖玩家【法老】擊殺蛇民×1〗

  彈幕空白了一秒,好似看視頻時遇到了卡頓,隨即,不知誰發了一條:[emmmmm……這就叫口嫌體正直?]

  立刻有人想起:[剛才叫大家圍過來保護跪爺的,是不是就是這個法老?]

  “謝謝,很酷。”席冬微抿著奶片,唇齒間化開醇正香,從現世傳進虛擬世界。

  許多玩家會在游戲中使用系統自帶的變聲器,一方面為了達到與外觀相匹配的目的,另一方面為保護自己的隱私,席冬微并沒有這樣做,毋庸置疑的青年音,清清朗朗,細聽之下,還含著一縷甜絲絲的味道,【法老】微不可察地愣了愣。

  “Your silence is my forite sound.(你的沉默是我最愛的聲響)”

  社會席“姐”人美話不多,掏出武器,一槍一個小怪獸。

  “…One by one by one.(一個接一個接一個)”

  蛇民擊殺完一波又來一波,最后,【法老】不得不扔了一顆小手.雷,在包圍圈中硬生生炸出個缺口,帶領他們逃進了石屋。

  即使只是小型殺傷手榴彈,爆炸時的威力也大過槍支,波及的范圍較廣,【法老】卻能做到絲毫不傷及自己人,可見操作是很秀的。

  石屋建造得頗為堅固,易守難攻,病毒侵蝕了大腦的蛇民們被關在外面,只知道憤怒地咆哮,五人茍在屋子里,暫時還算安全。

  席冬微喝藥補滿了血,靠在霉色斑駁的壁櫥上,咀嚼著香甜的奶片,時不時用舌尖舔.弄,頂得腮肉鼓起一個小包。

  “現在只等擊殺看不見的安妮塔就能通關了對吧?”

  “媽的殘血了,誰還有紅藥給我一瓶?”

  自從爭取到版權,開發了各種經典電影、電視劇相關的副本,《Rubik's cube》除了原有的玩家之外,又收獲了一大批影視發燒友。

  《灰燼入懷》走的是傳統歐美恐怖片的套路,講述一群高中剛畢業的青年男女閑著沒事,租船去家鄉附近的一座荒島上冒險,遭遇了一系列詭異驚悚事件的故事,片中五位主角以生命為代價,淋漓盡致地闡釋了“no zuo no die”這一萬年不變的道理。

  席冬微遺棄了一瓶紅藥,讓那名嚎著殘血了的隊友去撿,趁著閑暇,跟粉絲互動:“不知道誰這么好運,會是靈媒,反正直覺告訴我,我沒這運氣。”

  【看不見的安妮塔】是這個副本的最終BOSS,電影《灰燼入懷》里,安妮塔既是受害者,又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在十一歲那年患上了蛇鱗病即是她的原罪,落后孤島上的鎮民非但沒有想辦法救治她,反而由于害怕傳染,將她鎖進了密封的鐵箱,活埋入土。

  誰也沒有想到,一年后,化身鬼魂的安妮塔會懷著滿腔仇恨回來復仇,復仇的對象,包括她見死不救的父母、投票決定活埋她的鎮民、甚至每一個踏上海島的陌生人。

  她將所有人變成蛇民,自己一躍而為蛇民的女王。

  影片快結束時,主角五人組中,兩人死于蛇民的襲擊,一人感染了蛇鱗病,器官漸漸衰竭硬化,剩下的一男一女是一對情侶,女孩艾薇的外祖母是女巫,自己則繼承了通靈的能力,可以看見安妮塔的鬼魂,也正因為如此,她帶著男朋友艱難地逃出了生天。

  與之相對應,副本里設置了靈媒一角,是整支隊伍唯一能看到【看不見的安妮塔】的角色,這個角色玩家無法自行選擇,只能由系統隨機分配,誰都有可能當,對于膽量較小的玩家來說,成為靈媒并不是什么運氣好的事情,畢竟要直面立體女鬼,“享受”不一樣的視覺沖擊。

  “咚……咚咚……咚……”

  什么東西從樓梯上一級一級滾了下來,骨碌碌轉了小半圈,露出一張稚嫩卻慘白的臉。

  一顆人頭。

  喜當靈媒的席冬微:“……”

  直播間里頓時炸了。

  [中獎了]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幸運E哈哈哈哈哈哈]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人頭有一半處于樓梯底的陰影里,面龐上斜劃著一道清晰的明暗線,割裂光與暗,【看不見的安妮塔】用她那雙淺褐色的大眼睛凝望著席冬微:“你看見我的身體了嗎?”

  “記住,你之所以叫‘看不見的安妮塔’,是因為普通人類看不見你,不是因為你眼瞎。”席冬微一開口,隊友們就紛紛看了過來,最初搭訕他的那個玩家至今眼神仍有些恍惚。

  “喏,不是在那兒嗎?”他若無其事地指了指頭頂,破出友善的微笑,“要善于觀察生活,小妹妹。”

  “……”作為一段游戲代碼,【看不見的安妮塔】無言以對。

  其實場面還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安妮塔的軀干趴在天花板上,四肢大張,姿態詭譎,幾乎像一只缺胳膊少腿的巨大蜘蛛。

  被席冬微指出所在位置后,它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順著墻面爬了下來,所過之處留下一雙雙血手印。

  【看不見的安妮塔】弱點在心臟,三擊不中就會暴走,根據設定,靈媒不能對她造成任何傷害,只能與隊友合作,讓隊友殺死她,從而通關。

  席冬微上前幾步,抱起地上的頭顱,一邊向那具緩緩站立起來的軀體走去,一邊將她心口的定位坐標發送給了隊友們。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