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放肆沈肆行季謠全文

放肆沈肆行季謠全文

糖醋奶茶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沈肆行季謠的小說名是《放肆》是由糖醋奶茶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沈家大少某夜馬失前蹄,一朝醉酒后閃婚了。一開始將錯就錯,沈肆行還挺喜歡這個乖巧可愛的小妻子——季謠。而且,季謠居然還以為自己就是個普通小醫生,夢想是和自己一起掙錢換一套大房子。沈肆行也樂得配合季謠一起演一出“貧窮夫妻奮斗史”的故事,直到感情穩定之后,沈肆行準備給季謠攤牌……

更新:2019/11/18

在線閱讀

主角是沈肆行季謠的小說名是《放肆》是由糖醋奶茶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沈家大少某夜馬失前蹄,一朝醉酒后閃婚了。一開始將錯就錯,沈肆行還挺喜歡這個乖巧可愛的小妻子——季謠。而且,季謠居然還以為自己就是個普通小醫生,夢想是和自己一起掙錢換一套大房子。沈肆行也樂得配合季謠一起演一出“貧窮夫妻奮斗史”的故事,直到感情穩定之后,沈肆行準備給季謠攤牌……

免費閱讀

  “如果我知道自己今天會對沈醫生一見鐘情,我一定不會在遇見他的時候哭得這么撕心裂肺、形象全無。”

  ——季謠

  *****

  “謠謠,我在你家樓下了哦,你怎么還沒下來呀。”

  季謠才走出電梯,就接到了季豆豆打來的電話。

  “真的嗎?我已經在樓下了哦,可是我沒看見呀。”季謠一直手里拎著冰淇淋,“我給你帶了哈根達斯,可惜你還沒到,那我只能自己吃了哦,不然等等就化了。”

  季豆豆急了,奶聲奶氣地說:“謠謠,我馬上就到了,馬上!你等我哦!”

  季謠瞇著眼,笑了笑說:“好的,我在小區門口等你。”

  “一定要等我哦!”季豆豆不放心,又強調了一次,“我馬上就到了。”

  季謠掛了電話,往小區門口走去。

  海樾公寓的綠化做得不錯,五月初的天氣,入夏的暑熱在蔥蔥綠蔭之下也沒那么燥熱了。

  季謠背著一個雙肩包,穿著一件白色的Polo衫和牛仔褲,黑色的長發隨意扎了個馬尾。

  不施粉黛的臉頰,皮膚白皙透亮,看上去就像個大學生一樣。

  她身材苗條,用別人的話來說就是怎么穿都好看的身材。

  季謠在江城的一個設計公司工作,她大學才來到江城,畢業之后就留在了這里。

  自己的哥哥和爸爸都在江城生活,兩歲的時候父母離婚,爸爸帶著哥哥離開了南城,定居在了這邊。

  季謠在十八歲之前除了和自己哥哥來往得比較多,和爸爸有些生疏。

  季豆豆是季爸爸后來那段婚姻的孩子,今年五歲。

  季爸爸的第二段婚姻也很短暫,因為媽媽不在身邊的緣故,季豆豆從小就特別粘她。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小長假的第二天,街上的人還是很多。

  季謠在小區門口等了一會兒,就看到了季家的勞斯萊斯。

  車牌四個八,實在有些高調,想不看見都難。

  車在路邊停穩之后,司機董叔下了車,給后排座的季豆豆拉開了車門。

  季豆豆說了什么,董叔沒有帶著季豆過來,只是遠遠給季謠招手示意。

  季謠也對著董叔揮了揮手。

  季豆豆邁著兩條小短腿,背著小書包,哼哧哼哧地朝季謠跑了過來。

  “謠謠!”季豆豆撲過來,抱住季謠的大腿。

  季謠笑著揉了揉季豆豆的“西瓜太郎”頭,把手里的哈根達斯遞給了他。

  季豆豆警惕地回頭看了一眼,確認董叔已經離開之后才開開心心地打開了哈根達斯。

  季謠沒有車,用手機叫了的士,帶著豆豆在路邊等著。

  小長假打車的人很多,季豆豆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冰淇淋,又等了一會兒車才到。

  今天季謠要帶豆豆去海洋館,下午兩點的正是太陽正烈的時候,季謠問他:“你包里有帶帽子嗎?”

  季謠怕待會兒下車了豆豆曬得慌,準備先把帽子給他戴上。

  豆豆還沉浸在吃完了一整個巧克力味哈根斯的興奮中,歪著腦袋想了想,才回答:“有!”

  季謠打開了豆豆的書包,找到了豆豆的小黃帽。

  也看見了一個墨綠色的盒子。

  季游給她送過不少的禮物,其中不乏梵克雅寶的首飾,季謠自然也認得這個盒子。

  “這個是什么?”季謠拿出了梵克雅寶的盒子在季豆豆面前晃了晃,問道。

  季豆豆自己戴上帽子,瞪圓了兩顆黑葡萄一樣的眼珠子,捂著嘴:“噢噢!這是哥哥給謠謠的!我差點忘記了。”豆豆又說,“哥哥還讓我給謠謠說,謠謠不要生氣啦。”

  季謠無奈地笑了笑,把盒子放進了自己的包里。

  上周的時候,季謠和哥哥吵了一架。

  其實也算不上吵架,季游脾氣很好,最多算季謠一個人生悶氣。

  事情的起因很簡單,哥哥想給自己介紹對象。

  季謠覺得自己年紀小,而且她是一個堅定的“自由戀愛”主義者。

  所以有些生氣。

  氣了幾天后,季謠也覺得自己太小氣了,哥哥對自己好,自己就仗著哥哥的好任性。

  本來想著等季游出差回來,約他一起吃飯。

  沒想到還是哥哥先給自己示好了。

  季謠心里有些過意不去,發微信問季游多久回來。

  季游回道:【馬上啟程。】

  季謠:【那我和豆豆等你,晚上一起吃飯。】

  季游:【好。】

  *

  到了海洋館,人山人海,全是帶著孩子來這里的爸爸媽媽。

  季謠低頭看了看牽著自己的豆豆。

  嗯……

  怎么感覺自己也很像媽媽了。

  季豆豆來過幾次海洋館,每次都是很亢奮,今天也不例外。

  季謠也陪著精力充沛的豆豆頂著烈日,在每個場館跑來跑去。

  好在除了看表演,其他的都不用排隊,只是人多些,有些擁擠。

  玩了兩個小時,季豆豆就失去了剛才的熱情。

  兩人坐在餐廳,季豆豆又點了個冰淇淋。

  “謠謠,我想回家了。”豆豆癟著嘴,可憐兮兮地給季謠說。

  “好,吃完了我們就回去。”

  季謠也有些累了,海洋館今天人實在太多了,帶孩子她還是不太擅長。

  季游還沒回來,季謠決定先帶季豆豆回自己家。

  上車之后,季豆豆就有些不對勁了。

  他捂著肚子,說肚子有些痛。

  季謠還以為豆豆是想上廁所,可是季豆豆越來越痛,甚至哭了起來,臉色都白了幾分。

  季謠慌了神,讓司機去人民醫院。

  人民醫院離季謠家不遠,在同一個方向。

  司機加快了油門,很快就到了醫院。

  下車后,季謠抱著豆豆朝急診跑去。

  ————

  沈肆行今天和程修宇在急診值班,小長假的急診科永遠都是醫院最忙的科室。

  剛才來了個孩子,腳踝割了條口子,需要縫針。

  沈肆行縫針的時候,那個孩子因為太痛了,一直哭鬧,一腳踢翻了置物架上的碘伏和紫藥水。

  沈肆行的襯衣袖口被弄上了藥水,處理完患者的傷后,捏著自己的袖子表情有些一言難盡。

  銀色支架的無框眼鏡之下,一雙狹長的丹鳳眼直勾勾盯著袖口。

  程修宇和沈肆行是大學同學,畢業后一起實習、進修,不過兩人的科室不同,他是骨科,沈肆行是兒科。

  他深知這個人的怪癖。

  作為一個醫生,沈肆行卻十分介意自己的衣服有臟污,程修宇把沈肆行的這個毛病歸結為“有錢人綜合癥”。

  幫患者處理傷口或者進行門診小手術的時候,穿著白大褂也難免會有血跡之類的弄在自己的衣服上,沈肆行每次都會馬上換件干凈的衣服。

  可今天運氣不好,剛才已經換了一件了。

  沒想到又弄臟了。

  “老沈,我休息室有件薄衛衣,你去換上吧。”程修宇說,“你快去快回,趁現在不忙。先說好啊,可別嫌棄我衣服舊。”

  沈肆行道了聲謝,快步朝休息室走去。

  就在沈肆行離開不到一分鐘,程修宇才坐下喝了口水,就聽到了季謠的哭喊聲。

  “媽的,我這個烏鴉嘴。”程修宇沒想到自己嘴這么毒,才說了現在不忙,就有人來了。

  程修宇走到急診室門口,差點和抱著孩子的季謠撞上。

  旁邊一個小護士一直跟著,剛剛就想幫忙接過孩子,可是季謠抱著孩子撒了腿就往急診室跑。

  季謠看到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哭喊著說:“醫生,你救救他!你救救他!”

  程修宇急忙安撫:“你別急。”

  他接過季豆豆,放在了診療床上。

  “他肚子痛,剛才有吃冰淇淋,兩個。”季謠主動給醫生描述豆豆的癥狀。

  程修宇點了點頭,對豆豆進行例行檢查。

  “還有其他什么癥狀嗎?腹瀉、嘔吐?”程修宇問。

  季謠:“沒有,沒有。”

  程修宇:“初步診斷是急性腸胃炎,但是最近江城兒童細菌性痢疾高發。你稍等一分鐘,我需要我同事幫忙診斷。”

  季謠一聽到“細菌性痢疾”又“哇”地一下哭了出來。

  她也不知道這個病到底嚴不嚴重,可是豆豆都痛得哭了。

  萬一…… 萬一是很嚴重的病,她怎么對得起小豆豆。

  程修宇看著面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子哭得稀里嘩啦,眼睛和鼻尖都紅了,忍不住安慰道:“姑娘……你先別哭,別哭啊,這個病沒那么……誒!老沈你回來了! ”

  程修宇像是看見了救星一樣,急忙招呼沈肆行才走進急救室的沈肆行。

  沈肆行邁著長腿,加快了步伐,走向季豆豆。

  沈肆行面無表情,檢查了季豆豆的舌苔和瞳孔后,伸出手。

  五根修長的手指,骨節分明,指甲修剪的整整齊齊。

  慢慢幫季豆豆揉著肚子。

  “乖,告訴哥哥,你中午吃的什么?”沈肆行嗓音很低,耐心詢問。

  也沉沉地敲在了季謠心里。

  季豆豆:“肉…… ”

  沈肆行:“然后呢?還有別的嗎?”

  季豆豆:“然后…… 吃了謠謠給我的冰淇淋,然后又吃了一個冰淇淋。”

  沈肆行點點頭。

  沈肆行手上的動作繼續著,轉頭對季謠說:“放心吧,孩子沒什么問題,只是飯后冷食食用過多,待會兒我給他開點ru酶生和酵母片,然后觀察一小時,腹痛緩解后沒有其他癥狀就可以離開了。”

  季謠聽到豆豆沒事這句話后,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她吸了吸鼻子,哭著說:“謝謝,謝謝醫生。”

  沈肆行端著保溫杯喝了口水,喉結順著一動。

  嘴角若有若無地勾了一下,像是在笑。

  一個禮貌客氣的微笑而已。

  高挺的鼻梁上架著無框眼鏡,眼鏡鏡片下的眼尾也輕輕挑著:“不客氣,這是我該做的。”

  四目相對的一瞬間,季謠好像聽見了“轟”得一聲。

  自己的心像是被沈肆行這個笑點燃,炸開了一朵朵煙花。

  五彩繽紛、絢爛奪目。

  就在這一瞬間,她好像喜歡上了這位“沈醫生”。

  連他名字都不知道,就深陷不能自拔。

  腦子里“嗡嗡”地只回響著一句話:季謠,你完蛋了。

  活了23年。

  季謠第一次體會到這樣的心動。

  如果季謠知道自己會對他一見鐘情,那她剛才一定不會哭得那么丑。

  撕心裂肺,形象全無。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