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郡主每天都想和離蘿卜蛋

郡主每天都想和離蘿卜蛋

蘿卜蛋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郡主每天都想和離》是由蘿卜蛋原創所著的古言小甜餅文,主角叫趙泠謝明儀。講述了趙泠生來尊貴,不料其母晉陽長公主逝世之后,皇帝下旨賜婚,將趙泠許配給了當朝首輔。新婚之夜,趙泠獨守空房,婚后倍受冷落,不久之后,和離歸府。滿京城的貴公子驚聞喜訊,紛紛上門求親。趙泠好不容易才挑了個順眼的,準備來個第二春。結果沒曾想,自己懷孕了……

更新:2019/11/18

在線閱讀

  《郡主每天都想和離》是由蘿卜蛋原創所著的古言小甜餅文,主角叫趙泠謝明儀。講述了趙泠生來尊貴,不料其母晉陽長公主逝世之后,皇帝下旨賜婚,將趙泠許配給了當朝首輔。新婚之夜,趙泠獨守空房,婚后倍受冷落,不久之后,和離歸府。滿京城的貴公子驚聞喜訊,紛紛上門求親。趙泠好不容易才挑了個順眼的,準備來個第二春。結果沒曾想,自己懷孕了……

免費閱讀

  “看來首輔大人當真聽不懂半個字人話。”

  趙泠將新婚之夜謝明儀侮|辱她的話,原封不動地還回去,“我說了,我是一國郡主,若論官品,你不如我,該同其他人一般,尊稱我一聲元嘉郡主。若論親疏關系,你只配稱郡主。”

  每個字都清清楚楚地落在了謝明儀的耳朵里,眼前這個女子仿佛天生克他,竟一時半會兒沒有話可以反駁。

  誰知趙泠又冷哼道:“還是什么首輔大人呢,連句替自己反駁的話都說不出口,看來坊間傳言并不可信。”

  謝明儀氣得額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地,恨不得甩袖就走,可正如同趙泠所言,這副模樣出去,定要惹人非議。幾乎是咬著牙,字字冷冽:“本官倒是覺得坊間傳言不假,元嘉郡主果真牙尖嘴利,巧舌如簧。只是不知,你那個婢女為何不得郡主半分真傳,竟是個小啞巴?”

  “你住口!拿別人羞于言齒的短處出來說事,你無恥!”

  趙泠左一句無恥,右一句放肆,早就將謝明儀的忍耐力磨得半點不剩,當即就要一掌打下去,可手才要揮下,終是放了下來。

  “唯有女子和小人難養也!”

  謝明儀說完這句,再沒同趙泠說過話。興許心里明白,自己在口舌之爭上,竟贏不過一個女子。半是惱怒,半是厭惡,直接去了隔間休息。

  趙泠正好懶得搭理他,將衣衫整整齊齊地疊好,正準備暫時收在衣箱里,忽然摸到一個荷包,愣了一下。

  這荷包看起來很有些年頭了,邊角處都磨出了線。還是當年遇見阿瑤時,在她身上發現的。

  當時她穿的破破爛爛,滿身血污地趴在雪地里,正好遇見了趙府的馬車。趙泠見她可憐,便讓馬夫將人抱上來,換了身衣物,喂了點熱水。

  阿瑤很可憐,醒來之后什么也不記得了,問她什么,也都說不上來。竟是個小啞巴。因為趴雪地里太久,跟趙泠回京之后就病倒了,后來派人輾轉多地,才尋得了名醫將人治好。

  此后便如同家人一般待在她的身邊,一晃就是七年之久。

  趙泠攥著這個荷包,只要一想起阿瑤落在謝明儀手里,定然要受不少苦楚,便心疼得說不出來話。

  成親前一晚,阿瑤把這荷包交到她的手里,比劃著手勢說,怕自己帶身上弄丟了。后來一夜未歸,直到趙泠嫁入了謝府,也沒等到她回來。

  誰曾想阿瑤那個傻姑娘,就因為趙泠說不想嫁給謝明儀,便上門刺殺。結果人沒殺死,自己反而被當場抓獲。

  想到此處,趙泠擦了擦眼淚,將荷包仔仔細細地收好,這才合著衣裳睡覺。她知道謝明儀還沒走,因此也不敢睡太沉,生怕半夜那廝過來動手動腳。

  一夜睡得迷迷糊糊,恍然想起謝明儀被她刺了一劍,會不會死在她的房里?醒來之后,翻來覆去睡不安穩,生怕他真的死在了自己房里,實在晦氣。

  于是借著屋里的一點月光,貓著腰,輕手輕腳地往隔間走,屋里黑漆漆的,僅有幾絲月光,隱隱約約可見家具的輪廓。

  忽然,腳底下像是踩到了什么東西,她一驚,趕緊往旁邊退,一腳就踢了上去,耳邊立馬傳來一聲悶哼,眼前也驟然亮了起來。

  謝明儀裹著一床薄毯——此前他萬分嫌棄地丟在地上,手里提著小油燈,昏黃的燈火照在他的臉上,說不來的冷冽,他神色難看,咬牙切齒道:“趙泠!深更半夜的,你又玩什么把戲?”

  趙泠聽他說話中氣十足,不像是要死的人,暗暗松了口氣,理直氣壯道:“我口渴,下來喝口水也不行么?你以為本郡主是什么人,難不成半夜不睡覺,偷偷跑下來,就為了踢你一腳?”

  “不僅是踢我一腳罷。”謝明儀亮了亮被踩紅的左手,“郡主好大的雅興!喝水不知道喚人么?謝府的下人都死光了?”

  趙泠道:“你在這里,誰敢進來伺候?難不成你要讓雋娘看見你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睡覺?”

  謝明儀面露薄怒,索性將屋里所有蠟燭點上,登時亮如白晝。他一把扯開毯子,抬腿就去里間。

  “郡主說得極是,哪里比得上睡床舒服!”

  趙泠從后面拽他:“不準你睡床!那是我的床,我的被子,我的枕頭!”

  “笑話!”謝明儀一把掙開衣袖,指著床道:“整個牡丹院都是本官的,更何況是區區一張床,一床被子和一個破枕頭?趙泠,你休要不知好歹!”

  趙泠見他當真要去睡床,又急又氣,率先一步撲了上去,將被子往身上一裹:“你滾開!”

  “你才滾開!”謝明儀一腳已經踏上了床,粗魯地扯了另外一床被子,往床上一躺,“姑娘家若都同你這般面目可憎,定然要嫁不出去,孤獨終老!”

  趙泠眼睛一睜,把枕頭奪了過來,謝明儀便枕了個空。只好枕著手臂睡,“可笑,本郡主可是全京城鼎鼎有名的美人,上門求親的貴公子,都快把公主府的門檻踏平了!你竟敢說本郡主面目可憎!你眼瞎!”

  謝明儀眉頭緊皺,咬著牙道:“夠了,趙泠,本官不想聽你的風流史,你給本官安靜一會兒。再要說話,本官就把你丟出去!”

  “你敢!謝明儀,你無恥!”趙泠罵完最后一句,一把將枕頭往他身上重重一砸,抬腿就下了床,抱著被子往隔間走,“跟你在同一個屋檐下,已經讓我無法忍受。誰要跟你同床共枕!”

  謝明儀推開枕頭,翻了個身,心道,趙泠定然受不住地板冷硬,肯定要偷偷回來。遂靜靜等著,可等了許久也未聽見動靜。

  暗罵了一聲瘋女人,蓋上被子就睡。夜已經過去大半,他睡得并不安穩。也不知是床上若有若無的清雅香味,還是什么,總是驚醒。

  直至第二日天明,才早早起了身,到隔間一看,趙泠竟然趴在桌子上熟睡。睡姿恬淡安靜,看起來并不討人厭。

  謝明儀忽然想起,很多年前自己還在潁州求學時,有一回學得太晚了,回來時,趙玉致就是這么趴在桌前睡覺的。

  彼時,他也不叫謝明儀,而是謝執,而趙玉致也不叫趙玉致,女扮男裝化名為趙知臣。兩個人的緣分便是從那時開始的。

  只是造化弄人,他心里念著的是趙玉致,娶的卻是她的堂妹趙泠。

  他十分厭惡地盯著趙泠的睡顏,似乎要在她身上盯出兩個洞來,忽聽她夢里喃喃自語道:“這……這書也太厚了罷,我怎么可能背得下來?”

  謝明儀微驚,沒聽清她到底在說什么,遂伏,湊近她,低聲問:“你在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表哥,我想回京城了,我想阿娘。”趙泠低聲喃喃,夢里還念叨著蕭子安。

  謝明儀沒來由的火大,暗道自己真的是瘋了,怎么無緣無故做出這么幼稚的事情。怎么可以因為趙泠生得有幾分像趙玉致,就對她心慈手軟。

  當即冷冷一甩衣袖,抬腿就走。誰曾想趙泠猛然在睡夢中驚叫了一下,大喊了一聲“不要殺我”,整個人往前一傾,眼看著就要摔在地上。

  待會兒兩個人還要一起入宮,若是趙泠這個節骨眼上磕著碰著了,誰的臉面上也不好看,謝明儀心知這一點,一個箭步沖上前,將人攬腰抱在懷里。

  趙泠還沒醒來,整個人瑟瑟發抖,兩手攥著謝明儀的衣袖,把頭埋在他懷里,帶著哭腔地說:“不要殺我,不要殺我,表哥,快救我,表哥!”

  謝明儀蹙眉,很是疑惑不解。像趙泠這種身份,誰敢殺她?再者,她自小嬌寵長大,誰敢傷她一分一毫?

  可觀她夢魘的模樣,不像是演戲。若真是如此,趙泠以前定然是遭遇過什么,以至于她怕得這么厲害,連臉色都白了。

  也許,她這張臉太像趙玉致了,或者可以說是,她太像當年的趙知臣了。

  謝明儀鬼使神差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低聲道:“別怕,別怕,這里可是謝府,在本官的眼皮子底下,沒人敢動郡主……”

  門忽然被人從外推開,雋娘領著一眾婢女進來,“大人,時辰不早了,今日郡主要同您一同入宮,馬車已經準備好了……大……大人?”

  十幾雙眼睛齊刷刷地聚集在屋中央,緊緊抱在一起的兩個人身上,謝明儀驚了一下,下意識想將趙泠推開,眸子中露出一絲慌亂。

  雋娘很快便反應過來,催促這婢女們趕緊退出去,這才低垂著頭道:“大人恕罪,奴婢不知大人同郡主在……”

  謝明儀額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地,正待要澄清,懷里猛然一空,尚且還未反應過來,一耳光迎面抽了上來。

  趙泠滿臉怒容道:“放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