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不繼承家產就會死奚書陸崇

不繼承家產就會死奚書陸崇

舊夢如霜 著

連載中免費

《不繼承家產就會死》是由舊夢如霜原創所著,主角叫奚書陸崇。講述了孤兒奚書多了個已經去世的爺爺,派出所工作人員聯系到他,要他回去繼承千萬家產。他去了,發現家產里住了只性格極其惡劣的厲鬼。沒想到厲鬼從此跟定了他,還口口聲聲說他們已經成了親!被厲鬼纏身的奚書現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悔不當初。

更新:2019/11/18

在線閱讀

  《不繼承家產就會死》是由舊夢如霜原創所著,主角叫奚書陸崇。講述了孤兒奚書多了個已經去世的爺爺,派出所工作人員聯系到他,要他回去繼承千萬家產。他去了,發現家產里住了只性格極其惡劣的厲鬼。沒想到厲鬼從此跟定了他,還口口聲聲說他們已經成了親!被厲鬼纏身的奚書現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悔不當初。后來,奚書發現,他明明一口菜就能毒死一個厲鬼,可他身邊這個吃了他無數道菜的厲鬼,只看見掉血,就是死不了。奚書不由陷入了沉思。他招惹的,到底是個什么類型的大怪物?

免費閱讀

  迷迷糊糊中,奚書感覺脖子上癢癢的,像是冰塊在肌膚上緩慢滑落,又像是某種動物的腹足爬過,留下一道道濕潤冰冷的痕跡。

  然而他用手去摸,卻什么都沒有。

  房間里的溫度逐漸降低。

  奚書蹙緊眉頭。

  他在夢中,但睡得極不安穩,不住在床上來回翻身。可不管他側向哪邊,那種被餓狼用看獵物一樣的目光緊盯著感覺,都如影隨形……

  逃——

  快逃!

  快醒過來!

  離開這個地方!

  察覺到危機,奚書的大腦不停警報。

  他清楚地知道他正在睡覺,也該在意識的催促下醒來,卻覺得身體被什么沉重的東西壓著,連手指都無法動彈。

  他用力蜷縮起腳趾,用盡全身一切力量,卻抵抗不過那股壓力。

  沒多久,奚書突然渾身一松,再次陷入沉睡。

  ……

  第二天早上。

  奚書躺在床上,有些頭暈腦脹。

  他伸了個懶腰,骨骼發出幾聲脆響。

  脖子疼,背疼,渾身都疼……睡了一覺,反而更累了。

  不遠處厚重的窗簾拉得嚴嚴實實,將所有的光都遮住,一絲都沒漏進來。

  房間中黑得有些可怕。

  分不清時間。

  奚書呆了一會兒,摸向床頭,將燈打開。

  他瞇眼看向手機。

  十點三十二分。

  將枕頭抬高,奚書抹了一把臉,靠坐在床頭。

  昨夜的夢,關于細節方面,奚書已經記不清了,但想要‘逃離’的感覺卻很清晰,直到現在,都還有想要離開這里的沖動。

  “……最近怎么老做噩夢。”

  奚書抬手按了按太陽穴,他看向臥室正對面墻壁上的裝飾性鹿頭。

  即便已經連續一個星期都在這張床上醒來,但每次看到這頭鹿,奚書都覺得有些心悸。

  ——這個面目有些猙獰,眼神哀戚,角上甚至還帶了血跡的鹿,據之前帶他來的律師說,是他爺爺年輕的時候,親手獵殺的鹿。

  后來,爺爺將這頭鹿做成標本,懸掛在對面,當做戰利品,每日觀賞。

  “該不會就是因為床對面掛著這玩意兒,才擾得我晚上睡不好?”

  奚書內心犯嘀咕。

  不過他并不信什么玄學,剛念叨完,就自己否定了自己,“應該是最近趕稿太累了,果然畫畫的姿勢應該改一改。”

  奚書從三米寬的大床上翻身下來,赤著腳去拉窗簾。

  ‘唰’的一聲響。

  陽光從落地窗照射進來,將整間臥室照的亮亮堂堂。

  今天是一個好天氣!

  奚書臉上露出一個笑,迎著太陽伸展了一體,才噠噠噠地跑去穿拖鞋,哼著不成調的歌往盥洗室走。

  然而照到鏡子的一瞬間,奚書身體有些僵硬,心跳猛地漏跳一拍。

  “草。”

  奚書咒罵一聲,“這是怎么搞的……”

  奚書偏了偏頭,對著鏡子仔細查看。

  他一米七七的個頭,身形偏瘦,鎖骨很明顯,脖頸又細又長,原本應該很好看,也是奚書最滿意的地方,然而卻在一夜之間多出一大片青紫色的痕跡。

  那痕跡從喉結開始,往左邊延伸,占了大約一個手掌大的面積,密密麻麻,還有些浮腫,更顯得那青紫色的痕跡醒目滲人。

  他伸手輕輕按壓那塊皮膚。

  “嘶——”

  超疼。

  怎么回事兒?

  就算是撞到哪兒了,也不應該受傷面積這么大……況且他不可能不記得。

  奚書見鬼一樣看著鏡子,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他只好暫時放下疑惑,從盥洗室里出來。

  剛接通電話,好友林鵬的大嗓門就傳出來:“奚奚啊,你到哪兒了?我還有一公里路就到了。”

  “……啊,我馬上!”

  奚書顧不上其他,扔了手機就沖進盥洗室洗漱,出來換衣服時,奚書選了件高領毛衣,將脖子上的痕跡全部遮住。

  確認不會被看出來后,奚書匆忙出了門。

  臨江別墅是望城有名的別墅區,位于寸土寸金的中心地段,植被覆蓋率卻高達70%,這里建筑密度很低,走上很長一段路,也不一定能看到另一棟別墅。

  能住在這里的人,都非富即貴。

  而奚書是個例外。

  他是從孤兒院長大的。

  一個月前,奚書收到派出所打來的電話,聲稱找到了他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

  奚書半信半疑,核對后才覺得有可能是真的,他同民警一起抵達醫院,被告知他的爺爺已經病入膏肓,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老人家見面就拉著奚書的手流淚。

  奚書與他第一次見面,原本應該無所適從,但眼淚唰的一下子也跟著下來了。

  親情是一種很玄妙的東西。

  有時候不需要確定,就知道對方是你要找的人。

  跟在爺爺身邊的律師給兩人做了親子鑒定,證實奚書確實和老爺子有血緣關系,是奚家丟了近二十年的孫子。

  之后一段時間,奚書都陪在爺爺身邊。

  或許是因為心里最后的牽掛也有了結果,老爺子沒過幾天就撒手人寰。

  奚書忙碌大半個月,終于接受自己剛找到親人,總算有了歸屬感,卻要將人送走的事實。

  他在一個星期前搬入臨江別墅,目的也是想在爺爺居住過的地方,找尋親人留下的痕跡。

  “誒,你看,他是不是那個奚老爺子剛認回來的孫子?”

  “是吧。他可真好命啊……”

  “人家運氣也好。我聽說那老爺子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又找不到孫子,不想便宜別人,本來是打算把名下所有財產都捐贈的,結果他恰好在準備簽協議的時候找回來了。”

  “可不是么。不費吹灰之力就有了上千萬,別人一輩子的夢想啊。”

  “嘖嘖嘖。”

  奚書垂下長而濃密的眼睫,漂亮的眼睛看著地,快速從八卦的兩人面前走過。

  他出去打了輛車:“去市兒童福利院。”

  半個小時后,奚書下車。

  他給司機轉了賬,快步朝福利院內走去。

  早已經和他約好的林鵬已經到了,正在福利院的院子里和幾個小朋友做游戲,看見奚書小跑過來,打了聲招呼:“你可算來了,我一聽就知道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你還沒出門。徐哥已經在辦公室里等你很久了。”

  “之前出了點兒意外,就晚了。”奚書含糊地回應一句。

  他還沒搞懂昨天晚上到底是什么情況,當然不會貿貿然告訴林鵬。

  “奚書哥哥來了!”

  一個脆生生的聲音響起。

  奚書看過去。

  他自小就是在這所福利院長大的,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福利院,院子里的小朋友都認識他,一看見他過來,都紛紛圍上來。

  “奚書哥哥!”

  “哥哥今天沒給我們帶禮物嗎?”

  一群小蘿卜頭圍著奚書。

  奚書笑了笑,眨眼道:“帶了哦,是超級厲害的禮物!”

  “哇——”

  “禮物在哪里!”

  林鵬抱臂站在一旁,看到這一幕,酸溜溜地說:“這些小朋友之前和我玩得好好的,一看見你就都過去了……憑什么!”

  一旁四歲大的小姑娘大聲說:“因為你沒有哥哥帥!”

  林鵬:“……扎心了。”

  奚書:“哈哈哈。”

  奚書被孩子們逗得樂不可支,從口袋中掏出糖來獎勵剛剛說他帥的小姑娘。他一一和孩子打過招呼,才去找福利院的現任院長——徐睿才。

  徐睿才在院長辦公室里,正來回踱步,看見奚書過來,忙迎上來:“我等你很久了。奚書,你確定要捐給福利院五百萬嗎?”

  “確定。”奚書說,“這也是爺爺的意思。他知道我在這里長大,就起了這個念頭。”

  “那可真是幫了大忙了。”徐睿才熱淚盈眶。

  很多被遺棄在外的小朋友,或多或少都有點兒毛病。

  孩子們要治病,要吃飯,還有日常的生活用品,林林總總,加起來是一筆非常大的開銷,上面的撥款一層層下來,所剩不多,福利院這些年全靠愛心捐助才勉強度日。

  奚書捐的這筆錢,簡直是雪中送炭。

  “我帶了銀行卡。”

  奚書將卡直接遞給徐睿才,眨眨眼,“密碼是老院長的生日。”

  徐睿才聽到這話,立刻笑了:“好好好。我爸要是知道你連銀行卡密碼都是他生日,肯定要感動哭了。你回頭和林鵬一起來家里吃飯啊,他老人家一直念叨你們呢。”

  “好啊,我早就饞阿姨做的飯了,上次阿姨教我的焗飯我都沒來得及做。”

  “知道你最近忙。”徐睿才拍了拍奚書的肩膀。

  徐睿才坐在電腦前,將捐款記錄在案:“我們微博上都有錢財來源和去向,知道你以前都不看,不過現在可以關注一下了,畢竟接下來要花的,基本都是你的錢了。”

  奚書笑了笑:“行,那我出去看看小家伙兒們。”

  “好。今天我高興,中午自掏腰包,請你和林鵬出去搓一頓。”

  “必須的。”

  奚書出了院長辦公室,來到游戲室。

  有不少小朋友都在里面沉默著玩游戲。

  奚書進入時,恰好一位抱著洋娃娃的小姑娘跑過來,差點兒和他撞上,他彎腰扶了一下:“小心。”

  那小姑娘看了眼奚書,目光突然看向奚書身后。

  她面露疑惑,抬手指向一個方向:“哥哥,那個叔叔是你朋友嗎?之前沒有見過呀。而且你們貼得這么近,是在做游戲嗎?”

  ……叔叔?

  ……和他貼得近?

  奚書一愣,回頭看去。

  然而他的身后并沒有人,就連周圍也都是空蕩蕩的。

  一股涼氣順著奚書的腳直往上沖。

  明明穿的很厚,奚書卻覺得渾身冰涼。

  有傳言說,小朋友們可以看到大人看不見的東西。

  奚書之前一直信奉唯物主義,壓根兒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但自從今天早上看到自己脖子上的痕跡,他就在心中埋下了懷疑的種子。

  ——臨江別墅區安保十分完善,不可能有小偷進得來,就算是真的進了,丟失的也應該是財務,不至于在他脖子上留下這種奇怪的痕跡……

  不是人為,他又可以確定他沒有受傷,那能是什么?

  而且,面前這個小女孩兒說有人貼著他時,目光中帶著幾分好奇,視線確實是落在他左邊肩頭的位置,正對著脖子上的淤痕。

  小女孩兒沒理由騙他,也不可能有如此高超的演技。

  難道他身邊真的跟了什么東西……

  奚書呼吸亂了一瞬。

  他有些勉強地露出一個笑容,彎腰摸了摸小女孩的頭:“這是哥哥的朋友,乖,你先去找其他小朋友玩哦。”

  “好~”小姑娘軟軟回答一聲,點點頭跑走了。

  奚書目送小姑娘離開。

  他猛地一個回頭,沖著剛剛小姑娘指的方向一通亂拳猛打。

  “去死叭——我超MAN的,陽氣十足!我燒死你!!!”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