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祁央郁深小說無彈窗

祁央郁深小說無彈窗

三千風雪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祁央郁深的小說名是《人間地府辦事處》是由三千風雪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耽美小說。主要講述的是:祁央搬進302號房間的第一天,他收到了一張喜帖,距離喜帖上的婚期,只有最后五天。“這是人間地府辦事處app,積分第一是正一道365代天師傳人,每個月領十萬塊工資。你在最后,每個月領十塊。”再后來,祁央就從倒數第一爬到了積分榜第一名,眾人紛紛求教祁央:不好意思,教不了。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更新:2019/11/17

在線閱讀

主角是祁央郁深的小說名是《人間地府辦事處》是由三千風雪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耽美小說。主要講述的是:祁央搬進302號房間的第一天,他收到了一張喜帖,距離喜帖上的婚期,只有最后五天。“這是人間地府辦事處app,積分第一是正一道365代天師傳人,每個月領十萬塊工資。你在最后,每個月領十塊。”再后來,祁央就從倒數第一爬到了積分榜第一名,眾人紛紛求教祁央:不好意思,教不了。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免費閱讀

  十月份的凌晨兩點,續二攤的燒烤也快收攤了。

  諾大的十字路口,只有幾個躺在地上的醉漢,以及年久失修的路燈,最后閃了兩下,宣布壽終正寢。

  解百天橋沒翻新之前是一座危橋,下面是一個巨大的十字路口,左邊是書城,右邊是服飾城。

  從解百天橋上走過去,能感受到橋面微微顫動,像是要斷成兩截一樣。

  后來有個做小三的女人從天橋上跳下去,把自己砸成了一灘爛泥,怪事頻出,解百天橋就開始翻新,改了個名字叫延安路天橋。

  當年翻新天橋的時候地基打不進去,挖一次塌一次,后來請了有名的風水師傅看了,說底下是龍脈,打不進去,所以修了兩條金龍盤柱支撐著天橋,又在上面柱子下面貼了幾張符,天橋才得以翻新。

  那位風水師傅沒過一個月就死了,只剩下一個獨生的兒子,今年剛畢業,沒工作沒房子,本來還有一個女朋友,今晚上也把他給甩了。

  “莘莘……”

  此刻,馬路上搖搖晃晃走著的,就是該無工作、無房子、也無女朋友了的三無產品祁央。

  他女朋友郝莘莘跟他是大學同學,大一談到大四畢業,因為工作原因分居兩地。郝莘莘很快融入了新的集體,并且多次受到上司照顧,與其墜入愛河——雖然上司已經有老婆了。

  祁央則是進了一家電視臺做實習生,實習結束之后沒有收到聘用通知。今晚上是郝莘莘的生日,祁央知道她喜歡銀鐲子,特意從古玩市場挑了一個價值他一個月工資的銀鐲,打算送她當生日禮物。

  結果禮物沒送成,郝莘莘先跟他開口提了分手。

  祁央一人買醉到深夜,路過延安路天橋,被十月夜里的陰風一吹,腿肚子打顫,靠著盤龍柱子就坐下了。

  “莘莘啊……”

  祁央心里苦悶,抱著柱子嚎啕大哭。

  哭了一會兒,用力過猛,喝醉的后遺癥上來了,十分想吐。

  “哇”的一聲,祁央吐了一地。

  他雙手胡亂摸著,沒摸到包里的餐巾紙,倒是摸到柱子下面有幾張黃紙,索性“刺啦”一聲,撕了下來,擦了下嘴巴。

  “莘莘……嫁給我吧……我真的想娶你……”

  大半夜鬼吼鬼叫,怪滲人的。

  還好這一帶的醉鬼多如牛毛,就算有幾個深夜回家的上班社畜看到祁央,也習以為常。

  人生嘛!大家都很痛苦的!

  痛苦的時候看到別人比自己更痛苦,還是蠻有快感的!

  祁央痛哭流涕,想到自己事業戀情遭到雙重打擊,人也不要做了:“我不做人了……”

  他身體忽然打了一個哆嗦。

  祁央被凍得清醒了一點,茫然的看著四周:“怎么回事,好冷啊。”

  光看他的臉,是一張很討巧的臉,大眼睛挺鼻梁,下巴也尖尖的,符合當代流行的小鮮肉審美,身材修長,去當個模特也綽綽有余。

  奈何運氣太差,祖上三代都是搞封建迷信的風水師傅,從小到大不是在撞鬼就是在撞鬼的路上,撞的祁央都快把它當成家常便飯,因此身邊一冷,他就背后發毛。

  祁央在地上爬了兩下,蹭臟了自己的衣服。

  他站起身,抱著雙臂發抖:“凍死人了……”

  祁央咽了咽口水:“我鐲子呢?”

  他說這話時,又是一陣陰風從他脖子后面吹過,仿佛有人用手輕輕地摸了一下他的后頸。

  祁央頭皮發麻,鐲子也顧不上找了,立刻拔腿狂奔回家。

  祁央的家是一個1997年建造的老校區,地面的水泥路碎的坑坑洼洼,他摔了幾跤,滾得渾身是灰塵,才爬到二樓,打開房門。

  一開門,室友劉小軍就翻了個白眼:“大半夜的能不能安靜點兒?”

  他鼻子動了一下,問到了空氣中的酒味,嫌棄的扇了扇,捏著鼻子:“煩死了,我最討厭喝酒的人了。”

  祁央沒理他,低著頭換了拖鞋,劉小軍尖叫道:“你別碰我的鞋!臟死了你!”

  “沒碰你鞋。”祁央心里煩躁,平時的好脾氣也沒有了,猛地甩上門,把劉小軍留在客廳。

  另一個室友張浩聽到動靜,開門問:“干嘛啊,大晚上讓不讓人睡覺?”

  劉小軍翻了個白眼:“是302那男的好吧,又不是我。”

  張浩罵了句他媽逼的,走到302面前猛地踹了一腳:“我操.你媽逼的,你他媽能不能早點兒回來?找死啊你!”

  門被踹的“砰”一聲響,床上的祁央翻了個身,身上的寒意還沒有褪去。

  他把棉被捂在自己身上,企圖逃避張浩的摧殘。

  沒錯,摧殘。

  祁央租房選的是合宿,室友張浩是個脾氣暴躁且沒禮貌的流m,經常對房間里另一個女室友動手動腳,被祁央撞見過一次,他幫那個女室友出頭之后,就被張浩盯上了,隔三差五的找他麻煩。

  室友劉小軍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實習生,跟他一樣大學剛畢業,不過人家有出息多了,渾身上下都是名牌,動不動就是好幾千的鞋,好幾千的包,一大男人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化妝,不但尖酸刻薄,還龜毛的要命,瞧不太起祁央。

  剩下還有一個今晚上沒出來的,是個理工宅男,每天陰惻惻地不知道在干嘛,誰也沒在白天見過他。

  就這么一個奇葩的合宿,讓祁央原本就悲慘的生活雪上加霜。

  他躺在床上翻了幾個身,手機一直震動,微信屏幕還在閃爍。

  大學班級群的消息一條一條跳出來,明里暗里的攀比和炫耀讓整個群都烏煙瘴氣。

  ……

  徐成:還好吧,轉正之后工資就有八千了,一般般,還不夠我買兩雙鞋的

  周美軒:八千還少啊?

  小寧:美軒在干嘛啊?

  周美軒:我不像你們,我工資少的咯,只有五千,不過公司還行啦,是在長江網絡

  陳巧云:長江網絡很牛逼啊!我想進都沒進!

  小寧:是蠻厲害的

  徐成:對了,我們班第一在干嘛呢?聽說他不是去電視臺工作了嗎?出來聊聊唄[email protected]祁央

  小寧:實習期應該結束了吧?

  周美軒:聽說跟女朋友分手了,別難過啦大神@祁央

  徐成:我還以為大學那么牛逼的大神,畢業之后事業愛情一帆風順呢,結果沒想到還是跟我們一樣啊

  徐成拿著手機,忍不住多嘲諷了兩句。

  祁央在大學可算得上一個風云人物,長得好看,又是學校欽定的主持人,廣播臺的臺長,學生會副主席,多少妹子追捧的人物,后來又跟校花郝莘莘談戀愛,感情穩定的談了四年,乃是一眾男人羨慕嫉妒恨的對象。

  誰知道他畢業之后電視臺沒進去,女朋友也跟人跑了,簡直是白給人民群眾撿了個娛樂新聞看。

  徐成在輸入框里輸入:郝莘莘是不是做的小三啊?我說男神,你什么眼光啊。

  結果發送的時候,按鍵仿佛失靈一樣,怎么按都發送不出去。

  “操?手機有病吧?”

  徐成拍了兩下,忽然,一陣寒意從腳底板沖到了天靈感。

  手機吧嗒一聲掉在地上,他背后汗毛倒豎,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好冷……”

  摔在地上的手機明明沒摔多重,卻四分五裂了。

  徐成胃里翻江倒海,忍不住跑到廁所狂吐,結果開門的時候天花板忽然掉了下來,直接將他砸了個正著,把他埋在了下面。

  徐成摔在地上不省人事,一灘血從石塊中緩緩爬出。

  祁央睡得并不安穩,喝醉之后,他的大腦皮層高度活躍,夢境一個接著一個。

  一會兒是一片墳地,大家一起睡在墳地里,只有他一個人在墳堆前面唱戲。一會兒是他在田地里耕種,翻出泥土來,下面全都是一截一截的手臂,血霧彌漫。

  這樣的噩夢層出不窮,從他的出生地白楊坪一直到現在的出租屋,祁央夢見有人敲門,敲門的是個男人,穿著一件白色的像唐裝一樣的衣服,劉海長長的遮住了眼睛,手里提著一盞白色燈籠。

  他就站在門口不動,祁央的身體也動彈不得。

  過了片刻,那個白衣服男人走進屋子里,坐在他的床邊,伸手解開了他的襯衫。

  先是上衣,接著是短褲,他的雙手冰冷,在自己身上流連。祁央的身體又冷又熱,被摸了半天鳥,下面情不自禁的給出了反應。

  他的腰忍不住挺起,雙手抱住了在身上作怪的男人,急不可耐的往他身上蹭,就在臨界時,他忽然醒了。

  祁央猛地從床上坐起,掀開被子一摸,“woc”一聲,連忙把內.褲脫了下來。

  窗戶打開,外面的冷風灌進來,吹得他兩個蛋蛋冷颼颼。他渾身酸痛,仿佛被車壓過一樣。

  祁央連蹦帶跳的去了衛生間,一照鏡子,發現自己脖子以下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紅色痕跡,他摸了一下,倒吸一口冷氣:“什么玩意兒?”

  就像是被人連吻帶咬,折騰出來的愛痕。

  祁央整個人都炸毛了,連忙湊近了看:“我操,我昨晚喝醉了去干嘛了?不會被性.騷擾了吧?”

  可是,出租屋就那么幾個人,誰騷擾他?

  那個看起來很像個同性戀的劉小軍?

  不會啊,弱不禁風的,再說了,昨晚上才跟他陰陽怪氣了幾句,回頭偷摸來自己房間里性.騷擾?

  聯系上下文也不可能啊。

  媽蛋,屁股沒被捅吧?祁央心里一驚,連忙扒開雙腿,彎下腰去看自己后面。

  劉小軍站在門口,微妙的看著他:“你在干嘛。”

  祁央通過兩腿之間視線定位劉小軍:……

  他連忙合攏腿,鎮定自若:“沒干嘛!”

  劉小軍已經在臉上寫出了“bt”兩個字。

  祁央在心里“操”了一聲,用力的洗了一把臉。

  洗完臉穿衣服,剛把頭套好,外面就傳來了一聲尖叫。

  他漱完口,擦了把臉走出去,劉小軍站在陽臺上,一臉驚恐。

  “一大早練嗓子啊?唱什么大戲呢。”祁央吐槽一句。

  劉小軍連滾帶爬跑到屋子里:“張浩摔樓下去了!”

  祁央:“什么摔樓下?”

  他從陽臺上探出頭一看,張浩躺在樓下的花叢中,口吐白沫,手腳詭異的彎曲著。

  一起床連著兩個驚嚇,饒是祁央膽子再大也后退了一步:“愣著干嘛!打120啊!”

  七點半,120拉走了張浩,發現得早,人還有口氣在。

  劉小軍嚇得魂飛魄散的,連喝了好幾口水壓壓驚。

  祁央換好衣服從臥室里出來,發現客廳茶幾上多了一個四四方方的古樸黃木盒子,盒子底部沁血,銀鐲一副,紙糊的嫁衣一套,玉如意兩對,紅白婚帖一張,白綾三尺。

  他們這個群租房的客廳很簡單,一個掛墻上的液晶電視,下面是儲物柜,兩邊放了些酒。一張三座沙發,前面有個透明的茶幾,右邊就是張浩掉下去的陽臺。

  張浩平時就喜歡站在陽臺上抽煙。

  合租的幾個人都是上班族,而且關系都不好,基本是一進門就回自己房間,絕對不會在客廳留下什么東西。

  劉小軍防他們跟防賊一樣,牙刷都放自己房間,只有要洗漱了才端出來用,這些東西看起來價值不菲,肯定不是他的。

  祁央拿起桌上的玉鐲子看了眼,分析道:張浩是個三大五粗的流m,就更不可能有這玩意兒了。

  他放在手里摸了下,一瞬間就摸出了玉鐲的質地,是個古董漢白玉,明朝年間的東西。

  祁央詫異的看了幾眼,屋里還剩下一個人,就是整天不出來的宅男。

  這東西是他的?

  劉小軍出門前古怪的看著祁央:“你站桌邊干什么?”

  祁央晃了下手里的鐲子:“這玉鐲子是你的?”

  劉小軍:“什么玉鐲子?”

  祁央愣住,他開口:“我手上的。”

  劉小軍無語:“你他媽耍我玩兒呢?有個屁的鐲子啊?”

  “砰”,門被重重地關上了。

  祁央低下頭看著自己手里的鐲子,咽了咽口水:我操?不會只有我能看見吧?我他媽又撞鬼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