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清宮吉皇貴妃錄吉靈

清宮吉皇貴妃錄吉靈

平江府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清宮吉皇貴妃錄》是作者平江府所著一部長篇穿越古言小說,該小說由作者平江府傾心創作,主角是吉靈,全書用詞考究,與歷史相差無幾,又加入了作者自己的理解,實屬精品,小說講述的是:吉靈穿越過來,成為一個帶有隨身空間的病弱常在,宮中女子多是紅顏薄命,可她偏不信邪,不僅身體一日好過一日,更是入了帝王眼,盛寵不衰…

更新:2019/11/17

在線閱讀

《清宮吉皇貴妃錄》是作者平江府所著一部長篇穿越古言小說,該小說由作者平江府傾心創作,主角是吉靈,全書用詞考究,與歷史相差無幾,又加入了作者自己的理解,實屬精品,小說講述的是:吉靈穿越過來,成為一個帶有隨身空間的病弱常在,宮中女子多是紅顏薄命,可她偏不信邪,不僅身體一日好過一日,更是入了帝王眼,盛寵不衰…

免費閱讀

  好不容易見胤禛抬手了,蘇培盛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快速地一揮袖子,四個宮女麻利地上前來,有遞茶的,有拿毛巾的,有拿糕餅的,有拿果子的。

  敬事房太監立即上前,彎著腰將托盤送上前。盤里整整齊齊布著各宮嬪妃的牌子,漆木水涼,烏黑發亮,胤禛將手從上面一一滑過,隨即又興味索然地落下。

  蘇培盛快速對敬事房太監揮手,意思是讓他趕緊退下,皇上今天不需要妃嬪侍寢了。

  敬事房太監愁眉苦臉地退下了:皇上最近料理國事,連后宮的牌子都不怎么翻了,便是去幾個嬪妃宮里,也不過是說說話,吃吃飯。如此下來,后宮妃嬪怨聲載道,都在埋怨敬事房。

  “等等。”,胤禛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脫口而出。

  敬事房太監轉了身,趕緊又將牌子送了過去,胤禛掃了一眼,淡淡道:“著……吉常在侍寢。”。

  吉靈已經從西側房拿回了化妝工具,剛剛在愗嬪面前的梳妝臺桌上鋪陳開。只見外面奴才敲門道:“懋嬪娘娘,敬事房的人來了。”。

  懋嬪猛地站起身,對茉莉道:“快開門。”,隨即極歡喜地迎著敬事房太監:“陳公公,可是皇上今晚翻了景陽宮的牌子?”,吉靈見她速來穩重,此時歡喜成這樣,可見胤禛能來她這兒一回是多么難得。

  那太監面有難色,看了看懋嬪,又轉向了吉靈:“回懋嬪娘娘,是……是景陽宮,不過不是您,而是……吉常在。”。

  吉靈腦袋里“轟”了一聲:她本想為自己找一顆大樹,卻沒想到胤禛竟然點名翻了自己的牌子!

  吉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西側房的,只看見前腳剛邁進西側房,小芬子小達子就撲通跪了下來,一個響頭磕在地上:“給常在道喜,常在大喜了!”。

  碧雪也跪下來了,笑得見牙不見眼:“常在!時辰不早了,趕緊洗浴化妝吧!”。

  小芬子和小達子轉身就去收拾柴火了。

  吉靈被她們推著往前走,腦子里還是一片懵。這才穿越過來第幾天啊?就被雍正翻牌子了……

  七喜眉飛色舞:“常在,您這是因禍得福啊!若不是昨晚海貴人……海答應大鬧景陽宮,寧妃娘娘要把您抓了去做人證,皇上也就不會想到您了!”。

  碧雪連連點頭:“奴才便早說了,皇上不是不喜歡咱們常在,只是常在病得太久了,皇上給忘記了。若是不喜歡,怎么會選常在進宮呢!”。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不由分說把吉靈推進房間里,就伺候著她沐浴。

  木桶里氤氳的熱水里放了一些花茶,茶葉去污膩,花瓣增香,洗浴完了以后,兩個宮女又幫著吉靈涂上潤膚香脂。

  吉靈趕緊道:“等等!”,她說完,就指揮七喜從衣柜里拿出來一瓶自己從空間里帶出來的身體。

  那是吉靈最喜歡的柑橘香味。

  七喜拿出來了,和雪碧兩個人看了看身體外包裝上的英文字母,然后在吉靈的指揮下才把瓶子打了開給她涂上。

  接著便是化妝。

  吉靈那天從空間里帶出的化妝品,到了這時候算是徹徹底底派上了用場:先是薄薄一層控油打底霜,潤色隔離,遮瑕,然后她用粉底刷上了輕薄的一層粉底液。

  原主的皮膚其實很細膩,就是膚色暗黃,所以修正完膚色以后,再涂上粉底液,吉靈的臉蛋看起來已經像一顆剝了殼的雞蛋,雪白光滑細膩了。

  淡淡的大地色眼影,淡粉色的腮紅,細細的棕色眼線,纖長型的睫毛膏……

  一切都要淡一些才好,要知道,她現在可是大病初愈的人啊。

  到了晚上,敬事房接人的太監們來了。

  四個小太監,低垂著頭,沒有任何表情,直接將裹在紅色錦被里的吉靈扛走了。

  等到躺到明黃色的龍帳里時,殿里一個人都不剩,連七喜都不在了,吉靈才開始感到說不出的緊張。

  她雙手用力抓住床單。

  床單繡龍紋,暗金流線,平織橫編,絲滑如水,只是冰冰涼涼,似乎是怎么也捂不熱的溫度。

  不知等了多久,就在吉靈幾乎懷疑是否皇上根本不會來了的時候,她終于聽見了外間的腳步聲。是沉穩而果斷有力的。

  隨著由外至內一片太監宮女的請安聲,接著便是伺候洗漱的聲音,等到那些聲音都退下后,一個高大的身影到了龍帳之前。

  龍帳外的男人沒有遲疑,直接掀開了帳子。吉靈裹著被子,笨拙而吃力地趕緊爬起來,在床上叩首請安:“妾身給皇上請安,皇上吉祥!”。

  胤禛就看她頭上還有幾根亂發直豎著,黑壓壓的睫毛低下來垂在臉上,投射出一片孤零零的陰影。

  雖然在坤寧宮初見時,只覺得她是個小可憐,這時候長發披散,竟然也頗為楚楚動人。

  胤禛嗯了一聲,算是叫起,并無贅言,指了指自己身上:“寬衣吧。”。

  吉靈只好大著膽子抬手給胤禛寬衣。兩人離得太近,呼吸相聞,吉靈只覺得臉上一點點像火燒了起來。

  隨著一層層布料的剝離,胤禛身上的肌肉浮現了出來,萬萬讓吉靈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后背上居然有一道刀傷。

  天子之尊,萬乘之軀啊,竟然也能有刀傷?哪里的?誰給的?

  暖閣內燒了足夠的炭火,炭盆內的柴火噼里啪啦爆著微微的輕響,胤禛回頭看吉靈,看她舉著衣服,愣愣地在看自己身上刀傷,便冷冷道:“害怕?”。

  吉靈搖頭,老老實實道:”并不是,只是沒想到皇上……天子身上也會有傷。”。

  胤禛眼里閃過一絲淡漠的笑意,道:“天子?天子也是人。”。

  吉靈裹著被子下來給胤禛脫靴子,胤禛見她還是那副茫然的樣子,便伸手握住她的肩頭。就覺得吉靈顫了一下,眼神里恢復了一絲清明。

  胤禛沒讓她把肩膀縮回去,直到察覺到她在微微顫抖,才松開了手,輕輕撥開她臉上的亂發,注視著她黑色的眼眸。

  她在緊張,但是并不抗拒。

  胤禛在燭火下看著她,仔細地瞧著她的臉,吉靈長得確實平常,但是平常中又蘊含著無限的靈氣。

  她的臉色不再像在坤寧宮的時候那般蠟黃蠟黃,而是潔白了許多,也是因為這樣,越發凸顯出一雙墨黑墨黑的眸子。白山黑水的分明,偏偏如同水墨畫一般,在留白處有無限的意蘊,竟然有讓他想去探究的沖動。

  胤禛伸手,輕輕摸了摸吉靈的臉蛋,就看見這小常在的臉蛋一點點紅了起來,最后紅到了耳朵根。

  他俯身,帶了點安慰,是帝王冰冷中難見的溫情:“入宮一年了,是朕疏忽了你。”

  吉靈眼中那片明黃色終于鋪天蓋地地落了下來,最后彌漫滿了自己的眼眶,只覺得自己被攬入了一個寬厚的肩膀膛。

  她開始還覺得一顆心在胸腔里直跳,接著就是昏天黑地,眼前分不清是明黃色還是蠟燭的光輝,只覺得一切都模糊了,最后在一片混沌的痛楚中,她知道:許多軌跡開始改變,事情并沒有按照她想的那樣簡單——為自己選一位娘娘做靠山,然后閉門過吃喝玩樂的小日子。

  當了雍正的女人,恐怕是穿越不回去了。

  是她想得太簡單。

  值夜的小太監聽著里面的動靜,微微都有些驚訝,又互相看了一眼,眼里透著同情:很久沒見萬歲爺這么高的興致了,可憐那吉常在一張單薄的蒼白的臉,卻不知能不能承受得住。

  吉靈被送回去的時候,是癱軟的,整個人都快散了架。

  七喜伸長了脖子一直守在景陽宮門口,看見七喜,吉靈只覺得一顆心落下去了,她咧了咧嘴,像小孩兒一樣對七喜笑了:“七喜!”。

  七喜卻哭了,也不知道是看見自家常在變成這樣,心疼的,還是為常在熬到云開見月明,而喜極而泣。

  賞賜的湯藥很快就來了,是敬事房的主管太監親自送來的,這鎮痛湯藥是給首次侍寢的妃嬪們準備的,內有麻痹藥材,可以緩解苦楚。

  本來后宮女子首次侍寢完,都有湯藥,但是這一次是胤禛親自開了口,特地吩咐了讓敬事房別忘了送,主管太監一點兒不敢怠慢,進了門就跪下了,一張圓臉笑成一朵花:“給常在賀喜!恭喜吉常在!這是皇上親自囑托給常在送來的湯藥,常在好大的恩寵哪!”。

  吉靈從神秘空間里拿過二十兩銀子,除了分給七喜十兩,現在身上就剩下十兩了,放在床頭。她看了一眼七喜,示意七喜去拿。

  七喜有點心疼,但是知道這個錢是省不得的,宮里的嬪妃多少,每一個都咬著牙從月錢銀子里摳出錢來,給敬事房公公塞紅包,無非就是希望他們能夠將自己的綠頭牌子往前移一移,在皇上猶豫不定的時候推一把。

  敬事房陳公公看了荷包,雙手直推:“不敢,不敢!”。

  吉靈笑得很客氣:“有勞公公為了給我送湯藥,還親自跑一趟,我這兒飲食簡單,沒有什么拿得出來能招待陳公公的,這個……就當做我請公公喝碗好茶,請公公千萬不要客氣。”。

  陳公公還是不接。

  如果胤禛昨晚過后,沒有親自吩咐讓人給吉常在送湯藥去,他這時候便絕不會客氣,順手就收下了這小常在的紅包。

  誰會嫌銀子多啊!

  但是這銀子不能收。

  胤禛親自能開口吩咐送藥,僅僅憑著這一點,就知道眼前這個小常在不會永遠是常在。

  吉靈見他不肯收,她也不勉強。于是陳公公又說了些討喜賀喜的話,笑眉笑眼地走了。

  七喜趕緊去長春宮拿早膳,回來的時候,后面跟著個小太監,一口一個“七喜姐姐”,吉靈看了覺得眼熟。

  小太監一言不發,幫著七喜把膳盒提進去了,這才小步彎腰走到吉靈面前,撲通跪下來,磕了三個響頭:“奴才謝吉常在對小鼠的救命之恩!”

  吉靈恍然大悟,難怪看著眼熟,這個小太監是小洋子。

  海答應原先是貴人的時候,身邊的太監小洋子,也就是那個和宮女小鼠交情不錯的小太監。

  吉靈一邊讓七喜把膳盒打開,聽見小洋子肚子姑姑叫了一聲,知道他餓了,順手就指了塊糕餅,對七喜道:“小洋子餓了,給他拿一塊。”。

  吉靈然后慢慢道:“那天我看你對小鼠很是維護,即使海貴人氣成那樣,你都沒有翻臉不認人,我就知道你是個有情有義的好孩子。”。

  七喜已經把熱乎乎的糕餅遞到了小洋子手上。

  小洋子拿著糕餅,跪在地上,嘴唇動了幾下,最后嗚嗚咽咽哭了:“奴才九歲就進了宮,到今年在宮里也七年光景了,還從沒有哪個主子自己還沒用膳,就先賞賜奴才糕餅呢!”。

  吉靈被他哭的心里發慌,自己還是第一次被人這么感恩戴德呢。

  碧雪大聲道:“好啦好啦,常在剛剛侍寢,天大的喜事,你在這兒哭哭啼啼,算什么事兒!”。

  小洋子用袖子擦干了眼淚,破涕為笑,道:“奴才知道,常在昨晚侍寢,常在您好心有好報,奴才今日來,一是在道上見著七喜姐姐提膳盒,便幫一把手,二是來向常在賀喜。”。

  吉靈點點頭,換了個姿勢,道:“你現在還跟著海答應嗎?”。

  小洋子搖了搖頭,道:“奴才被管事太監分去做了灑掃太監。”。

  小洋子謝恩走了以后,七喜和碧雪開始布膳。

  飯食甚是精致,比之前用銀錢換來的菜還要好,雖然是早上,但是吉靈肚子餓得咕咕叫,特意囑咐了多拿點熱菜來,不要清粥小菜。

  于是膳盒里有冰糖燉燕窩、竹節卷小饅首、白菜鑲雞翅肚子香蕈、雞絲酸菜絲、銀葵花盒小菜、炒雞絲燉海帶絲熱鍋,尤其是最后那一道熱鍋,又大又沉,難怪小洋子要幫著七喜提回來呢,她一個姑娘家,確實提不動啊!

  熱鍋其實就是火鍋,清宮里一年十二個月,最少有三個月都在吃火鍋。

  雞肉絲又嫩又滑,里面放了辣椒油,花椒,藤椒,又鮮又麻,海帶絲切成一道道細細的,夾出來之后在碟子里輕輕打個滾,周身就滾滿了紅色的辣椒面。

  白菜鑲雞翅肚子香蕈味道也不錯,只是略微清淡了一點,但是因為吉靈剛剛侍寢過,不能吃那么辛辣的,所以七喜特地提了這道菜回來。

  冰糖燉燕窩算是餐后甜品,燉得絲滑柔糯,冰糖添加得恰到好處。不會過分甜膩,也不會淡得沒有味道。

  用完了膳,吉靈覺得身上好多了,于是讓七喜伺候著自己洗了個頭,因為昨晚上折騰一晚,頭發里出了許多汗,這時候就膩膩的,讓人覺得不清爽。

  小芬子和小達子是早就把熱水備上的,這時候趕緊就送進來,七喜和碧雪伺候著吉靈洗了頭,一把濕漉漉的頭發垂在七喜手上,她用了一塊大大的干手巾把吉靈的頭發卷起來,然后和碧雪一起,把吉靈頭發里的水份擠干。

  這個時代沒有吹風機,也只能這樣。

  差不多頭發弄到七成干,吉靈看著日頭越來越高,按照規矩,前一天晚上侍寢的后宮妃嬪第二天上午就得去坤寧宮給皇后娘娘請安,傾聽訓誡。

  七喜匆匆忙忙地給吉靈梳了個一字頭,簡單地插了一朵青色的梅花珠釵,后面的發髻處另外加了一朵小小的鵝黃色的珠花,又帶了兩只銀耳環。不會過分鮮艷,也不會因為太過樸素而有不尊重皇后的嫌疑。

  吉靈身上還是慣常的那件深綠色旗裝,然后帶著七喜、碧雪,還有小芬子就往坤寧宮去了。

  小達子留在西側房看家。

  景陽宮的西邊是鐘粹宮,南邊是永和宮,寧妃就住在永和宮,所以和景陽宮懋嬪可以算是鄰居。經過永和宮,往西邊直走不拐彎,就是皇后的坤寧宮了。坤寧宮和乾清宮一樣,都在紫禁城的中軸線上,帝后在此,以此為隔,東西分別就是東六宮和西六宮。

  一路上,小太監宮女見到吉靈便紛紛請安讓路:“給吉常在請安。”。

  吉靈沒想到,自己原先不過是景陽宮里病的快被人遺忘的一個小常在,如今不過是侍寢了,居然滿紫禁城的奴才都認識了自己,人心冷暖,跟紅頂白真是可見一斑。

  吉靈走到半道上,余光瞥見斜刺里來了一撥人,她想避開已經來不及了,飛快看了一眼,正巧是寧妃,于是便避讓到道旁。

  寧妃坐在轎輦上,行得近了,吉靈就趕緊蹲下膝去:“妾身吉氏,給寧妃娘娘請安。”。

  寧妃斜斜靠在轎子上,居高臨下瞥了一眼吉靈,才道:“是吉常在啊,怎么,你也是去坤寧宮?”。

  吉靈笑著道:“回寧妃娘娘的話,是呀,妾身正是去給皇后娘娘請安。”。

  寧妃嗤笑了一聲,道:“吉常在好殷勤!從前病著的時候不見你跑,現在侍寢了,倒是像個孝子賢孫,晨昏定省了。”。

  她撫了撫發鬢,示意太監們將自己放下,宮女扶著她走下來。

  吉靈沒聽她叫起,所以一直保持著屈膝的姿勢,就看見那雙描金繡紫的花盆底鞋一顫一顫地一直走到自己面前。然后一個聲音冷冷在她耳邊道:“從前沒看出來,你一直不吭聲不吭氣,原來是在等這么一個機會,本宮無意之間倒是成全你了。”。

  吉靈低著頭,臉上還是保持著微笑的表情:“娘娘說笑了,妾身不過一個卑微的常在,娘娘才是身居高位,眾人羨慕,妾身祝娘娘福澤萬年。”,說著福下去。

  到了坤寧宮。

  剛踏進里殿,香風襲人,吉靈就打了兩個噴嚏,里面的前廳,坐了一屋子花團錦簇的妃嬪,吉靈一下把眼睛都看花了。

  皇后還是那副老樣子,面上淡淡的,穿得也素凈,素凈得近乎老氣。

  她左手坐著一個年輕女子,也就二十四五歲的樣子,一聲棗紅色旗裝,滾的是玫紅色的邊,旗裝下擺綴著一排珍珠。她妝容濃麗,眉眼極美艷,一頭珠釵富貴華麗卻不見俗氣。

  那紅衣女子本來是和旁邊的懋嬪說著話,聽見動靜,便轉頭看來。

  吉靈只覺得她刀鋒一樣的眼光頓時將自己上上下下看了個透,先是驚詫,然后眼光中透露著一種不屑與放心。

  吉靈明白那種眼光的意思,那是大美女所特有的,天生的優越感。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