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女尊之小少爺沈衍黎楚

女尊之小少爺沈衍黎楚

卟許胡來 著

連載中免費 奇幻小說完本推薦經典

《女尊之小少爺》是由卟許胡來原創所著的女尊文,主角叫沈衍黎楚。講述了腿瘸性子冷的小少爺被親娘后爹算計嫁給了村里聽不見的聾子,本以為只是搭伙過日子彼此湊合,沒成想這一湊合就過了一輩子。沈衍以為娶回個不好伺候的小少爺,念在他人美錢多還救了自己妹妹的份上,想著能多疼一點是一點,結果卻把人疼到了心尖尖上,千金不換。

更新:2019/11/16

在線閱讀

  女尊之小少爺小說最新章節,女尊之小少爺小說無彈窗《女尊之小少爺》是由卟許胡來原創所著的女尊文,主角叫沈衍黎楚。講述了腿瘸性子冷的小少爺被親娘后爹算計嫁給了村里聽不見的聾子,本以為只是搭伙過日子彼此湊合,沒成想這一湊合就過了一輩子。沈衍以為娶回個不好伺候的小少爺,念在他人美錢多還救了自己妹妹的份上,想著能多疼一點是一點,結果卻把人疼到了心尖尖上,千金不換。

免費閱讀

  紅色的床帳被燒毀大半,床上被褥也被水澆濕根本沒法再睡人,白氏心里氣的不輕,用腳指頭也能想到這事是黎楚干的,可他表面上還是要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樣。

  白氏將衣服穿好,轉身拿了件外衫給黎母披上,目露疑惑,臉上真真切切的帶著還未散去的驚恐后怕,“阿響,這蠟燭好生生的怎么會斷掉?”

  “這蠟燭分明提前被人切斷過,哪里是好生生的?”黎母手里的那截蠟燭差點被她攥碎,牙咬著下顎緊繃,“黎楚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楚兒?”白氏臉上露出恰到好處的驚訝,忙搖頭,“怎么可能,楚兒這孩子不過平日里調皮了些,萬萬做不出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

  “這能是孩子調皮做出的事情嗎?”黎母冷哼一聲,睨向白氏,“這事你就別管了,你一再的溺愛只會讓他更無法無天,都怪你太疼他了才慣的他做出這樣的事。”

  說罷黎母怒氣沖沖的攥著那半截蠟燭摔門出去,白氏立馬跟上去,在后面柔聲勸著,“算了吧,楚兒都該睡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說。”

  白氏越說黎母越氣,原本好好的洞房花燭被黎楚生生給毀了,他這個罪魁禍首還指望今晚能睡覺?

  黎母怒氣沖沖來到黎楚院子的時候,他正在洗腳。

  黎楚身著白色中衣,單薄的身子靠著椅背,掌心隨意的搭在把手上,褲腿卷在小腿處,纖細的腳踝浸沒在木桶里,抬眸漫不經心的看向窗外的那半截月,目光放空神色冷淡,不知道在想什么,聽見黎母吵嚷著進來的時候,臉上沒有絲毫驚訝。

  “你竟還有心思泡腳!”黎母瞧見黎楚氣定神閑不知悔改的模樣,氣不打一處來,將手里攥了一路的蠟燭摔在黎楚面前,“瞧你干的好事!”

  白氏比黎母晚幾步,瞧見黎母發火嚇了一跳,忙上前拉住黎母的胳膊,皺眉柔聲勸說,“有話好好說,別嚇著他。”

  “嚇著他?”黎母像是聽了個笑話,手指著仰面看她的黎楚,“他連火都敢放,我還能嚇著他?”

  白氏掌心輕撫黎母后背,示意她消消氣,轉頭朝黎楚說,“楚兒,這蠟燭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知道。”黎楚雙手交握放在小腹上,聲音平靜。

  黎母怒斥黎楚,“你還敢承認!你這是存心想燒死我倆。”

  黎楚皺眉,語氣不解,“我就只是折了根蠟燭,又沒放火,怎么就存心要燒死你們了?”

  “那蠟燭落了下來,燒了床帳,得虧阿響……你娘反應快將火滅了,不然怕是要釀成大禍。”白氏一臉后怕,目露譴責,“楚兒,你這次有些太胡鬧了。”

  黎楚嗤笑,“你這說我放火的罪名按的未免太過勉強了些,我不過就折了根蠟燭,至于為何著火這事誰也沒想到。”

  黎母見黎楚頂嘴,正要訓斥,就見他挑唇直視自己說道:“畢竟之前黎悅也只是扯了把馬尾巴,我從馬背上掉下來差點被摔死,也沒見母親責怪過誰啊,莫不是黎悅是親生的,母親才這般偏心?”

  “你——”黎母被說的啞口無言。

  白氏明白人前黎母不好承認黎悅的身份,當下委屈的紅了眼眶,抽出懷里巾帕擦拭眼角,哽咽著說,“楚兒這是在記恨悅兒嗎?”

  白氏淚眼婆娑的看向黎母,“悅兒還小,做什么事情都是無心之舉,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全都怪我,是我一個人教她沒教好。”

  黎母立馬自責的安撫白氏,“黎楚就是那么隨口一說,你別往心里去。”

  黎楚厭惡的別開臉,不再去看這兩人。

  白氏哭哭啼啼,黎母皺眉看向黎楚,想讓他道歉。黎楚手恰到好處的搭在自己膝蓋上揉了揉,長睫低垂面色冷清,整個人透著股倔強的委屈,雖未言語,卻堵住了黎母要說的話。

  黎母沒有法子,只能先擁著白氏出去,出門前扭頭看了眼黎楚,語氣低沉不悅,“不要再有下次。”

  兩人離開之后,站在門旁充當木樁的玉簾才抬腳進來。

  黎楚臉上一掃剛才的委屈,隨意的往后靠在椅背上,側眸看向玉簾,語氣輕快,“水涼了,不泡了。”

  為了等這出好戲,黎楚整整泡了半個多時辰的腳。

  今夜黎母本該洞房花燭,奈何剛才的興致被破壞,現在兩人坐在側房里,沒有半分興致再做那事,更何況白氏的眼淚就沒停過。

  白氏委屈極了,心里惱黎母將這事高高拿起低低放下,剛才那火光離他不過咫尺,若是火苗再大些,誰知道會不會燎了他的臉?

  “都怪我,當初就不該帶著悅兒去看她哥哥,悅兒一出生就生活在巷子胡同里,哪里見過馬,她不是好奇嘛。”白氏手里攥著巾帕坐在床邊,一副后悔自責的模樣,“我就不該生了她,這樣楚兒也不至于記恨我,亦或是我就不該跟你重逢。”

  白氏句句話都戳著黎母的愧疚心,“你我何必重逢呢,百年之后再見不是更好嗎,這樣你在黎楚那兒就是個好母親,是他最敬重的人,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都敢對你放火了。”

  黎母握住白氏柔軟無骨的手,皺眉說道:“胡說什么,你我能重逢是天大的幸事。”

  “阿響,”白氏委屈的靠在黎母懷里,“我該怎樣才能讓楚兒喜歡我?往后日子還那么長,他若是總這般,我還好,就怕他對悅兒……”

  白氏的話沒說完,黎母就皺眉按緊白氏的肩膀,“他倆是兄妹,是血親……黎楚就是心里的那股別扭勁沒過去,等緩過來就好了。”

  白氏明白黎楚記恨自己的原因,心道這勁黎楚一輩子怕是也緩不過來,他神色猶豫,輕聲試探著說,“我看楚兒也不小了,不如給他說門親事?這樣他有了自己的小家,一分神一忙碌,許就明白你我的不容易。”

  若是不把黎楚嫁出去,這個家定然安生不了。這事黎母心里也清楚,當下就認真想了片刻,拍拍白氏的肩膀說,“黎楚的親事由我來辦吧,不讓你因為這事在他面前受委屈。”

  黎母說的這般果斷,定然是心里有了人選。至于這人是誰白氏也能猜個七七八八。

  町家一直跟黎家交好,當初楚氏還在時,町父就同他玩的最好,町家的是女兒,長黎楚兩歲,那時町父看著膝前玩成一團的兩個孩子就笑著說等孩子都大了些,就結成親家。

  這事當時不過口頭提了一句,并未定下文書,但在兩家人心里,這文書不過是個形式,等黎楚再大些,就會嫁入町家。

  誰知道眼前黎楚出了這事,人坐在輪椅上,將來這雙腿誰能知道會不會留下點什么病根?

  町父最疼女兒,什么都想給她最好的,黎楚出事前町父怎么看黎楚怎么滿意,隔三差五的就遞帖子邀他來府里賞花,為的就是給倆人制造相處的機會,可如今黎楚出事,町父就有些猶豫了。

  將來町沙是要考狀元進官場的,若是娶了個殘疾夫郎,怕是面子上不好看。

  黎楚出事的時候,町父哭的最情真意切,說讓黎楚好好養著,這腿一定能好的。他嘴上話說的漂亮,結果一扭頭對黎楚便不如以前親熱。

  今日黎母請町家夫婦過來吃茶,町父眼尾就一直在跳,心里犯嘀咕。在屋里念書的町沙聽聞消息出來,語氣期待,“可是要去黎府?”

  町父見她這幅臉上放光的模樣,臉一沉,“念你的書去,還有幾個月就要考鄉試了,怎么就知道想些亂七八糟的。”

  町沙被說落的低下頭,心里猶豫,到底是鼓起勇氣同町父說,“我想去看看黎楚。”

  黎楚出事以來她就沒能得了機會去看他,每一次她說要去,町父就一臉溫柔的說讓她留下來看書,他替她去。

  如今重提這事,町沙心里忐忑,怕町父一口回絕。

  町父皺眉,抬頭對上女兒祈求的目光,話到嘴邊就變了,“今個的確是你黎伯母請我們去吃茶,我猜她可能是想同我跟你娘談談黎楚的事情,你聽話留下來看書,畢竟大人的事情你在場聽不方便。”

  町沙一怔,聽懂町父話里的意思慢慢紅了耳根。黎母這是打算將黎楚許給她了嗎?

  町沙立馬點頭說好,一時間激動的手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那、那你們去了以后慢慢談,我回屋看書。”

  町父笑著說她,“出息。”這邊町沙一離開,那邊町父就沉了臉。

  如今黎母將外室娶進門,兩人還有個三歲的女兒,眼下他們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嫌棄黎楚礙事想把兒子嫁出去。

  可黎母想把一個分不著半分家產的瘸子塞進他町家?真是休想。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