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萌妻來襲總裁請多指教大結局

萌妻來襲總裁請多指教大結局

小妖火火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總裁文完本推薦

主角是溫心緹陸景淵的小說叫做《萌妻來襲總裁請多指教》,該小說由作者小妖火火傾心創作,小說妙語連珠、詞句精妙,故事遞為您帶來最新精彩章節閱讀:溫心緹第一次見陸景淵,以為他是個騙錢的,將他臭罵了一頓,成功引起總裁大大的注意,于是自那天過后,溫心緹就是陸景淵的專屬嬌妻,走哪帶哪的那種!

更新:2019/11/13

在線閱讀

主角是溫心緹陸景淵的小說叫做《萌妻來襲總裁請多指教》,該小說由作者小妖火火傾心創作,小說妙語連珠、詞句精妙,故事遞為您帶來最新精彩章節閱讀:溫心緹第一次見陸景淵,以為他是個騙錢的,將他臭罵了一頓,成功引起總裁大大的注意,于是自那天過后,溫心緹就是陸景淵的專屬嬌妻,走哪帶哪的那種!

免費閱讀

  眾人聞聲望去,看到男子踏著沉穩的步伐而來。

  他長得極帥,氣度非凡,再加上一身凜然不可侵犯的氣勢,一下就震住了全場。

  “他是誰?”

  “不知道,看起來不是一般人物。”

  “他跟那女人什么關系,為什么要護著她?”

  眾說紛紜間,男人一步一步走到溫心緹面前,站定。

  頎長的身影,將她嬌小的身軀都籠罩了進去,濃烈的男性荷爾蒙的氣息,朝她直面撲來。

  他瞇了瞇眼,神情略帶不悅:“我的女人,住我開的酒店,何時需要經過別人的同意?”

  溫心緹無比驚愕的望著他。

  她完全沒料到會在這遇見陸景淵。

  更不明白他為何要胡言亂語。

  她什么時候成了他的女人?

  怔然間,趙文忠突然上前一步,戰戰兢兢的看著陸景淵問:“三……三少,您剛剛說,這位小姐……是您的……女人?”

  陸景淵沒吭聲,修長有力的臂膀,卻摟過溫心緹的腰肢,以一種宣示主權的強勢姿態,宣告了所有人,她是他什么人!

  “對不起,三少,剛才是我有眼無珠,冒犯了這位小姐,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計較。”

  趙文忠冷汗涔涔的道歉。

  他怎么也沒想到,這個女子,竟有如此大的來頭。

  圍觀的群眾見這經理前后態度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也是一臉懵圈,全都驚疑不定的看著溫心緹和陸景淵,紛紛猜測這是什么來頭,居然能讓世紀酒店的經理,恭敬的點頭哈腰?

  蘇洛澤在一側,更是神色難辨。

  特別是看到那男人親昵的摟著溫心緹,眼里更是燒起了熊熊怒火,活像溫心緹背著他亂搞似的。

  他不知道的是,此時溫心緹的心情,也是各種凌亂。

  她跟眼前的男人,也不過見了兩次面,而且還起了沖突,要說是他的女人,還不如說是他的仇人。

  她甚至連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溫心緹下意識的想掙脫,可男人的手臂卻穩固如山,絲毫掙脫不開,末了甚至還給了她一記淡淡的警告眼神。

  溫心緹心一沉,意識到自己可能惹上了不得了的麻煩。

  這男人……該不會是來找自己算賬的吧?

  念頭一出,就聽男人附耳在她耳邊道:“給我老實點,否則就真要被丟出了。”

  一句話,證實了她的猜想。

  這廝不僅行為惡劣,還非常小肚雞腸,不就被撞了一下嗎,又不會少塊肉。

  心里暗暗腹誹著,不過她沒再掙扎。

  她沒忘記蘇洛澤那渣男還在,還用一種捉奸在床的眼神看她。

  溫心緹覺得好笑。

  實在不知道他究竟哪來的臉,這樣認為的?

  不過如果這樣能讓他不痛快,她完全不介意將戲演的深一點。

  想到這,溫心緹索性往陸景淵懷里鉆,還嬌嗔的捶了他胸口一下:“都怪你,到現在才來。你都不知道,剛才有只討厭的臭蒼蠅,一直纏著我,還說我只配找一個給他提鞋的男人。”

  冷不防的見溫心緹變了個人似的,依偎在自己胸口,陸景淵怔了片刻,瞇起眼睛,深深看了她一眼。

  這丫頭……還真會顛倒黑白。

  她以為他沒聽到原話嗎?

  不過,既然她要這么演,那他也不介意順著他。

  “那你覺得,我看起來像給人提鞋的嗎?”

  他傾身,在她耳邊,低聲的問。

  面對他突如其來的姿勢,溫心緹有些不自在,雙手抵在他胸膛,干笑道:“怎么會?你這么高貴,這么帥氣,要提也是他給你提。不過,我覺得他不配給你提鞋!”

  “我也這么覺得,不是誰都有資格給老子提鞋的!”

  目光掃了臉色陰沉的蘇洛澤一眼,陸景淵低笑一聲,在溫心緹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忽然吻了她一下。

  這吻并不熱烈,也不深,一觸即分,可是溫心緹腦瓜子卻木了,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他……怎么能吻她?

  這混蛋……

  溫心緹回過神來,又羞又怒。

  實在很想一腳踹過去,可她不能。

  要真踹過去,兩人演戲就徹底穿幫了。

  更何況,這次是自己主動貼上去的……

  真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溫心緹欲哭無淚的看著陸景淵道:“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好,那咱就回。”

  說完,他扶著她的腰,強制性的往電梯方向走。臨走前,對著還站在一旁的趙文忠道:“今天的事就不追究你了,好好安撫一下客人,不管用什么方法。”

  “是,三少。”

  趙文忠如獲大赦的說道。

  事情落下帷幕,圍觀的群眾也散了開去,至于溫心緹,被陸景淵帶上電梯后,就羞惱的問道:“你剛才為什么要那么做?”

  “我做了什么?”

  陸景淵淡淡瞥她一眼,略有些玩世不恭的道。

  溫心緹氣急敗壞的瞪著他:“你還裝!”

  “哦,你是說,那個吻啊?”

  陸景淵一副才想起來的欠扁樣,目光玩味的道:“作為你拉我做戲的報酬,我這人,從不做吃虧的買賣。”

  溫心緹一口氣噎在喉嚨口,上不去也下不來。

  她真是太愚蠢了。

  早就知道這男人氣死人不償命,當時怎么就腦抽,想借由他去打蘇洛澤的臉?

  見溫心緹一副恨不得自殺的表情,陸景淵更是生出逗弄她的心思。

  “怎么,是不是覺得感覺不錯,想再回味一下?”

  電梯內的空間很小,他一步一步的逼近,不一會兒就把溫心緹逼到了角落。

  此時,兩人之間的距離靠得有些近,他身上那股好聞的香水味鉆進鼻息,刺得她整個人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你想干嘛?”

  她一臉緊張的看著他,滿臉防備。

  陸景淵笑道:“想!”

  溫心緹雙頰一熱:“臭無賴!”

  “無賴?”陸景淵鳳目瞇了起來,眸底閃爍著危險的幽光:“這就無賴了?我在床上,才是真正的無賴,要不要試試?”

  “你……你下流!”

  溫心緹臉頰發燙,像充了血一般。

  這男人,怎能如此不害臊的說出這種話?

  陸景淵倒是沒想到她反應會這么大,頓時滿眼新奇。

  這女人,從一見面到現在,行為都彪悍的不行,他還以為這是個女漢子,沒想到竟然也會臉紅。

  直到此刻,他才仔細端詳著她。

  漂亮精致的五官,看起來非常養眼耐看,吹彈可破的肌膚,白如瓷器,長長的睫毛,如同兩把扇子,撲閃撲閃的,一雙靈動的雙眸,波光瀲滟,盈如秋水;嬌艷的紅唇,自帶色彩,美得令人想要采摘。

  她身上依舊穿著那件白色連衣裙,干凈的氣質,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看起來極為舒服。

  唯一不搭的,大概就是她眉眼間的神采,繚繞著難以言喻的防備。

  陸景淵看得皺眉,鬼使神差的去吻住她的眉間。

  溫心緹再次呆住。

  儼然沒料到這家伙居然又來吃她豆腐,下意識的抬腳,就朝他下盤踹了過去。

  陸景淵反應極快,迅速側身躲了過去,還伸出一只手扣住她的腳踝,戲謔道:“就你這三腳貓功夫,還想玩偷襲?”

  “你放開我。”

  溫心緹尷尬得恨不得用眼神瞪死陸景淵。

  她這會兒穿的可是裙子,這混蛋這樣抬著她的腿,也太難看了!

  偏偏好死不死的,電梯停下來了,門打開,外面站著一大票等電梯的人,見到兩人這姿勢,愣了愣后,瞬間眼神變了。

  “嘿,抱歉,打擾兩位了。不過,這是公眾場合,想做什么事,還是回房間比較合適吧?”

  “謝謝你的建議,我也是這么想的。”

  陸景淵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然后彎下腰,將溫心緹扛在肩上,笑道:“回房了!”

  溫心緹尖叫的掙扎:“啊——救命啊,死色-狼,放我下來!”

  “救命留著待會兒床上叫吧。”

  陸景淵輕輕拍了拍她屁股,促狹的說道。

  “叫你妹……”

  溫心緹羞紅了臉,咬牙切齒的捶打陸景淵后背。

  她的力氣也不小,即便是陸景淵這種練過的,都有些吃不消。

  等回到房間后,就粗魯的把溫心緹丟到床上,整個人將她禁錮在身下,又威脅又警告的:“再叫我就把你強了!”

  溫心緹嚇得不輕,雙眸涌上一層水霧:“你……你敢!”

  陸景淵看著她一臉倔強,死不認輸的樣子,也是沒了脾氣。

  就沒見過這么倔的女人!

  他沒好氣的翻身起來,牽扯到剛才被她打的地方,頓時一陣齜牙咧嘴。

  這臭丫頭,打人可真疼!

  見男人退開身子,溫心緹立馬翻身坐起,縮到了角落,與他保持絕對的安全距離。

  “放心,我口味還沒那么差,嚇唬嚇唬你罷了,真以為我會碰你?”

  陸景淵喘了口氣后,很是不屑的瞥她一眼,然后脫掉身上的西裝外套,走到衣柜拿了套換洗的衣物,進了浴室。

  很快,里面傳來嘩嘩的水流聲,溫心緹緊繃的神經也放松了下來。

  此時,她心情壓抑到了極點。

  才回國一天不到,就發生這么多惡心人的事,她覺得好累,全身心都疲倦,鼻子發酸,有些想哭。

  她告訴自己絕不能哭,強行把眼淚逼回去,才拿出媽媽的牌位,細細摩挲,眼神里滿是感傷和眷戀。

  她想著,如果媽媽還活著,她一定就不會受這么多的委屈,這世上,也不會沒有人愛她!

  興許是折騰得太累了,不知不覺,她竟靠在角落里睡著了。

  陸景淵洗完澡出來,房間靜悄悄的,本以為她會趁機溜走,沒想到,卻瞧見她抱著那塊牌位,縮成小小的一團,就那么睡著了。

  陸景淵不由一臉怪異。

  他什么大風大浪都見過,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抱著牌位睡覺,這女人……是有多缺乏安全感?

  站在床邊審度了她半天,陸景淵不禁搖了搖頭。

  算了,看她有點可憐的份上,就先不找她算賬了!

  ……

  溫心緹大概是真累壞了,這一覺睡得極沉,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清早。

  她環顧了四周一圈,意識到自己在什么地方,頓時就是一驚。

  真該死,她怎么會在一個陌生男人的房間,睡著了呢?

  她有些慌亂的檢查自己身上的衣服。

  幸好,衣服還是昨天那套,身上也沒什么不適,看來昨夜那男人,并沒趁人之危。

  溫心緹松了口氣,正準備起身洗簌一翻,這時,放在她包內的手機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號碼。

  她拿出來后,遲疑了幾秒,接起,里面便傳來一道溫文有禮的聲音:“你好,請問是溫蒂小姐嗎?”

  溫心緹怔了兩秒,忽然一陣頭皮發麻。

  這世上,會叫他溫蒂小姐的人,只有路易斯公司內部的人員。

  前天的設計圖稿件丟失,昨天又發生了一系列事情,搞的她差點忘了正事,這會兒對方打來,不會是來催圖紙的吧?

  溫心緹硬著頭皮應了一聲:“我……我是!”

  “你好,我是路易集團美國分公司的總裁助理!是這樣的,溫蒂小姐,您應邀出席我們分公司在洛城舉辦的服裝會展,我們總裁為了表示歡迎,想親自拜訪一下。不知您人是不是已經到了洛城?在不在我們安排的酒店?”

  “啊?你們總裁要拜訪我?”

  不是來催設計圖的么?

  溫心緹慢半拍反應過來,才訕訕的道:“抱歉,這個……我人倒是到洛城了,不過因為出了點意外,并沒入住你們給我安排的房間,可能暫時沒辦法見了。”

  “這樣啊,那真是遺憾。”

  “嗯,咱們還是會展上見吧。”

  聊了幾句后,掛了電話,溫心緹猶豫了一會兒,索性又給路易斯總公司打去電話,說明自己稿件丟失,可能要延遲幾天交稿。

  對方聽完,立馬表示沒關系。

  在路易斯,她溫蒂的身份,是有特權的,公司方面也針對她,開放了不少方便,只是拖稿幾天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兒。

  把事情搞定后,溫心緹收拾一翻后,就離開了。

  與此同時,就在走廊另一個盡頭的總統套房門口,顧成楓盯著剛掛的電話,狐疑了半天。

  “怎么了?”

  陸景淵蹙眉看著他問。

  顧成楓道:“溫蒂小姐的確沒入住我們酒店,恐怕見不到了。不過很奇怪,我總覺得……她的聲音,好像有些熟悉,仿佛在哪聽過。”

  “既然見不到,那就下次吧,回公司。”

  陸景淵沒興趣分析他的疑惑,轉身就走人。

  接下來的幾天里,溫心緹找了個相對安靜的地方,專心給設計圖上色。

  慶幸的是,她的設計圖紙一直都有備份,少去了重新畫圖的工序,上上色,倒也不難。

  轉眼,時間到了舉行會展的這天,她也如約的將最后一張設計圖紙完成。

  看看時間,是上午十點,會展是下午三點開始,還來得及。

  溫心緹收拾一翻后,離開酒店,去了洛城最著名的一家美容會所做造型。

  今天,她是以貴賓身份,出席路易斯在在國內會展首秀,到時候出席的,除了媒體,還有很多業界大佬,她的形象自然要好看,不能太隨便,省的給路易斯抹黑。

  溫心緹抵達會所的時候,里面的工作人員,便很客氣的迎了上來,詢問她:“小姐,請問有什么可以為您服務的?”

  溫心緹不是第一次來,熟門熟路的遞出最頂級的貴賓卡,道:“先幫我做一下皮膚全套護理吧,下午三點,我要出席一場重要的展會,幫我做一個合適的造型。”

  “好的,您這邊請。”

  工作人員很有禮貌的將她請進頂級貴賓專區。

  溫心緹點了點頭,絲毫沒發現,后面有個女子正盯著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筱薇,你看什么呢?”

  這時,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正在發怔的女人連忙回過神來,笑了笑:“沒什么,剛看到一個人,跟我一個朋友很像,不過應該不是她。”

  “這樣啊,快別發呆了,路易斯的會展是下午三點,咱們好不容易才拿到入場券,可得好好把握機會,如果能趁機認識路易斯內部管理人員,說不定有機會拿下他們公司的代言,到時候咱們可就一炮而紅了,未來隨便參加國外的時裝周,看時裝秀,那更是唾手可得。”

  如果這里有一些追星族,一定會認出,說話這二人,是最近娛樂圈新崛起的兩朵小花,一個周筱薇,一個叫秦萌。

  “說的是。”

  周筱薇點了點頭,又看貴賓區一眼,旋即冷笑一聲。

  剛才那人,怎么可能是溫心緹?

  能進這家美容會所超級貴賓區的,只有非富即貴的人,才有那資格。

  即便是她,用了蘇洛澤的名頭,也只要到中級貴賓的會員卡。

  溫心緹一個溫家棄女,還被搶了男朋友,一無所有的女人,怎么可能有那資格?

  想到這,周筱薇收回目光,一臉趾高氣昂的進了中級貴賓區,那模樣,仿佛高人一等。

  ……

  溫心緹并不知道發生在外面的事,安靜享受著按摩師的服務,做完皮膚護理后,又去做頭發造型,選禮服,化妝等等……等一切搞定后,已經是下午兩點半。

  在會所工作人員的恭送下,溫心緹準備趕往路易斯會展現場,沒想到,快走到門口時,碰見了正要離開的陸景淵。

  彼此見面,都非常驚訝。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溫心緹心里暗暗腹誹,下意識打量了陸景淵一眼。

  他身上穿著一套黑色西裝禮服,頭發也是精心打理過,配上那張近乎完美的五官,整個人看起來既優雅,又尊貴,像個可望而不可及的王者。

  饒是一向心如止水的溫心緹,也不得不承認,這男人帥起來,簡直日月無光,人神共憤。

  陸景淵目光就直接多了,有點兒訝異,有點兒驚艷。

  她身上穿著一襲深藍色的單肩星光禮服,裙擺及膝,腰身被勾勒得曲線畢露,兩條白皙纖細的腿清晰可見;微卷的長發披散在肩,雙鬢兩縷頭發編成辮子,用發卡固定在腦后,修長的頸項上戴著一條簡單的白金項鏈,耳環是同樣是簡單的珍珠耳飾,配上高跟鞋和手提包,渾身透著一股高貴的名媛范兒。

  特別是她臉上化著淡妝,精巧的五官被勾勒的越發完美。

  幾次見面,這女人都給了他不一樣的感覺。

  第一次比較正常,第二次是狼狽,第三次卻是驚艷,這女人,可塑性還真不一般。

  “三少,我們該走了,晚點中南大道那邊可能會比較堵車,可不能遲到……咦?”

  就在兩人互相打量時,顧成楓從外面走進來,看到溫心緹,也是一臉詫異。

  陸景淵原本是想問問她,上次為什么不告而別,但看了看時間,快來不及了,便淡淡收回目光,道:“走吧。”

  可沒走兩步,溫心緹就喊住了他:“等一下!你們要往中南大道那邊走,方便的話,可不可以捎我一段路程?”

  “你去那干嘛?”陸景淵揚了揚眉問。

  溫心緹一臉尷尬的訕笑道::“我去那附近辦點事,這地段不好打車,我自己也沒車,所以……”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