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陸勵成蘇瑤大結局

陸勵成蘇瑤大結局

九轉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總裁文完本推薦

虐心長篇豪門小說《陸少寵上癮》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九轉傾心創作,主角是陸勵成蘇瑤,全文講述的是:陸勵成與蘇瑤之間,隔了一條人命,所有人都說是蘇瑤害死了陸勵成的心上人,任憑蘇瑤如何辯解也無濟于事,當那個死去的人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沒人敢說話,陸勵成這才知道,這么多年,一直是他誤會了蘇瑤,不過傷害過后的彌補,真的有用嗎?

更新:2019/11/13

在線閱讀

虐心長篇豪門小說《陸少寵上癮》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九轉傾心創作,主角是陸勵成蘇瑤,全文講述的是:陸勵成與蘇瑤之間,隔了一條人命,所有人都說是蘇瑤害死了陸勵成的心上人,任憑蘇瑤如何辯解也無濟于事,當那個死去的人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沒人敢說話,陸勵成這才知道,這么多年,一直是他誤會了蘇瑤,不過傷害過后的彌補,真的有用嗎?

免費閱讀

  宿舍和天都離的不遠,也就十分鐘的路程,蘇瑤每天都過著兩點一線的生活。

  一個月很快過去了。

  華燈初上,霓虹閃爍,沉寂了一天的天都重新熱鬧起來。

  “蘇瑤,十一層VIP房,五瓶芝華士!”一道高聲響起,蘇瑤好似個沒有靈魂的木偶一般,提起五瓶芝華士,向十一樓走去。

  昏暗的房間里男男女女膩歪在一起,蘇瑤低頭把酒放在桌子上,趕忙退了出來。

  走進庫房里,她揉了揉酸痛的膝蓋,在臺階上坐下,有些出神的看著面前冰冷的墻壁。

  三年前,她得知自己懷孕的時候,既開心又難過。

  開心的是,她懷了自己喜歡的人的孩子,難過的是,孩子一生下來就要面臨這么艱苦的條件。

  那時的她滿懷欣喜的迎接著這個孩子,哪里知道,這個孩子一點都不喜歡這個骯臟的世界。

  所以,一生下來就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從孩子死了的那一刻起,她的心也跟著死了。

  蘇瑤,這是你應得的報應。

  你害死了周彤,不配有自己的孩子。

  所以老天爺才會讓你的孩子一生下來就死了,才會讓你在生孩子的時候子宮破裂,你這輩子都不配擁有自己的孩子!

  蘇瑤,這是你的報應!

  一張張猙獰扭曲的臉出現在面前,像是從地獄里出來的魔鬼,一道道狠戾殘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時刻提醒著她欠下的債。

  四年了,每當蘇瑤安靜下來的時候,這個畫面就會浮現在眼前,揮之不去。

  “蘇瑤,你死哪去了?十二層八號房,三瓶人頭馬!”一道尖利的聲音在走廊里響起。

  這里的公主見慣了有權有勢的人,對她這種身份低微的人自然談不上尊重,經常要來喝去。

  蘇瑤也不在意,好似沒有聽到那些難聽刺耳的話。

  她拿起三瓶酒走了出去。

  “蘇瑤?”剛走到樓梯口,身后突然響起一道驚疑不定的聲音。

  蘇瑤的身子頓時僵住了。

  呼吸沉重起來,手也微微的顫抖著,她僵在原地不敢動彈。

  她不想在這個地方看見他,不想碰到任何一個認識她的人。

  “蘇瑤,真的是你!”葉思辰驚喜的看著面前的女人,隨即臉上浮上一層震驚:“你……”

  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

  后面的話掐在喉嚨口說不出來,葉思辰目光復雜的看著她脖子上明顯的傷疤。

  蘇瑤抬手遮住脖子上的疤痕,慌亂的拿起酒瓶向前走去。

  “你認錯人了,我不是蘇瑤。”蘇瑤抬腳就要走,卻被葉思辰一把拉住了胳膊。

  “我是葉思辰,你不認識了嗎?”

  蘇瑤抬頭看去,四年過去了,時間在她身上留下了太多痕跡,在葉思辰身上卻半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他還是像以前一樣英俊,清爽干凈。

  蘇瑤喜歡了陸勵成十年,葉思辰喜歡了蘇瑤十年。

  愛慕好像一條食物鏈,每一層往下,生殺予奪,隨心所欲。

  每個人都高踞在金字塔的頂端,卻也匍匐在最底層的泥土里。

  蘇瑤看著葉思辰的眼神有瞬間的迷茫,如果當初她不那么固執,回頭看一看葉思辰,也許會發現他的好,或許會喜歡上他也說不定。

  如果她喜歡的人是葉思辰,那些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可是,她偏偏就那么固執,頭也不回的愛上了那個人。

  四年過去了,她早已不是當初的蘇瑤,她如今是坭坑里臭氣熏天的爛蛆,怎么能讓葉思辰沾染上她的臟?

  “這位先生,您真的認錯人了,”蘇瑤猛地抽出自己的手腕,頭也不回的向樓上跑去。

  站在門口,深吸一口氣,蘇瑤推開了面前的玻璃門。

  視線昏暗的包房里,一個男人摟著穿著暴露的女人在臺子上唱歌,沙發上坐著幾個男人。

  蘇瑤垂著頭,收拾著桌面上的空酒瓶,一個空酒瓶能賣五塊錢,蘇瑤努力把空酒瓶往懷里塞。

  不覺有些走神。

  腦中浮現出葉思辰的身影,葉思辰知道自己在這里工作,那個人……應該也會知道吧?

  想起那個人,心底不覺爬上恐懼。

  不行,不能在這里呆下去了,明天她就辭職離開這里。

  “彭”的一聲響,一瓶紅酒應聲掉在地上,摔得粉粹,紅色的液體流了一地。

  “對不起,對不起……”蘇瑤趕忙道歉。

  唱歌的人被攪了興致,不滿的看著她。

  “蘇瑤,你怎么回事?毛手毛腳的,連這么點小活都干不好嗎?”包房公主媛媛大聲斥責道:“那瓶紅酒可是王哥從意大利運回來的,你賠得起嗎?”

  角落里,聽到蘇瑤兩個字,一雙漆黑深邃的眸子落在她身上,透著幾分驚訝。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蘇瑤彎著腰,不停的道歉。

  媛媛揮了揮手,不耐煩道:“對不起有什么用,又不能當飯吃,你還是趁早賠錢吧。”

  她剛上班一個月,還沒有領到一毛錢的工資,身上就一百多塊錢,拿什么賠?

  蘇瑤沒有辦法,不停地沖臺子上的男人彎腰道歉:“王先生,實在是對不起,我一定會賠您的,只是……我現在沒有錢,等我攢夠錢一定賠給你……”

  臺子上,王哥不耐煩的揮揮手,“你一個送酒工一個月能掙幾個錢?等你攢夠錢到猴年馬月了,不如這樣吧,你給我們大家伙表演一個,助助興,這件事就算是過去了。”

  蘇瑤心里頓時一沉,結結巴巴的問:“怎么……表演?”

  王哥笑了,“跪下,說爺爺我錯了。”

  蘇瑤的臉頓時一片慘白。

  “怎么,不愿意?”

  見她不動,王哥拉下臉,“我可是給你機會了,你要是這么不識抬舉,那我也沒辦法,這瓶酒八萬塊錢,加上運費一共九萬,你要么跪下,要么立馬賠錢。”

  九萬塊錢,別說蘇瑤沒有,就是有也不會拿出來。

  錢是她的命,是她欠下的債。

  “噗通”一聲,蘇瑤幾乎沒有絲毫猶豫的跪在了地上,臉上帶著麻木,一下一下重重的磕在猩紅的液體上:“爺爺,我錯了……爺爺,我錯了……”

  她不愿意跪,可是沒有辦法。

  況且她跪的還少嗎?在監獄里,她曾經赤身裸體的在衛生間跪了一夜。

  只要讓她活下去,只要不拿走她的錢,這點委屈算得了什么?

  角落里,男人的目光驟然收緊,不可思議的看著跪在地上女人。

  這是……蘇瑤?

  是那個自信灑脫,一身傲骨的蘇瑤?

  “好,不錯,”王哥滿意的揮了揮手,“出去吧,下次小心點。”

  蘇瑤松了一口氣,起身向門外走去。

  “站住!”

  一道冷冽的聲音突然響起。

  蘇瑤的臉頓時一片蒼白。

  渾身的血液好似都沖到了頭頂,大腦一片空白,臉上透出深深的恐懼,身子不可抑制的劇烈顫抖起來。

  四年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這個聲音就像是魔咒一般,時時刻刻都在折磨著她。

  她的腳似是粘在了原地,久久邁不動一步。

  “你叫蘇瑤?”冷冽的聲音繼續響起,透著幾分玩味。

  蘇瑤的心臟好似被一只手緊緊捏住,憋的她透不過氣,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

  聲音的主人不耐煩了:“叫你沒聽見?”

  她想逃,想要頭也不回的逃離!

  可是她知道,在陸勵成手里,沒有人能逃得了。

  蘇瑤深吸一口氣,緩緩轉過身。

  她上下牙齒發出輕微的顫抖,垂在身側的手死死掐住大腿,強迫自己抬頭看向那張夢魘般的臉。

  昏暗的燈光照在陸勵成身上,斧鑿刀削般的臉隱在暗處,渾身散發出不可忽視的奪目和尊貴。

  他翹著二郎腿,神情慵懶的看著她,眼底透著犀利。

  只看了一眼,蘇瑤就快速低下了頭。

  無數個日日夜夜,她都被這張臉驚醒,對蘇瑤來說,這張臉是她此生最大的夢魘!

  她無時無刻都不敢忘記,她受盡折磨,每一份折磨都是拜他所賜。

  她受盡屈辱,每一份屈辱都是陸總的吩咐。

  四年了,她渾身浴血的從地獄里爬了出來,卻還是遇見了這個魔鬼!

  “呵,還真的是你,”陸勵成看著她,目光透著寒芒。

  包廂里的視線很昏暗,她好像變了一個人,沒有一點蘇瑤的影子。

  她太瘦了,窄窄的工作服在她身上卻穿出袍子的感覺,臉上更是瘦的一點肉都沒有,頭死死的垂著,連抬頭看他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一旁的人看出倆人關系不一般,王哥遲疑的問:“陸總認識她?”

  “認識,老熟人,怎么可能不認識?”陸勵成翹起二郎腿,手放在扶手上,姿態慵懶而愜意,說出地話卻冷酷至極。

  “蘇瑤,你怎么還沒死?”

  蘇瑤忍不住顫抖,死死咬住下唇,才不讓牙齒打顫的聲音傳出來。

  是啊,她怎么還沒死?

  有時候蘇瑤也這么問自己,她連一條狗都活的不如,怎么還不去死?

  撐不下去的時候,她也告訴自己不要撐了,太累了!

  可是,她想在臨死之前去看孩子最后一眼,哪怕只是去看一堆尸骨!

  難道連這點小小的愿望都不讓她實現嗎?

  她只是想去看一眼而已,過分嗎?

  老天爺!過分嗎?

  為什么她想看一眼自己的孩子,想看一眼那個已經死了的孩子,就那么難?

  不,她不能死!

  她必須活下去!

  她還沒有看孩子一眼,怎么能死?

  這輩子,她唯一對不起的就是那個孩子,如果不是因為她,那個孩子怎么會剛來到這個世界上就走了?

  那是一條命,是她欠下的債!

  她死也要和自己的孩子死在一起!

  蘇瑤“噗通”一聲跪下,額頭狠狠的砸在地上,砰砰作響:“陸總,我錯了,求求您放過我,只要不讓我死,您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陸勵成的目光驟然收緊,震驚之余染上一層憤怒!連他自己都不曾察覺到的憤怒!

  說跪就跪,她的膝蓋就那么不值錢嗎?

  面前這個女人,真的是當初那個滿身傲骨,寧死不折的蘇瑤?

  “只要不讓你死,做什么都可以?”陸勵成的話帶著幾分咬牙切齒,“你還真是惜命!”

  蘇瑤的動作頓了一下,又重重的磕下去。

  “只要您放過我,我什么都可以做,求求您了……”

  砰砰砰的聲音在安靜的房間里響起,敲擊著耳膜,陸勵成莫名覺得有些煩躁。

  該死的,蘇瑤現在這個樣子不就是他所希望的嗎?

  他怎么會覺得面前這一幕很刺眼?

  是了,她是害死周彤的兇手,看見她就會想起周彤!這個該死的女人!

  陸勵成雙眼微瞇,透著危險的光芒:“做什么都可以是吧?好,既然你這么愛跪,我就給你一個機會,看見那堆酒瓶沒有?只要你從那堆玻璃渣子上跪著走過去,我就放過你。”

  蘇瑤渾身一顫,抬頭向一旁的玻璃渣子看去。

  饒是見慣了各種場面的媛媛,臉上也閃過一絲不忍!

  那是蘇瑤剛才不小心打碎的酒瓶,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陸勵成竟然讓她從那堆玻璃渣子上跪著走過去?

  開什么玩笑?

  玻璃渣子下面可是一灘純度很高的酒!

  滲透到傷口里要命的疼!

  蘇瑤臉色慘白的看著那堆渣子,遲遲沒有動。

  陸勵成靠進沙發里,嘴角掛著一抹嘲諷的笑。

  裝吧,蘇瑤,我看你接下來還怎么裝。

  下一秒,蘇瑤突然起身,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徑直走到那堆玻璃渣子面前,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噗嗤”一聲細微的輕響,一陣鉆心的疼自膝蓋傳來!

  那是玻璃劃破褲子,扎進肉里的聲音!

  蘇瑤的額頭立馬冒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鮮血瞬間噴涌而出,肉眼已經分不清地上的究竟是紅酒還是血了!

  陸勵成放在扶手上的手頓時收緊,漆黑的眸子危險的的瞇起。

  她竟然真的跪下去了!

  那么鋒利的玻璃渣子,渣子下面是一灘酒,而她就那么沒有一絲猶豫的跪下去了!

  什么都不要想,蘇瑤,就像在監獄里的時候一樣,不管有多痛,只要閉上眼睛就什么都感覺不到了。

  不過是一點疼痛而已,死不了人的。

  蘇瑤,你承受了那么多,這點痛算得了什么?

  她緩緩的移動膝蓋,玻璃渣扎進肉里,隨著她每一次的抬起落下,一次又一次狠狠的嵌進肉里。

  昏暗的燈光下,陸勵成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她真的是蘇瑤嗎?

  為什么這么痛苦,這么無理的要求她都會做?

  她的驕傲和自尊呢?她的寧死不屈呢?她的滿身傲骨呢?

  都去哪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