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幻想 → 我真有皇位要繼承阮阮小說

我真有皇位要繼承阮阮小說

拉格朗日的貓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阮阮的小說名是《我真有皇位要繼承》是由拉格朗日的貓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重生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阮阮重生之后,成了超級豪門的千金,可惜母親早死,好在還有個體弱多病的老父親相依為命。直到有一天她跟父親在自家海島上愉快散步時,突然冒出一個老頭哭著抱住她爸的大腿嚎叫:“殿下啊,老臣真的找到您啦。”阮阮:???

更新:2019/11/12

在線閱讀

主角是阮阮的小說名是《我真有皇位要繼承》是由拉格朗日的貓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重生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阮阮重生之后,成了超級豪門的千金,可惜母親早死,好在還有個體弱多病的老父親相依為命。直到有一天她跟父親在自家海島上愉快散步時,突然冒出一個老頭哭著抱住她爸的大腿嚎叫:“殿下啊,老臣真的找到您啦。”阮阮:???

免費閱讀

  晚飯后散步半小時,是阮阮最近的習慣。

  就個人而言,阮阮對散步,不,應該說是所有需要在戶外進行的活動,都沒什么興趣,這主要是為了陪她老爸。

  傍晚時分,跟往常一樣,阮阮陪著父親走出別墅,兩人所在的海島,是赤道附近一大片海島中風光最為秀美的一個,此時天邊日落,霞光映著波濤,泛起萬片金鱗,海風溫柔吹拂而來,因為喜靜,海島上除了阮阮父女,以及每天固定時間來送生活物資的工作人員,并沒有其他人員。

  因而,那個渾身濕漉漉的,從浪濤里滾到沙地上的老頭,就顯得分外可疑了。

  “……”

  阮阮眼神好,一眼就看見了那個正在浪濤中沉沉浮浮的人影,此時父女二人正走到行道的拐彎處,不遠處就是沙灘,這座海島的沙地都是細軟的白沙,而那個突兀出現的……人,就正滿身裹著沙子,癱在海灘上,被海浪推著,一點點的往岸上蠕動。

  她愣了一下,有些訝異地:“爸爸,你看……”

  話未說完,海濤里的人被浪頭推了一下,掙出了上半身。雙方隔著一片沙地,視線BIU地,相接了。

  阮阮的聲音頓時一止。

  海島是私人島嶼,也沒讓服務人員登過島,看到海灘上有人,阮阮本以為是落水的游客/偷渡客之類,但對方把頭一抬,一張既白且肥,但明顯上了年紀的臉,就出現在阮阮的視野;

  真的是又白又圓,宛如剝殼雞蛋。

  臉還是其次,這位老大爺……姑且這么叫吧,的衣服很是古怪,寬袍、窄袖、交領、蟒紋繡花……阮阮當然是知道漢服的,但若說這是漢服,那也太奇怪了吧,因為她一眼看去,這幅打扮簡直就像是——

  “¥%……&!”

  阮阮還在發愣呢,海水中半直著身的老頭,忽地發出一聲驚叫,嚷嚷了一句,聲音顫顫的,又尖又細。

  一嗓子嚷完,只聽‘嘩’地一聲,水中老大爺猛地站了起來,露出異常激動的表情,并忽地淌下兩管熱淚。

  這視覺沖擊簡直是靈魂級的,主要這老大爺的臉被海水,泡得真的很腫,還滿是泥巴,配合他的衣著打扮,畫風狂野得沒有辦法用語言形容。

  隨后老大爺就這樣一邊狂野的哭著,一邊朝阮阮父女沖了過來……

  阮阮大驚失色,連忙去扶身邊的父親:“爸爸,小心!”

  阮阮的父親姓慕,名易,是個體弱多病的中年人,這兩年才稍微修養得好一點,阮阮平時關照父親習慣了,看見那奇怪的老頭沖過來,第一反應就是扶著父親避開。

  但一扯之下,居然沒動。

  阮阮詫異,轉頭一看,卻見她父親好似僵住,直直的盯著前方。

  “爸爸?”

  就在此時,那打扮古怪的老頭已經沖了過來。

  阮阮一個激靈,趕緊擋在自己老爸身前。

  “老大爺,”她張開雙臂,高聲道,“你干什么?別沖動啊……”

  就聽咚地一聲。

  阮阮與父親兩人是站在水泥道路上的,而現在,就見那從海灘上沖過來的老頭,在距兩人約一米遠的地方,猛地雙膝跪地。

  真是結結實實的跪了下去,那骨頭砸在水泥地上的聲音,聽得阮阮都牙酸。

  一跪之下,他整個人接著匍匐在地,而后一陣哭嚎,直沖阮阮耳膜:

  “嗚嗚嗚!”

  老頭哭嚎道:“殿下呀!老臣……老臣竟然能得見您!”

  阮阮先是條件反射的說了一句:“大爺您別哭啊。”

  接著一愣。

  殿下?

  老臣?

  嗯??

  高彭——就是這渾身是沙的老頭,完全沒想到,他一睜眼,居然能看見差不多有十多年沒見著的先皇第三子,越王殿下。

  心中不由悲喜交加,難以自抑。

  喜的是能再見三皇子,高彭五歲進宮,在楊氏一族的天下與禁廷里當了一輩子的差,先皇幾位皇子,他都是看著長大的。

  尤其是三皇子殿下,出生即喪母,先皇憐憫,于乾陽殿親自撫養,高彭是親見著這位殿下一歲歲長大、封王;

  悲的是,誰人不知,三皇子殿下早在十多年前,就溺海而亡,而他高彭,也是在叛軍的逼迫之下,跳了太極殿的內渠,聽說那內渠是聯通外海的,想必他亦是早已經溺死了,這才能見到仙去多年的越王。

  想到越王已死,而他亦已死,楊氏的江山,也風雨飄搖,多少忠臣良將,如他這般被奸佞小人逼死,不由痛哭出聲:“殿下啊。”

  “老臣慚愧,有負先皇、先皇后之恩,逆賊破了宮門,老臣本想拼死一戰,誰知年老力衰,竟連朔刀都沒掂起,就被踢下了海嗚嗚嗚……”

  “您有所不知,自您……仙去后,朝中無人,先皇雖圣明,奈何獨木難支,幾位殿下又明爭暗斗……”

  這話高彭以前可不敢說,妄議天家可是死罪,但反正自己也‘死’了,也就不在乎了。

  想起自從越王溺海的消息傳回朝中,連衣冠都還沒迎回京,吳、衛兩王便開始爭權,接著泰王、景王……朝堂、世家,紛紛各自選邊站好。

  京中熱火朝天,外面也水深火熱,從二月開始,江淮一帶滴雨未下,兩河上游飛蝗盈野,還有時疫爆發,各地上奏災情的帖子幾乎要把乾陽殿給淹了。

  “先皇本就有舊疾,哪能禁得住……嗚嗚嗚沒挨過正月,就薨了……”

  接著,從受災最嚴重的瓊州開始,叛亂如浪潮一樣,席卷了整個楊氏的天下。

  高彭想到此處,仍是咬牙切齒的,他自小長于宮廷,已經無法體諒被天災、苛稅、豪強等來回碾壓的悲苦眾生,只覺得這些造反的逆賊有一個是一個,全都該死。

  可惜現實與他的期待是反著的,高彭日夜詛咒的逆賊們如雨后春筍,一茬接著一茬冒出,遲遲沒有被剿滅的跡象;而他殷殷仰賴的幾位殿下,卻被砍瓜切菜,一個個的沒了。

  想到金尊玉貴的殿下們已是接連斃命,高彭痛心得鼻涕都要糊了,他哭得傷心,也不忘斷斷續續的匯報:“您的兄長泰王、蜀王……四弟景王,還有尊玉公主、祈陽公主……全都歿啦!”

  他正數著這些尊貴殿下,耳邊忽聽一個聲音,十分遲疑的:“%¥%?”

  見他沒反應,聲音頓了頓,換上了一個有些生澀的腔調:“……老大爺!”

  高彭一驚,終于從自己的世界里回過神來了。

  他一抬頭,便見一個相貌極美的少女,正用一種震驚、復雜的眼神,死死盯著他。

  阮阮如何能不震驚。

  先前離得遠,高彭的聲音,阮阮沒能第一時間聽清。

  等他跑到近處一跪,開始長篇大論的哭訴,阮阮猛地發現,這古怪老頭所使用的,并不是普通話,而是一種全新的語言。

  但她能聽得懂。

  或者說,當然能聽得懂——因為這種語言的上一個使用者,是她老爸。阮阮一直把它當成是老爸家鄉的方言。只不過到她三、四歲的時候,她爸就再也沒說過了。

  “爸爸,”阮阮換回普通話,神情緊張的質問她爸,“這是怎么回事啊!”

  她有了非常不好的預感。

  此時一陣海風吹過,高彭渾身濕漉漉的,被風一吹,頓時打了個哆嗦。

  “哈嚏!”

  一個噴嚏打完,這位大內總管的臉上,浮現了與阮阮相似的驚疑。

  他打了噴嚏。

  他能感覺到冷。

  若是死了……應當是不感寒暑……的?

  高彭不由凝了神,仔細的朝越王殿下看去,一看之下,他發現殿下雖乍看面目不變,但細看之下,眼角卻已然有了細紋。

  再一看越王身邊的那女孩。

  天氣炎熱,又是在海島上,阮阮穿著無袖襯衫,下.身是牛仔短褲,腳上則一幅涼拖,這幅打扮在高彭眼里,自然是驚世駭俗的。

  他張了張嘴,目光中已滿是愕然。

  仔細看去,這周邊入目所及,也皆是他所不理解之物……高彭跪下的時候就發現了,身下的道路異常的堅硬平整,連宮中的御道,也是不如甚多的。

  周圍草木茂盛,甚多奇花異草,繁茂至極,大部分他見都沒見過。

  再往前眺望,茂盛樹影之中,隱隱可見高大的建筑。

  高彭忽地想起,傳說中有海中仙島,島上四季如春,眾多奇異之物,為仙人居所,先帝病重時,也曾效仿秦皇,發人出海尋覓,只可惜錢投了不少,仙島蹤跡難覓。

  難道……

  他正想著呢,忽聽‘蓬’地一聲,身邊炸開一團極明亮的光。

  ——天黑了,海島上的感應路燈亮了。

  高彭哪里見過這個,他只見這突然亮起的‘夜明珠’,斗大如球,放射出極其耀眼的光輝,而后,一、二、三……點點光芒,漸次亮起,一整條路兩旁,皆是這如星辰般耀眼的‘夜明珠’!

  “啊!”

  這沖擊不可謂不大,已經徹底認為自己是飄來仙島的高彭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