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薛茗南須儀大結局

薛茗南須儀大結局

映溪禾 著

連載中免費

《我在求生游戲里養崽無限》是作者映溪禾所著一部長篇靈異末世無限流小說,主角是薛茗南須儀,小說概述:當所有人都在黑暗中尋求光明的時候,發現這個世界里的一股清流,薛茗為什么接觸到最恐怖的鬼怪南須儀還安然無恙?知道真相的薛茗默然無語,難道告訴他們,她在把南須儀當崽崽養?

更新:2019/11/12

在線閱讀

《我在求生游戲里養崽無限》是作者映溪禾所著一部長篇靈異末世無限流小說,主角是薛茗南須儀,小說概述:當所有人都在黑暗中尋求光明的時候,發現這個世界里的一股清流,薛茗為什么接觸到最恐怖的鬼怪南須儀還安然無恙?知道真相的薛茗默然無語,難道告訴他們,她在把南須儀當崽崽養?

免費閱讀

  很快,薛家夫妻兩個就知道了薛茗辭職的事情,對此他們倒是沒什么感覺。只說薛茗如果覺得累了,辭了工作歇一歇也好。但隨后,薛茗就告訴他們有個女人找到自己,說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了。

  頓時老兩口的臉色就變了,薛茗只是保證自己不會跟那個女人走,畢竟是養父母把自己養大的,她不會拋棄老兩口。但看老兩口的神色,似乎依舊是無法釋懷的模樣。不過這種事情并不是她保證許諾就能消除養父母的心結,只能他們自己想開,或者是他們看到了自己做的事情看開這才能自己走出來。

  在網上找的資料沒有任何有用的,薛茗也就放棄了,另外在這個半個月里她依舊保持著鍛煉的好習慣,順便了解了下鬼怪知識。萬一下次真的遇到了什么情況,她也好明白如何避開必殺劇情。至少她不想做鬼怪追逐的哪一個。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眨眼間薛茗就到了第二次進副本的時候,這種感覺很玄妙,似乎站在宇宙上,看到了世間萬物,看到了時光長河,又似乎什么都沒有看到,只是感到了一陣眩暈。

  等薛茗再一次睜眼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在一艘輪船上。當然,附近并不是大海,站起身從甲板上往下看,甚至都可以看到岸邊,而薛茗身邊則是放著一個行李箱。

  這艘船是離開還是回去?

  薛茗不知道,老人們也沒有開口。除了她,站著的有七個人,而倒在地上的有10個人。10個人里面,薛茗估計有一半應該是新人。因為她本身就是參與過游戲的人了,自然會醒來的比新人早。

  老玩家們看到她異常淡定的神色,也知道這是個老玩家。因此也沒人跟她搭話,藍色的蝴蝶結被薛茗卡在頭上,跟她這張清純俏麗的臉相互映襯。

  這么好看,在老玩家眼里不算是好事情。因為美麗也就代表著顯眼,而玩家不需要顯眼。但也正因為薛茗這張美麗的臉,很多老玩家對薛茗下意識都有了一個不錯的印象。

  薛茗沒有貿貿然開口,只是退到了一遍,四顧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終于,在薛茗醒后接著醒來的新人玩家發出了驚呼。

  “這里是哪里?你們是什么人?”

  顯然這是非常典型的新人玩家的開場白,薛茗退的更遠了一點。老玩家沒什么人搭理他,但看這人非常的執著,所以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道:

  “別說話,有什么事情等其他人醒來了在說。”

  這個人男人似乎是有團隊的,因為他這樣說了之后,一邊的另一個同樣穿著西裝從男人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把刀來。面對眾人冷漠加威脅的手段,這個男人慫了,而讓他意外的是,這些老玩家之中居然有他熟悉的朋友。

  “金燦,你是金燦對不對!”

  金燦這個玩家并不引入主意,他似乎也是一個人躲在人群之中,冷冷的看著他的熟人。

  很快,兩個人的對話讓大家了解了他們的關系。原來他們都是同一個公司的,今天是公司聚會,聚會的時候他們小組的組長就問金燦這個玩家最近為什么魂不守舍的。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壓力太大了,這人也就把心愿APP的事情說出來了。

  自然,是沒有人相信這件事的。大家聽過都笑笑。可現在,躺在地上的十個新人,居然有七個就是這位金燦的同事。聽過金燦說故事的同事全都被他拉入了這個副本之中。

  “是你做的對不對!對不對!”

  “你給我松開!”把自己衣領從那個男人手中搶出來,金燦的表情顯得非常的不耐煩。本來對于副本他就是很懼怕的,現在居然還有人給他搗亂,真是夠了!

  “你們又不是第一個聽的說這件事的,怎么只有你們被拉入這個副本?其實就是你們運氣不好,單純的被選上了。”

  金燦越說越有底氣,發生了這件事后他第一個就給自己女朋友說了,但他女朋友不是什么事情都沒有?偏偏這些人出事了可不就是這些人倒霉?

  本來他們剛剛說的話讓薛茗心中一驚,隨后慶幸自己懸崖勒馬并沒有真的把自己遭遇的事情告訴給飛機上鄰座的小哥,同時也感嘆心愿APP的陰險。一個普通人發生了這件事,很難不把這件事情說出去以緩解自己心中的壓力,這是人之常情。但這樣一來,豈不是害了自己的親人朋友?

  要知道能讓你在遇到大事情第一時間有傾訴和求救欲的人大都是非常親近的人。

  這樣重要的事情新人須知里居然沒有說,是故意的還是......正在薛茗多想的時候,情況就發生了變化。

  新人相繼醒來,還不等明白現在發生了什么事情,就打算把大家的兩個同事都拉開。等事情扯清楚,還是一個老玩家覺得浪費時間開口的

  “被游戲內玩家告知心愿APP事情的普通人只是提高了進入這個副本的可能性,并不能百分百進入。”

  這個老玩家淡淡的開口,隨后繼續說

  “所以他確實給你們帶來了影響,但是你們也確實是倒霉。”

  說道倒霉二字的時候,這個老玩家甚至偷笑了一下。似乎有人能被坑進副本讓他非常的開心。

  “好了,既然新人們已經醒來,那么你們有沒有人是天賦玩家,如果有珍貴的天賦的話,我保護你們過關!。”

  又是這樣的流程。這一次他說話的時候面向的是三個純粹的,相互不認識的新人,而不是那七個認識的新人玩家。那些人都是被坑進來的,不可能回事天賦玩家。

  薛茗心中一緊,但也沒開口,只是帶著點兒害怕的看著這一切。

  其他老玩家都沒有開口,那三次純新人玩家中的女孩子開口了,她穿著一件小洋裝,帶著點惶惶不安

  “什么是天賦玩家?”

  那個穿著長衫的男人開口跟他解釋了一遍,看著兩個人的站位,這兩人應該是認識的。

  新人玩家和老人玩家都在查詢手機,然后那三個新人之中的女孩子緩緩的舉起手來

  “我,我是。”

  其他兩個新人玩家帶著羨慕的眼神看了眼位于中間的女孩子,新人女玩家非常主動的就展示了一下她的技能。頓時,一陣風吹過,眾人覺得身上一暖。

  “這是風之庇護,可以讓人提高百分之二十的速度......”

  “非常好,好姑娘。”穿長衫的男人原地動了動,然后發現身體真的輕便了不少,一個健步走到那個女孩子面前。

  女孩子胸口瞬間綻放出一朵血花來,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長衫男人,緩緩倒下。她倒下后,身體發出一陣柔和的白光,瞬間尸體不見了,變成了一張像是紙一樣薄的卡片。

  “技能倒是不錯,不過卡片這么薄用不了多久啊。”

  站在那女孩子身邊的兩個新人男玩家瞬間癱倒在地,不單單是他們身邊的女孩子被殺帶給他們恐懼,還有就是剛剛長衫玩家殺人的時候撲面而來的殺意,讓這兩個男玩家心驚不已。

  “吶,這可是我捕獲的獵物,你們別跟我搶。”說著那個長衫男人就把卡片收入了懷中。

  老玩家們沒有異議,第一這個buff他們都加到了,第二那張卡片如此薄,估計也就能使用一兩次。為這點東西不值得樹立兩個敵人。

  “殺人啊啊啊啊”

  同是公司小組人員的女員工發出了尖叫,西裝人二組非常不耐煩的用刀敲了敲一邊的欄桿

  “安靜,我最討厭吵鬧了。”

  這兩人倒是真的討厭吵鬧,他們不像是長衫二人組一樣出手,似乎對一切都表現的很冷漠。

  被人威脅了,那個女玩家立刻被自己的同事捂住了嘴巴,他們知道,這些自稱為老玩家的人并不好惹。此時,那個長衫男倒是有心情開口了

  “天賦玩家可不算是人啊。”

  薛茗只覺得心中一陣刺痛,盡力維持著面部表情,似乎那把刀不單單是砍在了那個女孩子的心里,也砍在她的心里一樣,接著她就聽到了其他人關于天賦玩家的看法。

  天賦玩家不是人,只是獵物。還有個說法,天賦玩家才是這個APP真正想要考驗的人,其他人只是順帶的東西。在其他玩家看來,自己都是被天賦玩家連累了。而一開始的普通玩家據說是聽到了天賦玩家訴苦的倒霉蛋而已。

  “明白了嗎?天賦玩家不是人,是獵物,是罪人吶!”

  長衫男的話沒有人反駁,但薛茗卻冷笑道,那么天賦玩家有什么錯呢,特別是新人天賦玩家,他們也是一樣倒霉被選進來的啊。事情沒有發生之前,就算天賦玩家跟心愿APP的幕后黑手達成了協議,那么那些協議這些天賦玩家就真的會當真嗎?大部分人估計跟她一樣以為是個惡作劇吧。

  但在眾人都沉默的時刻,游戲開始了。游輪發出一聲長長的汽笛聲,甲板上的N.PC紛紛扒拉著欄桿往岸邊看去,之前薛茗就發現了,這些人之中有穿長袍的,有穿西裝的,女性大部分穿著洋裝還有一部分穿著的是旗袍。這樣的衣著,想來只有類似民國時候才可能出現。

  船慢慢向岸邊靠攏,看來他們這是歸國的輪船。

  剛剛薛茗已經看了手機,知道了自己的任務。

  “主線任務:觀看戲曲《垂柳恨》。”

  垂柳恨?戲曲?

  薛茗萬萬沒想到這一輪居然考戲曲了,天知道她對戲曲可是完全不了解啊。猶自糾結之時,船靠岸了,這個身份可能是知道要下船早早的就把東西收拾好了,薛茗提著也不覺得重。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顆舍利子似乎強化了她的身體素質。至少這次薛茗在現實生活中并沒有加大鍛煉量,可力量,速度,五感都敏銳了不少。

  新人很快抱團,老玩家也很快抱團。看這些人的狀態,似乎并不打算結盟,薛茗咬咬牙,與其跟個不知道什么底細的玩家在一起,不如她自己一個人,背后通刀子更加麻煩。但就在她下船的途中,碰到了一個穿馬甲的玩家,那玩家卻對她溫和的笑了笑

  “如果有機會合作,還請多多指教。”

  他的語氣很禮貌,但這人顯然也是不打算現在就合作,很快就離開了。老玩家是先下船的,他們下船不久,看著身后的那群新玩家,薛茗提點他們仔細看看手機后也就離開了。她帶不了他們,因為她實力太弱。更何況,這些人性格如何她更是不了解。

  對薛茗的提點,新人玩家并不是受寵若驚的態度,而是宛如驚弓之鳥一樣,狐疑的看著薛茗。薛茗搖搖頭,自顧自的走下去了。

  她身上的衣服用料很不錯,猜測這個人設家境應該尚可,船下有不少人都是來接人的,因此她說不定也會有人來接。

  果然,薛茗一下船就聽到人群之中有三五個仆人叫自己大小姐,薛茗停下腳步,猶豫的打量了下他們。其中一個年級有些大的老人道

  “大小姐,是我啊,我是何伯。”

  “......原來是何伯啊。這許久不見,這突然見到你們,我,我都有點認不出了。”薛茗眼睛含淚“在外面久了想家里,到家了卻認不出自家人了。”

  \"這是正常的,大小姐離家三年了,認不出也是正常的。\"何伯感嘆道“好了,別站著了,趕緊的讓大小姐上馬車休息。”

  因為游戲才剛剛開始,所以薛茗倒是也不著急,順從的回到了馬車里。她發現馬車里居然還有個人,據說是她還沒有出國時的貼身侍婢,這次她回來了,還是被派來伺候她。

  薛茗并不需要人伺候,并不是習不習慣的問題,而是有個人跟著自己她做什么事都會束手束腳的,但這個小丫鬟也不是完全沒有用處的,至少她可以向她打探情報,也因此薛茗對她的態度還不錯好。雖然遲早會甩開這個小丫鬟,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小丫鬟很單純,對于薛茗回來這件事她是很高興的,在最初的拘謹過去之后,小丫鬟倒是告訴薛茗為什么她會從國外回來。原來是薛家的產業出了些問題,再加上薛茗年紀大了,也該是時候回來議親了。但原人設對回國這件事非常的不滿,一度的拒絕回來,如果不是生活費被斷掉了,那是壓根不會回家的。

  薛茗知道了自己這次的人設,嬌縱任性的大小姐嘛。這倒是挺好扮演的,應該沒什么復雜的心路歷程。

  出乎薛茗意料之外的是,這一次他們卻沒有直接回薛家,而是在一個繁華的大街上停下來了。小丫鬟見車停了,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道:

  “大小姐,我們,我們要先在這里買您的衣服。”

  薛茗一愣,她不是大家小姐嗎?怎么衣服都沒有穿的?家里這是真破產了?好慘一大小姐!

  小丫鬟關注著她的臉色,見她臉色不對。趕緊繼續解釋。而薛茗也在小丫鬟的解釋下明白了事情的緣由。

  這位大小姐出國之后慢慢的也就看不上自己國家的貧窮落后,也就是不打算回來的。這次迫不得已回來,氣憤之下居然僅僅提前了一周寄信回家,說明了自己購買了什么時候的船票,讓家里人來接自己。要知道這個世界通訊工具并不發達,信件這種東西有時候出了點事情,那是很慢的。因此那信件也就比薛茗這位大小姐早了三五天到。

  做衣服自然是來不及,以前的衣服都是三年前的了,自然小了舊了。還有件事那就是,她的繼母去年去世了,當時這大小姐沒有回來,算是非常大膽的行為了,也能夠看出她跟這位繼母的關系不大好。所以,這次他們要買的不單單是衣服,還要是素凈的衣服。

  說完這些話,小丫鬟彩蝶怯怯的看著薛茗,似乎怕她生氣。

  “老爺千叮萬囑了,讓大小姐不要任性,不然以后就不能再出國了。”

  薛茗想了想然后點點頭。回想了下任性大小姐的人設,憋著臉猶豫了一下開口

  “人死如燈滅,我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鬧什么脾氣。”

  聽到她這樣說,彩蝶松了口氣。薛茗發現,在她還不知道自己人設的時候,表現出來的溫柔態度似乎并沒有讓彩蝶懷疑,似乎這個副本對于人設的要求并不太嚴格。那么是因為自己只是新人,還是因為本來就不大嚴格呢?

  現在知道的信息太少了,只能謹慎小心一步步來了。

  她的洋裝在這街上還算是非常搶眼的,至少下馬車后不少人盯著看。薛茗有點不適應,她并不希望在副本里引人注意,可沒辦法她是個刁蠻大小姐,因此她并沒有選擇回避,而是一一的瞪視了回去,眾人見她的穿著,在看看她身后跟著仆人,知道她家庭條件估計不錯,不是自己這些小老百姓能夠惹得,也就收斂了不少。

  薛茗一邊走進成衣鋪子,一邊思索。這個世界很宏達了,話說上個世界在進入寺廟之前他們也走了一段不短距離的路。那么這些世界,是真實的世界嗎?

  成衣鋪子里的衣服不算多,再加上她只能選擇素凈點的,選擇也就更加少了。選了兩套本地衣裙,換下自己身上的洋裝,跟著薛茗的那些仆人面色放松了許多。不少人暗道這次老爺對大小姐嚴厲點還是好的,至少大小姐總算是有了點大家閨秀的感覺。

  繡花鞋比起小皮鞋倒是舒服不少,薛茗其實也挺滿意的。又給自己量了衣服的尺碼,定了三五件衣服,他們這一行人這才準備離開回府了,此刻隔壁倒是突然傳來的喧嘩聲。

  隔壁是一家胭脂店,看客流量,門店大小和裝修的精美程度,這絕對是一家出名的店。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喧嘩的源頭在于似乎是一個胖婦人帶著自己的女人撞倒了一個小少年,導致這個小少年拿著在胭脂盒和炭筆都落在了地上,看樣子是毀了。

  “你,你這分明是碰瓷。”那個胖夫人開口道。

  她和這個小少年差不多是同時來到這個胭脂店的,她見到這個小少年因為帶的錢不夠,苦苦哀求了老板很久,老板都不愿意把胭脂盒賒給他。無奈之下,小少年只能帶著兩盒胭脂和炭筆打算離開。此時,這位胖夫人的女兒也選好了自己喜歡的胭脂。雙方皆是打算從正門離開,但剛剛從小少年和老板的言語之中,胖夫人知道這個看起來清雋的小少年居然是梨園的一個戲子,想到家里那些浪,蕩愛玩兒的大老爺們,頓時對于這小少年就很是不滿了起來,也就想要搶先從他前面離開,也就有了那故意的一撞。

  可這小少年偏偏如此的弱不禁風,居然被她一撞就摔了,手中的胭脂水粉也盡數的落在了地上。哼!這看起來還是個爺們呢,看來這戲子就不能被稱之為男人!

  這家店里的胭脂價格不算便宜,但對于這個胖夫人來說還負擔的起。可她不愿意,憑什么啊!不過是一個戲子而已!下九流的玩意兒。而那被撞了的少年,看自己的東西摔了,無法回去交差,自然不愿意讓這對母女就此離開。

  “大小姐,我們還是離開吧。”何伯皺眉。其實從剛剛的爭吵里面,雖然他并沒有看到事情的經過,但也能知道估計錯在那胖夫人。因為如果是這小戲子的錯,那這小戲子根本不可能在這里攔著胖夫人要賠償,還被鬧的這么大,早被人打走了。

  “......嗯。”初來乍到,秉著不多惹事的態度,薛茗是打算走的,雖然她對于那個小戲子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可這種突如其來的熟悉感還不至于讓她冒險。

  “夫人,我只是想要你賠償而已,其他的我不會多要!”那小少年倔強的站在門口“來來往往的人都看到了你推了我,導致我手里的東西摔了的。”

  “呵,分明是你站在門口擋了我的路。”那胖夫人最開始還有點心虛,她只想撞一下而已,沒想到鬧出這么個事情。但這里是鬧市,眼見著人越聚越多,她也有點慌了。一來是臊的,二來也算是惱羞成怒。“你這種下三濫的玩意兒,我怎么可能撞你?我碰你一下都惡心的三天吃不下飯來!”

  “但......”小少年還要說些什么。

  “別這啊那啊的了,就算是我撞到了你又怎么樣?”那胖夫人冷笑,轉而她看向議論紛紛的眾人,提高了聲音道“大家可知道他是何人?”

  剛剛聚攏過來的群眾自然不知道,他們也就是看個熱鬧而已。

  “他是個戲子!”胖夫人開口“戲子說的話能相信?更何況我倒是覺得與其是我撞的他,不如說是他故意讓我撞的。”

  “看我穿的富貴,帶著仆人,還有個貌美的女兒就來碰瓷,這難道不是他們哪行最喜歡做的嗎?勾搭富貴人家。”

  胖夫人的眼里充滿了鄙夷,人群之中也開始竊竊私語起來。最開始看著這個小少年穿的雖然普通,但是干凈整潔,人長得的俊俏,沒想到卻是個戲子。這個時候,人們對于戲子那可是有著天然的鄙夷的。即便是賣苦力的底層人民,看到戲子或者□□,都能夠鄙夷他們。

  不知道是胖夫人的話起了效果還是這個小少年的身份真的如此不堪,人們漸漸偏向了胖夫人。他們可不管真正受到損失的是這個小少年,這關他們什么事情呢?這年頭世道亂的很,誰還顧什么公平正義?

  小少年一個人站在人群之中,面對著眾人洶涌而來的惡意,幾乎快要落荒而逃。但他不能,東河早就看他不爽了,這次讓他采買胭脂水粉甚至只給了他不到三分之一的錢,他要是雙手空空的回去,很可能就會被西風借機打壓到死。

  梨園里的競爭可是非常殘酷的。

  “我以為這天下誰都懂的道理就是弄壞了別人的東西必須要賠償。”薛茗轉身,她和其他人截然不同且清晰的聲音讓很多人都看向她。何伯露出了糟糕的神色,薛茗卻沒管他,繼續提高聲音

  “怎么?夫人居然不懂嗎?”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