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鳳七傳鳳七最新章節

鳳七傳鳳七最新章節

斷章 著

連載中免費

武俠玄幻小說《鳳七傳》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斷章傾心創作,主角是鳳七,全文講述的是:在一家小客棧打雜的店小二鳳七,因為某種機緣巧合開啟了修煉之路,這條路艱險異常,可為了成為那人上人,鳳七咬牙前進,最終在蒼茫大陸上留下了獨屬于他的傳說…

更新:2019/11/08

在線閱讀

武俠玄幻小說《鳳七傳》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斷章傾心創作,主角是鳳七,全文講述的是:在一家小客棧打雜的店小二鳳七,因為某種機緣巧合開啟了修煉之路,這條路艱險異常,可為了成為那人上人,鳳七咬牙前進,最終在蒼茫大陸上留下了獨屬于他的傳說…

免費閱讀

  “原來如此。

  看來,這個孩子福緣不淺啊,肯定是那個楚盈娘怕自己逃不出去,一狠心將東西藏在他的身上,希望以后不死,能找到他再搶回去。

  沒想到,這個孩子竟然在昏迷中將那塊至寶極陽玉當成什么饅頭吃了下去,原本元陽真火爆發之下做為本體他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真火反噬,可是冰川冥客卻陽錯陽差地找到了他,想取極陽玉,卻遭到極陽玉在這孩子體內所化的元陽真火的反噬,誤打誤撞之下,極陽玉所化做的元陽真火竟然被這孩子全面吸納,點滴不剩。

  如果這樣解釋,才算合情合理。

  我說這孩子怎么這樣大的力量?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他媽的,臭小子,命真好啊,萬年難求的經歷際遇都讓你遇上了,你可真是福緣深厚。”

  這大漢越想越是覺得這里面的事情真是“曲折動人”,禁不住嘴角邊上就掛上了一絲微笑,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倒也感覺顯得慈祥了一些,不再那樣橫眉立目的嚇煞人。

  “這小子,多好的底子啊,正適合我雷霆劍派道法心訣。不,這簡直就是為了我雷霆劍派道法心訣量身打造的。如果真要是修煉得法,前途簡直就是無可限量。況且,看這小子眼珠子亂轉,小腦袋瓜子不停地在打著逃跑的主意,一看就是個聰明孩子,比那幾個不爭氣而且比我還刻板的徒弟強得太多。

  如果他要是收在我的門下,不出五年,他必然名滿江湖,會在五年一度的仙劍大會上大放異彩,揚我雷霆劍派的威名,光大我雷霆劍派。

  到時候,別人一提起這小子是我的徒弟,哈哈,準保羨慕得眼紅。”

  那個大漢越想越覺得這事情可操作性極強,想到得意處,禁不住就老懷甚慰,真想放聲大笑。

  他絕對是個聰明絕頂的人物,憑著螞絲蛛跡,一猜便中,整件事情,清清楚楚,他的猜測絲毫不爽。

  “大叔,我也只是個苦命人,您別殺我,做鬼,也要講良心的吧?如果濫殺好人,您恐怕過不了閻王爺那一關,轉世投胎都成問題呢。”

  鳳七看著那大漢的臉色逐漸變得和善起來,知道有門兒,趕緊再加一把柴薪,盼望他就此放過自己。

  “放屁,我怎么成了鬼了?你看清楚,我是人。你這小鬼頭,詛我早死啊?我才九十多歲,離死遠著呢。”

  那大漢怒了,當頭就給他一記暴栗子。

  “是,是,您是人。可無論是人是鬼,咱總不能這樣干耗著吧?如果沒什么事,我可要走了。”

  鳳七點頭哈腰地陪著笑,然后又要開溜。

  “站住,你回來,給我跪下!”

  那大漢一聲厲喝,面色登時又變了。

  “什么?”

  聽到那大漢的一句“跪下”,鳳七的臉色也變了,開始變得肅重起來。

  “你耳朵聾了嗎?我讓你給我跪下,聽到沒有?我數三聲,如果不跪下,我就……”

  那大漢沖著鳳七虛砍了一下手掌。

  “跪下?他媽的,我鳳七只跪天跪地跪父母,就算田大茶壺那么打我,我也從未給他跪下求饒。你憑什么要我跪?

  男兒膝下有黃金,我鳳七雖然只是個混煙花之地的小癟三,可也不是說跪誰就跪誰的軟骨頭!”

  鳳七豁地抬起了頭,臉上那副吊兒浪蕩的神情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凜然不可侵犯的模樣。

  小小年紀,挺胸抬頭之間,倒頗有一股子不服人的傲氣。

  其實,這大漢并不知道鳳七曾經的遭遇。

  就在四年前,他十二歲,家鄉大災,他隨父母流落在這里,父母同時暴病而亡,而他苦苦跪在街上求人賞兩領草席葬父母,可膝蓋都跪破了,眼淚都哭干了,甚至眼眶里都流出血,卻沒人理他。

  最后,還是靠自己賣身于春滿樓才葬了父母。

  從那時起,他就發誓,以后無論發生什么樣的事情,他都不會再給人下跪。就算他只能當一輩子的煙花之地小廝,也堅決不再會給任何一個人下跪,永遠都不。

  而今,這個大漢竟然直接觸及到他尊嚴的底線,縱然他只是一個煙花之地小廝,可是他也有著自己再不給人下跪的原則。

  一聽這大漢的話,鳳七怒了,抬起頭來,直視著大漢,眼睛里有一種不屈的神色。

  “咦?小子,嘴倒是挺硬的。我叫你跪下,如果你不跪,我就捏斷你的骨頭。”

  大漢還頭一次見到敢于直接當面頂撞他的人,并且還是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登時就有些怒了,伸出去,在鳳七的右臂上狠狠地拉了一下。速度如迅雷激電,鳳七根本都反應不過來,連躲都躲不過去。

  “喀”的一聲輕響,鳳七的右臂已經抬不起來——脫臼了。

  “啊……”

  鳳七抱著右臂一聲痛嘶,豆粒兒大的汗珠子從額頭上一滴滴滑落。痛到如此地步,卻依然不跪。

  “如果你再不跪,我下一次讓你的左臂脫臼。”

  大漢見鳳七還是跪,怒了,再次伸出手去,又是急雷奔電的一下,登時又將他的左臂拉脫臼了

  “你個該天殺的惡鬼,讓你永世都不能投胎做人。啊……”

  鳳七垂著兩條來回亂晃的胳膊,殺豬般的大叫,可就是不跪,嘴里惡毒地詛咒著大漢。

  “你個小兔崽子,有多少人想跪在我面前求我收他為徒我都不應,你卻不跪?真是氣死我也。”

  那大漢氣得暴跳如雷,就待再伸出手去,卻發現,鳳七兩條胳膊已經全都脫臼了,再拉,也只能去拉他的兩條腿了。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合著你讓我跪下就是想收我為徒?

  我告訴你,沒門兒。

  除了你是我親爹再世,否則,不管什么原因與理由,打死我也不跪!”

  鳳七也發了悍性,縱然疼得眼前一陣陣發黑,卻絲毫不示弱,針鋒相對的回敬過去。

  “別說,這小子還真有種,骨頭還挺硬的,我還真沒看錯人。這小子如果細細琢磨一下,真就能大器。”

  中年漢子雖然怒發如狂,可是心里還是挺佩服這個硬氣的小子——一個煙花之地小廝,貪生怕死應該是意料之中的,不過,從他現在的表現來看,倒是蠻有原則的。

  “好小子,我凌入虛縱橫江湖大半輩子,如果收服不了你,我就跟著你的姓。”

  大漢原來叫凌入虛,他開始自報家門了。

  “滾你……什么?你是誰?”

  鳳七正強忍著疼痛要罵過去,可是“凌入虛”這三個字一入耳朵,登時就讓他一個激靈。

  凌入虛是誰?那可是天下赫赫有名的大劍仙、雷霆劍派的掌門道尊!威猛無敵的英雄人物。

  關于他的英雄事跡簡直太多太多了,什么飛劍斬妖龍、一劍斗十魔等等等等,鳳七簡直就是耳熟能詳。

  因此,凌入虛也是鳳七偶像中的偶像。大街上講評書的瞎子一講到凌入虛飛來飛去千里之外取敵人頭顱的事情,鳳七就禁不住心馳神往,甚至連帶地也影響到他在春滿樓免費開起評書攤兒,在一群窯娘兒面前扮演起了說書人的角色。

  當然,評書里的主角全都是凌入虛,以及他的種種英雄事跡。

  而今,面前這個人竟然自報家門,說自己就是凌入虛,這簡直讓鳳七有些發暈。

  “是不是啊?你唬弄誰呢?切,人家凌入虛是頂天立地的英雄好漢,能在這里欺負我一個小毛孩兒?”

  本著懷疑一切、打倒一切的精神,經歷了最初的震憾之后,鳳七撇了撇嘴,有些不信。

  “我凌入虛堂堂雷霆劍派的掌門道尊,能騙你一個毛孩子?”

  凌入虛有些氣不打一處來。見著真佛說假和尚,讓他很是憤怒。還沒有冒充自己的吧?

  “你會大衍天罡怒雷劍法么?你雷霆劍派的鎮門仙劍奔雷神火劍么?你有……”

  剛說到這里,鳳七便瞠目結舌,有些再也說不下去了。

  因為他看到了一柄劍,一柄冒著艷艷紅光的長劍,就虛虛懸在他的鼻子尖前。

  “小子,看好了,這就是奔雷神火劍。你不是還要見識我的大衍天罡怒雷劍法么?走,我帶你這個土包子去見識見識。”

  凌入虛手一指,奔雷神火劍幻化成了一柱耀眼的紅光,頓時將兩個人的身形全都掩映進去。

  隨后,“嗖”的一聲輕響,那柱紅光以可怕的高速拔地而起,瞬間躥上高空,一掠而走,只一息之間,就已經不見了蹤影。

  “我滴娘哎……”

  胡同口一個路人湊巧看到了這一幕,登時嚇得昏死過去,以為見了鬼。

  “啊……”

  鳳七何曾見過這種陣仗?一路驚呼,幾乎從來就沒斷過喊叫,幾乎是一口氣喊到底,讓凌入虛不得不佩服這小子的肺活量確實很強大,竟然憑著一口氣,一嗓子直接喊到終點。

  在附近的一座大山上按落劍光,紅芒斂去,現出了凌入虛和鳳七兩個人的身形。

  “現在,我給你演示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大衍天罡怒雷劍法,小子,你看好了。”

  凌入虛說罷,持劍在手,高舉向天,“彈劍驚雷,蕩魔神威,劍華北斗,七星皆墜,殺!”

  一聲大喝,凌入虛凌空虛虛浮起,衣袂飄飄,奔雷神火劍上射出直刺九宵的赤紅利芒,映得周圍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片虛影。

  紅芒沖天而起,簡直映紅了半邊天空,一片可怕的紅光之中,一柄威勢滔天的紅色巨劍緩緩浮現,向著遠處幾百丈外的一座小山狂斬而下。

  “轟……”

  只一劍,這座小山已經變成了一堆碎石,石飛土濺,簡直可怕得要命。

  “老天爺呀……”

  鳳七張大了眼睛,嘴巴都合不上了。

  “如何?”

  凌入虛持劍在手,人浮空中,向著鳳七傲笑不已。

  衣帶當空,須發皆張,劍是神劍,人是仙人!

  這種場景,只在說書人的嘴里聽到過,鳳七可從未親眼見證過,登時便被折服了,真有為之傾倒的念頭。

  “信,我信,我信了,你不是鬼,是人,是仙人,是凌入虛!”

  鳳七終于見到偶像了,那個激動啊,簡直比小時候過年時爹給了自己一錢銀子去買焰火和糖果一樣高興。

  “嘿嘿,你信了就好。

  我凌入虛做你的師傅,還夠格吧?”

  凌入虛“嘿嘿”一笑,心說,“小子,算你走運,我這套大衍天罡劍法可不是誰都有幸看到的。

  唉,他媽的,我那幾個不爭氣的徒弟沒有一個能練到大衍天罡劍法第九層的,更別說本派至高無上的雷陽劍訣了。如果這個福緣深厚的小子能傳我衣缽,得窺雷陽劍訣之堂奧,雷霆劍派也算是真正的有后了。”

  “夠格兒,夠格兒,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鳳七晃著兩條脫臼的胳膊,當頭便是一揖,嘴里喊得那個甜哪。

  也是,這樣的師傅,哪兒找去?放眼天下也找不到幾個啊?他今天是走了什么狗屎運?好事兒全讓他一個人撞見了。

  “呵呵,好好,起來……嗯?臭小子,你竟然還不跪下磕頭?你當我這個便宜師傅真就是那么便宜嗎?”

  凌入虛呵呵大笑,正在攙起鳳七,可是看鳳七依然躬著身子站在那里,卻并不下跪,有些怒了。

  “師傅,您別生氣,我剛才不是說了嘛,我只跪我親爹。反正你也特想收我做徒弟,這些繁文俗禮,咱們都免了吧。我給你鞠一躬,您就收下我吧。”

  鳳七在那里依舊嬉皮笑臉地說道,倒是忘了兩條脫臼的胳膊是如何的疼了。

  “不行,拜師大禮,必須三叩九拜,豈能馬馬虎虎?你不跪,我不收。”

  凌入虛真是急了。這小子,怎么得了便宜還賣乖呢?連個頭都不肯磕,當他凌入虛是什么?

  要知道,修真門派是最講究古禮的,一入師門,必須磕頭以奉師尊為父。

  “我……”

  鳳七心底下天人交戰,原則和機遇都擺在面前,可是,一番交戰之后,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原則。

  “凌前輩,不是我不想磕,我說過,我鳳七雖然只是一個煙花之地小廝,但我跪天跪地跪父母,卻不能跪別人。

  雖然您真心想收我鳳七這個小混混為徒,可是,我只能盡最大的限度給你鞠一躬,不,鞠一百個躬都可以,就是不能下跪。因為,這是我的原則,也是我曾經立下過的誓言。如果您想真心收我為徒,希望,您也能尊重我。”

  鳳七豁地抬起頭來,凝重地說道,說話的時候,眼睛里有著閃閃的淚花——他想起自己過去的一切,以及兒時立下的誓言。

  “這孩子曾經經歷過什么?讓他立下了這么重的誓言?難怪他今天那樣硬骨頭,看來,原則性真是挺強的。”

  凌入虛盯著鳳七,仔細地看了半天,雖然覺得鳳七這孩子外滑內鋼,實在不錯,可是思來想去,卻還是有些窩火。

  “不行,想拜我為師,必須三叩九拜,這是祖宗傳下的古禮,不能從你身上偏廢!”

  凌入虛想了半天,一皺眉頭,還是堅持自己的要求。

  “那,就請凌前輩先接上我的兩條胳膊吧。一會兒,就不勞煩凌前輩送我了,我自己走。”

  鳳七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他知道,可能一場改變命運的大好際遇就這樣與自己擦肩而過了。可是,他不后悔。

  有時候,原則與尊嚴要比其他的一切都重要。

  “不行,你也不能就這樣一走了之,這樣好的苗子,我不能就這樣放過。如果讓其他門派得了去,我后悔都來不及。”

  凌入虛伸入手去重新“喀喀”兩聲,接上了他的雙臂。卻按住他的肩膀,不讓他走。

  “凌前輩,我鳳七就是一個煙花之地小廝,有什么好的?唉,天底下比我強的人多了去了,您就別可著我這一顆樹吊死了。”

  鳳七苦笑一聲,心情灰敗至極,搖搖頭,嘆了一口氣道。

  “不行,我反來復去的想,還是不行。我必須帶你回去,無論你答不答應叩頭拜師!”

  凌入虛一把抓住他,祭起了奔雷神火劍,一道紅光再次沖天而起,向著東南方向經天掠過。

  祭起神劍的那一剎那,鳳七在呼呼的風聲中依稀聽到凌入虛咬牙切齒地罵了一句,“媽的,不是除了你爹你誰都不跪嗎?老子這次豁出去了……”

  而后,滿天的風聲就響了起來,灌滿了他的耳膜,再往下,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折騰了這么長時間,連累帶嚇的,他也真乏了,就那樣在凌入虛的懷里沉沉睡了過去——這小子心可夠大的了。

  一道赤紅色的光柱落在了靈霧隱現的一座大山邊上。

  “小子,看好了,那就是我們雷霆劍派的山門所在,雷音山。”

  凌入虛意氣風發,向著前面的那座大山指指點點,豪興盡顯。

  “凌前輩,你不是會飛嗎?怎么不直接飛過去,反而要降落下來呢?我還沒飛夠呢?”

  鳳七捋了一把向后被高空大風吹得挺直定形的頭發,訥訥地問道。

  “我是想讓你看看這個地方到底有多美,看來白費苦心了。跟你這小子談風論景,真是王八吃大麥,糟蹋糧食。”

  凌入虛哼了一聲說道,自顧自在地前面走,再也不理他了。

  翻過一座大山之后,迎面一條深不見底的長溪攔住了去路。雖然沒有橋,但所幸溪邊有株數人合抱不過來的一棵大松,由這邊山坡歪歪斜斜,一直鋪到對面山坡。倒像推倒了一般,形成了天然一座松根橋梁。

  再面前一帶松林,密密層層,約有半里之遙,穿過松林,四處一看,水秀山清,無窮美景,一座山便呈現在眼前了。遠遠望那山峰上面,俱是瓊臺玉洞,金殿瑤池,那派清幽景象,竟是別有洞天。

  正在觀看,忽然見到對面祥云繚繞,紫霧繽紛,從那水清山秀之中,透出一座紅樓,紅樓在空靈的云霞中時隱時現,一派的寂靜幽深。

  “哇,真是人間仙境!”

  鳳七被這一片渾然天成的美景完全地震懾住了,由衷地贊嘆道。

  “那是,我們雷霆劍派是天下第一大劍派,山門所在當然也是天下第一盛景。要不然,怎么當得起這‘第一’兩個字?”

  凌入虛傲一笑,神態里大有睥倪天下的味道。

  “確是相輔相成,都是天下第一,實至榮歸。”

  鳳七猛拍凌入虛馬屁。

  “甭扯那些沒用的,如果不磕頭,你就休想拜我為師。雖然我很喜歡你這小子,性格也蠻對我的脾氣,但古禮不可廢。”

  凌入虛斜了鳳七一眼,撇了撇嘴說道。

  “凌前輩,既然這樣你還把我帶到雷霆劍派來干什么呢?就讓我那什么……任我自生自滅得了。”

  鳳七苦著一張臉說道。他實在搞不明白,這個凌入虛既然已經知道自己是不會磕頭拜師的,可為什么還非得把自己弄回雷霆劍派。

  后者的回答卻讓他心涼如水。

  “嘿嘿,小子,你一天不磕頭拜師,我就一天不放你走,哪怕是囚禁你一輩子,我也在所不惜,明明白白地告訴你,今生今世我跟你耗上了。除非你答應給我跪下磕頭,否則,你再也別想出我雷音山一步。”

  凌入虛很奸詐地嘿嘿一笑說道,將鳳七打擊得體無完膚。

  “凌前輩,你這又是何苦呢?唉,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原則,我已經說了,除非你是我爹,否則我不會再給任何一個人下跪。唉……”

  鳳七輕輕一聲長嘆,俊秀的臉蛋皺成了苦瓜樣兒,無奈地說道。

  “那可不一定哦……”

  凌入虛聳聳肩膀,含糊其詞地說道,唇邊掠過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什么?”

  鳳七沒聽清。

  “什么個屁!什么也不是,你小子不答應磕頭拜師,就他娘的乖乖地在我雷霆劍派呆著吧。

  反正我這里正缺個燒火打雜伺候人的小廝,正好也發揮一下你的專業特長。奶奶的,我看你就是個天生做小廝的賤命,這輩子都沒出息。”

  凌入虛想想剛才拜師收徒的經歷就有些光火,禁不住再次破口大罵道,火爆脾氣可見一斑。

  “是是是,我沒出息,我是小廝,總成了吧……”

  鳳七縮縮脖子,不敢再說什么。

  這一路上,他可充分領教了這位雷霆劍派的掌門道尊脾氣是如何的火爆,哪里再敢觸他的霉頭,也只好自認倒霉了。

  “師傅,你回來啦?怎么樣,抓到那個范重九了么?”

  一道朱紅色的劍光從天而降,隨后,一個看起來年紀和凌入虛差不多的中年人落在了兩人的身旁,躬身問候道。

  他是凌入虛的首徒——雷霆劍派第一大弟子,易輕寒。

  事實上,修真人因為煉神返虛的原因,五十歲與一百歲的容貌差別并不大。要到了一百五六十歲以后才能看出格為顯著的差別來。眼前這個易輕寒已經將近五十歲了,而凌入虛則將近百歲高齡!

  所以說,一入修真之道,那不啻于進入了一條延緩更年期、青春永駐的女人夢想中的境界。

  “嗯,他死了。”

  凌入虛輕描淡寫地說道。

  “那個奸賊終于罪有應得,太好了,太好了,清靈子前輩九泉之下終于可以安息了。恭喜師傅為清靈子前輩報了仇,一償夙愿。”

  易輕寒大喜過望,恭喜道。

  “好個屁,不是我殺的,是這小子。”

  凌入虛一把揪過鳳七,向前一推說道。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