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地府緝拿所段黑子閻寧全文

地府緝拿所段黑子閻寧全文

任任飛 著

連載中免費

《地府緝拿所》是由作家任任飛所寫的靈異作品,主角是段黑子和閻寧,小說講的是作為黑無常的段黑子怕血也怕鬼,可奈何他親哥是白無常,因此被眾多人稱為窩囊廢的他因犯下不可彌補的過錯而被閻王懲罰,此時深愛他的閻寧卻狠心將他丟進厲鬼緝拿所歷練,看歷練回歸后的段黑子和口嫌體正直的閻寧將會發生怎樣精彩紛呈的故事.......

更新:2019/11/08

在線閱讀

《地府緝拿所》是由作家任任飛所寫的靈異作品,主角是段黑子和閻寧,小說講的是作為黑無常的段黑子怕血也怕鬼,可奈何他親哥是白無常,因此被眾多人稱為窩囊廢的他因犯下不可彌補的過錯而被閻王懲罰,此時深愛他的閻寧卻狠心將他丟進厲鬼緝拿所歷練,看歷練回歸后的段黑子和口嫌體正直的閻寧將會發生怎樣精彩紛呈的故事.......

免費閱讀

  李鐸納了悶,在他辛苦維系了十幾年的感情里,究竟做錯了什么?

  倆人本正打算躺下,被打攪了,楊旭東沒了興致,摟著肖蕭出去,把人帶到客廳,自己去做飯。

  肖蕭在廚房門口看著,一臉甜蜜。

  “東哥,你對我真好。”

  是的,楊旭東對肖蕭是真的挺好。

  楊旭東這人,又懶又貪嘴,什么家務活都使愛喚李鐸,自己每天仰著腳像個太上皇,飯都得盛好端到嘴邊,偶爾做回飯那都得千夸百獎,感恩戴德。

  平日里的家庭瑣事,都是李鐸來做,乍一看楊旭東勤快,李鐸簡直不可思議。

  現在他才知道,興許不是楊旭東不愛做,而是不愿意為了他做。

  吃飯的時候,肖蕭又提到了李鐸。

  “你打算給他多少錢?”

  楊旭東臉色有點冷:“什么錢?”

  肖蕭說:“分手費啊!”

  楊旭東想了想,放了手上的碗:“他不用那些,我們兩個在一起,誰也不欠誰的,用不著那些東西。”

  李鐸呵呵了一聲。

  他原本在公司里有百分之八的股份,分手后擬了份合同,全部轉給了楊旭東。

  李鐸不算小肚雞腸,卻也做不到還有他的新歡在一個公司工作。哪怕楊旭東手下公司林立,就算他留下來,不一定會碰著面。

  可現在,李鐸后悔了。

  肖蕭繼續說:“反正他還有百分之八的股份,也餓不死。”

  楊旭東把肖蕭摟過來親了一口:“別提他了,不如想想明天中午咱們去哪吃。”

  李鐸看夠了楊旭東造作的模樣,掉頭走了,回去最后看了眼他的父母。

  老兩口就他一個兒子,新年之初,兩個噩耗接踵而至。

  李鐸看著他們花白的頭發,撲在自己蓋了白布的尸體上嚎啕大哭。他心里痛的厲害,跪下來對他們磕了三個頭,陪了他們跪了一夜。

  李鐸那個驕傲了一輩子的父親,終于彎了腰,總梳的一絲不茍的頭發亂七八糟,紅著眼睛求他:“你回來吧,我同意你跟他在一起……”

  第二天,李鐸不想看了。

  這里實在沉重壓抑,他看得見白發送黑發的痛苦,卻安慰不了。

  他輕飄飄的出來,漫無目的的瞎逛,最后還是又到了楊旭東身邊。

  楊旭東去了公司,律師拿來了股份轉讓合同,他看了兩眼就簽了字。

  別的話,什么也沒說。

  楊旭東桌上的文件厚厚一沓,他拿了筆,仔細的看著。也不知是過了多久,楊旭東似乎是累了,揉了揉眼睛,看了眼手腕上的表。

  他打了個電話,沒有打通,額頭青筋直跳,是暴怒的征兆。

  楊旭東喊了一聲:“孫秘書!”

  孫秘書惶惶的進來,腳都崴了一下。

  “楊總,怎么了?”

  楊旭東冷聲道:“李總呢?怎么這么晚還沒來送飯?”

  孫秘書抬頭看了楊旭東一眼,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提醒:“李總,他不是走了么?”

  楊旭東微愣,隨即揮了揮手:“下去吧,我給忘了。”

  楊旭東在辦公室又坐了一會兒,接到了肖蕭的電話。

  肖蕭的聲音在電話里都能聽得到的朝氣蓬勃:“東哥,我們中午吃什么?”

  楊旭東笑了,說:“都聽你的。”

  兩個人約好了飯店,地點,楊旭東整理了下西裝,到樓下把自己的賓利開出來。

  李鐸看著車子銀白色的烤漆面,忍不住伸手去摸。男人么,追求的無非就是豪車豪宅,美人在側。

  恭喜楊總,如今都做到了。

  沒多一會兒,肖蕭來了,一溜煙鉆進車里,和楊旭東熱吻。

  肖蕭說:“你記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楊旭東一邊開車,一邊問他:“什么日子?”

  “一周年紀念日。”

  哦,原來已經一年了。

  李鐸越想越覺得自己是傻,這一年來,楊旭東真的隱藏的那么好么?怎么他就一點也沒發現呢?

  忘了什么時候開始,楊旭東不太愛碰他了,幾乎一個月才有上一次。

  李鐸曾經開玩笑:“你這還沒四十,就成這樣了?”

  “我可不是不行,是跟你這么多年,早就睡夠你了。”

  楊旭東說這話的時候,像是玩笑。但現在想起來,李鐸才知道這里頭每個字都是真的。

  楊旭東心情很好,笑:“今晚我們來場慶祝?”

  兩個人一起去吃了海鮮。

  楊旭東從小就金貴慣了,以前出來,都是李鐸幫他剝蝦,連螃蟹殼都要給他掀開,就差嚼碎了喂到人嘴里去了。

  以前,他坐在楊旭東身邊給他剝蝦。現在,他飛在天上看著楊旭東給別人喂飯。

  去蝦頭蝦尾,劃蝦線,原來這個男人竟然能做的這樣熟練。

  氣氛融洽,直到楊旭東的手指被蟹殼劃破,不淺的口子,艷紅的血順著手指一滴滴的往下淌。

  李鐸抽了一口涼氣,下意識要抽紙巾去給他擦,卻見著肖蕭“啊”了一聲,含住了楊旭東的手指。李鐸一愣,忽而就笑了。

  對了,他死了。

  哪怕活著也不已經不是楊旭東的什么人,有什么好擔心的。

  肖蕭陪著楊旭東去了省三院,掛了急診。

  醫生看了眼楊旭東的手,推了推眼鏡,說:“幸虧你們來的及時。”

  肖蕭一臉緊張:“要緊么?”

  醫生冷笑一聲:“你們再來晚點,傷口就愈合了。”

  肖蕭臉色青紅交錯,開口就要和醫生理論,被楊旭東攔了。

  兩個人拿了包云南白藥創可貼,急診室外擠得很,肖蕭抱怨:“這醫院醫生什么態度?我要投訴他們。”

  旁邊有個小護士聽到了,解釋了一句:“昨天方北高速上出了連環車禍,死了好幾個,太平間都快堆滿了,她們也是太累,我代他們給您說聲對不起。”

  肖蕭的臉色還是不怎么好看:“那和我們有什么關系?”

  這邊正要鬧起來,楊旭東看到拐角走過來倆老人,是李鐸的父母。

  楊旭東下意識轉身,想裝作沒看見。

  李鐸跟楊旭東這么多年,年初之前雖沒明確表過態,但老兩口也能覺出來點什么。李鐸父母對楊旭東態度一向不好,有過幾次閉門不見。

  “你們這還省重點醫院,就因為自己累了,就能對病人態度這么隨便?還冷嘲熱諷?”

  楊旭東想躲,偏偏肖蕭嗓門拔高三度,旁邊的人都看過來了。

  李強民眼神落到楊旭東身上,血絲密布的眼珠看的人心頭發滲。

  “楊旭東。”

  楊旭東沒動,皮笑肉不笑的說:“伯父好。”

  李鐸心道,壞了。

  他父母不知道他和楊旭東分手的事,大概還以為楊旭東是得到消息,過來看他的。

  肖蕭小聲嘀咕了一句:“這是誰啊?”

  楊旭東說:“伯父伯母我還有事,先走了。”

  楊旭東拉著肖蕭正要轉身,李強民忽然啞著嗓子說:“最后了,我同意你去看看他。”

  楊旭東皺眉,擺了擺手說:“不去了,我和他……”

  他想了想才說:“發生了點矛盾,最近還是不要見面了。給您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愛人,肖蕭。”

  李強民看了眼肖蕭,老頭緊抿著嘴唇,手指卻在發抖,李鐸的母親忽然痛哭嚎啕:“你害死他了,你害死他了,要不是你……他怎么會分神……”

  肖蕭頂她:“你這老太太別發瘋,你們家兒子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和別人沒什么關系……”

  楊旭東摟了肖蕭的腰,貼著人的耳朵說:“別鬧了,下午還要去公司。”

  肖蕭癟了癟嘴,安靜了。

  楊旭東一向不喜歡丟人現眼,這邊老太太哭的歇斯底里,他帶著肖蕭走了。

  李鐸從沒見過母親如此失態,眼淚淌了滿臉,皺紋愈發深顯:“他回家的時候不是這么說的,他說要和他好好過這輩子……”

  李強民紅著眼眶抱住李鐸的母親:“算了算了,不值得。”

  李鐸心里撕裂一樣的疼,只一瞬間,就頭疼欲裂的生出個陰毒的念頭。

  楊旭東……真的該死!

  李鐸跟上楊旭東的車,忽然發現自己的指甲伸長了三寸,他把指尖對準楊浩東的眼珠,牙齒磨得嘶響。

  肖蕭忽然問:“這是李鐸的爸媽么?他們一直這么神經?”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