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詭嫁俏棺人顧甜沁蒼麟

詭嫁俏棺人顧甜沁蒼麟

顧甜沁蒼麟 著

連載中免費

懸疑靈異漫畫《詭嫁俏棺人》正在火熱連載中,主角是顧甜沁蒼麟的漫畫有小說嗎,該漫畫改編自長篇小說《死神的新娘》,小說概述的是:自從顧甜沁收到一個神秘快遞之后,運氣就慢慢變好了,都快要到心想事成的地步,但是這種命中的氣運是有代價的,某天晚上,蒼麟進入她的世界與她糾纏,從此便是生生世世…

更新:2019/11/07

在線閱讀

懸疑靈異漫畫《詭嫁俏棺人》正在火熱連載中,主角是顧甜沁蒼麟的漫畫有小說嗎,該漫畫改編自長篇小說《死神的新娘》,小說概述的是:自從顧甜沁收到一個神秘快遞之后,運氣就慢慢變好了,都快要到心想事成的地步,但是這種命中的氣運是有代價的,某天晚上,蒼麟進入她的世界與她糾纏,從此便是生生世世…

免費閱讀

  我揉了揉眼睛,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來到了酒店的走廊上。

  走廊兩側都亮著幽黃的燈光,兩邊的墻面上,全部掛著一個個人。

  確切的說是一張張人皮。

  栩栩如生,似乎都被寶貝的收藏著,閉著眼睛,宛若由畫中走出來的美人。

  “這些都是白狐剝下來的人皮嗎?那些纏繞她們的紅色是什么?”

  “是的。”蒼麟緊握住我的手,慢慢的順著幽深的通道往前走,“每一個上面都藏有它對那個女人的無限憤恨,所以你會看到紅色的光輝。”

  “可我為什么覺得女人似乎有苦衷的?”我一邊走一邊說,“我看到那個女人手在顫抖,她流淚不是騙白狐的,她或許真的有不能說的秘密。”

  “你我都不是當事人,又誰會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蒼麟面無表情的說,“我們就算猜破了腦袋,也終究不是他們,沒有權利去干涉什么。”

  我忽然覺得有些生氣,他說的雖然很對,但太過于決絕。

  “若真的沒有權利,那換做是他們本人呢?有時候若旁人可以拉扯一把,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或許會往好的地方衍生。”

  蒼麟停下腳步,轉過頭望我,眼中幽深一片,閃爍一絲驚訝,卻很快掩藏,緊了緊我的手,既然笑了。

  “你還太年輕,有些事不是拉扯一把就可以結束的。更多的時候,旁觀者就只能是旁觀者,時刻清楚自己的角色是什么,保持清醒,才不至于死。”

  蒼麟雖然笑著說話,但語氣比起剛才更加的絕對,也更加的陰冷。

  我敏銳的察覺到什么,可他已經抿緊了唇瓣,一個字都不說。

  我也不再說話,握著他的手一步步往樓上走去,每一層都有這樣的人皮,密密麻麻,就像一個個護衛。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們才走到盡頭,發現米蘭的背影。

  她仍舊穿著那身純白色的大衣,赤腳站在地上,望著前方。

  我和蒼麟繞道一邊,發現米蘭雙目空洞無神,手里捧著往生鏡,不知在想著什么。

  “就是這里了。”鏡子里傳來白狐的聲音,暗沉陰冷,“用你的血涂滿這面鏡子,讓我得到解放吧!這里九十九張人皮,就差你最后一個了。”

  “好。”

  米蘭沒有拒絕,或者說她根本沒有辦法拒絕。

  白狐從鏡子里遞給她一把小刀,我認得那把刀,就是當初小蘭刺在白狐眉心正中的那把匕首。

  米蘭順勢接過,眼望著前方,緊握著小刀,猛地往自己身上刺去。

  “不要!”

  我本能的要去拉她的手,卻發現有另一只手比我更快的抓住。

  紅色的鮮血從掌心中滴落出來,順著匕首的尖端滴在了往生鏡的鏡面上。

  鏡子里的狐貍瞇起了眼,警惕的盯著面前的男人。

  “如此陰狠的鬼氣,你是誰?”

  “不過是來自地府的一個鬼差。”蒼麟瞇著眼,語氣陰冷,“你在這幾百年的時間里,殘殺這么多人,禁錮眾多魂魄在往生鏡里,不得轉世,嚴重擾亂地府秩序。”

  “哼,一個鬼差,也想擋我的路?”白狐冷哼,“你可知即便我身在往生鏡中,沒有這最后一張人皮,也無法阻止我出來。”

  “我當然知道。”蒼麟含笑,眼中的冷意卻越發的濃重起來,“你躲在往生鏡里百年之久,聽話的集齊所有的人皮,從表面上來看,到當真是為了完成詛咒而不得不這么做?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你的妖丹一直都在,她當初拿到的不過是假的。你說她欺騙了你,不如說是你欺騙了她。”

  蒼麟慢條斯理的一句話,讓白狐驟然瞇起眼,全身散發的妖氣比起之前更加濃郁。

  我則是猛地一驚,蒼麟為什么會這么說?難道剛才的那段過去的記憶還有沒被發現的秘密在內?

  白狐不語,蒼麟的聲音卻不停,繼續往下說。

  “你知道往生鏡在她身上,為了要進入往生鏡中,所以做了一些事,我是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從她的話來猜測,肯定是和她最愛的人有關。然后有意無意的透露你的妖丹就在自己的毛皮中,逼迫她對你下手,把你封禁在往生鏡中。”

  “為什么要把它封在往生鏡里?”我疑惑,為了那么多的人皮所以甘愿禁錮在鏡子里幾百年?沒有誰會這么做,白狐既然這么做就肯定有著必須進入的秘密,“難道說鏡子里有著什么?”

  白狐一聽,臉色一變,蒼麟唇角卻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我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可是往生鏡究竟是什么東西,為什么這只狐貍寧愿痛苦剝皮也要進入?

  “甜沁,你知道往生鏡是什么嗎?”

  我搖頭,“不知道。”

  “往生鏡,往生,即過去。它是盤古開天辟地留下的東西,蘊藏著無限的力量,不僅可以看到過去,現在還可以看到未來。往生鏡當時是妖王的所有物,在他被封印后就遺失在人間,至今已有好久歲月。據說里面留存著妖王的力量,對于任何一個妖族,若誰能得到那股力量,誰就可以重新號令妖族,成為新的妖王。”

  蒼麟每說一個字,白狐的臉色就慘淡一分,當真都被蒼麟猜中了一樣。

  “但我說過,妖王已經死了,誰都不會得到他的任何東西。”

  蒼麟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猛然感覺到一股濃重的寒意,帶著一種無法反駁的決絕,霸氣宏偉的君王之力,無聲卻能夠將人壓住,反抗不得。

  只剩下顫栗的哆嗦。

  這感覺和當初毀去蛇妖得到的妖王的妖丹的碎片時一樣,讓他變的陌生和不近人情。

  我隱約感覺到他和那個妖王之間肯定有著什么,否則不會出現這樣的反差。

  “沒有人可以阻止我!”白狐突然發狠,往生鏡脫離米蘭的手朝空中飛去,“我要的,就必須得到!不管是妖王的力量,還是神物往生鏡,還是這個女人,這一切的都是我的!”

  它猛然爆發,我只看到往生鏡傳來一道白色的光芒,然后一個純白色的影子就從里面鉆了出來。

  同一時刻,神志全無的米蘭突然推開了蒼麟,腳下踉蹌的倒在地上,身上的人皮大衣自動脫離。

  它身體突然一弓,瞬間白光大亮,漂浮在空中的白狐快速的朝她的身體里鉆去。

  “小蘭!”

  白狐化作一道光鉆入米蘭的身體中,我想要靠近,卻被那道光反彈了出去。

  當白光散去,我放下擋著眼睛的手,赫然看到面前的米蘭一身純白色大衣,身后六條蓬松的尾巴無聲舞動著。

  她雙眼笑的彎起,微微迸射出來的是比陽光更耀眼的金色,讓臉上的淡淡笑容鍍上了一層詭異的嫵媚。

  美而動人,嬌而不作,一顰一笑,都牽著心,扯著神志。

  “原來你叫蒼麟呀!”被白狐附身的米蘭嬌柔一笑,“只可惜這個孩子喜歡的不是你,若不然我是不介意讓她完成一個心愿。”

  “這身體不錯吧?”

  蒼麟擋在我的身前,一聲輕笑讓我猛然一驚,也讓白狐危險的瞇起了眼。

  “你知道?”

  “剝了皮的狐貍是不會再度生長的,更何況還是被術法剝去的皮毛。你既然等她轉世才出現,自然是想得到她的皮囊,這種邏輯很難猜到嗎?”

  蒼麟滿目鄙夷,對白狐隱藏的這種心思,就好像根本不足為懼,一眼就看穿了。

  白狐惱怒,尖銳的嗓音充斥著滿滿的不悅,“我的事不需要你來管。要么給我讓開,要么就死在這里!我可是得到了妖王的妖力,誰都無所畏懼!”

  它身子前傾,尖銳的利爪在白皙的雙手上橫生,六條尾巴齊動,亂舞著,妖媚而又極度危險。

  我躲在蒼麟的背后一句話不說,只是睜著眼睛望著被白狐附身的米蘭。心里雖然擔心,但我知道蒼麟這么鎮定,事情一定沒有到極度危險的地步,否則他肯定早就出手了。

  所以我也站著不動。

  蒼麟站的筆直,雙手環于胸口,面對惱怒的白狐根本沒有任何的防御或者備戰的準備。

  就好像面對一只惱怒的寵物。

  我不知道白狐此刻是怎樣的表情,但它用米蘭的臉,即便惱怒的模樣也十分的嫵媚。

  有那么一瞬間,我覺得米蘭就應該是這個樣子,而不是規規矩矩的安靜美人。

  “狗急了都要跳墻,你還不上?”

  這么赤果果的挑釁,白狐變的更加惱怒,齜牙咧嘴的樣子活像被踩到了尾巴,炸了毛。

  我看著它的反應,總覺得奇怪。

  它能夠通過往生鏡利用女人愛美的天性來得到人皮,殘害生命,怎么這個時候反而這么容易被蒼麟激怒?

  我悄悄的往蒼麟的臉上望去,看到他眼底輕微含著笑意,便知道他肯定有辦法對付白狐。

  “你若再不來,我可就要走了。”

  蒼麟轉身就拉過我的手,頭也不回的當真就走了。

  我雖然知道他有他的打斷,但這樣突來的狀況,不僅是我,連白狐也有一瞬的懵。

  “你、你就這樣走了?這個女人你們不要了?”

  “你做這么多不就是想要她?既然要就給你了。”

  “可她不是你們的好友嗎?我是狐妖,長久附身人體,她早晚會精魄被我吸完而死的。”

  “哦。”蒼麟反應淡淡的,“死了就死了,反正我女人不怕和鬼做朋友。”

  “可是、可是我會頂著她的人皮和身份到處做壞事,然后嫁禍給你們的!”

  白狐的聲音明顯的帶上了焦急,蒼麟步伐依舊不緊不慢地朝前走著,聞言,頭也不回的說,“等你有那個能力再說吧!我們還有其他的事,很忙,走了。”

  “喂,你們別走,別走!”白狐用著米蘭的身體快速的跑了過來,張開雙手攔在我們的面前,擋住去路,雙眼霧氣蒙蒙的望著我們,憋著嘴說,“別走。”

  蒼麟眉頭一挑,“為什么不走?你又不打,拖著很有意思?”

  “其實、其實……”她輕咬嘴唇,無言的望著我們,瞬間變得可憐兮兮,“其實只要你們幫我個忙,我可以把往生鏡給你們的。”

  我聞言,眼前一亮,它竟然拿往生鏡和我們交換?

  相對于我的吃驚,蒼麟面無表情的臉色下,唇角輕微的勾起一抹弧度,眼神漆黑如墨,似乎早就知道它會這么說?

  “你好需要我們幫忙?往生鏡里面有妖王的妖力,還需要我們的幫忙嗎?”

  “其實……”白狐咬著唇,米蘭蒼白的唇瓣被它咬的紅艷。

  “其實里面有妖力的謠言都是假的。我當初聽信了那個人的話,所以想方設法得到往生鏡進入,誰知道那人要的真的只是我的皮毛,然后用我的皮毛變作我的樣子回到青丘殺害了很多同胞,得到了狐王的妖丹。可我卻被困往生鏡出不來,直到你們來到這里,我才發現了你們。”

  “那個人是誰?”

  我忽然十分在意,鏡中那個最后出來的黑衣人會是誰。而且我有種直覺白狐說的應該也是他吧?

  “我不知道。”白狐低下了頭,不語。

  “可她這一世只是普普通通的人,沒有能力幫助你,所以你就利用她想引我上鉤。”

  蒼麟的這番話是絕對的陳述句,白狐沒有反駁,點了點頭。

  “我感覺到你身上的鬼氣,加上又知道你要尋找往生鏡,所以就順水推舟。”

  說到這里它抬起頭,可憐巴巴的望著蒼麟,“只要你幫我出了這往生鏡,我就把鏡子給你,也答應你們不再傷人。”

  我驚訝的插嘴道,“你剛才沒有從往生鏡出來?可我明明看到你從里面出來的呀!”

  “那個是我的妖力。”它淡淡的望了我一眼,解釋道,“你是人,所以不會分辨。但到底瞞不過他。”

  我點點頭,望著蒼麟。

  他一雙眼漆黑深沉,面對白狐主動拿出的交換條件,卻沒有立刻答應。我有些好奇,往生鏡不是他最想得到的嗎?這幾天還一直都在尋找著呢!

  就在我和白狐都等著他的回答時,蒼麟淡薄的唇終于開了。

  “其實只要你剝了她的人皮,你依然可以出來。”

  我一驚,白狐也是一愣,然后低下頭,握緊了雙拳。

  蒼麟卻沒有給它機會繼續說,“或者你再殺一個人也能出來。你遲遲不這么做,是還有什么不能說的秘密!”

  隨著一個字一個字從蒼麟嘴里吐露出來,我看到白狐的雙手越握越緊,米蘭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暴露,雙手顫抖,似乎在極度的隱忍著。

  “你不說,我們就走,往生鏡并不是我們非要得到的。”

  蒼麟很絕對,再次握緊了我的手,朝邊上跨過步伐,準備離開。

  白狐低著頭,一動不動,并沒有像上一次那樣追來。

  蒼麟也不停下,朝著前方一步步的走著,我心里很緊張,要是白狐真的為了要出來而殺了米蘭,我會一輩子都過意不去的。

  但我相信蒼麟,他絕不會讓我的好友在我面前死去,可即便這樣,我心里也非常的緊張。

  因為我們已經快要走到酒店的出口了。

  手心的汗越來越多,我怕一出去就真的會錯失什么。

  似乎看出了我的擔心,蒼麟緊了緊大手,低沉的嗓音輕微的傳入我的耳膜,“別擔心,它一定會來。”

  他的話音才落,我就感覺到背后傳來一股涼風,下一秒就看到米蘭出現在我們面前。

  “因為術法破除是會對施法者造成反噬的!雖然她已經投胎轉世,身上也沒有任何靈力,但依舊會死。我已經害了她的前世,我無法再次對她下手。雖然她曾經剝了我的皮,但那也是我逼她的,我喜歡她,所以不忍心看到她因我而死,我不要她死!”

  白狐像個孩子一樣在我們面前大哭起來。

  術法反噬的事我也曾在書上看到過,基本只會針對那一世的人,一般轉世之后是不會出現的。

  可白狐的樣子并不像騙人,它雖然殺人不眨眼,為了得到力量也曾利用人心,但說到底終究不舍得對最愛的人下手。

  縱然心狠手辣的魔頭,也終究會敗在情愛一字上。

  我鼻子發酸,白狐不顧形象的大哭著,從米蘭的身上逐漸升起一抹白光,米蘭身后蓬松的六條尾巴在白光中悄然消失,身子一軟就摔倒在地。

  一面圓鏡從她懷中掉在地上,鏡面上白色的狐貍抬著爪子擦著眼淚。

  “我們雖然是妖,但師父曾教導我們,妖也有善惡之分,也要懂得回報。那一次,我瀕臨死亡,是她冒著死亡的危險救回了我,卻也因此失去了大部分的靈力,導致她從陰陽家的待選當家成為了一個普通的陰陽師。她那時候笑著對我說,若一個人不能為了大義而犧牲小我,那么縱然站的再高也只是一個虛名。雖然失去了靈力,但她救了我,她就覺得很開心。當時我不懂,直到上一世她在我面前死亡的時候,我才知道,是我錯了,這一切都是我導致的。所以我會承受我的罪孽,一輩子不出來。往生鏡你們也可以拿走,只要她安好。”

  “狐貍。”我弱弱的叫了一聲,它沖我一笑,搔搔頭說,“我叫小白。”

  小白,小蘭給她取得名字。

  我含著眼淚,抬頭望著蒼麟。

  他松開了手指,放開了我,突然朝前走去。

  彎腰,修長的手朝著鏡面伸去。

  “能知錯,懂悔改,惜人命,念真情。”蒼麟一個字一個字說的很輕,卻極為清楚,“但你仍舊撒了謊。”

  彼時,鏡子里的白狐已經被他抓住了脖頸,顯得非常痛苦,掙扎卻毫無用處。

  我漸漸感覺到蒼麟身上散發的戾氣,隨著他的動作越發的濃郁起來。

  白狐還有什么撒了謊?

  我好奇的在腦子里搜索答案。

  忽然白光一閃,難道是……那些被剝皮的人的魂魄?

  “告訴我,那些人的魂魄去哪里了?往生鏡中不需要亡魂!”

  白狐在他的牽制下,掙扎著說,“我不知道,但這個酒店的下面有一個封印,那些被我殺了的魂魄都被吸入了那里,我也是在一次無意中發現的。一開始我以為是往生鏡的力量導致的,可后來發現是它每一次趁著我利用往生鏡剝皮時才下手的。我不知道那里有什么,總之很危險。”

  蒼麟眉頭微蹙,卻并沒有放開白狐,反而手上再次使勁,白狐根本承受不住,但它也沒有再做反抗。

  “我殺了人,你殺我應該的。”

  它閉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我站在邊上,看著地上的米蘭,緊咬了一下唇,想要上前阻止蒼麟的時候,一道白光從鏡子里迸射而出。

  一團小小的白光在鏡子邊上落下,待光芒慢慢散開,一只純白色小狐貍就站在地上,六條尾巴搖呀搖的。

  同一時刻,墻上掛著的那些人皮全部消失不見了。

  “我……”它看了看身子,然后輕微的碰了碰米蘭,又跳了跳,然后變得十分開心,“你竟然給了我新的皮毛?”

  蒼麟不語,卻是默認。

  我微微一驚,蒼麟有這么大的能力給一只不能生長皮毛的狐貍一個合適的皮毛,而且是信手拈來?還是他早就有所準備?

  “先別開心的太早,帶我去那個封印地。”

  “好。”白狐點點頭,又看著地上的米蘭,躊躇道,“那小蘭怎么辦?”

  “你不會變身?”

  白狐搖搖頭,“因為我還沒有成年,加上妖丹受損,所以不會。”

  “麻煩。”蒼麟彎腰背起了米蘭,“走。”

  我們把米蘭安置好后,就一路跟著白狐去了這家酒店的地下室,才走到樓梯口,我就感覺到一股陰冷的風從下面吹來。

  一般酒店有地下室也都是作為儲藏東西用的,所以樓梯不會太長太深。

  可是這家酒店,我們從入口下來,沿著樓梯走了好久,感覺不止下了一層這么簡單。

  右側全部都是空的,底下一片漆黑,冷風從下面傳來。

  左側的墻面都隔一段距離亮著一盞幽黃的燭火,燭火外層為黃,內層為紅,就像血的顏色,安靜的亮著光輝。

  而且那些燭臺以及燭臺的邊上,都細微的刻著一種繁復的花,很漂亮,而且畫的很逼真。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花,只覺得異常的熟悉。

  “別跟丟了。”蒼麟的聲音輕微的傳來,順勢握緊了我的手,“不管你看到或者聽到什么都不要回頭。”

  “恩。”我點點頭,更加靠近他,輕聲的問,“蒼麟,這些燭臺和燭火為什么這么奇怪?還有這些花是什么花?為什么我會覺得好熟悉呢!”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