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在被迫成為風水先生的日子里郁寧

在被迫成為風水先生的日子里郁寧

青衣杏林 著

連載中免費 奇幻小說完本推薦經典

《在被迫成為風水先生的日子里》是由青衣杏林原創所著,主角叫郁寧。講述了郁寧長到二十幾歲,經歷了失業和車禍,大徹大悟,回到老家開起了雜貨鋪。原以為平靜的生活歲月靜好,直到他打開了后院的那一扇大門。后來,郁寧繼承了祖業,然后他感覺世界都不太對了。“從我發現我練一天抵得上別人練十年的進度起,我就不想靠這門手藝吃飯了。”“畢竟天道貴生——要給同行留活路。”

更新:2019/11/02

在線閱讀

  在被迫成為風水先生的日子里小說最新章節,在被迫成為風水先生的日子里小說無彈窗《在被迫成為風水先生的日子里》是由青衣杏林原創所著,主角叫郁寧。講述了郁寧長到二十幾歲,經歷了失業和車禍,大徹大悟,回到老家開起了雜貨鋪。原以為平靜的生活歲月靜好,直到他打開了后院的那一扇大門。后來,郁寧繼承了祖業,然后他感覺世界都不太對了。“從我發現我練一天抵得上別人練十年的進度起,我就不想靠這門手藝吃飯了。”“畢竟天道貴生——要給同行留活路。”

免費閱讀

  S市的夏天就是那么不可理喻的讓人煩悶不安,炙熱的陽光烤得空氣都扭曲了起來,知了知了的叫個不停。

  郁寧冷漠無情的把店里已經用了十來年的空調打到了十八度,勉強讓室溫達到了一個可以忍受的范圍。外面停了一輛貨車,是來送貨的,郁寧跑出去幫著對方把新進的檸檬茶搬到屋子里,沒一會兒又滿頭大汗。

  郁寧在S市的鄉鎮經營著一家小店,上至煙酒飲料下至香燭紙錢,家里缺點啥,只要說得上來,大多都能給你淘換一點出來。

  “小郁——”正當郁寧把新進的飲料送了半箱進了冰箱,擦了把汗摸出心愛的小手機打算玩一把的時候,門外進來了一個大媽,手里拎著一個玻璃瓶子,放到了柜臺上,絲毫不見外的說:“你家前陣子那個醬油還有嗎?給我打半瓶!”

  “那個醬油?您來晚啦,賣完了。”郁寧指了指一旁的瓶裝醬油:“那個也不錯,您買那個唄,下回那個散裝的醬油有貨了我給您留一點。”

  “成。”大媽點了點頭,自己走過去拿了在貨架上拿了一瓶醬油來付賬,邊和郁寧嘮嗑:“小郁,你年紀輕輕,還真打算就不走啦?城里那么好,留鄉下干什么?”

  郁寧想了想,回答道:“先歇一兩年吧,也沒什么好,壓力太大了傷身體。”

  幾個月前,郁寧在經歷了失業和車禍后,收到了老家的一位從未聯系過的長輩的遺產,那位長輩沒有后人,算下來血緣十拐八彎的郁寧是居然是唯一的后輩了。郁寧拿了遺產,給人辦完了喪事,發了訃告,不知怎么的見著山清水秀連空氣都要好那么一點點的鄉下,腦子一拍決定搬到這里來休息一陣子。

  這個店鋪也是老人的遺產,鋪子有兩層,一樓是雜貨鋪,二樓是住的地方,鋪子后面還帶著一個小院子,他稍微收拾了一下,就舒舒服服的住了下來。一樓雜貨鋪的每個月收入雖然說不能和他之前在一線城市里996比,但是混個溫飽還是綽綽有余的。

  周圍的鄰居都是郁寧那位長輩幾十年的老朋友,看見有人出面給長輩辦喪事,對著郁寧印象都還不錯,知道郁寧打算長住一段時間,對著郁寧也頗為照顧。

  “我女兒也一直打電話跟我講要加班……要我說加班算什么,有錢賺嘛,到我們這個年齡想上班還沒人要呢……”大媽咕噥著,郁寧笑瞇瞇的打斷說:“十塊五毛。”

  大媽從兜里翻出來一張十塊錢,又從另一個零錢袋里找了五個一毛的硬幣,數了一遍才遞給了郁寧:“剛好。”

  “您慢走。”郁寧將錢隨手拋到一邊的零錢盒子里,將大媽送走后又去整理了一下貨架,將要補的東西一一記在手機里,等到忙完,也快到中午了,郁寧打了個呵欠,干脆利落的把店鋪掛上了‘午休歇業’的牌子,從里面把鎖掛好了,從冰箱里順了一瓶冰好的檸檬茶,就轉去店面后面的小院子。

  小院子說是小,其實真的不算小,大約二十來米見方,一角搭了一個棚子,種了一棵葡萄藤,這時節還沒到掛果的時間,繁茂的葉片倒是將太陽遮得嚴嚴實實的,溫度似乎也被它們隔絕了一般,是個納涼的好去處。

  葡萄藤下面有一個藤塌,旁邊還有一個老樹根雕的茶桌,南北微風徐來,讓人看著就覺得舒服。在院子的南邊挖了一口井,郁寧估摸著陰涼的水汽就是從那里傳來的。

  院子里還種著一些果蔬,不過正直夏天,郁寧也懶得打理,只有在晚上太陽落山后偶爾會想起來去院子里打兩桶水給他們澆澆水。不過說來也奇特,這些蔬果沒人打理,每天被太陽曬著居然也沒見蔫,反而枝葉繁茂得不行,一個賽一個的有精神,這幾天郁寧吃的白菜韭菜小青菜一茬一茬的長,居然也沒哪天斷過蔬菜。

  郁寧想了想,去拔了一個蘿卜和一顆白菜,打算燉個蘿卜火腿湯來下飯,把東西一股腦扔進鍋里后美滋滋的盤算著吃完了睡上一覺的神仙日子的時候,前面店鋪的門被人敲響了。

  “有人嗎?郁老板在不在?”來人聽著是個年輕男人,聲音中有些急切。

  郁寧聽著心想該不是出了什么事兒,邊往前面走邊高喊:“什么事兒啊?等等,馬上來!”

  “郁老板!”門一開,一個年輕男人站在外頭地看著他,也就二十幾歲出頭的模樣,穿著十分得體,看見他出來一愣:“郁老板?你是郁老板?”

  “……我是,有什么事情嗎?”郁寧滿臉疑惑。

  年輕男人看了一眼招牌,又問了一遍:“是‘郁氏’雜貨鋪的郁老板吧?”

  “對沒錯,我就是。”

  “那你有空嗎?可以跟我走一趟嗎?我家老太太有些不好,就等著見你最后一面呢!”

  “什么最后一面?!我應該不認識您家長輩吧?”郁寧有點懵。

  “我家老太太指了名要見你……我們也不知道是為什么,但是老人家就這么點盼頭,請你就當給老人家一點面子,事后我們一定重金酬謝你!”說著,男子從口袋里掏出錢包,掏出了厚厚一沓錢壓在桌上,看著至少也得四五千的樣子。“這是一點意思,你先收下。”

  郁寧還是有點懵,卻大概也知道可能是把他和他那位長輩給搞混了,對方找的應該是他那位長輩,可是他已經去世了,自己看來也是不得不去了。“行吧,走吧。”

  “車就在外面,我等你。”對方點了點頭,率先扭頭出去了,郁寧從一旁撈了瓶檸檬茶和一塊巧克力就當是自己可憐的午飯了,把店鋪鎖了就跟人上了車。

  看見對方的車他也放心了一下,那是一輛跑車,車標是一匹馬,看呈一道亮麗流線型的車身就知道一般人買不起。他之前還在想著會不會是被人盯上了打算闖空門之類的,看著這輛車,心想如果是闖空門就算這車是租的,那這個成本也是有點大了。

  郁寧一上車,剛關上車門,對方就迫不及待的發動了起來,發動機發出低沉的咆哮聲,在郁寧把安全帶扣好的一瞬間,車子就如同一只猛獸一樣躥入了車流中。

  郁寧住的地方雖然是鄉鎮,卻也不是什么偏遠得只有山路的地方,離他所在的小區不遠處就是高架入口,男人踩著油門絲毫不顧及超速的罰單,不過幾分鐘就上了高架。

  “我姓白,叫白之遠,”年輕男人雙手握著方向盤,眼睛平視著車流,不斷地在車流中騰轉挪移,速度早就超過了高架規定的八十碼,已經向一百碼靠攏,并且還在不斷加速中。“雖然不知道我家老太太和您有什么關系,但是一會兒和她說話的時候注意一下,別驚擾了她。”

  郁寧十分誠實的牢牢地靠在座椅上,免得一個急剎車自己直接飛出窗戶。他想了想,決定實話實說:“你好,白先生。令祖找的應該不是我,可能是我叔爺。”

  對方突然猛地一個剎車,車速迅速降了下來,看樣子對方是隨時準備調頭去接人:“你叔爺呢?”

  “前幾個月去世了。”

  車速重新快了起來,白之遠說:“抱歉。”

  “沒關系,我是我叔爺遠房親戚……一輩子就見過他一次。”言下之意,他叔爺的事情他是真的不知道。

  “一次?”

  “辦喪事的時候。”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說:“我明白了,一會兒就順著老太太說就可以了……盡量不要說你叔爺已經去世了,就說病中,不好來見面。”

  “好的。”郁寧點了點頭,心里不禁想著會不會是什么之類的角色,作為男方晚輩,不免有些尷尬。隨著對方壓著線飛速闖過了一個紅燈,郁寧不禁說:“還是開慢一點吧……安全第一。”

  “時間太緊張,顧不得了。”

  “……不是。”郁寧指了指后視鏡里呼嘯而來的明黃色的摩托,面無表情的說:“我的意思是警察來追你了。”

  “……”

  “不停車的話,被抓到是要去派出所的,到時候估計還要找人來保釋。”

  “……”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