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校園 → 竹馬喜歡的是我花桑年

竹馬喜歡的是我花桑年

山田家的西瓜 著

連載中免費

《竹馬喜歡的是我》是由作家山田家的西瓜所寫的校園言情作品,主角是花桑年和聞人影歌,小說講的是花桑年從小到大唯一堅信過的一點是竹馬聞人影歌從未喜歡過他,而傷心的是花桑年喜歡了他一年又一年,高考結束準備進入大學之際,本想著繼續單戀的花桑年卻未料到聞人影歌做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舉動.......

更新:2019/11/02

在線閱讀

《竹馬喜歡的是我》是由作家山田家的西瓜所寫的校園言情作品,主角是花桑年和聞人影歌,小說講的是花桑年從小到大唯一堅信過的一點是竹馬聞人影歌從未喜歡過他,而傷心的是花桑年喜歡了他一年又一年,高考結束準備進入大學之際,本想著繼續單戀的花桑年卻未料到聞人影歌做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舉動.......

免費閱讀

  聞人影歌的這句話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這黑暗的半小時里最美好的一句話了,字里行間都洋溢著幸福。

  半小時前,唐寒柳說,再硬朗帥氣的舞蹈都要從壓筋開始,腳一抬直接來了個一字馬,然后要求他們把筋拉開。

  黑暗就此降臨。

  男生們的身體都比較硬,所以最開始的階段很痛苦。

  自己很容易心疼自己,所以分組進行,由一個人強制性幫助另一人松筋骨。

  聞人影歌一聲不吭,但額頭上的汗卻暴露了他的痛苦。

  花桑年也好不到哪去,只是咬牙堅持著,不喊疼也不抱怨。他甚至覺得幫他壓腿的唐寒柳太溫柔,讓他自己折騰的話他能更狠。

  蔣禾康也不讓他動作太大,說一開始容易傷到自己。

  可怎么看,花桑年都覺得高川明他們折騰得更厲害,叫聲那么凄厲一定是因為很痛,而他此時的痛楚還能忍受。

  這樣下去,他不會拖累進度嗎?

  “對了,我女朋友表演說基于唐裝之上加點有特色的東西就可以了,大概這兩天就能給我們看樣式。”嚴松抓著脖子搭著的毛巾擦了擦汗。

  “666。”

  “那我們這邊也要繼續趕進度了。”唐寒柳邊說便把劉海扎成小揪揪,就好像要做什么大事一樣。

  剛松了一口氣的幾人頓時警惕地看著他,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花桑年看到這無形的對峙一下子就笑了。

  推了一下眼鏡,唐寒柳特意沉默了一下,在氣氛緊張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才慢慢道:“別怕。”

  “你、你要干嘛?”來自靈魂的顫抖直接表現在了聲音上。

  “過來挑一下歌詞。”唐寒柳輕飄飄道。

  “嚇死爸爸了。”謝斌剛剛那一瞬間冷汗都冒出來了,“我特么終于知道桑年為什么叫你柳哥了,社會我柳哥,真狗。”

  “哦?”

  “沒呢沒呢!柳哥光輝偉大,誰說他狗的啊?站出來喂!”謝斌一秒變臉。

  有了這一小插曲,歌詞的分攤也變得輕松愉快起來。

  聞人影歌出去買回來的飲料更是錦上添花。

  繼續練習。

  這一次的內容是本次表演涉及到的基本舞步,手上的動作唐寒柳沒有教,對于初學者來說能記住腳上的動作就很好了。

  ……

  晚上雷打不動地練舞,白天的訓練也緊張地進行著。

  本來應該很累的,可唐寒柳卻不怎么回宿舍睡覺。如果當天晚上回了,那他第二天中午一定不會回。

  問起來時他又說沒什么。

  這一天唐寒柳也是堪堪沒有遲到。

  但因為他總是不提前到,所以他被周會拉了出來。

  周會看他那過長的劉海不爽很久了。

  他說:“要么你保證以后提前過來,要么把這劉海剪了。你一個男孩子留這么長的頭發干什么?露出來不精神點嘛。”

  唐寒柳想了一下,“那我剪掉吧。”

  因為要提前過來是不可能提前過來的。

  周會見他這么爽快,從不知道哪里掏出來一把剪刀,問:“我幫你剪還是自己剪?”

  說完他又覺得自己有點得意忘形,補充道:“要不然你還是去理發店剪吧。”

  “不用。”唐寒柳拿過剪刀,咔擦幾下就剪好了。

  沒了遮擋的頭發,他的臉完整的露了出來。盡管他還戴著黑框眼鏡,卻依舊能夠讓人看到他五官的精致。

  “你小子不會是因為太好看了所以才用頭發之后遮著的吧。”周會說。

  唐寒柳默認。

  “行吧行吧。”周會表示自己不理解年輕人的想法,擺擺手讓唐寒柳入隊。

  唐寒柳剪了頭發以后,來自各方向的視線多了起來。

  但他視若無睹,像是曾經習慣了這種視線。他留長頭發不是因為他怕,而只是因為覺得麻煩。

  今天的項目是戰術潛伏。

  一項既好玩又臟累的活動。

  聞人影歌作為副排,站在終點處為大家計時。

  每個人在爬過雨后泥潭、鉆過被蹭得滿是泥土的管道、順著網格翻越再一次匍匐在泥地上前進后,終于達到終點時都會被美顏暴擊一次。

  經歷千辛萬苦之后自己渾身臟得不行,爬起來對面就是清清爽爽、一身整潔的校草,這強烈的對比任誰都受挫。

  花桑年匍匐到終點時都不想站起來了。

  就算改變了心態,對方也還是他喜歡的人。

  在喜歡的人面前這幅樣子,他內心有點接受不來。

  猶豫了幾秒,聞人影歌抓著他的胳膊把他拉了起來。花桑年沒有準備,讓他拉得一個踉蹌,直接摔進聞人影歌懷里。

  連帶著一身泥漿。

  “沒事吧。”聞人影歌問。

  “沒有。”花桑年拉開距離,看著聞人影歌被弄臟的衣服,笑道:“一不小心栽你身上了。”

  聞人影歌“嗯”了一聲,伸手擦掉了花桑年臉上的泥漿。

  然后繼續為下一組計時。

  花桑年站在終點處的一邊,看著自己的“杰作”。

  這個人怕是不知道生氣是什么感覺吧,弄臟了也一句抱怨都沒有。

  想找點茬都不行。

  明明是這么想的,卻還是喜歡這個人喜歡得不行。

  連同這幅撩不動也氣不到的樣子他也很喜歡。

  花桑年嘆了口氣。

  何止是栽人身上,根本就是徹底陷進去了。

  也挺好。

  喜歡一個人哪有什么不好的呢。

  解散后,聞人影歌和周會留下來整理場地。

  花桑年想和唐寒柳說一聲,結果一轉頭只看到對方匆忙離去的背影。

  他便拿了工具,和教官一起一個個的把泥坑推平。

  “你為什么不先去吃飯,虧我還特意提前解散。”周會對有人主動留下感到很欣慰,但是他嘴上還是抱怨。

  “沒關系。”花桑年笑,“教官才是,辛苦了。”

  聞言,周會很開心地擺擺手,說:“哪有哪有!我嘿嘿嘿嘿……”

  根本止不住笑意。

  未免太好哄。

  平時訓練時周會還是挺嚴肅的,花桑年也沒想到私下教官會這么可愛。

  兩人便多聊了幾句。

  然后直接導致了聞人影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沉默。

  以前他會覺得花桑年是因為他留下的,所以就算在意他也會告訴自己沒什么。

  可是現在……花桑年完全有可能是體諒教官所以主動留下來幫忙的。

  想吃醋。

  聞人影歌這樣想著,一邊鏟掉了管道里的泥塊,然后把它們打碎填到外面的小坑里。

  花桑年余光一直注意著聞人影歌這邊,還是一如既往地專注于手頭的事,把一點一滴都做得很好,堪稱范本。

  這樣的男生真的時時刻刻都讓他心動。

  整理完,聞人影歌一言不發地走在前面。

  花桑年以為他要去吃飯,因為那不是去宿舍的方向,正在他想開口問時,對方突然拉著他的手腕把他帶到了一排水龍頭前面。

  “洗完再回去換衣服。”

  說著,聞人影歌摘下帽子塞進褲袋,打開水龍頭把手認真地洗干凈,然后往臉上潑了幾捧水,順便沖了一下頭。

  抬起頭時,額前的頭發因為沾水自動匯成一縷一縷的樣子,水珠順著往下滴。

  仔細看去,眼睫毛上也有細小的水滴,因為陽光的緣故,像是在發光。

  聞人影歌抹掉了流到下巴的水滴,問:“怎么了。”

  花桑年反應過來自己看愣了,連忙說沒事,然后急急地打開水龍頭,雙手合并捧了捧水往臉上潑。

  頭上傳來一瞬的壓力,然后是得到放松的感覺。

  聞人影歌幫他摘掉了帽子。

  “謝謝。”

  花桑年的聲音不大,在流水聲中顯得有些含糊不清。

  關掉水龍頭,他抬起頭朝聞人影歌笑,“哥。”

  “嗯?”聞人影歌不明所以。

  花桑年搖搖頭,甩掉了順著劉海往下滴的水珠,說:“沒什么。”

  就是好像更喜歡你了。

  “回去換衣服。”花桑年臉上掛著笑容,心情頗好地和聞人影歌并排走著。

  聞人影歌也沒有問,只是說:“好。”

  盛夏的陽光打在兩人身上,鍍上一層金光。影子斜斜地映在地上,緊緊跟隨。

  花桑年:“回去吧。”

  聞人影歌不知道為什么花桑年要重復一遍,但他還是應道:“好。”

  花桑年也說不上來為什么。

  他對上聞人影歌的眼睛,可能是因為陽光的緣故,感覺和平時都不太一樣。

  沒來由地讓他生出一股幸福感,有一種能和這個人一起回到某個歸處就足夠了的感覺。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