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我生為王林北蘇婉番外全集

我生為王林北蘇婉番外全集

我不是z 著

連載中免費

以林北和蘇婉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作品《我生為王》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講的是年少有為的林北在二十歲時便創立集團,可最后卻被合伙人陷害以至陰差陽錯下和救他的少女蘇婉發生了關系,身敗名裂的林北在入獄后被神秘部隊選中從而開始了自己的戎馬生涯,五年后以王者身份重新回歸的是除了要奪回失去的一切之外還要找到救他的蘇婉........

更新:2019/11/01

在線閱讀

以林北和蘇婉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作品《我生為王》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講的是年少有為的林北在二十歲時便創立集團,可最后卻被合伙人陷害以至陰差陽錯下和救他的少女蘇婉發生了關系,身敗名裂的林北在入獄后被神秘部隊選中從而開始了自己的戎馬生涯,五年后以王者身份重新回歸的是除了要奪回失去的一切之外還要找到救他的蘇婉........

免費閱讀

  江北省,青州市!

  機場!

  林北踏著一雙特質黑色戰靴,從專機之上走下,身材挺拔,眸若星辰,只是,臉色有些蒼白。

  迎接林北的,乃是一個身著黑色制服,英姿颯爽的年輕女子!

  即便是一身制式服裝,也難掩其凹凸有致、曲線飽滿的身材,反而更平添了幾分別樣的誘惑。

  只不過,林北仿佛絲毫沒有注意到眼前的美景,而是陷入了沉思:“朱雀,交代你調查的事情,有結果了嗎?”

  五年前,他年少有為,僅僅二十歲,便是創立了北青集團,成為了青州企業中的一匹黑馬,市值不斷翻倍,然而,就在他意氣風發,準備上市之際,卻是遭到合伙人陷害。

  被公司副總裁唐青竹下藥,誣陷他,并且讓諸多媒體記者,拍個正著!

  然而,當時他藥性發作,神志不清,狼狽逃跑之后,隱約是被一個女子所救,已經失去理智的他,和那女子,發生了關系,這才救回一命!

  只是,等他清醒之時,便是已經在監獄之內了,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入獄一個月之后,他便是被挑選進入了一支神秘部隊,開始了五年戎馬生涯。

  五年來,不斷的征戰,始終抽不出身來。

  直至今日!

  功成身退!

  退役歸來!

  這,是他的一個心結。

  聞言,朱雀當即是行了一個標準的敬禮:“報告天策,已經有一定線索了,最遲今晚,一定會有結果。”

  清脆的聲音之中,是仰慕,敬重,以及畏懼!

  “好!”

  聞言,林北渾身一震,冷漠的臉龐之上,終于有了一絲動容。

  但隨即便是劇烈的咳嗽起來。

  朱雀趕緊掏出一塊白絲手帕來,遞給林北:“天策,您沒事吧?”

  英姿颯爽的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如果不是一個月之前,那一戰,眼前這個堪比神一樣的男人,何至于受傷如此之重!

  但也正是那一戰,斬盡來犯之敵,讓這個男人,徹底封神。

  而后,于巔峰處,光榮退役,轉而執掌華國最神秘的組織“天策”!

  獲封天策之名!

  天策二字,不僅為名,也更是一種無上榮耀,一種信仰!

  林天策,便是一個活著的傳奇!

  也正是因為此,從“北境統帥”的位置上,退下來之后,林北不再需要坐鎮北境,他,這才是有時間,回青州!

  “我沒事!”

  林北再次咳嗽兩聲,拿開手帕,手帕之上,盡是一片鮮紅之色,他卻仿若未見一般。

  “百善孝為先!”林北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家人的身影來,“等我換身衣服,先送我去林家!”

  隨后,率先踏步,走出機場,朱雀恭敬,緊隨其后。

  青州,我回來了!

  一切恩恩怨怨,都將有個了結!

  ......

  一處老舊小區之外!

  林北駐足!

  林家,對他恩情似海。

  尤其是他的養父,林安國,將他從孤兒院領養回去之后,視如己出。

  即便是后來有了親生女兒林楠,對他的愛,也從未有絲毫減少!

  養父林安國,曾經不止一次的說過,等他和林楠兩人長大后,就結婚。

  肥水不流外人田,親上加親!

  而林楠,從小和林北也很親近,像個跟屁蟲似的。

  林楠身上有幾顆痣,在哪個地方,林北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果,當初他沒有被陷害入獄的話,現在,跟林楠說不定都結婚了。

  想到此,林北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如今,時過境遷,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年少有為的青年企業家了,在外人眼中,他只是一個入過獄犯。

  恐怕,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經物是人非了!

  很快,林北便是把這些想法,甩出了腦海。

  踏步走入小區!

  即便是五年沒有回來了,林北仍舊是熟門熟路的找到了林家。

  五年鐵血生涯,讓林北早就養成了不茍言笑的習慣,不怒自威!

  到了門前,林北想了想,臉上忽然是帶上了一絲和煦的笑容,身上那股叱咤風云的氣勢,緩緩消失,宛如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鄰家小子一般。

  只是,臉上帶著一絲蒼白之色,看起來,有些病懨懨的。

  這才敲響了房門!

  沒多久,房門便是被打開。

  “誰啊?”

  一個中年婦女,出現在林北眼前,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

  但很快,她臉上的笑容,便是漸逐漸凝固。

  “你......你是......林北?”

  中年婦女的臉上,露出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

  “媽!”

  林北出聲叫道。

  “別叫我媽,我沒有你這樣的兒子!”

  中年婦女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家里出了個對女人用強的罪犯,這幾年來,他們沒少被人指指點點。

  “淑華,誰來了啊?來者是客,趕緊迎進來,吃頓便飯!”

  這時,一個拿著煙桿,兩鬢斑白的男人,也是出現在林北眼前。

  見到他后,林北渾身微顫。

  “爸,少抽點煙,別不把身體當回事!”

  林北出聲道。

  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微不可察的顫抖!

  “小北?”

  林安國抽煙的動作一滯,好像有些不相信,狠狠的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應該是感覺到了疼痛,又是上下打量了林北兩眼,這才是無比激動:“小北,你終于回來了,這些年你都在哪啊?”

  當年,其他人都說林北未遂被判刑,唯獨他林安國,打死都不信。

  可林北自從入獄,從此以后,便是杳無音信!

  他就連想要探監,都找不到地方,找不到人!

  “爸,此事一言難盡!”

  林北神色復雜。

  “沒事沒事,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啊,以后咱父子倆慢慢說,有的是時間!”

  林安國眼睛微紅,神情激動。

  “你攔在門前干什么?快,快讓小北進來!”

  隨后,林安國這才反應過來,林北還在門外呢。

  “今天這么重要的日子,你讓一個強......”陳淑華低聲說道,隨后,他又是看向林北,道:“林北,既然你回來了,也不差這一兩天,要不,你明天再來吧!”

  林北無言。

  一時之間,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你說什么呢?”

  林安國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小北,別在門外站著了,快進來!”

  說著,林安國便是要拉林北進來。

  陳淑華臉色雖然不太好看,卻也還是讓開了路,讓林北進了家門!

  進門之后,林北這才注意到,家里還有不少人。

  大都是熟面孔,林家的一些親戚!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面色俊朗、氣度不凡,一看就是富家子弟的青年,正被一眾親戚,眾星捧月的圍在中間。

  “玉澤,以后,我們家楠楠,就要多靠你照顧啦!”

  “楠楠這孩子,從小被她爸媽寵壞了,要是有什么任性的地方,還請你多擔待著點!”

  “當然,要是她無理取鬧,你就跟我們說,我們來教訓她!”

  幾個姑姑,正七嘴八舌的說著。

  “小姑,你說什么呢?我哪有任性,哪有無理取鬧啊......”

  青年旁邊,一位扎著馬尾,身材曲線起伏、打扮精致的女子,眨著眼睛,有些俏皮。

  “是啊,小姑,楠楠很懂事的,我也保證,以后楠楠嫁給我,我會把她寵成小公主的。家里的事情,都有保姆會做,她就只管買買買,玩玩玩,被我寵著就行了,別的什么也不用考慮。”

  青年說道,看向眾親戚,帶著紳士般的微笑,但其眼底深處,卻是對這些“粗鄙”的姑姨,有些不耐。

  “也是,是我們多慮了,楠楠嫁給玉澤你,那是嫁入豪門,是去享福的。”小姑連忙說道,眼中難掩羨慕之意。

  而在這時,林安國也拉著林北,走了過來。

  見到林安國身后還有一個人。

  林楠有些好奇。

  “爸,您朋友來了嗎?”

  林楠問道。

  然而下一刻,看到來人后,林楠那帶著笑意的眸子,便是當場凝滯。

  內心有一剎那的慌亂,靠近李玉澤的嬌軀,下意識的就要往旁邊挪。

  “楠楠,好久不見!”

  林北笑道。

  只是,內心的慌亂,一瞬即逝,林楠的臉色,陡然間冷了下來:“你什么時候出獄的?”

  林楠的態度轉變,讓剛才歡快的氣氛,瞬間冷了下來。

  林北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臉上。

  他有想過,五年過去,物是人非,卻也還是沒料到,人心如此涼薄,以前那個天天黏著他,喊著要嫁給他的丫頭,轉變會如此之大。

  “這是......林北吧,你回來了啊......”

  幾個姑姨,臉色也是微變,有些尷尬。

  當年林北年紀輕輕,便是創立了北青集團,成為青州有名的明星企業家,這些姑姨,對林北那是好的不得了,直言林家出龍了,處處巴結客氣。

  只是現在,卻沒有一人起身,干巴巴的一句話之后,便是再沒人招呼他。

  不過,林楠的小姑,卻是沒有絲毫顧忌:“林北,你現在回來干什么?還嫌你讓林家不夠丟人嗎?是想繼續回來禍害林家,還是說,看楠楠和玉澤要結婚了,想回來橫插一腳?”

  見小姑開口了,陳淑華臉色也是很不好看:“林北,雖然當年安國口頭上開玩笑,許諾過你和楠楠的姻緣,但今時不同往日,楠楠已經有了自己的幸福了,你也別怪我說話難聽,現在的你,也不可能再給楠楠幸福,如果你是為了楠楠好,你就死了這條心吧,你也不該這個時候回來!”

  “夠了!”就在陳淑華還想說點什么的時候,林安國忽然爆發了,“小北好不容易回來,你們就不能少說兩句?老子說話一個唾沫一個釘......”

  只是,林安國的話還沒說完,立馬就被打斷了。

  林楠趕緊叫道:“爸!”

  她知道自己父親的脾氣,這肯定是要說,仍然讓她嫁給林北的話。

  她怎么可能嫁給,即便這個人,是她曾經口口聲聲的喊著,非他不嫁的那個人。

  林安國見自己女兒急眼了,重重嘆了口氣,卻是沒有再說下去。

  “林北,我們談談!”

  說完后,林楠便是率先向著外面走去。

  林北不言,隨后跟上!

  即便是他有意的收斂了自己的氣勢,使得自己像個普通鄰家青年一般,但多年來的軍中習慣,走起路來,仍舊是步伐穩健,不經意間,每一步的距離,都是相差無幾!

  別人沒有看見,李玉澤卻是注意到了,不過,他也沒多想,反倒是看向兩人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戾色。

  “林北......”走到外面陽臺上,林楠抬眼看向林北。

  不過,沒等她說話,林北便是苦笑道:“以前,你可不會直接叫我的名字!”

  聞言,林楠眼神略微閃爍了一下,卻是冷笑道:“你也知道,那是以前,現在,你的名字,我都不想提!”

  天知道,當初她得知林北而入獄之時,有多么難過,多么絕望。

  那種感覺,就好比被自己愛慕了多年的人,一朝背叛!

  痛苦之后,便是恨。

  恨過之后,便是徹底將林北,從她的心底,抹了出去。

  “我是被陷害的!”

  林北解釋道。

  “或許吧!”

  很明顯,林楠并不相信。

  “我叫你出來,只是想告訴你,我們之間,不會再有什么可能的,我在南,你在北,永不相交!”

  林北臉上笑意不減,只是,更加苦澀。

  當年,林楠可不是如此說的。

  我和你,一個南,一個北,一直向南走,就會走到北,一直向北走,就會走到南,我們是永遠不可分割的彼此!

  不過,這些,他都不在意了。

  五年鐵血生涯,經歷生死之間,兒女情長,林北早已看淡,當年他對林楠的那份情愫,也早已經深埋心底,逐漸淡化。

  他更看重的,是和林楠之間的這份親情。

  此次回來,他也僅僅只是想看看養父養母以及林楠。

  只是,除了養父之外,大家都誤會了他。

  “我不想你來破壞我現在的感情,我也不希望父母會因為你的事情而吵架!”

  “爸媽這些年,沒少因為你,而被別人戳脊梁骨!雖然你坐過牢,但以你的本事,想必找個工作也不算難,以后踏踏實實工作,好好做人,別再給爸媽臉上抹黑!”

  林楠心中閃過一絲不忍,卻還是冷聲說了出來。

  尤其是“好好做人”四個字,咬的極重。

  “放心,此次回來,我不是來糾纏你的,也不會再讓爸媽受委屈!”

  林北收斂起了笑容,深吸一口氣,內心有些不是滋味。

  隨后,便是率先往客廳的方向走去。

  林楠臉上閃過一抹失望之色。

  五年牢獄,和社會脫節五年,你能適應現在這個社會嗎?

  更何況,坐過牢的人,工作都難找,尤其還是林北的罪行,更是讓所有人都唾棄、鄙夷,哪來的這些資格說這些話?

  就是連她,她們家的這些親戚,對林北都唾棄,更不用說別人了。

  尤其是林北那句,他回來不是來糾纏她的,讓林楠心中,感覺很不舒服!

  再次回到客廳之后,之前一直沒有說話的李玉澤,卻是忽然開口說道:“楠楠,不介紹一下嗎?”

  林楠下意識的看了林北一眼,然后走到李玉澤的身邊,挽著李玉澤的手,主動介紹道:“這是我男朋友,也是未婚夫,天辰藥業的副總經理,李玉澤!”

  李玉澤笑道:“我就是掛個名而已,公司現在忙著要上市,主要還是我爸在負責,還得鍛煉我幾年,才會把公司交給我!”

  語氣謙遜,眼神之中,卻是掩飾不住的傲然。

  “他是......林北!”

  林楠又是看向林北,沒有過多的贅述。

  “你好,我是楠楠的哥哥,林北!”

  林北主動伸出手,今時今日,能被他這樣以禮待之的,除了戰友,唯有幾個讓他敬重的老人而已,別的人,再位高權重,也沒資格讓林北主動伸手。

  但既然李玉澤是林楠的未婚夫,那也就相當于他的妹夫,林北主動伸出了手。

  只是,李玉澤的臉上,露出一抹尷尬之色,仿佛帶著一絲歉意:“你好,不過不好意思啊,我沒有和別人握手的習慣,真是抱歉!”

  林北那堅毅的雙眸,此刻,仿佛變得更為深邃了一點,他平靜的收回了手。

  林楠的臉上,則是露出一抹尷尬之色,但也只是轉瞬即逝。

  “林北?”直到這時,李玉澤的眼中,好像才有些詫異,像是琢磨了半天,才終于回過神來,“五年前,青州不是有個強......”

  說到這里,李玉澤忽然像是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改口:“對不起,可能就是同名而已。”

  林北面色不變。

  林家那些親戚,包括陳淑華和林楠,那都是臉色微微一變,只覺得丟人到家了。

  看向林北的神色,更為不善。

  當年就不該領養他。

  唯有林安國,不滿的看了李玉澤一眼。

  只覺得這個準女婿,有些虛偽!

  然后趕緊說道:“不是快到飯點了嗎?飯做好了嗎?”

  想要為林北解圍。

  聞言,陳淑華也是立馬反應了過來。

  “馬上就好,馬上就好!”

  “今天玉澤第一次來我們家,一定要好好嘗嘗阿姨的廚藝!”

  陳淑華看李玉澤,那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人帥,家里又是開公司的,有錢,也有禮貌。

  說著,便是往廚房走去,仿佛忽略了林北一般。

  “來,咱們父子倆,今天好好喝一杯!”

  林安國卻是對林北在意的很。

  “好,我陪您!”

  林北笑道。

  即便是重傷未愈,不應飲酒,也被他拋之腦后了。

  很快,飯菜上桌。

  大家圍坐在桌上。

  只是,還沒動筷子,李玉澤便是接了一個電話,出去了片刻時間,再回來之時,手中便是拿著兩個包裝精美的盒子。

  “叔叔,我聽楠楠說您喜歡抽煙,這是我派人專門去英國登喜路總部買來的煙斗,全球限量五百個,還有這是從意大利買來的手工煙絲,送給叔叔您,還希望您喜歡!”

  回到座位后,李玉澤便是將手中裝有煙斗和煙絲的禮盒,遞給林安國。

  “是啊,爸,這可是玉澤費了好大的心思,才弄到手的!”

  林楠臉上洋溢著笑容。

  “全球都只有五百個,這得多貴啊,恐怕得上萬了吧!”

  小姑驚呼出聲,一臉的驚詫加羨慕。

  “本身售價并不算多貴,只是五萬塊錢而已,只不過因為限量,普通人很難買到!”

  李玉澤笑道。

  “五萬?”

  林家那些姑姨,都徹底被驚到了。

  等回家后,一定要查一下李玉澤送給她們的那些禮物價值多少。

  之前李玉澤,可給他們每個人都帶了禮物的,看起來,就價值不菲的樣子。

  李玉澤見他們只關注了價錢,而沒有聽出來后面那句,普通人買不到。

  這不只是錢的問題,更關乎身份!

  可惜他們不明白,內心不禁有些鄙夷,林家這些親戚,終究上不得臺面。

  等結婚以后,還是要讓林楠,跟他們斷絕來往才行。

  李家的兒媳,要高貴優雅!

  “這可得好好收著,千萬別摔壞了!”

  陳淑華見林安國好像不是很喜歡,趕緊替他收了下來,滿心歡喜,自己女兒找的這個女婿,出手大方,真是太讓她滿意了。

  只是,這時,小姑卻是看向林北,酸溜溜的說道:“玉澤對老丈人,可是上心的很啊,就是不知道,某人回來了,有沒有準備什么禮物呢?”

  李玉澤內心一笑。

  這小姑,終于是說到點子上了。

  大家,也都是齊刷刷的看向林北。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