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過神來,慌忙下車,就見車后不遠處,老爸正和一個年輕男人說這話。我疾步走過去,只聽老爸說:“必須去醫院檢查檢查,兄弟,這可不能鬧著玩。”我不知道他們之前說了些什么,但聽老爸的語氣,應該那人沒多大事。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見他沖到車前的,怎么會沒事?太不可思議了。站到老爸身邊,聽到那人說:“真的沒事,大哥,不好意思,是我自己一時心急,幸好沒釀成大禍。”老爸掏出兩張一百的遞給那人說:“那這樣吧,我急著?......">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懸疑 → 身后有鬼:陰夫別過來全文免費閱讀

身后有鬼:陰夫別過來全文免費閱讀

江韻琴音 著

連載中免費 懸疑小說排行榜完結

  我天生陰女體質,干的又是跟尸體打交道的活,沒成想冰棺里的男人睜開眼,說我是他的娘子,還說我的眼睛是他給的……
  我回過神來,慌忙下車,就見車后不遠處,老爸正和一個年輕男人說這話。我疾步走過去,只聽老爸說:“必須去醫院檢查檢查,兄弟,這可不能鬧著玩。”我不知道他們之前說了些什么,但聽老爸的語氣,應該那人沒多大事。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見他沖到車前的,怎么會沒事?太不可思議了。站到老爸身邊,聽到那人說:“真的沒事,大哥,不好意思,是我自己一時心急,幸好沒釀成大禍。”老爸掏出兩張一百的遞給那人說:“那這樣吧,我急著?......

更新:2018/11/09

在線閱讀

我家是做尸體長途運送的,常年跟尸體或者骨灰盒打交道。

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老爸一個人早出晚歸經營著生意,所以一到寒暑假期我就會給父親當助手。

一開始心里還是怕怕的,但時間久了,也就習慣了。

今年我上大二,轉眼又到了暑期,回到家第一天就想去幫老爸,但老爸不讓,說我坐車累了乖乖在家休息。

可是到了晚上,老爸還沒有回來,打電話也關機了,我不由有點擔心。在床上坐了一會兒,眼皮竟直往下掉。

迷糊中,我似乎感覺有人在拉動我的被子,一點點被拉開,一雙冰涼的手在我大腿上亂摸。

我惶恐地睜開眼,想喊喊不出來,急忙一邊伸手去阻止那雙手,另一只手去按床頭燈開關。屋里一片黑暗,我沒摸到開關,卻被冰涼的手抓住,按回了床上,接著,另一只手也被控制。

下一秒,一張冰涼的嘴唇吻住了我,就在那一剎那,我渾身乏力,四肢毫無力氣再反抗。

第一反應是入室盜賊見色起意,多想老爸突然出現,將身上的盜賊趕走,但這是不太可能的事。

腹部和胸口的壓迫感越來越強,漸漸地大腦皮層有些酥麻,有點像要窒息,暈厥。

我努力堅持對抗著,盡量不讓自己暈過去,但強烈的壓迫感,還是讓我在最后的掙扎中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天已經亮了,光線從窗簾的縫隙中照進來,射在墻上。

我撐起身子,拍了拍又昏又疼的腦袋,這才發現自己竟光著身子,我嚇了一跳,我沒有裸睡的習慣啊!

突然我看見床上竟有些許血跡,呀,大姨媽不是前幾天剛結束嗎?怎么回事啊?

我愣了一會兒,昨晚的記憶排山倒海襲來,天哪,莫非那不是夢?我就這樣稀里糊涂被奪去了最寶貴的東西,可是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這時老爸的聲音傳來,說要去攬生意了,鍋里給我留了熱粥。

我一聽連忙胡亂套上衣服,事到如今我可不敢再一個人呆在家了,昨晚的事情實在是太詭異了。可是等我追出去,老爸卻把我往回推:“小珊,你臉色不好,就別跟著折騰了,在家好好休息吧。”

老爸前腳剛走,我就一閃身,從后門抄近路,偷偷上了老爸的接靈車,等到了醫院門口,老爸才發現我躲在車廂里的冰棺里。

老爸將我拎出來一頓教訓,雖然他不信迷信,但還是不讓我隨意進冰棺,他說怕客戶看見影響生意,讓我坐在副駕上不許再隨便走動。

我和老爸在車上一直等到中午也沒有一個客戶,老爸下車去買午餐,又特別強調一句,不亂走動。我連連點頭,老爸才放心地走了。

我在微信上轉了一圈,覺得好沒勁,好無聊。

就在這時,有人敲了敲車窗,我一看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立刻搖下車窗問他是不是需要服務。

他驚奇地看著我,有些不敢相信,轉身準備走。可能是看我一個小姑娘,不放心吧。

我急忙下車拉住他說我爸去買午餐了,一會就回來。他才站定問我,送一趟湖南要多少錢?

老爸的價格我記得滾瓜爛熟,我跟說了價錢后,他說還行,就是不知道保鮮設備怎么樣?

我帶著他看完車上的冰棺,他很滿意。但他說需要上去背一下尸體,這個我就有點不敢了,趕緊給老爸打電話,老爸趕回來,跟那客戶一番交談后,他們朝醫院里走去。

雖然有點害怕,但我擔心老爸一個人應付不來,多個人多雙手,心一橫,還是跟了進去。

死者是一個年輕的帥哥,看模樣大約二十出頭,蒼白的臉上露出安詳的表情,像是剛剛睡著一樣。

老爸蹲下身去,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幫著扶到老爸身上,由于這帥哥身材高大健碩,伏在老爸身上的時候,老爸雙腳微微下沉了一些。

我趕緊過去幫忙老爸,伸手扶住那帥哥的身體。就在那一瞬間,說來很邪門,帥哥僵硬的手指居然那么巧合的卡在我大腿上牛仔褲的破洞里,勾住我的牛仔褲,弄了幾下也沒弄出來。

后來還是工作人員拿來剪刀將我牛仔褲剪開大一些才取了出來。老爸背著下樓,我跟在后面,感覺身上有一股無法形容的不自在。

老爸氣喘吁吁的將死者背到車廂后門邊,讓我上去打開冰棺。冰棺是特制的,按一下電源棺蓋就會滑到一邊。客戶幫著老爸將死者抬上車來,安穩的放入冰棺。

老爸和客戶下去了,我慢慢從里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側眼偷瞄里面躺著的帥哥,忽然,我感覺他在對我笑。我嚇了一跳,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驚呼,老爸轉身來問我:“怎么了?”

我說:“沒事,沒事。”

老爸催促我說:“那就趕緊關上,下來。”

我顫抖著按下開關,轉身跳下車廂。老爸拿出兩份協議給客戶,客戶和老爸分別簽名蓋了手印,這事就算成了。

一般客戶都是會自己開車或者做我們車一起跟著回去,但這個客戶很奇怪,他給了老爸一個地址后,說自己有事,得耽擱幾天,他會坐飛機趕回去,在我們抵達之前在那邊等著我們,到了就付剩余的70%。

客戶又跟老爸交代了一番后,我和老爸出發了。

可沒走出半小時,就出事了。來到一個紅綠燈十字路口,老爸一看馬上紅燈了,就在斑馬線前停住,等待行人穿過馬路。

綠燈亮起,老爸為了安全起見,沒有急著開車,頓了幾秒,車前掃了一眼,確定車前沒有了行人,才松開油門慢慢往前行駛。

誰料一個閃呼,一個人影從側邊沖出來,我們的車直接壓了過去。老爸和我都嚇得臉色發紫,老爸急忙剎車,開門下去查看。

這下完了,錢沒掙到就碾壓了人,老爸要是坐牢了我該怎么辦?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懸疑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