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郡主她跟乞丐跑了顧安然聞朔小說

郡主她跟乞丐跑了顧安然聞朔小說

楚若曉 著

連載中免費

以顧安然和聞朔展開故事情節的古代言情小說《郡主她跟乞丐跑了》是由作家楚若曉所著,小說講的是顧安然作為將門貴女,意外失蹤三年時間再回來后性情大變,聞朔是最年輕的攝政王,叱咤風云的他在某天意外淪為乞丐,本毫無交集的兩人陰差陽錯的邂逅了,那郡主顧安然和假乞丐聞朔這兩人之間到底經歷過哪些事情?最終他們能否迎來一個完美的結局呢?

更新:2019/06/28

在線閱讀

以顧安然和聞朔展開故事情節的古代言情小說《郡主她跟乞丐跑了》是由作家楚若曉所著,小說講的是顧安然作為將門貴女,意外失蹤三年時間再回來后性情大變,聞朔是最年輕的攝政王,叱咤風云的他在某天意外淪為乞丐,本毫無交集的兩人陰差陽錯的邂逅了,那郡主顧安然和假乞丐聞朔這兩人之間到底經歷過哪些事情?最終他們能否迎來一個完美的結局呢?

免費閱讀

  “那如今安南王的世子要來洛丘了,你不關心此事嗎?”

  洛尋:“我跟世子不熟,而且,我如今已經是懷安郡主府的人了,與洛丘安南王無關了!”

  顧安然嘴角抽了抽,心道這人心夠狠!

  “那你以后要是離開懷安府,見到我,還認我嗎?

  “我不會離開的,縱使離開,我也不會再投靠任何人!我此生的主上,非你不可!”

  顧安然尷尬至極,“呵呵,那個,別這么認真嘛!”

  “沒有騙你,我說的是真的!”洛尋嗓音沙啞,但是語氣卻是堅定得很,眼神中也有專注的光,顧安然看著他,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了!

  洛尋來郡主院子里掃地已經有三天了,他之前住的地方偏偏又遠的很,所以顧安然就讓他搬到自己院子的旁邊住了。

  洛尋來到郡主府以來,雖說一開始有點慘,但是總的來說,待遇還是相當不錯的,旁人都是看在眼里,羨慕在心里的!

  誰讓他有美男的潛質呢?一路向上,都住到郡主院子旁邊了!

  他之前養的鴿子也被帶來新的院子里了,鴿子從空中飛過時恰好被顧安然看到了,她便想到了之前那只鴿子腿上的小信筒!

  “哎哎哎,洛尋,你過來!”剛拿起掃把沒多久的洛尋又被郡主叫了過去!

  顧安然用審視的目光盯了他好久,才道:“你養鴿子做什么?”

  “我喜歡鳥兒,閑來無事,就想養幾只。”

  “我上次在你院子里看到過一只鴿子腿上有信,是信鴿嗎?你在跟誰傳信?”

  洛尋的表情毫無變化,倒也絲毫看不出來慌亂。

  “我養的鴿子有幾只是顧一首領給我的,是齊管家幫我去跟他要的,我也不清楚,我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掃地,

        在院子里待的時間不長,也從來沒有見過什么信!”

  顧安然瞇眼想了想,他說的倒也合理,顧一排除不了嫌疑,畢竟當時那只鴿子飛到洛尋院子里時,

       顧一確實是在場的,還替她拿下了頭上的鴿毛……

  顧安然:“你真的從來都沒有見過?”

  洛尋面無表情:“沒有!”

  顧安然有些無奈,“行吧……”

  洛尋:“郡主要是沒有其他吩咐,我就先去掃地了!”

  顧安然擺擺手:“去吧!”

  懷安郡主畢竟是閑,當洛尋掃完地回到自己院子里的時候,竟意外地發現了聲稱要出門的郡主大人……

  大眼瞪大眼地互視了一會兒,顧安然雙手負在背后,開口道:“沒什么其他事,我就是來看看你的鴿子,看著挺可愛的!”

  在她身后的籠子里,剛飛回來的那只純白的鴿子被綁的凄慘……

  洛尋:“郡主要是喜歡,就帶走吧!”

  “算了,我也不太喜歡鳥兒!”

  “那郡主喜歡什么?”

  顧安然想了想,道:“小貓小狗吧,毛茸茸的那種,能和人親近的!”

  “哎,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擾你了!”

  洛尋為她讓開路,什么也沒說,就只看著她離開了!

  隨后,他湊近鴿籠,發現籠子旁邊有一個空的小信筒……

  方穹使者前來傳信,說他們的公主殿下病了,所以來大重和親的日期要推遲了!

  大重送了十分貴重的補品過去,并表達了望兩國順利建邦的意愿,但是依舊沒有做出送出哪位公主的決定!

  反而是與方穹公主成親的人選倒是定好了,正是四王魏臨恪!

  顧安然聽說這件事的時候是嗤笑了的,“他母親可算是如愿以償了,這樣一位貴女,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消受得了!”

  阿秋與她坐在一起,剝著新鮮的葡萄,“郡主,來!”

  顧安然張口!“唔,好吃!你也不用管我了,自己吃吧!”

  阿秋開口道:“這世上的人,各有各的命數,不論信與不信,其實都是改變不了的!”

  “怎么說?”

  “是奴婢覺得,您不嫁四王,其實恰好為如今的聯姻提供了契機,皇室之中,如今尚未婚配又配的上方穹公主的人,

      大概只有四王爺一人了,如果他之前娶了郡主您,現在總不能讓那位方穹嫡公主嫁過來為妾吧!

       哪怕是與圣上為妃,也是不合適的呀!皇后娘娘也會因此受到壓力的,重則會動搖國之根本,所以說,一切都是巧的!”

  顧安然點點頭:“你說的倒也沒錯!那對于洛丘那位世子,你又是怎么看的?這個倒是說不得是命吧?”

  阿秋回道:“是個可憐人啊!”

  顧安然若有所思地盯著盤中的葡萄,卻沒有再說什么!

  安南王世子,姓鄒,單字焱,年十六。傳大重圣旨,封琉王,賜府邸一座,若無變故,此生即住洛城!

  一時間,整個大重,從官宦到平民,都開始對他稱號里的這個“琉”字揣測了起來。

  說到底,其實不過是一個“留”字,要多諷刺有多諷刺。

  顧安然對此封號倒是沒有太大反應,讓她有反應的,是從此竟然多了一個鄰居!!!

  是的,魏臨徹不知道安的什么心,讓兩個有“血海深仇”的二人成了前后院的鄰居。

  顧安然聽說這件事情的時候,面無表情地沉默了許久!

  最后,她還是選擇去看望一下這個可憐兮兮的孩子。顧安然自詡自己還是很大度的,況且畢竟大了人家兩三歲,照顧一下總是沒什么的!

  只是她這個拜訪方式就有些特殊了!

  她一下子帶了四十八個暗衛,每人手上都帶了稱得上十分貴重的禮物,兩人一排地跟在懷安郡主的轎子后面,

      氣勢洶洶地從懷安府出發,硬是繞著洛城的最南角繞了一圈,才繞到了自家院子的后面,一路上也不知道經過了多少達官貴人的府邸……

  顧安然對此的想法是:其實以后混熟了,想見面的話,直接開個后門或者翻過去也是行的吧……

  而可憐的鄒焱,一開始只是接到懷安郡主會來拜訪的消息,至于懷安郡主是誰,

      她又為何會來看自己,他是一概不知的!更別提這么霸氣的出場方式,也是他從來都不敢想過的!

  顧安然被阿秋扶下轎子,看到的就是一個一臉呆滯地站在琉王府門口的清秀少年。

  他呆滯的時間畢竟是太久了,顧安然一時都在思考:是不是正是因為安南王世子是個癡兒,才會讓他來做人質的?

  一個年長的男子靠在鄒焱身旁說了些什么,鄒焱才似還了魂似的清醒了過來。

  他幾步走下臺階,到了顧安然面前,作揖道:“鄒焱見過懷安郡主!”

  少年嗓音清澈,臉上也依舊是有些稚嫩的神色,顧安然看著他,不知道心中為何有難以抑制的苦悶。

  但她還是露出了笑意,“琉王不必客氣,顧安然前來拜會,還望琉王不要覺得唐突才好!”

  那少年抬頭,眸中清澈無比,他搖了搖頭,也對著顧安然笑了,笑時眉眼彎彎,唇邊兩個小酒窩也好看的緊!

  可顧安然心中的苦悶偏偏就更重了些,她道:“你笑起來很好看!以后也要多笑才好啊!”

  鄒焱迷茫地看著她,自然不懂她話中的意思,但是還是笑著,將人帶進了府!二人的府邸雖說是前后院,

        但卻是在不同的街道上的,這也就是顧安然為了拜訪“鄰居”饒了半天的原因!

  為了整齊美觀,洛城的府邸一般大小相同,從外觀上來看,也看不出來什么具體的差異,重點是府里的設計存在差異!

  顧安然剛一進府,就被琉王府府中的情景給駭到了!不知為何,琉王府內氣象衰敗的很,連房屋都明顯是年久失修的!

  一路上他們遇到的人倒是不少,來來往往的小廝不斷,有的抬著木頭,有的抬著桌椅,

      他們繼續往里院走著,甚至都看到四個抬著巨型大缸的人經過……

  “喲!這是怎么回事?”顧安然盯著那口大缸,忍不住開口問道!

  鄒焱苦笑道:“我到這里的時候,看到的其實是一座荒廢的宅子,現在這副模樣,其實已經是整理了許久之后的樣子了!”

  顧安然驚道:“荒廢的院子?他們就這么待你?”

  鄒焱不語,清秀的臉上有無奈的表情浮現!

  顧安然的目光在鄒焱住的院子里尋視了許久,實在是找不出來半點有人居住過的痕跡,她開口問道:“阿秋,這里多久沒住人了?”

  阿秋湊過來在她耳邊說了什么,顧安的臉色微變,幾次欲開口說話,但都沒有發出聲來!

  鄒焱看她這樣的反應,笑道:“應該是很久都沒人住了吧?”

  顧安然點頭,卻沒有把阿秋說的話同鄒焱說出口!

  在他們正聊到一些比較隨和的話題時,鄒焱的管家突然闖了進來,“王爺,大事不好了!”

  鄒焱的臉色猛變,瞬間就站起了身,皺眉道:“又怎么了?”

  顧安然異常敏感地注意到他口中的那個“又”字,心知有大不妙!

  那管家支支吾吾半天,卻也沒把事情說出口,反而是把汗急出來了!

  鄒焱看了一眼顧安然,道:“郡主不是外人,你說吧!”

  顧安然抿了一口茶,裝作不在意的模樣!

  那管家愁的都快要哭出來來了,“王爺,后院的蓮花缸里,又發現了一具尸體,已經是今天的第三具了啊!”

  聽罷,鄒焱臉色煞白,嘴唇竟都有些顫抖了!

  顧安然自然也是被驚住了,她也起身,開口道:“今日既然我在場了,就不會袖手旁觀的!你不必怕,有什么事我會幫你處理的!”

  少年轉過身來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才把內心的恐懼稍微平和了一些!

  事至如今,也就沒有什么好隱瞞的了,顧安然解釋道:“這座府邸曾在十六年前發生過一場大火,

     據說后來全家無一生還,但那家主人畢竟是當朝大官,所以之后朝廷也派人來修繕了一下,

      但是隨著時間流逝,這座宅子也就漸漸被人遺忘,也沒有人敢住,也就再次荒廢了!”

  她停頓了片刻又道:“和當年的火災相聯系,如今會在池子和蓮花缸里發現尸體,其實也是說的過去的!”

  “那我如今該怎么處理這件事?”鄒焱問道!

  顧安然毫無所謂道:“報官吧!本就是朝廷的事,他們刁難你,給你這樣一座宅子,

      就該意識到會出這樣的事情!如今果然出現了這種情況,扔給他們處理,可謂是再好不過了!你說呢?”

  琉王府前來報案,洛城府尹其實是完全沒有將其當回事兒的,隨隨便便就排了一名仵作和兩名官兵出去,

      心想著也就是敷衍一下了事,給了面子就行。

  誰知三人到了琉王府才知道,原來府里還坐了一位祖宗……

  那位名叫顧安然的祖宗此時正坐在前院里放的唯一一把椅子上,姿勢隨意,眼神倨傲!除她之外,縱使是鄒焱也是站著的。

      她的身后,更是整整齊齊地站了四十八個暗衛,一排六個,人人黑衣,面無表情,看向官府的那三人時,目光中甚至還帶著殺意……

  仵作也是在生死邊緣混的人,多多少少見過世面,魄力是有的,所以也沒有被這氣場給駭住,

     反而是笑的比花還燦爛,湊到了顧安然面前,“未曾想郡主殿下也在此處,是下官失禮了,失禮了!”

  顧安然一臉嫌棄地看著他:“你來這里是要干什么的?”

  仵作一愣,“自然是查案的啊!”

  顧安然挑眉:“哦?是嗎?那尸體就在你身后,你有看過一眼嗎?看我有什么用?我又不用你查!”

  仵作意識到不妙,大驚失色,立馬跪下了身去,“是下官失職,下官馬上看,馬上看!”

  顧安然冷笑著哼了一聲,不輕,凡是在場人都聽得見,這樣一來,仵作和那二名官兵臉色是真的掛不住了!

  仵作身量不高,人還不瘦,跌跌撞撞地被兩名官兵扶起了身,還差點沒起來,他自然也不敢再說什么,而是直接到尸體的旁邊去了!

  十六年的尸體,其中沉入池子里的的兩具已經是尸骨了,而那具在蓮花缸里的,卻并沒有腐爛多少,奇怪的很!

  在場的人都捂住了口鼻,顧安然也不敢太湊近去看,遠遠地看那仵作將尸體一個個挨著檢查了一遍,她才站起了身,問道:“怎么樣?”

  鄒焱站在她的身邊。少年雖說身量依舊不足,但是也比顧安然稍微高了些許了!人有些單薄的瘦,

       但也并不顯得孱弱,起碼在顧安然看來,這少年相貌還是相當不錯的!

  仵作回到顧安然跟前:“回郡主,池子里的那兩具尸體,倒確實是十幾年前的,從衣物以及其他殘敗的痕跡來看,

     確實是死之前經歷過火燒!但另外一具尸體,從年份上來看,應該是只有一年左右的時間,而且他喉間有明顯的刀傷,是被人割喉而死的!”

  顧安然道:“一年前?一年前這府里怎么會有人?”

  “這個,這個下官就不清楚了!”

  顧安然扭頭去看鄒焱的表情,少年的目光沉著,倒也看不出來什么慌亂之色!

  她又轉過來對仵作開口道:“立案需要多久?”

  仵作臉上有難堪之色,他來時是真的沒有想到會有這么難應付的場面的啊!哪怕是葉府尹交代他時,

       也是說盡量糊弄過去,無需太過認真的如今這般,怕是要鬧大了!

  “這個下官也做不了主,都是府尹大人說了算的!”

  顧安然笑道:“那行,我知道了!”

  仵作不知怎的,覺得背后都涼嗖嗖的了!

  只聽那懷安郡主嘖嘖嘆道:“可是,按正常流程走,就怕給不了皇家面子啊!”

  仵作:“……!”

  琉王府府內出現三具尸體的事情終究還是鬧得全城皆知了,關于琉王府的謠言更是被傳的沸沸揚揚,

     神乎其神,甚至有人該牽扯出了十六年前的舊事來。

  說當年的大火其實是有人故意為之的,并不是如對外宣稱的那般,是府內人不小心打翻了火燭,又弄破了酒缸。

      畢竟這世間哪有那么多巧的事情呢?至于一年前被殺死的那個人,則是當年這家人的遺孤,

      前來調查陳年舊因,卻不曾想會被仇人發現,并殺死在了府里,尸體也被扔到了大缸里,

      由于是荷花缸子,不太通風,所以尸體保留至今也不見多大損壞。

  這樣的說法,聽起來倒真的是合情合理,也找不到半點漏洞來,以至于傳的越發沸沸揚揚,最后怎么壓也壓不住了!

  此事畢竟也關乎到兩國的建交和“友好往來”,所以皇家也不得不重視,魏臨徹更是親自下令,讓人徹查此事緣由!

  與此同時,當初按圣意為琉王選宅子的大臣也因辦事不利而受到了貶職。

  在顧安然看來,這世間果真是唯有背鍋之人最慘矣!碰上魏臨徹這樣一個重心計的帝王,也算這一位臣子不幸!

  事發的第三天,顧安然正在府中作畫,畫了大半天的鴿子還差了一只腳的時候,一個府兵急匆匆地沖了進來,喊道:“郡主,葉府尹求見!”

  顧安然將筆遞給了一旁的洛尋,揉了揉手腕,開口道:”不見,讓他回吧!”

  那府兵神色突然變得有些尷尬了,“郡主,葉府尹說了,他猜到您可能不會見他,所以,想邀您出府一聚!

  顧安然無奈地看向門外,嘖嘖道:“果然是葉狐貍啊,這么懂我!”

  洛尋目光如炬地看著她:“你要出去嗎?”

  顧安然湊過去戳了戳他的右臉頰,“對呀!咦,你的傷疤怎么又軟了一些,好奇怪哦!”

  洛尋輕輕地推開了她的手,面無表情地向旁邊走了一步!

  他看了一眼桌上即將要被顧安然遺棄的畫作,道:“可是你的鴿子還沒畫完,只差一只腳了!你都不畫完再走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