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良辰美景奈何天華玄月白玉番外篇

良辰美景奈何天華玄月白玉番外篇

蘇蘇幕遮 著

連載中免費 輕松幽默的小說推薦歡喜冤家小說大全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好看的前世今生小說好看的古代宮廷小說

主角是華玄月白玉的甜寵言情小說是《良辰美景奈何天》,這是一部由作者蘇蘇幕遮精心創作的言情新書,全文講述的是:留英三年本以為能過上自由新生活的華玄月,卻被老爹強制嫁給娘胎里定下的男人。玄月用后半生的幸福祈禱那人退婚退婚,可沒想到的是而后,男人被匪幫火拼炸的尸骨無存.....華玄月和白玉還會發生什么故事?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06/28

在線閱讀

      主角是華玄月白玉的甜寵言情小說是《良辰美景奈何天》,這是一部由作者蘇蘇幕遮精心創作的言情新書,全文講述的是:留英三年本以為能過上自由新生活的華玄月,卻被老爹強制嫁給娘胎里定下的男人。玄月用后半生的幸福祈禱那人退婚退婚,可沒想到的是而后,男人被匪幫火拼炸的尸骨無存.....華玄月和白玉還會發生什么故事?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玄月用力吻他,舌尖撬開唇齒,毫不猶豫探索他的口腔。那一刻,她不在意白玉是不是喜歡她,她只是吻自己喜歡很久的人,很認真很用力的吻他。

  白玉的呼吸變得急促灼熱。

  恍然間,玄月想起他們初相遇時。如果她知道,她愛他會愛的如此辛苦。那么當時就應該把他打暈,帶到沒人知道的地方,好好藏起來。

  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這樣,她只知道,剛才白玉眼中閃過的震驚。她只知道,一旦就此退縮,她將永遠沒有這番膽量。

  這是她人生中絕無僅有的機會!

  那一刻,她感覺到白玉動了,他的指尖輕輕碰了自己被煙灰污濁的臉頰。

  玄月驀地睜開眼睛,失去阻力的眼淚沖進依舊緊密相依的唇齒。頓了頓,她觸電般后退一步。

  一時間,所有的嘈雜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有他們二人頻率不同的聲。

  白玉沒有說話,看向玄月的眼神深邃復雜。

  “白玉你聽著,”玄月沒有抬頭,她一字一句地說道,“我是一個很好的人,很好很好的人。我會愛你,比任何人任何事都愛!”

  白玉的心跳了跳,不同以往的頻率。

  “所以,”她抬起頭,淚眼婆娑,“你能不能接受我?白玉,你接受我,好嗎?”

  白玉垂下了眼睛,他在掙扎。但在那一瞬,玄月聽見自己的心跌落懸崖的絕望。

  突然,她笑了,上揚的嘴角碰到咸澀的液體,一下子就鉆進了嘴里。

  真苦!

  玄月挺直脊背,連呼幾口氣,盡力讓自己看起來像最初的模樣。她看了看窗外,火光恍如白晝。

  既然不愛,那就沒有死在一起的必要了吧!

  玄月輕聲道,“如果我喜歡你這件事給你帶來困擾,我向你道歉。”

  她很認真的對他躬身致歉,很認真的說了三個字,“對不起。”

  但是,兩人擦肩之際,白玉的手不受控制般握住了她的……

  -

  林卓的金蟬脫殼并未困住魏井,反而泄露了李文豪已死的消息。魏井讓副官立刻通知報社登出李文豪的死訊,并指明其死因為“分贓不均,內訌仇殺。”

  “那兇手呢?”副官問的很小心。

  魏井想起之前被他干掉的韓三也,他冷漠地張了張嘴,“韓三也之子韓東。”

  當晚,韓東被突然闖進家門的府兵亂槍打死。

  魏井帶人直奔城郊,還未接近廢樓,刺鼻的油料味兒迎面撲來。看到夜色中竄起的火花時,他的腦袋猶如雷劈,瞬間炸的昏天暗地。

  如果白玉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活活燒死,那高田呱太必會把他碎尸萬段。他順手揪住一人,瞪著血紅的眼睛,“老子給你一刻鐘的時間,立刻把救火會的人給我找來,快去!”

  彼時,玄朗已經被司機叫來。

  華家少爺一改往日風流大少的笑面委蛇,沖過眾目睽睽,帶著強勁的沖力狠狠踢向正居中位的林卓。

  林卓痛到蜷縮,冷汗直流。玄朗把他抓起來,一拳砸飛他的金邊兒眼鏡。

  “你他媽還是人嗎!”玄朗又砸一拳。

  “敢情燒死的不是你爹你娘你兄弟!”玄朗再砸一拳。

  玄朗還要再打,一顆門牙從林卓的口中蹦出。他沖著玄朗吐出一口血水,挑釁似的瞟著他,“您說的很對。”

  “什么……!”

  林卓冷笑兩聲,以極其無所謂的語調說道,“我爹的命不好,被土匪頭子燉成了一鍋人肉。我娘的命更不好,被你們這些有錢人虐了。兄弟姐妹嘛,他們的命稍微好點,被鬼子亂槍打死了……至少沒怎么受罪,是吧!……哦對了,您問我‘是不是個人’?該怎么說呢,應該是吧。畢竟……”

  他突然笑的春風和煦,“我有一顆感恩的心啊!我得給我恩人李文豪先生報仇啊!我得替他那個不爭氣的兒子殺了白玉啊!”

  笑聲逐漸癲狂,帶著喉結。突然,他口眼僵直,脖子一歪,暈死過去。

  “跟這種人廢什么話,”魏小滿扔掉手中的木棍,咔嚓活動了手腕,沖目瞪口呆的玄朗道,“走啊,愣著干嘛,你不是要救人嗎?”

  自那日見到玄朗后,魏小滿吃不下睡不著,連存心和海麗吵架的心思都沒了,但偏偏她哥還老讓副官那個悶葫蘆盯著她。

  這日,魏井和副官匆匆離府后,魏小滿滿心歡喜的叫了黃包車,直奔華府大宅。

  玄朗穿了身新制意大利手工洋裝,紅藍相間,春風得意。他一手插兜一手撩著額前的軟發,輕快的腳步剛邁出門檻兒,就被一坨肉團子撞了個趔趄。

  肉團子不僅沒扶他,反而目不轉睛的盯著他領結扯開露出的精致鎖骨。

  野蠻!玄朗扣住領結,不耐煩的問道,“你誰呀?”

  “魏小滿。”

  粗俗!玄朗挑了挑眉稍,“你找我?”

  “給你送錢。”

  玄朗想起來來者何人了,“不需要。”

  “你去哪兒?”

  “跟你無關。”

  “……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嘿!”玄朗氣急了,“你到底想干嘛?趕緊說完,趕緊滾蛋。”

  魏小滿眨了眨眼睛,“給你送錢。”

  ……你他媽!

  玄朗打不過魏小滿,他被魔鬼纏的分崩離析,神識驟滅。但魔鬼壓坐在他腿上,精神抖擻,容光煥發。

  -

  火勢已經竄到四層,林卓手下蠢蠢欲動,玄朗的力量杯水車薪。

  魏小滿又撿起剛扔掉的木棍,她走在玄朗身邊,仰頭看了眼男人強悍絕美的側臉,內心涌出一股強烈的滿足。她握緊手中的木棍,暗自感嘆:并肩作戰的感覺真好!

  突然,她看到了魏井。魏井的臉色陰鷙滲血,隔老遠,魏小滿都能聞到他周身冒出的強烈殺氣。

  玄朗已經做好以一敵十的準備,出于人道主義精神,他決定還是提醒一下魏小滿比較好。但低頭一看,才發現肉團子已經不見了。

  玄朗沒理會,也沒搭理徑直走過來的魏井。現在,他必須想辦法盡快把華玄月從火海里撈出來。

  魏井并沒有為難林卓的手下,他只讓副官把這些人帶去滅火,哪危險去哪兒。

  林卓悠悠轉醒,沒了眼鏡,他的世界一片模糊。隱約間,面前好像站著一個人。

  “魏長官?”

  魏井臉色黑沉,不辯喜怒,“李文豪已經死了,你這么賣命還有意義嗎?”

  林卓強撐起身,聞言一怔,他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魏井,仿佛他問的問題很愚蠢。

  驀地,魏井看到遠處攢動的魏小滿。魏小滿躲不開,慢吞吞的走到魏井面前,甕聲甕氣的叫了一聲“哥哥”。

  “你怎么在這兒,回家去!”

  “回家我就跟你媳婦兒吵架!”魏小滿梗著脖子頂了一句。

  魏井被噎的胸悶氣短,他指著五十米開外的地方對小滿道,“不走也行,去那兒待著去。”

  此時,在玄朗的指揮下,正門偏左處火勢漸弱。他后退幾步,助力猛跑,要借窗翻進二樓。玄朗緊扣窗框,窗框已經被燒成灰狀,他扣了個空。此時,樓內坍塌,此處爆破,玄朗被猛地彈了出去。

  “少爺!”司機驚聲尖叫。

  小滿看見玄朗咬緊牙關的疼痛模樣,拔腿就走。魏井敏銳的察覺到妹妹看向華玄朗的眼神不同一般,他扣住小滿的肩,“你給我回去!”

  救活會的人終于趕到,紅十字會的人也隨之而來。或許天不絕魏井,這時,入秋以來的第一場雨以悲愴之勢沖刷了人間的罪惡。

  大火漸滅,魏井勒令副官擋下玄朗。他穿上防護服,親自帶人沖進樓內。

  玄朗面前是五把已經上膛的槍和副官死人般的一張臉。魏井的命令他聽的一清二楚,可偏偏玄朗平生最不喜的就是受制于人。他一把扯掉被火燒的只剩片僂的白色襯衣,步步逼近,直到精瘦卻肌肉分明的胸膛抵住灼熱的槍管。

  他還在逼近,小兵不安的看了眼副官。副官仍是那副表情,但他的手臂慢慢的抬起來了。

  魏小滿看到了,那是奪命信號。她聲嘶力竭的沖過去,死命的抱著玄朗的腰。

  “你給我回去!”

  “你給我松開!”

  兩人異口同聲,都恨不得撕碎對方的頑固。玄朗掙了幾掙,愣是沒掙開她。

  樓內,六層。

  白玉的傷口已經被包扎,結繩被系成可愛的蝴蝶結。玄月端坐在他面前,眼睛微垂,嘴角上揚,臉上一抹緋紅。

  剛剛的一切,像夢一樣。

  “我接受,”白玉攥著她的手腕,他的聲音很輕。

  玄月不確定自己聽到的跟他說的是否一致,她顫抖的問道,“你說什么?”

  白玉的呼吸逐漸平穩,他終究沒有再說一遍。在玄月失望至極時,他勾住她的后腦,把她緊緊地抱在懷里……

  如果,這是臨死前他讓她好過的謊言,那她認了。

  “我們會死嗎?”玄月看著他。

  “不會!”他說的很篤定。

  “你喜歡我嗎?”她聽見自己的聲音。

  “……”

  “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的那種。”她又聽見自己的聲音。

  “……我知道。”

  “……”

  白玉扶著墻站起來,玄月趕忙扶著他。

  “我們去樓頂。”

  之前,白玉探路時,發現這棟廢樓外部有處凹陷。如果林卓從正門進的話,那這個凹陷他是發現不了的。

  萬一,他命喪今夕,那他必要以死換回玄月的生。

  白玉把玄月的手環扣在自己腰上,他把外衫脫掉,將兩人緊緊纏在一起。玄月忽然明白了他的意圖,她用力摁住白玉的手,眼淚吧嗒滾了出來。

  “不會有事的,相信我,”白玉說的很輕柔,像在哄著不愛吃藥耍脾氣的公主。

  “你會有事的!”玄月哭著吼道,“你想給我當墊子,把我送下去,是不是?”

  白玉的喉結動了動。

  玄月已經扯開擰成繩狀的外衫,狠狠的扔了下去,“你別想撇下我,就算死,我也要跟你一起。過奈何橋,喝孟婆湯。不,你不準喝,你不能忘記我。不能!”

  樓下的魏井聽到玄月痛徹心扉的哭喊,絕望的心境頓時涌出一股甘甜。魏井終于見到白玉,見到活生生的高田宗政。

  那一刻,他仿佛看到自己就任情報部部長的慶典,仿佛看到自己的長子在萬眾矚目下的誕生。

  他大步上前,逼近白玉,“高田少爺,別來無恙。”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