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催眠式入戲戴巧珊段正業小說全文無彈窗

催眠式入戲戴巧珊段正業小說全文無彈窗

曹子衿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叫戴巧珊段正業的小說是《催眠式入戲》作者是曹子衿,講述了戴巧珊是個受圈內人矚目的十八線演員。她入戲快又深入,深到只能聽見導演的指令,其余一切都當真實的人生。就像被催眠。但她有個秘密:出戲難。出不了戲的時候,她就活在了戲里。想要“出去”,難以自拔;外力輕輕一推,她又會妥妥跌回戲中。這個秘密成就著她,也束縛著她,還鬧得人盡皆知。一個關于愛和自我救贖的故事。

更新:2019/06/28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曹子衿大神最新作品《催眠式入戲》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催眠式入戲最新,催眠式入戲無彈窗,主角叫戴巧珊段正業的小說是《催眠式入戲》作者是曹子衿,講述了戴巧珊是個受圈內人矚目的十八線演員。她入戲快又深入,深到只能聽見導演的指令,其余一切都當真實的人生。就像被催眠。但她有個秘密:出戲難。出不了戲的時候,她就活在了戲里。想要“出去”,難以自拔;外力輕輕一推,她又會妥妥跌回戲中。這個秘密成就著她,也束縛著她,還鬧得人盡皆知。一個關于愛和自我救贖的故事。

免費閱讀

  耳邊朦朧響起“開機!開始!”的指令,“啪”地一聲,眼前白板移開,戴巧珊目光凝亮。

  她解下畫著粉色蝴蝶結的“Hello Kitty”圍裙,往廚房窗外張望一眼,期盼的笑意壓不住,浮現在眉眼間。她戴上隔熱手套,從烤箱里拿出最后一道菜。這時,門鈴響了。

  戴巧珊像被驚擾,她加快速度把烤盤放到餐桌中央,手忙腳亂脫手套,拿點火器點香薰蠟燭。這期間,門鈴“叮咚叮咚”地響著,后一聲疊在前一聲上,聽得出按鈴人的急切。

  “來了!”她大聲應,飛快把點火器和手套一股腦塞進餐桌邊的柜子,抓起柜子角落里的一瓶香水噴到半空,忙不迭在香霧里拿手扇了扇,以便把香氛均勻擴散到自己全身,接著沖到門邊,站住,花了1秒摸了摸自己的臉、頭發,掃一遍自己絲毫沒沾上煙火氣的真絲連衣裙。右腿站穩,左腿松松擺到身前,讓自己看起來既精致又慵懶,完全沒有辛勞或期盼的痕跡。

  確認無誤,這才伸手按下黃銅門把。

  “誰呀?”她挑動眉頭嗔怪。門縫由細到寬,他的模樣也就由缺變全。

  一如既往,他西裝革履,公文包行李箱,一副煞有介事的“出差”打扮。

  沖著他,戴巧珊繃不住甜甜一笑,接著用佯裝的不愉快試圖掩藏這一抹笑意。長長的睫毛閃動,她提高鼻腔說:“是你呀!怎么今天這么……”

  “早”字沒說完,男人一改往常見到她就餓狗撲向大骨頭似的架勢,臭著臉不搭腔,徑直推門進來。一眼看到她精心布置的餐桌,再回眼看了看霎時顯得迷茫而不知所措的她,他眼神飄忽,似乎目光也無處可放。

  氣氛寂靜。戴巧珊不自然地收起她的S造型關上門,上前要接過他的背包,笑說:“什么眼神兒啊這么看……”

  不料,男人死死把住包帶,渾身一絲勁兒都不松,但他的視線終于定到她漸漸僵住的笑臉上。

  “我們到此為止吧!”他說。

  剛開始,戴巧珊像是沒聽懂,只是應著他的聲線,下意識露出他以往最愛看的矯情高傲的冷笑,露到一半,呆住,胸口強提的那口氣倏地消失,她控制不住顫顫巍巍的聲音,說:“……到此……”

  男人看著她。

  戴巧珊回過味來,頭皮一麻,臉都麻了,她顫抖著又問:“為什么?”她一眼掃到餐桌,忽然神經質般笑道,“這些本來就是迎接你的……這些都是你愛吃的……你誤會了!是誤會了吧?一定是……”

  “不關你的事,是我自己。”

  男人斬釘截鐵,她怔住。男人低眉不看她,抬手從西裝內袋里抽出一只布紋信封,塞到她手里:“別來找我,我們就當沒有過這一段。”

  戴巧珊推擋,她哽咽著,想問為什么,男人卻已經轉身開門了,把她推出去的信封放到鞋柜上,說:“你也別再干這個了,踏踏實實過日子吧!”

  他的話在樓道的公共空間里蕩起回音,戴巧珊被雷劈似的怔住,門從外面關上。

  “停!可以了!現在補最后一條——可以嗎戴老師?”

  近在耳邊的詢問,過了很久才進入戴巧珊的耳管。她意識到這一點后,立馬調動起全身的力氣,沖不知什么時候站到她身邊的副導演擠出一個大笑容,用力點頭,說:“可以!要換衣服嗎!!”

  副導演被嚇一跳,怔怔地望著她說:“呃……不用,修一下妝就行。”

  化妝師忙上前在她臉上擦拭點染,副導演聽著耳機里的指令,說:“OK,帶點兒眼淚挺好。戴老師,您剩下的這條呢,景別從大特寫開始……”

  他跟戴巧珊說戲,說完就招呼現場安靜,開機。戴巧珊依他所說,左手捏著一張信紙和一張銀行卡,右手抬起,擋住斜上方模擬陽光的耀眼裸燈。仰望天空,仿佛那里有載著他的飛機橫劃過。她露出傷心,失落,繼而祝福,最后是堅定的眼神。

  場外是男人的助理在替他給她配戲,念著“信件”上的畫外音:“……這三年來,她真的很了不起;我和你,本來就是錯誤,也快活夠了。今后你好好生活,我們還彼此自由,后會無期!”

  “她”是他的發妻,他今天的所作所為很顯然,表示他回歸家庭——“回歸”二字讓戴巧珊心里猛地一痛。她強忍住,對自己說,這是必然的,要祝福他……

  “好、停!”

  戴巧珊內心獨白還沒停住,隨著副導演傳達的“過了!謝謝戴老師!”,她被打斷,還幾乎被驚了一跳,因為她的下一句內心獨白是:“憑什么?!”

  ——對啊,發現自己“被小三”后,她已一腔情意覆水難收。但那時還沒到現在這么用情至深的地步,憑什么當時他哭著說了一堆理由,她就心軟同意跟他“繼續”?現在他說要回去,憑什么她又必須得毫無怨言地讓他走,還衷心“祝福”他?

  這些道別的話,他甚至不肯當她的面說。寫信算什么?又不是網友!她最好的三年,他三年傾倒不盡的苦水和承諾;到頭來,沒有道歉、甚至沒有提前知會——給她一張銀行卡!她是為了錢嗎?她……

  “戴老師,戴老師!”被不知什么時候又貼到了身邊的副導演用手扳住她的肩膀搖,戴巧珊這才回過神來。望著他奇怪的眼神,她連忙振作,腦子里大聲提醒自己“出去!”,故作輕松沖副導演一笑,誰知眼淚嘩地崩了。

  趕在副導演出聲安慰前,戴巧珊大笑起來,說:“沒事兒!真沒事兒!”

  她邊說,邊把目光放遠,對十來米遠處,導演監視器后面那雙關切的眼睛示意,用口型笑道:“我沒問題。”

  那是導演段正業,他對她回了個“OK”的手勢,再看了眼副導演。副導演會意不再管她,背過身去,通過他的小喇叭大聲道:“統籌老師麻煩把那邊的蛋糕推進來——大家請注意,沒在場的也煩請相互告知——《此情可待》全劇殺青!半小時后咱們在這兒拍一段兒殺青現場花絮……”

  戴巧珊看著四周,像隔著一層霧。

  殺青了。片刻前屏住呼吸的人們隨著這句話,像齊齊被剪斷了線的人偶,剎那松懈下來。鏡頭、燈光、錄音、機械,角兒、替身、群演,有咖沒咖、有戲沒戲的人們,彼此笑笑,活泛起來。他們相互攀談,相互.點贊,相互拍照留念;經紀人和助理們涌向自家藝人,遞水擦汗噓寒問暖……剩下的,除了攝像組聚到一邊兒聽老大指示外,都懷揣著各自的離愁別緒,伸懶腰收東西。

  他們一步從劇情里跨出,跨進真正的生活,變成真正的人。

  戴巧珊跟他們之間,就像隔了一塊磨砂玻璃。玻璃兩邊是不同的世界。

  “戴老師!”

  有影影綽綽的人在她面前喊魂。戴巧珊努力定睛,見一個素人小姑娘笑瞇瞇站在她面前,遞給她一瓶水,完了給她鞠一躬說:“謝謝您把景笛歐巴還給我們!您演得可真棒!”

  她說完就甩著馬尾往另一邊跑去。那兒有個年輕姑娘圍成的人堆,據說是景笛的鐵粉。不論他到哪兒、探班開不開放,她們都能極有秩序、極有禮貌地出現。禮物多,嘴甜不添亂,好得讓人不忍心趕,頭兒們就這么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讓她們跟了下來——對了,被她們圍著的人叫“景笛”,是當紅流量小生,也是本劇男一,剛才棄她還家的人。

  “不對不對……”戴巧珊低下頭,悄悄跺了跺腳,壓抑著小幅度晃晃腦袋,低聲喃喃說,“那是戲!戲里他不叫‘景笛’,叫……”

  她怔了一下,戲里他叫什么并不重要。為了入戲,她向來只帶入對方本尊跟她在戲里的關系;戲外,她也會暗暗在心底保持那份關系,直到工作結束。所以拿這個景笛來說,工作期間,戲里戲外,在戴巧珊心中,都是她深愛的男友。

  戴巧珊重新晃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叫……唉,反正,那是戲!現在殺青了!他跟我都算不上熟……”

  “怎么了?”

  有人拍了下她的肩,戴巧珊回頭。是段正業。不等回答,他扭頭看向場外,喊了聲:“蓓蓓!你珊姐衣服呢?”

  順著他的方向,戴巧珊看到有個化著濃妝的年輕女孩面無表情朝他們這邊看來。顯然,她有幾分不滿自己跟別人的聊天被打斷,但看到是段正業,她立馬笑了,抱著一件長羽絨服,顛顛兒地跑過來。

  段正業接過衣服給戴巧珊裹上,不經意似的說:“現在供暖都停了,倒春寒就幾度。你珊姐身上一層紗,拍完戲你盯緊點兒啊!”

  姑娘粲笑著賠不是。戴巧珊想起來,這丫頭叫“牧蓓蓓”,是她這部戲開頭由段正業介紹給她的助理,他的遠房親戚。剛才和她聊得熱絡的人,是這部戲女一的經紀人。

  沒錯,戴巧珊不是女一。這部戲的劇情里,戲外現實的工作中,她都是配角。就這,還是段正業力排眾議強扶的。

  想到這兒,她沖段正業熱氣騰騰笑說:“沒事兒的,不冷!”

  段正業住了口。牧蓓蓓被她求情的話反而將了一軍似的,尷尬頓了頓,抬臉朝段正業賠小心笑,偏頭欠身道:“下次一定注意!”

  段正業恢復他慣常的冷臉,沒再接這話,回頭問戴巧珊剛才的問題:“你怎么了?我聽到你說‘景笛’,‘出不來’了?”

  “景笛”從他嘴邊一出現,戴巧珊的耳朵就像被誰用手捂住。周遭的人物,音畫,重變得云山霧罩。她忙不迭望向被粉絲們眾星拱月般圍著表白的景笛本人——還好還好,他在那兒。

  然而,剎那間,就在自己近旁,她感到一絲異樣。回眼一看,另一個“景笛”活脫脫站在她跟前,笑說:『找我?』

  戴巧珊抬手捂住嘴巴,差點叫出聲。好在她激烈的一動之下,“景笛”消失了。

  段正業敏銳地盯著她:“老問題?又來了?”

  戴巧珊驚魂未定,這是她的秘密——盡管真實情況是,這個“秘密”圈里早就傳得人盡皆知。只不過事件本身過了十來年,不再像當初那么駭人聽聞,甚至有不少新人還不知道當事人就是她。然而既然是老“問題”,她當然不希望它出現,更不能讓包括段正業在內的人知道,它居然能再次出現。

  牧蓓蓓也一副狐疑的表情看著她。戴巧珊心跳如鼓,氣有些喘不上,她感到附近有一股夢魘般的氣息朝她襲近。她聽到腦中自己的聲音委委屈屈,說:『憑什么他說完就完了?還說‘她真的很了不起’、‘你別再做這個了’——你做了哪個?難道不是他造成的嗎?隨便人踩呼不是你的個性,去追他回來!』

  戴巧珊的腿腳蠢蠢欲動,她忙一把挽住身邊的段正業。牧蓓蓓突兀叫了聲:“姐!你怎么了?”

  段正業狠狠瞪了牧蓓蓓一眼,但已經晚了,人們紛紛留意到戴巧珊的異樣。戴巧珊無暇他顧,盡力壓著自己涌動的心氣,對段正業說:“對不起導演,花絮我拍不了了,得先回去……”

  段正業皺眉:“堅持一下行不行?今兒晚上還有殺青宴,資方老板們都在。”

  戴巧珊眼淚快下來,搖頭說:“對不起,我有私事……我……”

  腦中她的聲音接著道:『出這么大的事,哪兒還有精力應酬!回頭就找景笛問問,他說不定是有什么難處!』

  戴巧珊說:“是啊!”

  猛然看到段正業眼中落到實處的擔憂和周圍越來越多人們的好奇,戴巧珊窘得渾身冒汗。卻冷不丁看到景笛拖著行李箱,風塵仆仆出現,眼光精亮,氣喘吁吁對她說:『珊珊,我回來了!我想明白了,我還是離不開你!』

  戴巧珊倒抽一口氣,回過神前,她已經一頭沖過去,撲進他懷里落淚長嘆道:“我早就離不開你了!你不該一句‘快活夠了’就走,你‘夠’了,我還什么都沒想好呢!”

  話音未落,她感到四周寂靜。

  突然發現,好像全場的眼睛都射向了她,包括不遠處一幫粉絲包圍著的景笛本人。戴巧珊渾身一麻,她聽到懷里擁抱的人尷尬而不無看好戲的口吻說:“哎,戴老師,額四燈光師傅!”

  幾處傳來偷笑的聲音,戴巧珊僵住。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