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一覺醒來我未婚夫權傾朝野趙常樂小說全文

一覺醒來我未婚夫權傾朝野趙常樂小說全文

青帷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趙常樂楊錯的小說名是《一覺醒來我未婚夫權傾朝野》是由青帷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趙常樂本是受盡榮寵的趙國公主,一朝國破家亡,她自盡殉國,才發現未婚夫正是害她滅國的罪魁禍首。再睜眼,發現自己穿到了三年后,成了一個低賤貌美的舞姬,而此時,這舞姬脫了衣服,酥胸半敞,正在勾引她未婚夫……

更新:2019/06/27

在線閱讀

主角是趙常樂楊錯的小說名是《一覺醒來我未婚夫權傾朝野》是由青帷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趙常樂本是受盡榮寵的趙國公主,一朝國破家亡,她自盡殉國,才發現未婚夫正是害她滅國的罪魁禍首。再睜眼,發現自己穿到了三年后,成了一個低賤貌美的舞姬,而此時,這舞姬脫了衣服,酥胸半敞,正在勾搭她未婚夫……

免費閱讀

  半晌床上的楊錯沒什么動靜,想來是暈死過去了。

  趙常樂輕手輕腳地走到床邊,她看到楊錯側躺在床上,他只穿一身白色中衣,烏發披散,好像是安靜沉睡——當然,如果忽略他臉上流下來的血。

  隔著晦澀的光陰,跨越生死的界限,她又一次見到了他。

  楊錯是典型的君子相貌,清雅,端方,溫和,卻又帶一種客套的疏離。

  遠山長眉似水墨勾勒,總是微微蹙起,仿佛在隱忍著什么;高挺的懸膽鼻,向下延伸出緊抿的唇。

  他整個人的氣質是很克制的,顯出一種長久的隱忍。

  趙常樂從前特別,特別喜歡他。

  但喜歡不喜歡的,到如今這地步已經不值一提了。

  現在的問題是,怎么殺了這個狗賊?

  趙常樂環顧屋內,連個利器都沒見到。她順手提了個青銅的香爐,慢慢爬到床上去。

  床上滿是碎瓷片,趙常樂又順手拿了一塊較大的碎瓷片。

  她跪坐在楊錯面前,低頭看著自己手里的兇器,半天沒動靜。

  用香爐砸死他?這得砸多少下,動靜有點大吧。

  那還是用碎瓷片動手吧。

  趙常樂探身向前,撥開楊錯垂在肩頭的發。

  可能是因為被砸暈了,所以他呼吸又慢又平靜,仿佛就只是在沉睡而已。

  仿佛并不曾有任何生與死。

  趙常樂深吸一口氣,捏緊了手里碎瓷片,放在他脖頸上。

  殺了他……殺了他!

  她仿佛能聽到父王在怒吼,殺了他!

  趙常樂閉上眼睛,手中瓷片往前送去,可就在這時——

  忽聽屋外有人敲門,緊接著傳來一個妖嬈的嗓音,“祭酒,奴把醒酒湯給您煮好了。”

  門外的人推門而進,是另一個漂亮的女子。

  趙常樂看得一愣——

  那衣服的暴露程度,比她還要過分。

  門口的女子心里算盤打得噼啪響:上大夫楊錯醉酒,自己趁機好好伺候一番,從此可就變鳳凰了!

  她手里端著托盤,托盤上熱氣騰騰的解酒湯,可等她看清屋內情形之后,“咣幾”,托盤掉到了地上。

  趙常樂還來不及做什么,那女子就扯開嗓子高叫了一聲。

  “來人啊!”

  **

  夜深。

  前院宴飲的絲竹之聲,因楊錯的受傷而猝然中止。

  這座府邸的主人長陽君簡直要哭出來,怎么這位當朝最炙手可熱的權貴,在他府上受傷了啊!還是被他的舞姬打破了頭啊!

  長陽君膽子小,生怕這件事給自己帶來禍患,不敢合眼,守在楊錯身邊。

  大概半個時辰后楊錯就醒了,長陽君忙湊過來噓寒問暖,“祭酒覺得如何?”

  殷勤地端起藥碗。

  楊錯爵位乃上大夫,可官職是負責教導國君學習的博士祭酒,他自己也更偏好旁人以祭酒稱呼,大約是與他讀書人的身份相匹配。

  因此了解的人,都稱他為祭酒。

  楊錯頭疼欲裂,伸手一模,摸到滿頭的繃帶。

  他記起來暈過去之前的事情,那個酷似笑兒的舞姬……

  眼前湊過來長陽君那張殷勤的肥臉,楊錯低頭,看到長陽君雙手捧過來的藥碗,以及那張臉上戰戰兢兢的微表情。

  “祭酒,您……”

  長陽君咽了一口唾沫,“您喝藥……”

  可楊錯只是皺眉,并沒有接過藥碗。

  長陽君肥臉一垮,仿佛要哭——

  完了完了,祭酒不接我的藥,一定是生氣了,我一定完了!

  楊錯沉默片刻后,這才接過藥碗,就看長陽君立刻松了一口氣。

  他默不作聲地將藥碗慢慢旋轉,直到轉到長陽君雙手并未碰過的碗沿,這才作罷,將藥一飲而盡。

  他將空碗遞過去,很小心地讓自己的手指不與長陽君觸碰,輕道一句:“有勞。”

  長陽君見楊錯被砸破了頭,都如此溫和,心頭松了一口氣。

  果然祭酒如傳言中一樣溫和有禮,那他就放心了。

  長陽君松了一口氣,話就多了起來,忙向楊錯道歉:

  “這說來都是我的錯,沒管好府里的下人。那個舞姬也太不聽話了!被您瞧上承歡,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她就應該乖乖從命,可她非但不從,反而推三阻四,竟然還傷了您,實在是該死,該死!”

  長陽君氣地臉上肥肉亂顫,

  “看我立刻把她處死!您消消氣——”

  長陽君說的激動,唾沫星子亂濺。

  楊錯皺眉偏頭,避過長陽君的唾沫星子。

  他淡淡出聲,打斷了長陽君的話,“不必興師動眾。”

  長陽君一愣,心想不過一個舞姬而已,賣身契都在手里,處死她就跟踩死一只螞蟻沒區別。

  長陽君忙道,“祭酒啊,您就是太心軟,那種賤民,必須要好好收拾才懂分寸,不然以后每個奴才都要翻了天了!您看——”

  長陽君喋喋不休,楊錯被砸了本就頭疼,一貫維持的君子皮囊也有些繃不住。

  他的情緒難得有些不耐煩起來,于是抬起長睫,一個眼神飄過去,就見方才還喋喋不休的長陽君,立刻不敢說話了。

  楊錯的面相很溫和,可瞳孔卻過份的顏色淺淡,因此便顯出一種冰雪般銳利的鋒芒來。

  溫和的面相,與鋒銳的目光,二者交錯起來,便顯出那副君子皮囊下的異樣靈魂。

  長陽君被楊錯類同冰雪的目光盯著,頓時不敢說話,只覺得手心冒汗,心頭慌張。

  說來奇特,朝中人都說楊錯是君子文人,從來沒習過武拿過劍的。可他那雙眼睛……那雙眼睛看向別人的時候,就好像面前的人都是死人,不帶一點感情。

  長陽君聽說,唯有殺過很多人的刺客,才有這樣的目光。

  見長陽君終于閉嘴,楊錯才收回目光,像往常一樣低眉垂眼。于是面相又變得溫和平靜,又是平時那副君子模樣。

  楊錯靜靜思索。

  方才他對那舞姬起了莫名的情.欲,不僅僅因為那舞姬與笑兒容貌相似。

  他猜測,自己一定是中了某種催情助興的藥。

  可惜醫官什么都沒查出來,想必是因為藥效發散的快。

  催.情.藥。

  一個酷似笑兒的舞姬。

  楊錯如今位高權重,確實有不少女人想爬他的床,可如此精心設計,還是頭一遭。

  楊錯直覺,這件事并沒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簡單。

  那舞姬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是想要爬床的話,她的行為是如此矛盾。一副誓死不從的模樣,甚至還試圖傷害他。

  如果根本目的不是為了攀高枝,那又是什么?她又有什么更深的謀劃?

  楊錯一向謹慎,畢竟坐到他如今的位置,想殺他的人非常多。

  三年前楊錯滅趙有功,擁立新君之后就立刻被封為上大夫,位同宰輔,國家大事小情均在他手中掌控。

  朝中有許多人對他不滿,在加上舊趙的人想要報仇,他的處境其實并不安全。

  這舞姬背后說不定有人指使,說不定是想趁他催.情.藥發,神志不清時行刺。

  畢竟男人最脆弱,最不設防的時候,可就是在床上啊。

  楊錯眼神變冷。

  現在唯一的突破口,就是那個舞姬了。

  刑罰之下,任何人都會說真話。

  到那時楊錯就知道了,她是單純爬床,還是另有深意……

  長陽君見楊錯半晌不說話,心里頭惴惴不安。

  天地良心啊,祭酒可別借題發揮對付他,他一個不求上進只求享樂的人,沒事讓舞姬砸楊錯干嘛,嫌命長嗎?

  都怪那個舞姬,她要是早從了祭酒,他哪至于受此驚嚇。

  長陽君滿頭流汗,生怕自己不能表忠心,

  “我……我這就讓人把那個不知好歹的舞姬處死,以解您心中憤怒!若是……若是看上了府中的誰,您盡管帶走,我沒有二話。”

  長陽君好歌舞享樂,平日里專注于搜羅各地歌女舞姬,府中美色如云。

  誰知楊錯卻道,“不必了。”

  “那舞姬此刻在哪里?我有事問她。”

  他雖是溫聲詢問,一副君子模樣,可是心里想的卻是——待會要用什么刑罰,才能讓她乖乖開口。

  心里有個暴虐的聲音想,好久沒活動筋骨了呢。

  長陽君連連點頭,“就在柴房關著呢!”

  “帶她過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