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游戲 → 茍系選手沒有求生欲沈峣周正小說最新

茍系選手沒有求生欲沈峣周正小說最新

五香咸魚 著

連載中免費

《茍系選手沒有求生欲》是由五香咸魚原創所著,主角叫沈峣周正,講述了嘲諷十級毫無求生欲老茍比大神攻 x 時茍時剛口嫌體正直毒舌新秀受之間的故事,EG隊長周正抱得世界冠軍后,在表演賽陰溝翻船,被萌新沈峣一槍爆頭。兩天后,沈峣選手轉會EG,空降一隊。一年后EG三連冠,記者:請問沈峣選手加入對諸位有什么影響?隊友:從看一個人騷變成吃著狗糧看兩個人騷。

更新:2019/06/27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五香咸魚大神最新作品《茍系選手沒有求生欲》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茍系選手沒有求生欲最新,茍系選手沒有求生欲無彈窗,《茍系選手沒有求生欲》是由五香咸魚原創所著,主角叫沈峣周正,講述了嘲諷十級毫無求生欲老茍比大神攻 x 時茍時剛口嫌體正直毒舌新秀受之間的故事,EG隊長周正抱得世界冠軍后,在表演賽陰溝翻船,被萌新沈峣一槍爆頭。兩天后,沈峣選手轉會EG,空降一隊。戰隊基地雞飛狗跳,吃瓜群眾紛紛下注,賭周隊何時休了沈峣。然而他們等到的只有一天比一天放飛自我的EG官博。EG吃雞分部:今天也有絕美的社會主義兄弟情當飯吃。一年后EG三連冠,杠精俠們心懷不甘,旁敲側擊隊內不和傳聞。記者:請問沈峣選手加入對諸位有什么影響?隊友:從看一個人騷變成吃著狗糧看兩個人騷。

免費閱讀

  同時,回到老家的謝彬也看到了這篇文章,他剛放下行李,水都來不及喝一口便登錄直播賬號,數百萬的粉絲一早蹲在他直播間里等,見謝彬上線,紛紛出言安慰說會給他討回公道,有些言辭激烈的甚至表示要去沈峣微博下轟炸,把他罵到退役,讓謝彬重回EG。

  安慰他的粉絲都是好心,謝彬不能拿他們當出氣筒,可后面有些明顯在帶節奏的彈幕他沒法無視,他試著解釋幾句,可不說話還好,一張嘴就有人直接問他是不是EG要求他不許往外說。

  謝彬滿肚子火找不到人撒,關掉直播找周正視頻通話。

  他特意要求在同一天宣布自己退役和沈峣加入EG,可費心給EG未來鋪的路被這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號給打亂了。

  “老謝,你不用和他們解釋,現在你說什么都沒人信。”周正比他冷靜,也比他更擅長使喚人,“讓公關部忙去吧,不然每年花大價錢養著他們吃閑飯嗎?”

  “不是……我就是挺氣,你們說這群人是不是有毛病?”謝彬怒極反笑。

  “其實這樣也挺好。”沈峣關掉微博消息提醒,淡定地抬頭對謝斌說,“謝前輩直播間的人氣一直在漲,可以多撈點禮物。”

  周正:“……”

  謝彬:“……小老弟,你咋這么現實呢?”

  以沈峣說話懶得拐彎的性格,謝彬覺得這孩子不是嘲諷,只是在單純的地敘述事實。

  他切出視頻一看后臺數據,發現沈峣說的沒錯,光是他露面的幾分鐘粉絲就砸了三萬多的禮物,抵得上他在EG大半個月的裸薪,而且不只是他的粉絲,還有一部分人的昵稱傻子看了都知道是周正那群戰斗力一頂十的粉。

  “本來想陰謀論一下是Fly那群蒼蠅搞的鬼……不過我放棄。”蘇蘿夾了片羊肉在鍋里涮了涮,蘸著含糖量超標的麻醬吃了,“他們哪有那個美國時間跑去首都機場蹲點?又不是狗仔。”

  今天中午EG點的外賣火鍋,陳美伊痛斥他們有食堂不吃點外賣的奢侈行為,最后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跑來分一碗肉。

  陳美伊邊塞羊肉邊說:“蘿蘿悠著點兒吃,你最近有代言。”

  “知道啦。”蘇蘿笑瞇瞇地給陳美伊舀了一勺牛肉丸,“陳姐多吃點哦,你這兩天都累瘦啦。”

  陳美伊:“……”

  你一定知道這玩意熱量高,對不對?

  “女人的友情真是塑料。”嚴溪越幸災樂禍地評價,不忘夾一筷子牛肉伸到周正手機前給謝彬看,“老謝,看,我們今天中午吃火鍋哦。”

  謝彬狠狠切斷視頻。

  蘇蘿一眼掃過來,冷哼一聲:“男人的友情也堅固不到哪里去。”

  見謝彬下線,周正把手機從支架上取下來,看了幾頁微博,臉色漸漸沉下來。

  “沈峣上號,跟哥去棒子國看流星雨。”周正扯嗓子喊了一聲,飯碗一放,站起來往訓練室走,“給他們看看咱EG一隊走后門選手的實力。”

  一隊的訓練室和休息室僅隔一道玻璃墻,周正經常感慨完備的設施不只為選手提供了最大便利,更是養出來一群吃飽了就坐著的懶貨,感慨完了自己也毫不猶豫地投入懶貨大軍。

  “你怎么說得好像走后門是什么好事似的?”陳美伊鄙視周正。

  周正一聳肩,“我挺喜歡,‘走后門’這名字多潮啊。”

  陳美伊氣得不想理他。

  趙華超放下筷子,看向周正,“你們現在直播?”

  “就一個小時。”周正說,“保證不耽誤訓練,我可以提供額外技術指導。”

  “你想干嘛?”陳美伊警覺起來,“你再搞事,信不信公關部全體員工能直接從六樓跳下去?”

  “我這是在幫他們。”周正看向趙華超,征求他同意。

  “行,去吧。”趙華超略一思索,答應下來,他看了眼沈峣,又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周正,“都是茍命流,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沈峣吃飯速度快,吃完了馬上坐回電腦前開軟件練槍,一秒鐘也舍不得浪費,聽到周正喊他雙排,不禁有些疑惑,“不訓練了?”

  “先開直播,播一個小時再練,教練同意了。”

  “韓服?”

  “對。”

  周正路過蘇蘿的位置時飛快伸手從她桌子上順了塊巧克力,在EG女霸王發飆前撕開包裝,掰下一半塞到毫無防備的沈峣嘴里,自己理所當然地吃掉另一半,對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的蘇蘿說:“峣峣比我先吃的。”

  被當成擋箭牌的沈峣含著半塊巧克力,目瞪口呆,想不到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蘇蘿大步走過來,周正防備地看著她,防止她突然打人,然而蘇蘿看都不看他,拉開自己的抽屜抓出一把巧克力,全塞到沈峣懷里,“來,峣峣,收好了,別給那個老茍比拿走。”

  她挑釁地看了眼周正,繼續和陳美伊聯系塑料姐妹情去了。

  還帶這么欺負人的?!

  周正憤憤扭頭,開打開攝像頭,掛加速器登錄韓服。

  沈峣跟著開了加速器,他的直播間昨天就建好了,還黑著的時候就有一群人蹲著,見正主來了,彈幕飛快刷起來,小部分來看戲,大部分是針對他的EG粉絲。

  不過EG粉頂多是對“走后門”有質疑,真正不滿意的是周正的個人粉絲。

  彈幕實在太多了,兩個房管禁不過來,不得已又加了兩個。

  周正偏頭看向沈峣的屏幕,“牛啊,我才仨房管,你直接四個了?”

  “那我們換?”沈峣看著一條咒他出門被車撞斷手的彈幕面不改色,不一會兒那人就被封了。

  “也行啊。”周正躍躍欲試,“我好多年沒親自下場和人撕胯了,真有點兒懷念。”

  陳美伊一個紙團丟過去,正中周正后腦,“好好直播,別總搞事!”

  素質廣場上,一個前凸后翹的白人女性混在一群黑皮和黃皮的大老爺們兒里及其扎眼,沈峣捻了捻手指,感覺這角色簡直就是個大寫的“向我開火”。

  連他都忍不住了。

  周正余光瞥見沈峣的動作,警惕地操控Sweet離Sunny遠了一些,“峣峣,現在我們是隊友,你可不能殺我。”

  “知道。”沈峣操控Sunny對著Sweet的方向做了個揮拳的動作,“殺你沒人頭分。”

  周正不敢相信他竟然如此絕情:“……只是因為這個?!”

  沈峣嘴角一勾,“不然呢?”

  【哇哦,Sunny選手真的好自信呢!】

  【我聽錯了吧?他要拿周神人頭?】

  【你沒聽錯,EG的走后門選手就是辣么瀟灑、自信。】

  【笑死我了,他還以為這是在表演賽嗎?】

  【表演賽要不是周神沒認真,輪得到他拿人頭?再說他殺了周神也沒進決賽圈,一看就是個運氣吃雞流。】

  【嘻嘻嘻,本黑子解解的墻頭又要多了一個嗎?】

  【黑子解解們隨意,反正我看這小白臉實力也就這樣,被踢出去只是時間問題。】

  【有點兒過了吧?表演賽下午Sunny也是連續五局吃雞的。】

  【樓上也不看看他抱上誰的大腿?讓我和周神一隊我也能連著吃五局雞!】

  兩人的直播間里,各種顏粉、技術粉、黑粉都在刷彈幕,沈峣壓根沒看彈幕助手,全當沒有直播間的存在。

  游戲開始,周正打開地圖掃一眼,頭皮頓時一炸。

  “操!這他媽什么鬼航線?!”

  訓練室里的人齊刷刷看向周正和沈峣,趙華超走到周正身后看航線,也是無語半晌,“機場到機場……我是兩年前還是三年前見過一次。”

  這局的航線自東向西貫穿機場,絕對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葩,可跳傘的范圍很小,大多數玩家只能選擇在機場、N港、P港和M城著陸,可想而知落地后的戰斗有多慘烈。

  ——絕對是茍命流的克星。

  同時他的聲音傳到直播間,彈幕顧不上嘲諷沈峣,一片和諧的“哈哈哈哈”,提前刷禮物慶祝周正即將成盒。

  “糟了糟了,這航線不太妙……”周正一改往常嘴欠屁話多的作風,對彈幕視而不見,讓粉絲和黑子們都很不習慣,他開了延遲,“沈峣打狙位,有問題嗎?”

  “可以。”沈峣答應得干脆。

  可彈幕一點兒都不干脆。

  【???】

  【什么情況?周神讓位了?】

  【周神沒說他什么位置,也不一定是讓位吧?】

  【難道是雙狙?】

  【醒醒,幾百年前的戰術了那是?】

  【大家理解理解,人家都能讓周神收進一隊,讓周神再破格讓個位置有什么的?一句枕邊風的事,別總大驚小怪的。】

  “跳這兒。”周正在N港靠近大橋的地方標了個點,沈峣半句廢話沒有,跟著他往下跳。

  落地后兩人飛快進房,撿了槍和子彈上樓,對地上的醫療箱視而不見,沈峣甚至留了把98K在一樓,自己只撿了Mini14。

  他們沒有分開,一個守在窗邊,一個守在樓梯口,這個房子的窗戶面向大海,春暖花開,周正站在窗口剛好能看到大橋。

  周正瞇起眼睛,“來客人了。”

  “聽到了。”沈峣架好槍他在的位置可以看到門口,一樓的人卻很難發現他。

  來的兩人經驗豐富,見滿地物資,首先后退幾步抬頭用瞄準鏡往樓上瞄,周正在他退出來時已經蹲下了,那人什么都沒看到,招呼兄弟進屋撿槍。

  可他剛踏進屋子一步,便被一顆子彈爆頭擊倒,接下來幾顆子彈打在門口,逼得他隊友退出門外,沈峣的位置打不到他,但貓在窗口的周正的視野里剛好出現一顆行走的人頭。

  兩顆人頭入賬,沈峣下樓換掉Mini14,撿起醫療箱分給周正,自己去另一個窗戶守著。

  遠處不斷傳來槍聲,擊殺公告一條接一條刷新,沈峣狙掉三個落單的玩家,周正始終吊兒郎當蹲在窗口,閑得長蘑菇。

  沈峣眼睛盯著窗外,耳朵時刻留意一樓的動靜,免得被人包抄。

  “N方向紅磚房二樓,有個原諒帽,看到沒?”周正不知道什么時候晃到沈峣身后,遺憾地嘆了口氣,“哎呀,他縮回去了。”

  那顆綠油油的腦袋早被沈峣注意到了,可惜那人縮得太快,他都沒來得及開槍。

  沈峣小幅度轉動視角瞥了眼Sweet,“怎么?周神身上的蘑菇終于重到背不動了嗎?”

  “怎么又叫周神了?”周正不滿,“叫隊長!”

  沒人回答他。

  下一刻,冒頭的原諒帽被打爆了。

  【EG-Sunny使用Kar98K爆頭擊殺了AiAiAir】

  “這鬼名字……多大個神跑來炸魚,不嫌丟臉,別是匿名把妹來了吧?”周正低笑一聲,給沈峣解釋,“YH隊長的小號,夏天的時候可被這坑爹貨坑慘了。”

  周正偶爾會來打韓服,但沈峣是真的除了亞服偶爾登頂,其他服務器戰績全零,因此匹配到的對手分數也高不到哪兒去。

  然而堂堂韓國第一戰隊的隊長也在魚塘局混,這就讓周正逮著可以嘲笑的點了——完全沒有把同樣帶人來炸魚的自己包含在內。

  “YH?”沈峣茫然。

  要說國內知名的戰隊他還了解些,但說到國外他就不認識幾個了。

  周正笑道:“韓國的戰隊,你不用認識他,知道他是我的手下敗將就可以了。”

  沈峣無不譏諷地問:“全世界都是你的手下敗將吧?”

  “當然不是。”周正語氣深情,聽得讓人直起雞皮疙瘩,“至少你贏過我。”

  沈峣閉嘴了。

  不論是周正的直播間還是沈峣的,彈幕一片噓聲,粉絲黑子一家親忙著噓周正,連噴Sunny的人都少了許多。

  游戲平穩進行,安全區在機場,直到第二次刷新前,EG二人組暫時不需要跑毒。

  周正和沈峣一直茍在小房子二樓,不追空投、不找人剛,仿佛皈依佛門從此不再殺生,只差一塊田地一把鐮刀,便可以過上男耕男織的神仙日子。

  除了一開始誤入狗窩的二人,縮圈的時候又來了個落單的,意料之中成了沈峣的槍下亡魂,用性命支付了他的過橋費。

  ——這位玩家是真的慘,平安走過死亡之橋、沒有受到毒圈侵蝕,卻倒在了自認為安全的掩體后。

  漸漸地,不只是技術粉,連只會舔臉的顏粉們也發覺有什么不對。

  周正在劃水。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游戲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