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天下第一女衙役孟家女郎小說

天下第一女衙役孟家女郎小說

孟家女郎 著

連載中免費

《天下第一女衙役》是孟家女郎所著一部長篇穿越古言小說,主角是修羅劉重照,講述了修羅穿越書中獲得重生,與當朝太子劉重照發生了一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故事。修羅為了感恩上天給她重生一次的機會,將這一世家族的血海深仇扛下為他們鳴冤,在這個過程中,與太子劉重照產生交集,被這位未來的九五之尊攬入羽翼之下,無人能傷。

更新:2019/06/26

在線閱讀

《天下第一女衙役》是孟家女郎所著一部長篇穿越古言小說,主角是修羅劉重照,講述了修羅穿越書中獲得重生,與當朝太子劉重照發生了一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故事。修羅為了感恩上天給她重生一次的機會,將這一世家族的血海深仇扛下為他們鳴冤,在這個過程中,與太子劉重照產生交集,被這位未來的九五之尊攬入羽翼之下,無人能傷。

免費閱讀

  小年焦急地站在門外,看著拍了很久都沒拍開的門,急得團團轉。

  “要不然,再敲敲?別是睡死了吧?”朱大娘低聲嘀咕了一句。

  正在說話間,修羅打開了門:“怎么了這是?出了什么事?”

  一聽到修羅的聲音,小年頓時眉飛色舞:“小五姐,你睡的這么死啊了?我敲了半天的門。蠶種孵化出來了!”

  “這么快?”修羅沒想到蠶種竟然這么快就孵化出來了,面上一喜:“我收拾一下,馬上就過去。”

  進屋梳洗一番,修羅就跟著朱大娘去了朱家。

  一進蠶房,熱氣撲面而來。

  而后,她就聽到了一陣沙沙沙沙的聲音。看著這些小小的春蠶大口大口地吃著嫩|嫩的桑葉,修羅連呼吸都放輕了。

  出了蠶房,朱大娘一臉喜色:“原本我家是將蠶種放在灶上,要一個月左右才能孵化。現在把蠶種從灶上改放到炕上,蠶種孵化起來特別快。從今天早上開始,這些蠶種就開始接連不斷地孵化。”

  她感激地看著修羅:“五爺可是我一家的救命恩人啊!交了蠶稅,剩下的生絲,還能頂上一家幾口人的人丁稅呢。”

  “五爺對我家的恩德,縱是立個長生牌位也是當得的。”

  聽到要給自己立牌位,修羅嚇了一跳:“朱大娘切莫如此啊!我還這么小,怎么能當得起?”

  “當得起,當得起!”朱大娘摸了摸眼淚,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院里院外站滿了人。

  聽到朱大娘的話,皆用敬佩的目光看著修羅。

  朱大娘家的蠶種已經孵化了,那就證明盤炕的辦法確實有用。而且聽朱大娘話里的意思,修羅已經替他們尋找到了長期的石炭供應,石炭方面是不用愁了。

  只要精心飼養,到了六月,炕上的蠶就是錢。光明的未來一眼可見,怎不令她們歡喜?

  那五戶決定聽從修羅的話養蠶的人,更是一臉喜色。

  其他決定觀望的人,也有些動搖。

  “五爺,如果我們也愿意養蠶,那你還愿意給我們盤炕嗎?”一個前幾天明確表示拒絕養蠶的人,走到了修羅的面前。

  修羅笑了一笑:“炕原本就是免費教給你們的,只要你們愿意盤,就可以盤。我不收費,也不限制什么?別說是你們,就是別鄉的人想盤炕,我也歡迎。”

  “至于養蠶,這并不是我想要讓你們養的。而是養蠶確實能讓你們得到好處,除去交了稅外,還能有些收入,何樂而不為呢?”

  “但是!”修羅說到這里,看了一眼眾人,“我不會為你們做擔保和出錢!在沒人支持我的時候,朱大娘和那五戶人家決定支持我。這是對我的信任,我不能厚此薄彼。”

  這話一出口,那五戶人家和朱大娘紛紛點頭。

  聽到修羅不愿意替他們出本錢,也不愿意做擔保,有的人不免就退縮了。

  然而,愿意吃螃蟹的人還是有的。當下就有人決定,哪怕修羅不給他們出本錢,他們也愿意養蠶。

  “盤個炕才三十錢不到,加上買炭合計下來不到百錢。我找親戚借些,咬咬牙這錢也就出來了。修五爺能把炕這種東西白送給我們,我們哪能讓修五爺再替我們出養蠶的錢?再說了,我們養蠶是我們得實惠,修五爺得什么了?”

  “對,修五爺是一心為了我們!”

  等到修羅回到高里正家里的時候,身后跟著全村的人。

  看到這些村民,那幾個剛到高橋鄉還沒來得及歇一下的衙役們,嚇了一大跳。

  難道說,這些村民被修羅逼迫的要造反了?按照慣例,凡是鄉民們聚在一起,不是造反就是要殺官。

  衙役們害怕了,決定先下手為強。

  他們橫眉怒目,指著村民們大喊:“做什么?想造反嗎?都別過來!”握緊手中的皂棍,不分青紅皂地就朝村民們身上打去。

  原本興致沖沖來向高里正匯報成果的村民們,莫名其妙地挨了幾棍,尖叫著朝后退去。

  他們這一退有些突然,而后面的人卻還在從院門外往前走。院門比較窄,兩下里一擠,頓時就有人被擠得叫了出來。

  有個三四歲左右的小孩,被人群擠的東倒西歪。而孩子后面的人,此時還在不停地往后退,眼看就要把孩子踩到腳下。

  正在與幾個大娘說話的修羅上前一步,將孩子抱了起來,快速地道:“不要擠,后面的人快點后退,不要傷著孩子。”

  小年上前,將另外一個差點被踩倒的孩子抱起,也跟著修羅站到一起,分流人群。

  看到修羅,村民們有了主心骨,后面的人不再往前,而是朝后退去。

  不一會,院門前就清理干凈。

  幾個衙役看到修羅與小年站在院外,輕蔑地笑了一笑。

  為首的張衙役,冷笑一聲:“修五爺,這激起民變,可是要掉腦袋的事情啊……”說到最后一個字時,他將聲音拉得極長。

  小年皺緊了眉頭:“什么民變?張差役,飯可以亂吃,話不能說!”

  “小屁孩子,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張衙役朝天翻了個白眼,根本不把小年放在眼中。

  修羅用眼神阻止了小年發怒,上前一步問道:“什么民變,你把話說清楚。”

  這幾個人真是找死!前些時候,他們在春風樓前仗著鄭得昌的勢想要抓她。

  現在又敢來害她?口口聲聲的激起民變?

  真是不知死字是怎么寫的。

  張衙役不屑地看了修羅一眼:“我來問你,勸桑這都快半個月了,為什么還不回衙門交差?當初我就說,把這事交給你們辦不行。看看你們把村民逼成什么樣子了?”張衙役指了指外面的村民,“我告訴你們,這可是天子腳下。若把百姓逼急造反,你們有一百條命也不夠賠的!”

  站在張衙役身后的幾個衙役紛紛點頭。

  “小小年紀能做什么事情?看把這些百姓逼的,一個個的要找高里正來評理呢。”

  “對,你們做的事情,還得我們過來給你們擦屁股……”

  聽了這些人的話,小年眼中閃現過憤恨。

  這些人來到鄉下,一不問百姓的疾苦,二不問勸桑的結果,卻直接把百姓聚集到一起給定性成造反。

  造反?有這樣興高采烈的造反嗎?難道這些人都沒看到百姓臉上的笑容?

  “啥造反?誰造反了?”朱大娘被造反倆人字唬得臉色發白,急忙站了出來,“我們沒造反,我們是跟著修五爺過來的……”

  “跟著她過來的?”張衙役從鼻孔里出了一口氣,,陰陽怪氣的說,“好一個修五爺!我聽說你這個修五爺來了之后,就是高里正接待的。高里正可沒有對不起你的地方吧?你帶著村民沖擊高里正家,是何用意?”

  高里正年紀大了,這會被兒子扶著剛剛走到院門口,聽到張衙役的話嚇得差點跌個趔趄。

  修羅沖擊他家做什么?

  他連忙道:“張差役……”

  剛剛開口,張衙役就將他的打斷:“高里正,你不用替這個人說話!她在衙門里就一向不守規矩,如今下鄉了沒人管束,更是連點臉面都不講了。今天的事,我替你做主了!”

  說著,他一揮手:“給我拿下!”

  幾個衙役應了一聲,如狼似虎地朝著修羅撲去。

  眉毛一挑,修羅的眼睛輕輕瞇起,眸子里閃過一道冷光。

  就在這時,小年突然站到了修羅的面前,將她牢牢護在身后。

  “你們做什么?事情都沒問清楚,為什么要抓小五姐?”

  張衙役聽到小年這么說話,哈哈大笑:“今天我抓她,總好過改天她被別人抓。這么嬌滴滴的一個小丫頭,落到別人手中被辣手摧花了怎么辦?好歹我們兄弟也是她的長輩,總不會對做什么的。”

  說到最后一句,哄的一聲,幾個衙役全樂了。

  在場的村民沒一個笑的,都用仇恨的目光瞪向這幾個衙役。

  修羅與以前所有來勸桑的人都不一樣,她是真心真意地幫著鄉親們的。為了能讓他們養好蠶,她發明盤炕這種東西,又跑到山上幫他們找到了石炭的貨源。

  石炭多便宜啊!比木柴還要便宜。而且山上的人又可以送到村子里,免了他們奔波之苦,他們只需要付出一點點微薄的報酬就可以。

  省了錢,省了力,省了心!家里的女人們養蠶,他們可以把精力投到田地。而且晚上回家,立刻就有熱水熱湯,這日子比起以前不知好了多少倍。

  這樣好的衙役,打著燈籠也難找!

  可這幾個剛到高橋鄉的衙役,卻張口閉口地修羅要造反,簡直是欺人太甚。

  想到這里,朱大娘的兒子朱正義站了出來:“不許你們抓五爺!”

  一見到有人站出來打頭了,又有幾個村民也跟著站了出來:“五爺一心為民,你們憑什么抓她?”

  一個衙役見到這么多村民站出來,只氣得臉色通紅。手中的皂棍向前一指,叱喊道:“你做什么?退后!再敢上前,就以造反論處!”

  張衙役陰測測地道:“不要被她蒙騙了,她一個小丫頭能會做什么?喊你們幾聲叔伯嬸嬸就把你們糊弄了?我可是奉趙縣尉的命前來抓她的!”

  一聽到是趙縣尉派人過來抓修羅的,幾個出頭的村民對視了一眼,有些騎虎難下。

  自古民不與官斗!

  這時,朱大娘扶著一個老婆婆走了出來。那老婆婆一頭白發,身子巍巍顫顫的連路都快走不動了。

  “我老婆子今年八十二了,我啥都不怕!”老婆婆抬起手中的拐杖指著這幾個衙役,“你們要是敢抓修五爺,就把我這個老婆子一起抓走!這樣好的修五爺,可不能被你們這樣的人禍害了。”

  八十二歲的老婆婆,這可是活成人瑞了。這樣的歲數,她就是脫了鞋扔到趙縣尉的臉上,趙縣尉若是敢辦了這老婆婆,會立馬被人彈劾的。

  這下子可糟了!張衙役沒想到竟然有老人家替修羅出頭,一時覺得難辦。

  一個衙役走上前,拱手道:“老婆婆……”

  “呸!”老婆婆一口濃痰吐到了那衙役臉上,“黑心爛肺腸子都壞透的,你也不扒扒自己,從里到外都黑的油油亮。”

  “老天爺好不容易把修五爺送給我們,如今我們正憋著心勁往好日子上奔。你們就來攪合!我呸……”

  老婆婆越罵越生氣,抬起手中的拐杖就往這衙役頭上敲:“你爹娘咋就把你這種沒卵子的貨生出來了?我今天替你爹娘教訓教訓你!”

  把那衙役打得抱頭鼠竄。

  一見到村子里年紀最高的老人家出手了,村民們頓時群情激奮。

  “打死他們!”

  “憑什么抓修五爺?”

  幾個莊稼漢跑上前,指著那幾個衙役的鼻子:“欺負老人家和小丫頭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沖著爺們兒來!”

  一時間民意洶洶,將那幾個衙役嚇得心驚肉跳。

  眼見得村民們要去揍那幾個衙役,修羅連忙上前:“諸位叔伯大爺請聽我說!”

  修羅一出聲,村民們頓時安靜下來,甚至還有人出面替修羅維持秩序。

  轉過頭,修羅看向張衙役:“張衙役,你說你替趙縣尉來抓我,請問我犯了哪條律法?”

  張衙役聽了這話,只覺得眼前仿佛有一萬馬奔騰而過。

  趙縣尉根本就沒說讓他們來抓人,只是在言語間暗示了一下。可是暗示什么的,根本不能擺到臺面上的。

  見他答不出來,修羅就知道這人肯定是受趙縣尉指使,不動聲色地道:“我一沒犯律法,二沒影響勸桑,你有什么資格抓我?以什么理由抓我?”

  人群轟的一聲,齊聲道:“說得對!憑什么抓人?”

  張衙役看著那些替修羅說話的村民,眉頭亂跳。這個小丫頭怎么這么有能耐,這才剛下鄉幾天就把人給哄成這樣?整個村的村民都替她說話。

  想到這里,他快速變幻了臉上的表情:“哎呀,你瞧我這腦子!趙縣尉明明和我說,讓我過來看看你做的怎么樣?你不知道你這十來天沒回去,秦頭他在家里呆得有多著急……啊哈哈哈……小五啊!叔叔我跟你開個玩笑!你不會當真了吧?”

  說著,他給幾個衙役連使眼色。

  好漢不吃眼前虧!先把這波抗過去再說。

  修羅似笑非笑地看著張衙役:“這么說,是你假傳趙縣尉的話了?”

  張衙役臉上的笑容極為真誠,“小五,你可是我看著長大的!總不能就為了這么一丁點的小事,就為難你叔我吧?”

  小年上前一步,板著臉道:“那你剛剛說小五姐造反的時候,怎么就沒想到她是你侄女呢?你可是看著她長大的!”

  此話一出,張衙役臉上青一片白一片。小東西!等老子過了這道坎,回頭再收拾你!

  張衙役擠出一臉笑容:“小五,你總不會真的眼睜睜地看著這些村民把你叔給打死吧?”

  修羅后退一步,讓出了一條道:“張叔叔,請!”

  一見到修羅讓道,張衙役與那幾個衙役趕緊走。

  小年頓時不滿:“小五姐,你怎么把他們給放了?”

  修羅抿唇一笑:“只有放了他們,他們才能想法子找我的麻煩啊!”

  一到高橋鄉什么都不問,就直接抓人。看樣子,這些人已經與趙縣尉站到一起了。

  她這幾天已經把該做的東西做好了,這幾個衙役就沒必要再留下來了。順著這幾個衙役往上查,就可以查到趙縣尉身上。

  她要像趙縣尉當年栽臟任蘿父親一樣,把叛國的罪名栽到趙縣尉身上。

  修羅拉著小年走到一旁:“你馬上回城,到和昌坊找一個叫魏東彬的人,就說是我讓你去的。讓他帶人來高橋鄉抓人……”修羅的聲音又低了一些,“我這里有兩封信,一封給你爹。讓他看了信之后,依計行事。另一封,交給魏東彬。”

  “切記!你爹的信,讓你爹一個人看。”

  小年帶著修羅寫的信走了。

  而以張衙役為首的幾個衙役,在被村民們羞侮一番后,也悄悄地溜走了。

  然而修羅知道,這件事情并沒有平息,張衙役等人一定會悄悄尋找她的罪證,好借機扳倒她。

  果不出她所料,到了晚上,朱正義就告訴了她一件事情。

  “五爺,這些人去了高大賴家里。”

  這世界上,有勤奮的人,就會有懶惰的混人。高大賴,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懶人。張衙役去找高大賴,定是不安好心!

  修羅冷笑一聲:“你好好看著他們!”

  朱正義重重地點頭:“五爺,你放心好了!小年走之前把你托付給了我,我一定替小年好好照顧五爺。”

  而這時,在高大賴家吃酒的張衙役等人知道了一件令他們震驚的事情。

  “你說什么?這修羅竟然與山上的野人勾結到一起了?”張衙役放下手中的筷子,有些興奮地看向高大賴。

  野人是什么?這可是為了逃稅避到山上的人啊。只要抓到一個送到衙門里,官府就獎勵一百株錢。修羅竟然與這樣的人勾搭到一起了?

  這可是重罪!

  一想到趙縣尉交給他的任務馬上就可以完成,張衙役興奮極了。

  “高兄弟,你多喝點!”張衙役拍了拍高大賴的肩膀,又替他倒了一杯酒,“等我們抓到修羅私通野人的罪名,到時你的那一份定是不會少!這件事情,你還得多多留意才是。”

  高大賴被張衙役這一吹捧,樂暈了:“一個小娘們家,能干成什么大事?這天底下除了生孩子,就沒有娘們能干的事情。她要是能領著人把蠶養好,我就把全鄉的土全給吃了。”

  他又倒了一杯酒:“嗯,好酒!”

  看著高大賴接連不斷地吃酒,張衙役冷冷地笑了。

  修羅,你就等著吧!

  許是高大賴喝的多了,說話就無所顧忌起來:“張大哥,你說他一個小娘們家。到底是哪里得罪張大哥了?怎么張大哥來了就要抓她?”

  張衙役冷笑一聲,給自己倒了杯酒:“她倒是沒得罪我,只不過是有人看中了她的相貌,想納她為妾罷了。”

  “哦?原來是這樣?”高大賴眼中閃過一道若有若無的冷意,“這女人哪有不嫁人的?她無父無母,有人看中她這也是她的福氣。”

  “誰說不是呢?”張衙役面上帶了點不服,“要不是趙縣尉吩咐了讓我們不許傷她,你以為她今天能逃過去?兄弟幾個直接皂棍一夾,任她有多少力氣也使不上。”

  “說得極是!張大哥這是經年的老衙役,抓人那是頂有一手的。”高大賴舉起酒杯,“兄弟我敬張大哥一杯!”

  一時間,高大賴家中傳出杯碗相撞,喝六幺五的行令聲。

  過不多久,高大賴哼著小曲走了出來。等他走到爛墻根處時,從旁邊的黑暗中傳出一個說話的聲音。

  “怎樣?”

  高大賴依舊低著頭,將聲音壓得極低:“趙縣尉派他們來抓五爺,是因為想納五爺為妾。今天事情沒辦成,他們不死心。準備在野人這件事情上使詭計,想害五爺。”

  高大賴是個混人不假,但是他孝順!

  那個八十二歲的老婆婆,是他的太祖母。而朱正義,與他是遠房表兄弟關系。

  躲在黑暗里的朱正義嗯了一聲:“那我先走了,你別吃太多酒,明天還有事情要做呢。”

  “知道了!”高大賴吹著哨子又回了屋子。

  隨著高大賴回屋,屋子里又響起吃酒猜拳的聲音。

  ……

  山上,任銘接到了修羅送來的信。

  “讓我配合著她一起演場戲,這是什么意思?”任銘將信扔到火盆里,看著火焰將信吞噬,眉頭微動。

  讓野人下山,故意被張衙役等人抓住……修羅為什么會提這樣的要求?

  他有心想拒絕,可是修羅的話對于他來說,就是命令,是他這個親衛完全不能反對的。

  想了又想,他將當年跟著自己一起從任家逃出來的一個兄弟叫了過來。

  “后天,你下山……”

  ……

  此時的高橋鄉,朱大娘家成了人流量最大的一座宅子。

  眼里看著炕上那正在慢慢孵化的蠶種,耳中聽著朱大娘用憧憬的語言講著以后的好日子,所有的人臉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當幸福的未來可期時,養蠶的危害性就變得極低了。甚至就連對交稅的恐懼感,也下降了不少。

  現在高橋鄉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等我今年養了蠶盤了生絲,到來年再起一間大瓦房。

  愿意跟著修羅養蠶的人越來越多。哪怕現在修羅根本就不再墊付資金買炭,他們也愿意跟著養蠶。

  張衙役等人冷眼看著,心中卻在譏笑。

  等他們將山上的野人抓住,再把這整個高橋鄉都串通野人的事情捋上一捋。他們兄弟幾個升官發財,指日可待。

  到朱大娘家參觀的人越多,他們越高興。

  說不定這些人中,就有野人呢!

  一想到他們未來的日子就要著落到這些野人身上了,張衙役等人就激動的想要狂笑。

  尋了一個機會,高大賴去見了朱正義:“表哥,這些人憋著壞要害修五爺呢。”

  朱正義安慰他:“沒事,五爺已把所有的事情都給安排好了。”

  倆人正說著話,卻突然聽到外面亂了起來。

  緊接著,就聽到一陣驚恐的尖叫聲和哭喊聲。

  “出什么事了?”倆人對視一眼,分頭跑了出去。

  朱正義出門一看,只瞧目眥欲裂。

  只見一個衣衫襤褸的人被張衙役等人按在路中間,而幾個正在路邊做游戲的孩子被皂棍敲的東倒西歪,哇哇大哭。孩子的父母聽到哭聲過來,卻被張衙役嚴厲喝止,不許他們過來。

  “都退開,退開!再敢上前,就與野人同罪!”

  張衙役將腳踩在地上那個‘野人’的肩膀上,得意洋洋:“還說你們高橋鄉的人與野人沒有勾結?如今我腳下的是什么人?我告訴你們,與野人勾結,就與野人同罪!我看你們誰敢包庇他?你……”張衙役將手指向一個正偷偷接近孩子的婦人,“是不是你?你是不是想與野人勾結?”

  “我?”那婦人嚇了一大跳,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天老爺,我啥都沒做,啥都沒做啊!”

  孩子看到母親哭了,也跟著大哭起來。

  一時間,街道兩旁,哭聲震天。

  接到消息的修羅勿勿趕來時,幾個孩子才終于被父母接走查看傷勢。

  “你們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地說?沖著孩子們撒什么火?”修羅這次是真的怒了!

  張衙役仰起了下巴:“修羅!我原本看你是我的晚輩,你頂撞我的事情懶得和你計較。不過這次你與野人勾結的事情,我是無論如何也壓不下去了。”

  “兄弟們!把這個與野人勾結,破壞桑稅的女人給老子抓起來!”

  “得令!”幾個衙役上前,用皂棍將修羅團團架起。

  張衙役走到了修羅面前,連聲冷笑:“修羅?修五爺?五爺?坐班房的滋味可不好受啊!”他揮了揮手,“帶走,立刻押回縣里。”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