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皇家福星沉歌全文免費

皇家福星沉歌全文免費

午時茶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沉歌蕭翎羽的小說名是《皇家福星》是由午時茶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甜文。主要講述的是:沉歌已經是第七次重生而來,她第一世仗著有前世的記憶,幫著蕭翎羽解決了許多麻煩,與蕭翎羽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然后慘烈死去,后面幾次不管是躲著蕭翎羽還是默默做他背后的女人還是逃不過慘死的命運,這是第七次重生,再度被賣到燕王府遇到蕭翎羽,她小心翼翼,這次的結局會發生怎樣的改變呢?

更新:2019/06/26

在線閱讀

主角是沉歌蕭翎羽的小說名是《皇家福星》是由午時茶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甜文。主要講述的是:沉歌已經是第七次重生而來,她第一世仗著有前世的記憶,幫著蕭翎羽解決了許多麻煩,與蕭翎羽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然后慘烈死去,后面幾次不管是躲著蕭翎羽還是默默做他背后的女人還是逃不過慘死的命運,這是第七次重生,再度被賣到燕王府遇到蕭翎羽,她小心翼翼,這次的結局會發生怎樣的改變呢?

免費閱讀

  陳家,陳母將熬好的要給昏迷中的大女兒灌了下去。她借來的錢只夠買一副藥,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女兒。

  她替女兒擦了擦嘴角的藥漬,忽然看見女兒的嘴巴咕噥了一下,含糊不清地說了一句話,好像是“蕭什么我什么你大爺”。

  “真是燒糊涂了……”陳母心疼地望著女兒,想著約莫是救不回來了,心中想|死的欲|望就更強烈了。

  沒想到傍晚的時候,女兒居然真的醒過來了。

  陳小歌睜開了眼睛,身子因為生病而十分沉重。她摸了摸額頭,還沒從磕破頭的疼痛中緩過來。

  該死的蕭翎羽,屁大點的小死孩子力氣咋這么大?

  陳母看到她醒過來,抱著她又哭又笑了好一會兒。

  之前幾次陳小歌重生后,一直對母親賣自己這件事耿耿于懷,即便自己后來明明有能力了也從沒想過回頭找尋自己的母親和弟弟。

  可這一世不一樣,上一世她跟著牙婆子上馬車時,回頭看到母親的那一眼深深烙印在她的心里,母親當時哭得那樣傷心,委實讓她心里也很不好受。

  陳小歌知道這一世她也逃不過被賣的命運,卻不再對母親冷冰冰,她知道母親此時心里的苦澀,便主動安慰母親:“娘親莫哭,如今家中困難,不若將女兒賣了,換咱們娘仨兒的活路……”

  雖然陳母心中本就有這個打算,可是如今這話從女兒嘴里說出來,叫她更不知改如何面對女兒了:“好女兒,為娘、為娘實在舍不得你……”

  舍不得也沒用,若是想活下去,便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

  三日后,陳母找到了牙婆子,陳小歌幫著講好了價格,仍舊將自己賣了十兩的好價錢,然后隨牙婆子離開了。

  陳母得了十兩銀子,按照陳小歌所說,對旁人只道是賣女兒得了五兩銀子,全都還了賭債,剩下的她做些活計,賺了銀子慢慢還。追債的人左右得了些銀子,便也追得沒那么緊了。陳家宅子雖被抵押了出去,但陳母每月向抵押人交些租金,也算是把宅子保了下來。

  生活總算恢復了正常,可陳母卻愈發想念自己賣出去的女兒。她常常對著小兒子念叨:“小俊,你有個姐姐,長大以后,你一定要把她找回來……”

  這一世陳小歌掐算好了時間,沒有再提前一天進寧王府,自然也沒有再撞見因梅花過敏而腫成豬頭的蕭翎羽,也沒有被他推到而喪命,而是第二日才被牙婆子賣進府中,改了名字,住進了蘅蕪苑,跟著幾個與她同齡的小丫頭一起學習王府的規矩和各類活計。

  沉歌掰著手指頭算了算,這已經是她第七次重生了。

  第一次重生的時候,她因為仗著有前世的記憶,幫著蕭翎羽解決了許多麻煩,也由此吸引了他的注意,同他轟轟烈烈地愛了一場。可惜前世她只活到了三十歲,這一世她三十歲之后便再也沒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以至于蕭翎羽很快被人害死,她亦是受盡了折磨而死……

  第二次重生,她吸取前世的教訓,活得十分小心,不再奢望與蕭翎羽在一起,但也因為太過小心而一直躲著他,以至于他還沒活到三十歲便被人害死,陳小歌睡了一覺,醒來便又重生了……

  第三次重生,她已經受夠了,在被母親賣掉之前跑掉了,然后遇到了另一個牙婆子,自己又被賣入王府,看到蕭翎羽便一肚子火,他自然也沒能活得長久……

  第四次重生,她選擇原地自|盡,于是迎來了第五次重生。

  第五次重生的時候,她認命了,選擇做蕭翎羽背后的女人,面對他的求娶卻死活不肯答應,因為她要保持低調,因此這也成了她活得最久的一次。因著寧王妃幫著蕭翎羽選了一位他并不喜歡的世子妃,蕭翎羽最終郁郁而終,而冰雪聰明的世子妃也察覺出蕭翎羽并不愛自己,順藤摸瓜找到了她,出于嫉妒害死了她……

  第六次重生,她被蕭翎羽推了一個骨碌,死的十分干凈利落。

  現在已經是第七次了,這一次會活多久呢?

  沉歌所住的蘅蕪苑是燕王府最北邊最小的一個院子,苑里住的除了幾個與沉歌差不多年紀的小丫頭,剩下的便是沒有分配到各房或專供使役的丫鬟。

  這四個小丫頭中有兩個是張嬤嬤前幾日剛買進來的,還有兩個是府中的下人生下的孩子,模樣都很是不錯。可是沉歌一來便將她們都比了下去,苑中的其他人看到張嬤嬤領著沉歌進來,都紛紛夸贊她的好樣貌,夸張嬤嬤會挑人。

  張嬤嬤將沉歌交予蘅蕪苑的南芝姑姑便離開了。

  南芝姑姑年紀雖然不大,卻是管著蘅蕪苑二十多個人,順便教導這幾個小丫頭。如今加上沉歌剛好五個丫頭,最大的是青柳,今年剛好十歲。南芝讓青柳帶沉歌去領了新的衣服換上,頭發也要梳成同青柳她們一樣的發髻。

  這幾個小丫頭是有大用處的,依著傳統,每個小主子身邊都要有一個年齡相仿的貼身丫鬟,這些丫鬟同小主子一起長大,必然會建立深厚的感情,這樣長大以后,若是小姐出嫁,丫鬟可以做陪嫁丫頭幫襯自家小姐。若是小公子長大,也可作為通房丫鬟或者扶為妾室,無論分給誰,都意味著將來她們會高于其他下人一等。

  如今府里共有三個小公子兩個小姐,除了大小姐身邊已經有了一個年齡相仿的丫鬟,其余四個小主子身邊還未曾分配。

  沉歌的到來讓其她四個小丫頭感受到了危機。

  原本她們還想著籠統不過四位小主子,屆時不管跟了誰她們四個都不會落下,如今卻又來了一個樣貌如此惹人的小丫頭,豈不是要擠掉她們一個人?

  沉歌何嘗不知道這四個小丫頭的所思所想?

  她們四人之中當屬青柳最有心眼,青柳和九歲的素溪都是家生子,她們的母親一心盼著她們成為小主子身邊的貼身丫鬟,背地里給她們出了不少主意。

  因著沉歌是最后來的一個,自然成為了她們的排擠對象。

  沉歌還沒重生的時候,并不知道她進府的第一天就成為了四個小丫頭的敵人,也不懂耍她們的為難和心機,被她們欺負得十分慘。好在掌事的南芝姑姑眼睛是透亮的,明里暗里幫了她幾次,最后還推薦她去了蕭翎羽那邊。

  如今經歷了好幾個回合的沉歌自然不會將青柳她們這些小心思放在眼里,她只需安安靜靜地等著三個月之后去蕭翎羽那邊就行了。

  晚上沉歌領了新的被褥,走進了房中。里面沒有床,只有一條通鋪,她們人小身子也纖細,五個人睡在通鋪上還是綽綽有余的。

  只是她們四個在鋪上嬉鬧,并無人理會沉歌。

  沉歌問了一句:“姐姐們,我睡哪邊?”

  可惜她的聲音被她們嬉鬧的聲音掩蓋了過去,原本她們便打算給她一個下馬威的,自然不會輕易理她。

  沉歌也不惱,又問了一遍,還是無人理會。

  第一世便是這樣,她們四個人將她晾在一邊不理睬,她尷尬地抱著被子站了許久,只要快熄燈了她們才挪出一方窄窄的空間讓她上去睡。

  到底是小孩子,這種排擠的手段實在太明顯。

  沉歌見她們自顧自的玩鬧,她也不惱,只是轉身就要走。

  青柳見狀,立即停下嬉鬧,警惕地問了一句:“你去哪?”

  沉歌轉回身來,平靜而無辜道:“我見姐姐們都不理我,許是我走錯了房間,所以我去問問南芝姑姑我到底住哪里?”

  對付這群小屁孩,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告狀。

  青柳哪里會讓她去找南芝姑姑,于是便立即笑道:“南芝姑姑說你住在這里,便一定是這里。只怪我們光顧著玩了,沒有看到你進來。這樣吧,你睡在連翹那邊吧。”

  青柳和素溪打小就認識,她們感情最好,連睡覺也要挨著。其次便是香蕊和連翹。她們二人和沉歌一樣都是張嬤嬤買進來的,她們比不得青柳和素溪是家生子,總是被這兩人壓一頭。

  連翹聽青柳這么說,便不是很情愿地拽著自己的被褥往里面挪了挪,香蕊緊接著也拽了拽被褥,讓連翹靠過來。可那邊的素溪卻沒有動,她和青柳對視了一眼,立即鉆進了自己的被窩,說:“我累了,我要睡了。”

  如此偌大一個通鋪,青柳和素溪占了一半,香蕊和連翹以及沉歌只能占另一半,留給沉歌的空間,也只是剛好能容納她的身子而已。

  沉歌見是如此,便沒有立即上去,而是笑嘻嘻地對青柳說:“青柳姐姐,我想和你睡一側。”

  “什么?”青柳顯然沒想到她居然會提出這樣一個要求來,她難道看不出自己很討厭她嗎?

  “南芝姑姑說青柳姐姐自小在府中長大,對府中的規矩早已熟記于心,各個活計又做的漂亮,所以讓我多跟姐姐學著點。”

  “這……”青柳從沉歌口中聽到南芝姑姑夸自己,心中自然是開心的,既是姑姑囑咐的,她也不好拒絕,只好答應了,“素溪,你往那邊過去點……”

  素溪沒想到青柳居然答應了,往日里她同青柳相處得如同親姐妹一般,如今她卻讓一個新來的丫頭睡在自己身邊,聽那丫頭的意思,以后還要經常粘著青柳,那豈不是要搶奪她們的姐妹之情?

  素溪氣鼓鼓地從被窩里出來,將自己的被褥往香蕊的方向拖了一大塊,又氣呼呼地鉆了回去,只咕噥了一句:“真煩人!”

  熄燈之后,氣不過的素溪忽然嘀咕道:“哪里來的酸臭味?怕不是誰許久沒洗頭了吧?果然是鄉下人,一點都不知道干凈,也不曉得頭上有沒有虱子?哎喲這味道,熏得我都睡不著了……”

  除了沉歌,其余四個人的臉上都多少覺得有些尷尬,她們自然知道素溪罵的是誰。

  其實在進府之前牙婆子就已經將沉歌收拾的干干凈凈,哪里有什么味道,不過是素溪故意謅出來叫她難堪的。

  就在青柳她們以為沉歌會默默受著的時候,忽然聽見沉歌翻了個身,然后似是夢喃一般念出了一句話。

  “不聽不聽,小狗念經;不理不理,當豬處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