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臣妻溫蘅元弘小說結局

臣妻溫蘅元弘小說結局

阮阮阮煙羅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溫蘅元弘的小說名是《臣妻》是由阮阮阮煙羅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沈湛這人不近女色,從不為情所困,只是突然有一天沈湛向當今皇上要了一道賜婚圣旨,請求與青州經學博士溫知遇之女溫蘅成婚,從此狗皇帝便對她上了心,究竟是怎樣的女子能讓沈湛如此喜愛?直到后來見到溫蘅,狗皇帝更是心心念念,一夜夜輾轉掙扎后,狗皇帝終于狗到了他魂牽夢縈的女子。只是之后的日子卻與皇帝陛下想象中的有點不一樣了……

更新:2019/06/26

在線閱讀

主角是溫蘅元弘的小說名是《臣妻》是由阮阮阮煙羅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沈湛這人不近女色,從不為情所困,只是突然有一天沈湛向當今皇上要了一道賜婚圣旨,請求與青州經學博士溫知遇之女溫蘅成婚,從此狗皇帝便對她上了心,究竟是怎樣的女子能讓沈湛如此喜愛?直到后來見到溫蘅,狗皇帝更是心心念念,一夜夜輾轉掙扎后,狗皇帝終于狗到了他魂牽夢縈的女子。只是之后的日子卻與皇帝陛下想象中的有點不一樣了……

免費閱讀

  沈皇后乃華陽大長公主之女,與今上是為表親,打小相識,十歲時定下婚事,十三歲登臨鳳座,從獨承帝恩近四載,到如今的帝寵日薄,年已十九,膝下仍無一子半女,今上人前予她的尊重厚待,對于一位皇后來說,半分不少,可私下的臨幸,卻已淡薄到僅每月遵循祖制、皇帝必須宿在皇后宮中的初一、十五寥寥兩日。

  無子且寡寵,縱是身后有母親、有以沈氏為首的朝堂勢力支持,沈皇后亦不免有憂懼之感,這日十五,皇帝留在長春宮用晚膳,席間除了偶說幾句宮闈之事,就只聞杯箸之聲,夫妻之間竟像是無話可說,沈皇后回想二人從前親密,心中也是酸澀,她親夾了一筷燒雁鳶,放在御碟上,含笑問道:“陛下可還記得小的時候,您與明郎,常在上林苑捕射大雁,親自架火烤了吃?”

  皇帝似終于從繁冗政事中醒過神來,“唔”了一聲,“朕記得,你也沒少吃。”

  沈皇后面上微微一紅,“那時臣妾年少頑劣,也常跑馬追在后面,一次……”

  她略一頓,見皇帝只垂眼飲著御酒,并不言語,只得自己接著說下去,“……一次臣妾跑馬追去,沒聞著燒烤肉香,卻見陛下手提著兩只活雁,打馬轉過身來,笑著對臣妾說,此為‘聘眼’,讓臣妾跟您回云光殿去。”

  皇帝終于笑了一笑,放下手中金爵,“皇后好記性。”

  沈皇后道:“幼少之事,臣妾一點也沒忘記,一轉眼,臣妾與陛下都已成親六載,明郎卻還是孤身一人……”

  皇帝笑,“這可不能怪朕,朕剛登基那會兒,就想從姑母所請,定下他和容華的婚事,可沒多久你父親武安侯病逝,他需得守孝,此事就耽擱下來,等他三年孝期已滿,襲了武安侯,并考取了探花的功名,姑母再提此事,朕又想將容華嫁給他,親上加親,可他卻說男兒尚未立業、何以成家,婉拒了這樁婚事,自請外放三年。算來三年將滿,他也該回京了,這次回來,朕得緊著幫他把這婚事給辦了,不然,容華都要給他拖成老姑娘了。”

  沈皇后既歡喜皇帝將弟弟的婚事放在心上,又不由地面露憂色,“只怕此事又有變故……”

  皇帝問:“怎么說?”

  沈皇后輕輕嘆息,“明郎不久前寫了封信給母親,說是在任青州刺史期間,結識了當地官員的女兒,此生非她不娶……”

  皇帝訝然,“竟有此事?”

  沈皇后嘆道:“母親回信狠狠斥責了他,可明郎回信語氣更加堅決,道是如不能娶那女子為妻,寧愿剃度出家,終了紅塵。”

  皇帝嗤笑,“朕與他一同長大,倒是頭次見他這樣大氣性。”

  沈皇后亦是滿面無奈之色,“母親的意思是,想請陛下直接下旨賜婚,斷了他的心思……”

  她一語未竟,就見皇帝笑意微斂,“若是明郎在成親當晚夜奔佛寺,容華豈不是要成為天下人的笑柄”,忙訥訥不言。

  綺殿一時靜如深海,御前總管趙東林趨近輕道:“長樂宮來人傳話,說是貴妃娘娘在用晚膳時,忽然暈了過去……”

  皇帝當即變色,急問:“可傳太醫看了?!”

  “太醫院頂好的幾位太醫,都已趕去看了”,趙東林悄瞥了眼皇后神色,垂首恭聲道,“長樂宮回話說,像是喜脈。”

  皇帝面上的憂惶之色一頓,隨即漫成衷心的喜色,不斷擴大,不待勉強微笑的沈皇后道出賀喜之辭,就已大步走出了長春宮,健步如飛的身影,宛如急著去見心上人的少年郎。

  沈皇后目望著宮人提燈擁簇著御駕遠去,長春宮前庭重又淪入黑暗,再三忍耐,亦忍不住語含凄聲,“她馮氏入宮兩年不到,就做了貴妃,本就圣眷優渥,后宮無人能匹,如今又懷有身孕……”

  心腹姑姑素葭柔聲勸慰:“娘娘與陛下青梅竹馬,當年陛下能入主東宮,也有大長公主與老武安侯在后斡旋之功,娘娘與陛下的情分,是天底下誰也替不了的,陛下現下只是一時被那馮氏迷住了,等時日久了膩了,會回轉過來,知道娘娘的好的,請娘娘寬心些……”

  沈皇后半分寬不了心,依然憂心忡忡,“本宮只怕她生下個男孩兒,攛掇陛下立為太子,不僅把陛下的心全勾了去,還要覬覦本宮的后位……可恨本宮子嗣緣薄,陛下初登基那幾年,后宮獨本宮一人,竟也未能誕下一子半女……”

  “有大長公主和沈家在,娘娘您的后位就是穩穩當當,固若金湯”,素葭寬慰道,“其實娘娘也不一定非要自己生,若是有依附于您、忠心可靠的低位妃嬪生下子嗣,和您生,是一樣的”,她見皇后抬眼看來,壓低聲音,“這也是大長公主的意思。”

  沈皇后沉思良久,此事猶豫不決,而記憶中跨乘白馬、手捉雙雁、笑著向她看來的少年郎,卻越來越清晰,她望著膳桌上成雙成對的龍鳳杯箸,雙睫一瞬,終是忍不住,落下淚來。

  深秋時節,紅楓染紅了京城,貴妃馮氏有孕的喜訊,也傳遍了朝野,皇帝人逢喜事精神爽,再見到闊別三年的至交沈湛回京述職,更是春風滿面,命人在蘭臺設宴,為他接風洗塵。

  沈湛乃華陽大長公主之子,皇后沈氏的雙生弟弟,今上的表兄弟,與今上同齡,幼年即與今上熟識,在今上被封太子后,成為東宮侍讀,與今上同習六藝,一同長大,兩人之間情義甚篤。今上只一親妹容華公主,無一母同胞的親兄弟,曾當著滿朝文武笑說,沈明郎即朕手足,至親兄弟。

  酒過三巡,政事聊得詳盡,敘舊也說了有八|九分,皇帝笑看人贊“蕭舉清疏”的沈明郎,一副欲言又止的踟躇模樣,朗聲道:“有話你就直說,若你我兄弟之間,還不能說幾句掏心窩子的話,那朕這皇帝,也當得太過無趣了。”

  沈湛聞言放下酒爵,整衣下拜,“微臣懇請陛下賜婚。”

  皇帝明知故道:“你與容華的婚事,何必求請,說一句就是,朕立即命人操辦,讓容華風風光光地嫁到你武安侯府。”

  沈湛苦笑,“陛下明知我將公主視作妹妹,從無男女之情,已經多次婉拒公主美意……”

  “朕知道你對容華無意,朕也私下勸過容華幾次”,皇帝深深嘆息,“可容華她,就是對你癡心一片……”

  沈湛言辭懇切,“強扭的瓜不甜,微臣心中沒有公主,縱是勉強成了親,怕也終成怨偶,誤了公主一生。”

  皇帝飲了半口酒,“那你心中裝的是誰?”

  “青州經學博士溫知遇之女”,沈湛朝地一叩首,“臣母堅決不肯答允此事,微臣唯有請陛下賜婚,以全心中之愿。”

  皇帝悠悠地搖著杯中佳釀,“不然,你就要出家?”

  沈湛面上一紅,皇帝看他這樣,放聲大笑,扶他起身,“明郎啊明郎,你這不近女色之人,竟也有為情所困的一天,是什么樣的女子,這樣勾了你魂去?”

  沈湛低低道:“她天底下最好的女子”,他目光懇切,直視當朝天子,“如能與她結為連理、廝守一生,微臣這一生,別無所求,情愿歸隱山林,與她攜手終老。”

  “這可不行,你歸隱山林、逍遙去了,誰來幫朕分擔朝務,還有容華,你姐姐、朕的姑母,個個必要鬧得朕不得安寧,你可別想著一個人快活,朕告訴你,你人還沒回京,朕已將工部侍郎的位子給你騰出來了”,皇帝笑著拍了拍沈湛的肩,“一個女子而已,朕來為你做這個主,你剛才說是誰來著,青州經學博士之女?”

  “是”,沈湛將心尖上鐫刻的兩個字,溫柔道出,“青州經學博士溫知遇之女——溫蘅。”

  是年初冬,天子下旨賜婚,十九歲的工部侍郎、年輕的武安侯沈湛,迎娶青州七品官員之女溫蘅為妻,如此“高嫁”的一樁婚事,瞬間轟動京城,今上向來厚待武安侯府,婚禮當日,御前總管趙東林,遵圣命親至侯府賜禮,宮人奉命捧禮而入,流水般連貫不絕,金玉珠寶,堆得滿室耀如白晝,令人咋舌。

  華陽大長公主,一心希望愛子尚公主,如若不成,也需聘娶世家權臣嫡女為妻,聯盟壯大勢力,卻不想愛子執拗地要娶那青州小吏之女,還討來了賜婚圣旨,心中惱怒的同時,也是無可奈何。

  愛子的婚事,逆她心意,愛女在宮中的處境,也讓她這個做母親的,愁鎖眉頭,那貴妃馮氏自懷有身孕,獨占帝寵,皇帝近年來本就淡待皇后,這一兩月猶甚從前,長此以往,若那馮氏真生出個男孩兒來,可怎生是好?!

  大長公主沉思良久,命人折了府園中一支新開的梅花,送至帝宮,皇帝今日朝后,便攜親信大臣,同往上林苑騎射,等回到建章宮中、見到這支梅花時,已時近黃昏。

  皇后愛梅,幼年他向姑母求娶皇后時,曾許諾今生今世,永遠厚待皇后,六年前他登基為帝,正式迎娶皇后,第二日即下旨命人搜集天下梅花名種,移種在皇后長春宮周圍,從此以后,年年冬日,長春宮內外,一片香雪海。

  皇帝將那支梅花插進觚中,命人傳話長樂宮,今晚不去用膳,讓貴妃好好安胎歇息,而后也未乘御輦,只帶著幾個御前內監侍衛,在冬陽薄暮下負手徐行,將至長春宮時,見一女子穿戴著雪色狐裘,站在一株綠萼梅下,微微仰首,淡薄的暮光透過疏淺的綠梅枝椏,落在她如煙似黛的清淡眉眼處,浮光靄靄映著雙頰玉色,溶溶如天上冷月,當真清極淡極。

  皇帝駐足凝望片刻,忽地想起趙東林前兩日說,皇后正私下尋攏良家女,欲進獻與他,以分馮氏恩寵,他心中想了一瞬,又見一只雀鳥飛到那綠萼梅枝椏上,輕啄撲騰了幾下,觸動了上頭枝椏積壓的白雪,被砸成了“白頭翁”,那女子見之一笑,一瞬間冷雪消融,滟光迷離,如霽日云開,直似令人睜不開眼。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