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我的竹馬是太子董輕婳贏溱小說結局

我的竹馬是太子董輕婳贏溱小說結局

小莊周 著

連載中免費

以董輕婳和贏溱展開故事情節的古代言情小說《我的竹馬是太子》由作家小莊周所著,小說講的是董輕婳作為宰相女兒被皇上召進皇宮與太子贏溱同吃住寢,直到某天董輕婳突然離去,贏溱的性格變得清冷無情,那再次相遇董輕婳會說出當年離開的真相嗎?他們又會面臨著一個怎樣的結局?讓我們一起走進霸王自戀的太子和膽比貓小的太子妃的相愛相殺日常......

更新:2019/06/26

在線閱讀

以董輕婳和贏溱展開故事情節的古代言情小說《我的竹馬是太子》由作家小莊周所著,小說講的是董輕婳作為宰相女兒被皇上召進皇宮與太子贏溱同吃住寢,直到某天董輕婳突然離去,贏溱的性格變得清冷無情,那再次相遇董輕婳會說出當年離開的真相嗎?他們又會面臨著一個怎樣的結局?讓我們一起走進霸王自戀的太子和膽比貓小的太子妃的相愛相殺日常......

免費閱讀

  贏溱似乎也想到這件“太子哥哥”的事,笑了聲,道:“說吧,今日想叫我出宮去尋慕倩和慕千,實則是想吃糖了吧?”

      又不想叫他太子哥哥,想要自己去糖鋪買。

  他還不了解她,什么想法都寫在了臉上。

  是也不是。

  但也的確有點這種想法,董輕婳被拆穿了,的確是有些丟人的垂下了眸子,贏溱不逗她了,

      站起身子,垂眸望著她,帶著笑意的聲音響起,“走吧,我帶你出去。”

  董輕婳緩了好一會,才把那羞愧的熱氣降下去,可是今天,贏溱也不知道到底為什么,

       總是找董輕婳的麻煩,專挑她臉紅紅又降下去的時候,又說出一句話,惹得她臉色又漲紅。

  董輕婳剛站起身,那人就眼神直直的看著她,忽然笑了聲,道:“今日帶你出去,可是以你的名義,可不是我和母后的約定,可知?”

  啊!真是可恨。

  好端端的又說這些話來調戲她,知道她知道了他和皇后娘娘的約定,偏偏故意在此時要出宮的時候說出來,這不是調戲是什么。

  小白兔急了的時候也是會咬人的,于是董輕婳將頭扭向了另一邊,軟軟的道:“那便不去,索性我還有糖。”

  哎喲,來氣了。

  贏溱立刻道:“可別,算我求你了,走吧,我帶你去糖鋪,你上次不是想去糖鋪看看糖嗎?”

  董輕婳頭撇向一邊,沒忍住,輕輕的笑出聲。

  贏溱站在她身邊,莞爾。

  宮殿外的樹葉沙沙作響,初冬的風吹進宮殿內,珠簾被吹開,噼里啪啦的作響,往里望去,

      宮殿正中,一男一女對立而站,少女臉上帶著緋紅,少年眼眸微垂,眼尾泛著笑。

  董輕婳換了一身樸素的衣裳又盤了較為樸素的發鬢,之后把簪子換成了素玉簪,

      這才和贏溱去到了皇上和皇后的宮殿,說了一下兩個要出宮的事情,秦蓁蓁道:“那你們可得小心著些,多帶些人去。”

  贏溱站在旁邊無奈的嘆息,這邊叮囑來那邊乖巧應了去,得了...這又得要過半柱香的時間才能出門了。

  要是換作他自己出宮,他是斷不會來告知他們他要出宮,但是無奈小不點就是要來,他只好跟著了。

  他無聊至極,望過去,他爹也不和他說話,就坐在那里安靜的聽著他娘說話,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娘說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爹嘴角彎彎,就沒正常過,時而還抱了抱自家的娘。

  真的過了半柱香的時間,不多不少,秦蓁蓁才放人。

  董輕婳剛往外走,贏溱跟在身后,一陣風吹來,后者忽的醒神般,道:“你等我一下。”

  話音剛落,贏溱像是一陣風一般,往回走了,又似一陣風一般,進了秦蓁蓁和贏燁的宮殿,

      伸手抓了一件昂貴的狐裘衣,又似一陣風一般走了,絲毫沒留意此刻的父母二人。

  躺在床上的秦蓁蓁和贏燁:“......”

  贏燁:“不管他,我們還是先來算算剛剛你只和你干女兒說話,不理我這件事吧。”

  董輕婳在御花園里踩著水坑玩的不亦樂乎,直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她聽出了是贏溱的腳步,

      于是趕緊收回腳,怕被他罵,下一刻,剛想轉頭看他的瞬間,一陣暖意從背后往前涌上來。

  董輕婳愣了好一會,垂眸看下去,這才看見身上不知何時已經披上了一件白色的裘衣。

  摸上去還滑滑的,一看就知道昂貴不已。

  身后這時響起贏溱的聲音,帶著呼吸的急促,過了一會那人恢復過來,道:“披著,可別凍著了。”

  董輕婳細軟的手輕輕的撫了撫裘衣,少頃:“太子殿下...”

  贏溱正在她身后蹲下來幫她弄好垂到地上的裘衣,聞言,頭也未抬起,“嗯?”了一聲,溫吞道:“怎么了?”

  董輕婳沒將那句你怎么突然對我這么好說出來,因為她覺得可能他一直這么對她好,

       她沒察覺到而已,但是仔細一想又好像不是這樣,他這人向來霸道。其實主要她是怕,怕她一問他就要生氣,責怪她沒良心。

  索性干脆就換了一句話,道:“你這裘衣是干娘的?”

  贏溱正糾結于下擺,這個是母后的,母后高,自然長了些,只是穿在婳婳身上似乎長了許多。

  贏溱苦惱了一下,聽見她的問話,淡淡的“啊”了一聲,道:“是啊。”

  董輕婳:“難怪有點長。”

  贏溱有些尷尬的笑了下,于是干脆直起身子,將身后那節長了點的地方放在了自己的手上,道:“就走吧,我在后面幫你抓著。”

  董輕婳軟軟道:“如此多奇怪,還是不了吧,不穿。”

  贏溱:“不行,必須穿,凍著了可是夜間又要哭鬧,屆時可是又要喝那苦苦的藥的,你可喝?”

  霸王本性又露出了,霸道的話夾雜著威脅,董輕婳聽見他的語氣和威脅,弱弱的抿著唇,一聲都不敢吭了。

  贏溱直起身,將裘衣的尾部握在手里,董輕婳在前面慢悠悠的走著,走在后面的贏溱百無聊賴下,忽然覺得...

  額...他平常...遛哈斯家也是這樣的...

  思及此,贏溱額上冒出細密的汗,他可千萬不敢說,說了那小不點還不得當場就發脾氣,

     還是會眼眶紅紅的那種哭泣,雖然可愛,卻會讓他難受,總感覺欺負了她,罪惡感會加深。

  兩個人出到了宮門口,贏溱跟在她后面,董輕婳帶了面紗,贏溱帶了面具。

  看見那人站在門口要不要糾結出來膽小如鼠的樣子,贏溱不免好笑,從她身后走前靠近她,在她耳邊說:“怕嗎?”

  董輕婳看著外頭涌動的人群,她又躲回了宮墻里,這么多年來,還是有點點怕,在太學她都是門都不出,

      也甚少和人說話,此刻外頭熙熙攘攘的人群,她思考再三,軟著聲音道:“要不太子殿下你出去吧,婳婳...婳婳...回去了...”

  贏溱被氣笑了,卻又耐心的和她講道理,這么多年他練了一個好功夫,那就是安撫她緊張情緒時候的功夫。

  對他來說,簡直得心應手,沒有他安撫不好的婳婳。贏溱好說歹說,董輕婳就是垂著腦袋,

     一聲不吭,偏偏你還拿這個軟軟的她沒辦法,于是贏溱拿出了殺手锏,潤了潤嗓子,道:“莫不是不喜與我一道出宮?”

  董輕婳:“......”又來了又來了,苦肉計苦肉計。

  董輕婳抬起眸子,很認真的解釋:“不是的,婳婳沒有嫌棄太子殿下。”

  贏溱可是耍了一手好賴,他懶洋洋的直起身子,半倚靠在紅色的宮墻上,好整以暇的看著她,眼眸微垂,道:“既如此,就和我一道出宮。”

  董輕婳深呼吸了幾口氣,最后抬起眼,贏溱默契的不去看她,他極了解她,又是要可憐巴巴的望著他,讓他心軟,索性不去看,如此更好。

  董輕婳見這招不管用,且他態度如此強硬,于是垂著眼,干脆也不去看他,道:“那...那要是人多...”

  話未完,那人就直起身子,接話道:“莫怕,剛去太學的時候你不也怕,但是這么久了,

      是不是沒人欺負你?你太子哥哥我在,不怕...知道嗎?”

  董輕婳輕輕的點頭,剛去太學那會,她也是不敢去,猶豫再三還是對著干娘道:“不如婳婳就在宮里溫習課業,不去太學吧...”

  秦蓁蓁可是絕對不會同意的,畢竟董輕婳不可能一直這么膽小,而且秦蓁蓁有私心,要是將來婳婳當了皇后,

      那可是一國之母,但是一國之母可不能一直這么膽小,所以她當時就拒絕了董輕婳,

      并說:“這是你爹爹和娘親的意思,回來還要考你功課的。”

  這般,董輕婳才沒再說,而贏溱卻是記在了心里,每天都去宮殿內開導她,

       道:“你不想與我們一道?慕倩和慕千也去,你可與慕倩同窗?不是更好?”

 “再說了,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你害怕什么?”

  他說的這句話還是給了董輕婳一個很大的鼓勵,當時董輕婳也只和他走的近些,也依賴他,于是軟著聲音問:“可當真?”

  贏溱笑了笑,道:“我何時騙過婳婳。”

  董輕婳回神,抬眸的瞬間看見贏溱那神采奕奕的眼神,忽然又覺得有了勇氣,道:“那你...”

  她還沒說完,贏溱知道她臉皮薄,幫她開了下面的口,道:“我會繼續保護你的,小不點放心,不要害怕。”

  董輕婳這才又跟著贏溱一道出去,索性她現在害怕的有些神智不清,贏溱便伸出手牽住了她,

     后者果然沒反應,還是呆呆的,生怕路人會撲上來撕了她。

  見這般景象,贏溱不由得覺得好笑,于是收緊了牽住她的手,拇指在她虎口處摩挲了幾下,帶著滿滿的安撫感。

  街頭上小販的叫賣聲,以及酒樓上的達官貴人正在飲酒作詩,惹得路人和酒流里的人呼聲陣陣,

      不遠處還有馬車趕路的車轱轆發出的聲音,以及酒樓和街道上的美食冒出來的陣陣香氣。

  董輕婳不由自主的深呼吸了幾口。

  沿途走來一群人,各個面上帶著笑,眼神卻不由自主的看著這兩個戴著面紗和面具的少男少女,

     笑笑道:“不知的還以為是哪家的貴公子,出游還帶面具呢。”

  贏溱挑眉,說他是貴公子真是貶低他了。

  那邊又開始說起贏溱身邊的董輕婳。

 “這小女子戴著面紗,但是以我閱人無數的眼光,定然知道此小女子非庸俗之人,

      通體的氣質由內而外的散發著,定然是個嬌美女子,可信?”

  好友紛紛笑他,但是看那女子走路的步態以及那裘衣,又都不經懷疑,畢竟裘衣可不是普通人家家里有的,眼前這女子定然非富即貴。

  于是眾人紛紛推搡那個男子,故作激將法,道:“我不信,不如你去把那面紗摘掉,讓我們看看你的話可信不可信,如何?”

  那男子看了眼贏溱和董輕婳,看上去這小女子軟軟弱弱的,要去摘她面紗不難,只是隔壁的那個男子,

       倒是小小年紀氣勢頗足,讓他有些不敢上前,但是好友們在旁邊起哄鬧,他為了撐住面子,道:“這有何難,且看我去摘了她的面紗。”

  話音剛落,他收起折扇笑的道貌岸然的走上前,攔住了贏溱和董輕婳的去路。

  贏溱蹙眉,抬眸看著眼前的擋路狗,沒好氣的道:“閣下你這是?”

  董輕婳則被那人看的有的害怕,于是一直往贏溱的身后靠,身子都有點顫抖。

  贏溱邊不耐的看著眼前的男人,邊自然的伸出手將董輕婳靠近自己,握住她的手,轉頭,溫聲說:“莫怕,我在呢。”

  董輕婳垂著眼眸點點頭靠近贏溱,后者安撫了一下她,最后轉頭,不耐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那男子笑的友好,只道:“我想請問一下這位小相公和這位小娘子,是哪個府里的人?我為何在國都從未見過你二人?”

  見他嚇到了董輕婳,贏溱蹙眉,不耐道:“你打聽這個做甚?沒別的事的話請讓開,我們沒時間。”

  那男子被一個比他年紀小的人用這種變相驅趕的語氣弄的有些不適,

      于是道:“小相公,你這人真的頗有些不禮貌,我只是想認識一下你們,為何言語如此不耐?”

  贏溱嘴角上提,冷笑了一聲,面具下的眼眸淡淡的直視著他,這讓那個男子有些心虛的轉個頭。

  贏溱道:“認識?你有這么資格?”

  贏溱不是這種無禮之人,而是眼前的男子眼神一直在董輕婳的身上打轉,生怕別人不知道他的心思不單純。

  見那男子移開了視線,贏溱:“如若你再看你就知道失去眼睛的滋味,你放心,我會讓你嘗嘗的。”

  小小年紀說出的話魄力十足,絲毫不輸給人高馬大的男子口中說出的話,以及那眼神中的認真和狠戾不容忽視。

  男子咽咽口水,身邊卻又忽然有同伴傳來的低低的笑聲,以及竊竊的私語:“李朗也真是丟人,被一個小相公唬的不敢動彈...”

  這句話無疑讓李朗臉色漲紅,卻又不好轉頭和同伴爭論,卻又礙于男子的自尊,

    于是沖著贏溱喊道:“你少唬人,小小年紀不學好,學大人唬人,你以為你爹是皇帝啊?容許你這么放肆和我說話?”

  贏溱倒是笑了,不好意思,我爹還真是皇帝。

  他知曉這男子沒那么容易走,贏溱卻是沒那意思要繼續和他鬧下去,眼看著天快黑了,

      糖鋪也還有一段距離,他不想耽擱時間,于是一直手牽著董輕婳,不耐的問:“你到底有何事?我沒時間與你瞎耗。”

  李朗一笑,道:“有何事?當然有事啦,我與我的好友們打了一個賭,想看看你身后這位小娘子的真容是不是美若天仙,

      還是丑陋的不敢見人,所以我勸你這個小相公就別擋路了,趕緊讓開吧。”

  贏溱笑了笑,原本淡然的眼里滿滿的燃起了火焰,他提唇,舌尖頂了頂腮,

       剛想上前的時候,身后那人伸出了軟軟的小手抓住了他的袖口,道:“殿...別...別與人打架。”

  贏溱眼里的火下不去,卻還是耐著性子和董輕婳軟聲道:“小不點乖乖呆在這里,很快我就回來。”

  話畢,道:“小小胖,來。”

  小小胖上前,贏溱道:“幫我看好婳婳,我去去就回。”

  接下來的事情太血腥,他不想讓董輕婳嚇到。

  于是踮起腳,一陣清風拂過人的臉,在下一刻就聽見一聲尖叫,那男子被贏溱提著衣領子帶著飛走了。

  贏溱面無表情,輕輕松松的帶著李朗飛到了一片空地上,而反觀李朗,年紀約莫十八九歲,卻還抵不過一個十四歲的男孩氣勢來的足。

  贏溱著地,手用力一甩,將李朗甩飛了出了,緊接著是他的怒罵聲:“小爺我告訴你,

      我現在實在是恨不得挖你的眼割你的舌,但是你這種低等下賤的人還不配小爺我親自動手!”

  說罷,李朗摔倒在地,砰的一聲,光是聽聲音都讓人覺得疼痛不已,李朗還未來得及說話,贏溱又是一腳飛過去,打的他在地上滾滾翻。

  反觀那人,居高臨下的望著他,揉著手腕,淡淡的冷笑了一聲,道:“沒點本事就別出來作妖,你當自己是何人?”

  他又提起那男子,狠狠的摔過去,男子在地上滾了幾圈哀嚎著,還沒來得及還手,贏溱又踹了一腳,這一腳可把他踹吐血了。

  贏溱手上把玩著腰間的玉,呵了一聲,道:“沒用的東西,記住,千萬別讓我再看見你!這次放過你,

      下次再讓我看見你,我一定挖了你的眼,讓你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我說到做到!”

  贏溱說完,想到了他看董輕婳的眼神,還不解氣的又踹了他兩腳,最后才轉身走了。

  李朗躺在地上,看著贏溱轉身,腰上的玉佩一晃而過,直到贏溱走遠,他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呸!”

  贏溱回去的時候,正看見小不點坐在椅子上哆嗦著手腳,嘴上還念著:“求菩薩保佑卿卿求菩薩保佑卿卿。”

  這還是贏溱第一次聽見她喊他的名字。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