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鳳歸四時歌許雅婷聞錦言小說全集

鳳歸四時歌許雅婷聞錦言小說全集

聞情解佩 著

連載中免費

許雅婷、陳靖可領銜主演的大型古裝愛情劇《鳳歸四時歌》正在火熱籌拍中,該電視劇改編自作者聞情解佩的知名小說《妃上不可》,主角是聞錦言,故事遞為您帶來精彩原著小說免費閱讀:前三任皇后在位皆不過三年,便相繼死于非命,太后一道懿旨,聞錦言就要成為那苦命的第四任了。而聞錦言正好有一個庶出的姐姐……然而,聞錦言真的能逃脫入宮的宿命嗎?聞錦言最后的結局是什么?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更新:2019/06/25

在線閱讀

    許雅婷、陳靖可領銜主演的大型古裝愛情劇《鳳歸四時歌》正在火熱籌拍中,該電視劇改編自作者聞情解佩的知名小說《妃上不可》,主角是聞錦言,故事遞為您帶來精彩原著小說免費閱讀:前三任皇后在位皆不過三年,便相繼死于非命,太后一道懿旨,聞錦言就要成為那苦命的第四任了。而聞錦言正好有一個庶出的姐姐……然而,聞錦言真的能逃脫入宮的宿命嗎?聞錦言最后的結局是什么?更多精彩閱讀盡在故事遞!

免費閱讀

  天色已經昏暗,錦言慶幸溫昭儀選擇的是這個時辰相見,如此一來便看不清對方的神色,錦言知道自己的臉色難看極了,她驚懼而惶恐,因為命運由不得自己,身處險境的她掌控不了自己的命運。

  溫昭儀的話輕柔溫潤,徐徐說來,似是在說一段古往今來的神話,“我進宮已有兩年了,從未想過要登上澄瑞宮主位,因為那意味著死亡,只是后宮榮寵還是要爭上一爭的,否則等哪一天別人殺死自己,如同我殺死麗貴人這般容易,不是很悲哀嗎?”

  錦言冷冷一笑,說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那便是后宮生殺予奪的大權。”

  溫昭儀的目光閃爍,露出與她面容不稱的勃勃野心,“一針見血,后宮女子只有你騎到別人頭上,否則便是別人欺到你頭上來。我寧可豁出去做那人上人,也不肯俯顏低就。”

  “那你為什么要尋我?難道覺得我會助你一臂之力嗎?“錦言自嘲說道,”別忘了,我現在的身份,只是一個卑微的宮女,身后還有一雙灼灼的眼睛在盯著我呢。”

  風起,錦瑟殿內頓時陰沉下來,夜色已經完全黑了,錦言與溫昭儀在漆黑不見五指的陳舊房間內,一時尋不出話頭。夜色之于兩人,同樣都是一種保護吧,只是卻更多了一些防范,看不清對方,就不會叫對方來看清自己。

  “她在宮里還好嗎?”許久,錦言才出口問道。

  溫昭儀是個聰明人,知道錦言指的是素語,“她進宮以來,我只不過見了兩次,如今她在澄瑞宮內的佛堂內潛心修佛,宮里都傳聞,名義上是思親人之痛,其實那不過是在為自己祈福,盼著多活幾年吧。”

  “她不是那樣的人,她心里有恨,她會去廝殺,會去搏斗,可是從來不會聽天由命。所謂小佛堂,也不過是思略謀斗的清凈之處吧。”錦言是了解素語的,素語臨走時是那般想要揚眉吐氣,不過是為了周氏爭口氣,如今周氏既死,她可謂再無牽掛。

  錦言說完此話,仿佛言猶未盡,又接著問道,“皇上,皇上對她好嗎?”

  溫昭儀似是聽到什么好笑之話,放聲大笑,“你問這話問錯了,你應該問,皇上對誰好過?”

  錦言有些驚異,“我見過皇上,他看起來很是面善,不像是……”

  溫昭儀冷冷說道,“面雖善,心涼薄,后宮死了三任皇后了,你聽過皇上為誰而悲憫過嗎?而你的姐姐正是這第四任,誰都說她活不過三載,你難道不想知道為什么嗎?”

  “為什么?”錦言問出此話,便有些后悔。這恐怕是后宮最為隱諱之事,溫昭儀又怎肯輕易對自己說出口。

  果然,溫昭儀只是淡淡笑了笑,便不往此處說,而是笑道,“皇上還在尋你,不過現在誰都會以為你死在了蘭若軒,為防萬一,你且在這錦瑟殿內暫住一些時日。趙榮華會細心照料你的,也會將宮里的事細細說與你聽,將來你也好有個應對。”

  溫昭儀的話音剛落,便聽到門外枯枝碎響,溫昭儀出聲詢問,“是誰在門外鬼鬼祟祟?”

  門外,晚晴惶恐的聲音傳來,“昭儀娘娘,是奴婢晚晴。夜深了,榮華娘娘吩咐晚晴送來燈籠,以備昭儀娘娘回宮之用。榮華娘娘說,一會就不與娘娘相見了,今夜只當昭儀娘娘沒有來過錦瑟殿。”

  溫昭儀笑了,“果然是個伶俐人,回去告訴你們主子,我答應她的事,自然不會忘記。麗貴人的事,她做得漂亮,我會記在心里的。”

  “晚晴代榮華娘娘謝過溫昭儀。”

  未等溫昭儀欲推門離去,錦言在身后說道,“我有話要對你說。”

  溫昭儀回過頭來,淺笑盈然,“有什么話你說便好,你我之間無須客氣。”

  錦言走近溫昭儀身邊,一字一句得說道,“我既然在你面前承認了身份,便會受制于你,但是你也別忘了,我也有一個辦法可以不受你的挾制,那便是死,只要我死了,死無對證之下,這個秘密便永遠去了。所以說,請溫昭儀不要以此來挾持我,那一點也沒有用。”

  溫昭儀笑了,眼睛里的謀算是錦言無法去企及的距離,她什么也沒說便離去了。燈籠照射出微弱的光,甚至比不上她的白紗亮眼,她飄然而去,并沒有說什么時候再來,也并沒有說何時再聚。錦言明白,溫昭儀不會輕易把底交給自己。

  晚晴扯扯錦言的衣袖,說道,“去吧,榮華娘娘還等著你呢。”

  錦瑟殿內,趙榮華早已命人將紫色錦緞換下,今夜懸掛在大殿內的是白色的宮紗,輕靈飄逸,風吹乍起,像天上的浮云,也像錦言說不出的心事。這宮紗飄蕩間,卻讓錦言想到了一個人,溫昭儀,也是一襲白紗而來。

  趙榮華慵懶得倚在靠榻上,頭上珠釵已卸,寬容的錦緞長袍,腰間流蘇環扣,別是一番風liu,朱唇微啟,“晚晴,你去備些小菜,今日同是受了驚嚇,且薄飲幾杯。”

  晚晴依言而去,看著錦言的眼神有些怪異,卻叫錦言辨不出是什么滋味。

  酒菜很快備來,趙榮華對錦言說道,“你坐下吧,陪我喝幾杯。”

  錦言沒有動身,還只是站在原地,說道,“娘娘,鶯歌不敢,鶯歌不過是個奴才,不敢與娘娘同飲。”

  趙榮華笑了,聲音凄涼而悲切,“真是好笑,一個自稱是奴才的人,卻令皇上朝思暮想茶飯不思?男人便是這樣,越得不到越想得到,更何況他是君王?你或許還不知,今日他得知蘭若軒之事,大為光火,不是因為麗貴人,只是因為那個叫燕瑾的浣衣房宮女,你說可笑不可笑?”

  錦言有些緊張,她在聽到皇上尋她時便有些怕,這會聽到已經查到蘭若軒的時候,更是揪心,所幸,她死了,她在名義上已經死了。

  “皇上恨麗貴人壞他好事,現在麗貴人死了,他也不放過她,傳令下去暴尸三日以示懲罰,麗貴人還沒有下葬呢。”趙榮華提起此事來,并沒有太多同情,只是在唏噓,“你說,你怎么可能是個奴婢呢?只要皇上找到你,多少榮寵也享之不盡呀。整個后宮的妃嬪們,就又多了一個眼紅的對象,你可真是不簡單呀。”

  錦言自然明白趙榮華的意思,她怕錦言一朝得勢,可是如今忌憚溫昭儀,所以還不會輕易對錦言下手,在言語之間只好點到為止了,錦言緊跟著說道,“在這個后宮,我只是為了活命而已。如果活不了,那我寧可自盡,也不會被人殺死。”

  “好,溫昭儀要的人果然不錯。”趙榮華拍手笑道,話音落下,執起酒杯一飲而盡,“來,喝了這杯酒,”趙榮華親自為錦言斟滿酒杯,晚晴欲上來幫她,被她一把推開,“我一定不會看錯,你也逃不了后宮妃嬪的命運。”

  錦言握著酒杯的手有些顫抖,酒是溫熱的,入喉卻是滾燙的辣,后宮,后宮,難道注定自己逃不了廝殺爭斗的后宮?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