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人間絕色隨侯珠小說

人間絕色隨侯珠小說

隨侯珠 著

連載中免費

《人間角色》是隨侯珠所著一部長篇都市言情小說,主角是顏藝顧嘉瑞,講述了清心寡欲當和尚的顧嘉瑞遇上了離婚之后更加嫵媚動人的人間角色顏藝,從而不能自拔而還俗的故事。顏藝在很多年后總是想起,顧嘉瑞這個小和尚,看起來清心寡欲的那副樣子,在床上體力和欲念倒是重的很,就如一場春歡乍放,彼此都沉淪進去,而顧嘉瑞覺得為了顏藝還俗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樣一個人間角色,沒有幾個人把持的住……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人間角色》是隨侯珠所著一部長篇都市言情小說,主角是顏藝顧嘉瑞,講述了清心寡欲當和尚的顧嘉瑞遇上了離婚之后更加嫵媚動人的人間角色顏藝,從而不能自拔而還俗的故事。顏藝在很多年后總是想起,顧嘉瑞這個小和尚,看起來清心寡欲的那副樣子,在床上體力和欲念倒是重的很,就如一場春歡乍放,彼此都沉淪進去,而顧嘉瑞覺得為了顏藝還俗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樣一個人間角色,沒有幾個人把持的住……

免費閱讀

  顧嘉瑞和顏藝關系確定得很快,原因是他破戒速度很快。噢……不,他是還俗之后才破的色戒,既然已經還了俗,也不能稱之為破戒。

  更妥當的形容應該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正所謂“人間歡喜,不如歸來”“世間萬物,起合隨緣”,自從接受了自己心甘情愿還俗這件事,顧嘉瑞每一天都過得隨意又隨心,偶爾懷念出家這幾年,又如同昨日往事,成為了過去式。

  就像之前他出家每晚坐禪念經用打個盹的時間,回顧曾經風流的年少歲月。

  一切,都只是經歷。

  而他和鄭施主,就像這世間難逃的一段孽緣,既然難逃又難以了斷,索性追隨本心,確定了關系。

  一個和尚一還俗就破色戒,顧嘉瑞還是有些嫌棄自己,就像嫌棄過周弟的那種嫌棄。

  可是,誰讓某位妖精太厲害,他反復念清心咒都沒有守住自己,Orz!

  善哉善哉。

  顏藝可不覺得自己是妖精,她就是一個離婚女人,哪有妖精那么大魅力。只是作為離婚女人,好不容易拴住了一個喜歡的男人,還管他之前什么身份,盡可能早些吃到嘴里。

  好吧,顏藝“吃”到顧嘉瑞那晚,真覺得自己像化身成了妖精,把湯森·顧吃得干干凈凈;結果后半夜遭到了反控,難以置信顧嘉瑞的體力,她高挑著眉頭問:“顧嘉瑞,你這幾年出家真吃素的?”

  顧嘉瑞實在愧對佛祖,唯一能解釋的理由是——他憋壞了。

  有些人,注定是六根不清凈,就算出家修行了那么久,一旦破戒,就難以自制。

  然而總歸是和尚還俗,顧嘉瑞還是一點點地節制,以及適應還俗后的生活,包括飲食,一頓全素,第二頓才帶點葷。

  好在,顏藝十分理解。

  甚至陪顧嘉瑞這樣一頓素一頓半葷半素地吃著,體重下來了五六斤,整個身姿更加婀娜多姿。本身顏藝身材屬于微骨豐肉,從一個純粹的肉食主義變成半肉食主義,身材好了,皮膚也更好了,偶爾透過鏡子看自己,都覺得里面的人,實在是豐潤鮮嫩。

  勉強,可以算是女妖精了。

  “顧嘉瑞,我是不是你的女妖精?”有一次,兩人一塊坐在沙發看一檔真人秀節目,顏藝往顧嘉瑞嘴里喂了一口切好的蜜瓜,笑瞇瞇地問。

  “不是……”顧嘉瑞吃下蜜瓜,靠著沙發悠悠地回答,頓了下,“鄭施主不要妄自菲薄,你這樣的絕不是妖精。”

  “——是妖孽啊。

  顏藝坐到了顧嘉瑞雙腿上,正要將他搖晃一番,顧嘉瑞扶住了顏藝的肩膀,那個無奈,那個銷魂,笑容從容又開懷:“你看,還是一個重量級別的妖孽。”

  顏藝真想一口咬下一口湯森肉。

  顏藝交了男朋友這事,不知道什么時候被自己父母知道了,顏父顏母得知后,連個電話也不提前通知,直接從海城殺到了A市,守株待兔地等在女兒住的藍天花園。

  他們沒有白等,沒有等到女兒,直接等到了一個口唇齒白的英俊又面善男人,甚至還有一些眼熟,像是在哪兒見過。

  “叔叔阿姨,你們好,我叫顧嘉瑞。”

  “你好你好,難道你就是我們顏顏口里的瑞瑞?”顏母激動地伸出手,緊緊地抓住了顧家瑞的手。

  顧家瑞微微一笑:“我想,應該就是我吧。”

  顧嘉瑞提前見了岳父岳母,當天中午在藍天花園附近的一家館子,點了幾個了精致的素菜招待了顏父顏母。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顏母以前看那位王燁都沒有這樣滿意過。另一邊,顏藝從創業園區得到通知后,幾乎飛奔著趕了過來。

  館子里,顧嘉瑞已經同顏父顏母提前聊起了天。顏藝進來,只見一片其樂融融的場景,不僅自己的母親笑得合不攏嘴,父親也露出了難得滿意的笑容。

  咳,關于如何哄老年人歡心,大概沒有比顧嘉瑞更厲害的吧。畢竟以前他的客戶基本就是以老年人為主。

  “瑞瑞……你以前是做什么呀?”顏母有意打探問,就算再喜歡,難免還是會問一些俗套問題。

  “媽——”顏藝頓時緊張上來,生怕顧嘉瑞說出他出家的事,正要出聲阻止。

  顧嘉瑞已經自己回答:“做一些佛文學的研究。”語氣自然,不徐不緩,毫無任何驕色。

  “厲害啊。”顏母差點激動地拍桌稱贊,顏父也看了眼自家女兒——這次眼光很好!

  他們家女兒居然還能找到一個做研究的!

  顏藝:……她也沒想到出家當和尚可以說得那么高大上。

  “那你父母呢?”

  “父親經商,母親已經離世。”

  呃……很好,沒有婆婆。

  “你平時都喜歡做什么啊?”

  顧嘉瑞突然停了下來,顏藝心口一緊,因為就算顧嘉瑞還俗,他每天還會念經打坐一個小時,平時最愛做的事情就是念經打坐啊!

  “我興趣比較乏味,基本都呆在家里,有時候也就一個人冥想一番。”

  冥想……

  這個是什么?顏父顏母不太懂,但是覺得對方是做研究的,還是佛學上的,冥想就顯得更深奧了。總之……顏父顏母對顧嘉瑞是越瞅越滿意,這正襟危坐的氣度,這深目高鼻的面容,真的讓他們覺得特別親切,特別親切……像是在哪兒見過。

  但是又想不起來。

  當天,顏母找了一個理由要走了顧嘉瑞的生辰八字,打算回去之后找個大師給算一算。出了王家那樣子的事,顏母對大師的選擇就更謹慎了。

  中間,咨詢了不少人,然后有人推薦了天坨山的“一誠大師”。

  “一誠大師真的很不錯,看得準收費還合理,如果遇到有緣人,還能打個折……就是聽說他已經還俗了,現在要找到人,有些難。”

  顏母那個遺憾,給女兒顏藝打電話說起此事。

  顏藝沉默了一會,對自己媽說:“媽,你別操心了,我剛好也認識一位大師,你把生辰八字給我,我算好了給你。”

  當晚,一張寫著兩人生辰八字的紙擱在了顧嘉瑞的面前,他反復掐指算了算,批了兩字——大吉。

  七月盛夏,日頭炙熱。

  某個星期,周燿攜妻出差美國一周,將閃閃小朋友丟在了A城爺爺奶奶家,中間閃閃無聊了,自己拿著ipad連線,不小心連到了顧嘉瑞這里。

  午后時刻,顧嘉瑞正盤坐在竹席上打坐消食,手機響起,閃爍的是閃閃的頭像,接通了手機,漾著嘴角問候手機里正趴在ipad上的閃閃。

  “嗨,閃閃。你好。”

  閃閃本要打給爸爸,沒想到打到湯森叔叔這里,看到湯森叔叔的臉,自個嘿嘿地笑了笑,硬是不說自己打錯了。后面聽到湯森叔叔跟她問好,更是開心地咧著嘴:“湯森叔叔,你好。”

  顧嘉瑞猜到閃閃應該是打錯視頻電話了,不影響他也想與可愛小朋友說兩句。他單手拿著手機,雙膝往里收了收,右手半撐著席子,笑意溫柔地跟閃閃聊起了天。

  比如,中午吃過了嗎?

  又比如,吃了什么?

  以及,為什么沒有好好午睡?是不是偷偷給他打視頻電話?

  站在大人的角度,同一個小朋友聊天是一件非常無趣的事,偏偏顧嘉瑞聊得興致勃勃又不缺耐心,旁邊顏藝聽得也覺得好玩。原來顧嘉瑞不止會哄老人開心,哄小孩更拿手啊。

  顏藝加入了跟閃閃的聊天。

  不知不覺里,閃閃已經忘了之前偷偷拿IPAD是給多寧和爸爸打視頻電話的,結果一直和顏藝湯森叔叔說話。

  最后掛上電話,顏藝問閃閃:“有沒有想顏顏阿姨”

  閃閃向來都是嘴甜的小孩,自然點頭:“想呀!”

  前兩天顏藝和顧嘉瑞商量去某個農莊開墾一塊地,種一些有機蔬菜,今天又接到閃閃的視頻電話,當天去周家把閃閃接了過來。第二天,帶著閃閃一塊去了郊外農莊。

  而周燿和多寧還在美國,只知道閃閃被顏藝和顧嘉瑞帶著去玩了,不知道顧嘉瑞帶著閃閃去勞作。結果晚上入睡前,周燿和多寧刷到顧嘉瑞發的朋友圈,照片里閃閃戴著農夫帽,手里抓著一株胡蘿卜,一副認真拔蘿卜的樣子,配圖的字是“苦非苦,樂非樂,物隨心轉,境由心造。”

  同時,顏藝也發了朋友圈,文字就比較隨意了,只有勞動光榮四個字。

  看到自己閨女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各自好友的朋友圈里,多寧的想法是:等回去也可以多帶閃閃參加這樣的體驗活動。

  周燿是:……顧嘉瑞居然敢帶著他女兒去種地!

  閃閃本尊:拔蘿卜拔蘿卜,拔不動……orz!

  顏藝和顧嘉瑞將閃閃接走后帶了兩天,直到多寧和周燿從美國回來,從他們這里接回閨女。回去的時候,閃閃依依不舍地跟她的湯森叔叔道別:“湯森叔叔,拜拜。”

  顧嘉瑞手里提著一個大袋子,里面裝著從農場里帶回來的有機蘿卜有機小白菜,然后親自送到了周燿手里:“周弟,給你。”

  周燿不太想要。

  顧嘉瑞:“里面有個蘿卜是閃閃親手□□的。”

  周燿伸手接過。

  旁邊多寧笑得莞爾,閃閃得意地仰著頭,也對周燿說:“我拔了兩個蘿卜,一個給湯森叔叔,一個給爸爸。”

  閨女這樣一說,周燿覺得手中的蘿卜白菜都珍貴了……

  只是令周燿不滿的是,只帶了兩天,顧嘉瑞就把他家閃閃帶歪了,比如晚上回到家中,閃閃盤在沙發上看動畫片的時候突然小手合掌……

  他問在干嘛。

  閃閃自個兒也不知道,就說了一個自己知道的答案:“許愿!”

  不用說,閃閃為什么會小手合掌盤坐在沙發上許愿,周燿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跟誰學的……

  周燿覺得顧嘉瑞還俗地不徹底,既然還俗了,還保持著一堆出家人的習慣,甚至還俗之后從事的行業還跟佛學有關系。

  顧嘉瑞倒是理由正正,不然以為他出家是鬧著玩,還是還俗是鬧著玩的。對此,顏藝很能接受,唯一的一個坎就是對爸媽交代顧嘉瑞之前的身份。

  雖然上次見面,顏父顏母對顧嘉瑞都非常滿意,可是要打算結婚了,該交代還是要交代……

  但是怎么交代呢?他們的準女婿是一個還俗的和尚?海城地方不大,七大姑八大姨只要有一人知道真相,隨便哪個人說一句閑話,沒準就傳到王家的嘴里。王家就是她之前的夫家,然后說出什么難聽的話。

  加上她父母都是愛面子的人,或許還會對她和顧嘉瑞棒打鴛鴦……

  總之,顏藝認知很清晰,想法很明確,態度很堅決,不管有什么問題,有問題解決問題,沒問題就自個恩愛,閑言碎語就隨便他人怎么議論。顧嘉瑞就算做過和尚咋滴啦!就算他做過太監,都比王燁那個男人強……

  顏藝口快,一時在床上放出這個話,顧嘉瑞笑得那個無奈又謙虛,念了兩句“善哉善哉”,頓了頓,雙眸含春地加上一句:“夫人謬贊了,為夫很是欣慰。”

  顏藝:……

  顧和尚好像想歪她的話了。

  有人真是一肚子污水,就算當了和尚,肚子里的污水都可以開船了。

  不管,的確要對準岳父岳母交代他之前的身份,他也不愿意顏藝不清不白地跟著自己,做出有辱師門的事……(師門表示既然已經還俗就不要瞎逼逼了)

  兩人商量了一番后,顏藝先回了海城。

  面對女兒只有一個人回來,沒有看到顧女婿一塊前來,顏父顏母難免都失落了,問女兒原因,女兒什么也不說,只是嘆氣。

  “難道那位小顧把你甩了?”顏母問。

  顏藝搖頭:“才不是呢。”

  “那是為什么啊?不是說好這次回來正式拜訪我們嗎!”結果小顧沒有回來,原因不是女兒被甩了還是什么!

  總不能他們女兒甩了小顧吧。

  顏父也急了:“寶貝,你倒是跟我們說啊。”

  顏藝吸了一口氣:“沒錯,是我甩了他,覺得他配不上我。”

  什么!納尼!搞啥子!顏父顏母張大了嘴巴,表示不能接受。沒錯,他們女兒是不錯,可是是不是自身定位出錯了……小顧那么優秀那么風華無邊的男人,怎么就配不上她女兒了!

  難道有什么難言之隱?

  “嗯!”顏藝點了下頭。

  顏父顏母第一反應都是那個,想了下含蓄地問:“是身體還是心理?”

  顏父顏母生活在海邊小城,思想相對還是比較開放,很快又想到一個可能,尤其是顏母,瞪大眼睛說出來:“難道是基佬騙婚!”

  基佬……

  顏藝一口熱茶差點噴了出來。

  好了,她如實說了,說了她和顧嘉瑞是大學同學,后面顧嘉瑞因為自身原因在天坨山出家當了一段時間和尚,之所以還俗是她不停地……找他。

  所以呢!

  顏父顏母總算聽明白了,莫名同時舒了一口氣,還好還好,只是出過家嘛!好像也不是很難接受啊。而且從他們女兒的話里說,小顧還俗的原因是他們家女兒不停地找他,那么小顧還俗的原因歸根到底還在他們女兒這里……

  “女兒,所以你為什么覺得小顧配不上你?”顏母問女兒,事實她已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了,出家的男人怎么不好了,心靜又仁愛,還有大智慧!

  顏藝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原因也只是怕顧嘉瑞當過和尚,影響她家名聲。

  顏父顏母:“……”

  “我們家哪有什么名聲可以影響的啊!”

  “咳……”

  “不是,媽媽的意思是小顧怎么影響我們家名聲呢。”顏母是過來人,看問題很全面,“最重要的是真心喜歡,其他都不重要。”

  顏藝頓時感動地眼淚巴巴。

  顏母:“何況你把人家騙還俗了,又不要人家,佛祖都要收拾你。”

  顏藝:“……”

  她看向自己爸爸,沒想到一向慎重的顏父同意了她媽的話:“你媽說的沒錯。”

  “我們家一向做事厚道,怎么能騙一個出家人呢。”

  ……對!

  果然,請佛容易送佛難,為了讓佛祖不收拾自己,當晚顏藝跟顧嘉瑞送上一個好消息,結果顧嘉瑞居然回了她一句:“善哉善哉,佛祖保佑。”

  佛祖保佑個大頭鬼,誰讓她爸媽跟她一樣都是顏控,某人長得這樣惹人喜歡!何況,她媽媽從小到大最喜歡的男人就是扮演過唐僧的那位男明星。

  顧嘉瑞在她這里的備注,顏藝用了閃閃的叫法,只是前面加一個我家,連起來是——我家湯森。

  第二天,顧嘉瑞便從A城來到了海市。

  至于出家當過和尚的這個經歷,不要小看顏父顏母的編造能力,因為對爺爺奶奶這些至親的家人,顏父顏母是這樣解釋的:小顧從小體質特殊,得到高人指點,成年后需要到寺廟修行幾年,必須在修行結束后再考慮終身婚娶事宜……

  終于,小顧修行結束,可以婚娶了。

  他們女兒,一番蹉跎之后,找到了對的人。

  所以,這就是好緣分啊!

  說完,還拿出了那張寫著大吉兩字的八字紙條說:“你看這位一誠大師都說好。”

  咳咳,好像顏藝還沒有對他們爸媽說顧嘉瑞曾經的法號……

  和一個還俗和尚結婚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每天睜開眼感覺就像是一尊佛躺在你旁邊;犯錯時恨不得跪下跪拜請求原諒;什么事都可以用一句善哉善哉解決,還不行就再加一句。

  婆婆很年輕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逛街時姐妹相稱。

  嫁入百嘉百貨豪門又是一種什么樣體驗?

  商品美食琳瑯滿目,然而,她每天都要吃素……

  這是顏藝和顧嘉瑞真正踏入婚姻生活后的每日感受總結,這不是她第一次走入婚姻,但是像她這樣能有幸嫁給一個還俗的和尚,對方差點還是一個修道成佛的大師,也是非常難得的。

  因為好友多寧的童話書都出版上市了,顏藝抽空也記錄一番自己的婚后小日子,說不定有一天也能寫成一本書呢,反正她名字都取好了,就叫做《寫給大師的一百封情書》,等出版上市,她家顧和尚還能給她寫個序,她再找多寧畫幾組可愛的插畫,輕輕松松當上女作家……

  簡直,不要太nice!

  沒想到,她剛暢想幾分鐘,就被她家顧和尚打住,“仁愛”又“無奈”地斜睨了她一眼說:“顏顏,你不要亂來。”

  顏藝最受不了是什么,就是顧和尚這樣的眼神,仁愛里帶著情分,情分里帶著縱容,加上語氣溫柔語速低沉,就算現在腦袋已經長出了頭發,依舊有頭頂佛光的畫面感。

  可是,她怎么就亂來了嘛!

  出書秀恩愛的人那么多,又不是她一個,還是她取的書名不太好,不夠有范兒?要么就叫做《慈悲為懷,愛你么么噠》或者《清凈的世界只愛你》《苦海無邊回頭是愛》等等……?

  當然,顏藝也覺得這些名字有些酸臭。

  顧嘉瑞終于搖了搖頭,掌心蓋上自家夫人的頭頂說:“顏顏,我的意思是我已經很出格了,再出本書,可能真的會被我以前那些僧友討伐。”

  顏藝:“……”噢啦。

  沒想到,顧嘉瑞心里還是有那么一點點在意他原來的身份,有些事情是她太大大咧咧了。

  “……老公,如果有一天你想回去當和尚了,就回去吧,沒關系,不用管我。”顏藝突然來那么幾句,大方坦然的不像是她的風格。

  “咳……”

  一向擅長洞察人心的顧嘉瑞一時都有些不解自家夫人這番話的意味,想了好一會,覺得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

  下意識念一句善哉善哉,心里卻是美哉美哉。

  顏藝這樣說,這樣想,真的是愛他,顧嘉瑞出家第三年,真的感受到他愛佛,佛也愛他,那是一種大愛,也是一種放逐,廣闊也束縛。現在他覺得人世間的小情小愛更有滋味,但是人世間的愛卻是收斂的,狹義卻也包容。

  既然出來了,他又怎么會回去。

  何況,抽屜里,都已經躺著兩本他和她的紅色小本本。

  回頭說起來,顧嘉瑞岳父岳母那一關過的非常容易,即使他們都知道他的“修行”經歷,然而選女婿最重要還是……看臉看氣度,orz!

  畢竟,王燁那樣的前車之鑒讓他們不再糾結家世雙親都要在世這種傳統的觀念,然而,沒想到他們家和尚女婿家世這般的驚人……

  只是,雙親是少一個啦,只有單親。親家公和自家女婿感情也不是很好,但是大家都不要講究太多,做人過日子最重要是合拍和開心。

  太講究的人家,比如王家……也是呵呵。

  所以,抱著這樣的隨緣心態和想法,顏藝和顧嘉瑞迅速領證結了婚,自家男人是大師,連良辰吉日都不需要找外人看,全部都可以自己搞定!

  海城這樣的地方,很多時候嫁人結親都很愛看男方的工作,畢竟男方工作屬性可以帶來一定的便利性,比如醫生,比如重點小高中的老師,比如好單位的公務員……

  可是,真的落到實際的,顏藝發現顧嘉瑞這樣的前大師身份,才是真的好用。比如幫親戚朋友選個喬遷的好日子,再看個屋宅風水什么的,偶爾還捏個脈,看看身體狀況……

  總之,她的家人們都很喜歡顧和尚,尤其她家的小侄子居然在長大要做什么的作文里寫道,長大他要當一個大和尚,會算日子,會看風水,還會掐脈的得dao高seng!

  咳,底下老師的評語是:……阿彌陀佛!

  瞧,她家和尚對她家的影響力是多強!

  事實,顏藝不知道,她對顧家的影響力也很大,因為她嫁給顧嘉瑞之后,顧家父子的關系有些改善了。

  第一次改善,是顧嘉瑞需要為自己周弟找自家的后臺。

  第二次改善,是顏藝和她準婆婆建立了一個不錯的關系。

  她準婆婆芳齡46,是她公公談了幾年的女朋友,由于顧家之前的“邪門”,準婆婆一直沒有嫁給她公公,當然這也是顏藝瞎猜的。

  準婆婆雖然46了,但是保養極好,看起來就像三十出頭,反正一塊出門,絕對看不出來兩人是婆媳關系,索性就成為了相處愉快的姐妹……

  咳咳,但是在顏藝心中,她最好的姐妹朋友永遠是多寧,多寧,多寧!

  多寧:……可以不要這樣一直念著嗎?

  所以某天,多寧配合出版社搞了一場簽售,合作伙伴兼經紀人又是好朋友好室友的顏藝成為了那天在現場幫忙翻書的全能助理。

  她翻書,多寧簽名,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

  現場很鬧,氣氛很熱,

  全場,清一色的小學生啊!

  旁邊,控場的主持人拿著話筒正在安排現場順序:“高年級的哥哥姐姐往左邊站,低年級的小朋友往右邊站,哥哥姐姐照顧一下弟弟妹妹,爸爸媽媽請照顧好自己的孩子,大家一個個來,不要急……”

  多寧&顏藝:……

  沒想到,多寧的童話書在小學生群體有那么高的人氣!

  簽售會后臺,周燿和顧嘉瑞正一塊吹著空調品著碧螺春,討論著到底是一直簽名比較辛苦,還是一直翻書比較辛苦,意思是他們女人到底誰更辛苦。

  話里話外滿滿都是愛和心疼。

  然,多寧和顏藝如果知道周燿和顧學長在里面討論的話題,可能心里各自都是一句,mmp!

  媽媽簽售會,閃閃自然也來了,靠在爸爸的膝蓋,聽著爸爸湯森的對話,咧著嘴笑啊笑,她覺得是多寧比較辛苦噢,因為寫字真的好辛苦好辛苦……

  嗯,對,簽名真是好辛苦好辛苦呢!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