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前男友背著我偷偷養崽江恒言辭全文

前男友背著我偷偷養崽江恒言辭全文

城非虞 著

連載中免費

《前男友背著我偷偷養崽》是城非虞所著一部長篇都市言情小說,主角是江恒言辭,講述了江恒在和言辭分手之后,默默的發現這個小朋友在養著一個更小的朋友,最后江恒發現那是他的崽的故事。江恒和言辭屬于過去式,兩人相見不如不見,見面就是生死仇敵,知道某一天,江恒發現言辭身邊有個豆丁大的包子,驚了,圍觀群眾也驚了,紛紛吐槽江恒始亂終棄,崽都不要了!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前男友背著我偷偷養崽》是城非虞所著一部長篇都市言情小說,主角是江恒言辭,講述了江恒在和言辭分手之后,默默的發現這個小朋友在養著一個更小的朋友,最后江恒發現那是他的崽的故事。江恒和言辭屬于過去式,兩人相見不如不見,見面就是生死仇敵,知道某一天,江恒發現言辭身邊有個豆丁大的包子,驚了,圍觀群眾也驚了,紛紛吐槽江恒始亂終棄,崽都不要了!

免費閱讀

  言辭內心嘆了一口氣,他也好想走近江恒啊。奈何對方總是不按套路出牌。他遙遙望著緩緩起飛的飛機,心情有些酸澀。突然靜止了沉思以后身后的聲音就異常明顯,簡征和他們幾個在玩撲克牌,聲音都刻意壓住了,比較小的議論。然而話還是很多,言辭聽的一清二楚。

  江恒慢悠悠替言辭倒了杯水,將U型枕拿了出來讓他靠在背后:“睡吧,這次要飛過去還是比較久的。”

  “嗯。”

  說話間江恒回頭敲了敲后面幾個打牌的,端起了大哥風范:“都睡覺,在這里打撲克很吵,擾民。”

  有他對后面說道的話,言辭這一覺睡的很踏實。

  ***

  剛到的第一天是休息,第二天正式開賽。

  國內下午時間兩點,前三場團隊賽開始。

  言辭坐在大廳的翻譯位,也只能觀看到正中央的大屏幕,他的面前正開了攝像頭。職業隊都在自己待機室里準備,現場一片歡呼聲。

  【翻譯小哥哥出境,awsl這也太帥了吧!】

  【這個眼睛我哭了,什么神仙顏值啊,嗚嗚嗚】

  【難怪江恒對他的語氣總是那么寵溺2333】

  【上個是翻譯姐姐,江恒前后反應人間真實2333】

  【好gay!】

  十分鐘后,主持人說了各項規則還有積分制,言辭也十分快速的翻譯進去,比賽才正式開始。

  這把地圖是——海島。

  這個地圖是PUBG迄今為止的最大地圖,物資不太好撿,沒有雨林和雪地一個地方刷新的好東西多。而Y城,S城此類堪比訓練基地一樣修羅場,但其實物資一樣沒有太好,只是物資多罷了。選擇跳的時候就要慎重。

  物資好而豐富的是機場和軍事基地,然而這把航線盡頭就是軍事基地,人估計一樣多。江恒掃了一眼航線,冷靜的說:“跳水城。”

  水城就是廢墟,因為這里的房子一半都在水下,地形非常奇怪,所以稱為水城。其實這里的物資被人低估了,地理位置雖然沒有S城那么寬廣,但里面的物資卻遠遠比S城還要多和豐富。是個小肥點,養活三人基本上不成問題。四人的話會有些擠,但起碼不會差。

  江恒跳下來的時候后面跟了一隊美國本土戰隊,簡征匆忙往后視看了一眼:“落地先撿槍。”

  彈幕里在瘋狂刷加油,WEI必勝之類的話。言辭一分不落,視角剛好是江恒。“現在WEI跳在了廢墟,身后跟的是洛杉磯戰隊。他撿了一把S12,現在……漂亮!”

  江恒率先拿著□□殺了一個人,簡征和阿猛倆人撿到了步丨槍,身上什么裝備也沒有,直接先掃了對方全隊。

  【全員落地成盒,真慘2333】

  【哈哈哈哈哈哈666】

  【WEI戰隊配合好默契啊!】

  之后,廢墟一直沒有人來。四人迅速的在里面掃蕩了一圈,物資豐富。江恒身二級甲三級頭,手拿SCAR和UMP9。前半局很順利,此地圖太大,縮圈的時候四面八方其實都有可能來人。最后只剩下二十人的圈時,WEI碰上了LNG!

  山腳下是落的空投,江恒不打算撿,往上跑的時候卻發現了那邊的人。對面的人剛好上樓,轉角遇到愛!

  WEI在山上,LNG在山下的房子里。按地形來說,LNG的人如果站在樓上窗戶里,WEI是很吃力的。江恒沒看見對面人露頭,對其他人說:“你們先別開槍,等他們耐不住寂寞下來撿的時候再打。”

  開槍容易暴露位置,LNG還躲在房子里,地形上很吃虧。江恒沒有撿到狙丨擊槍,宋木有一把98K,鑒于對方打狙也不差所以江恒也就沒有索要那把狙,任由他發揮。

  然而偏偏是宋木,拿著6倍準確的看到對面窗戶有人探頭,立刻點了開槍!

  誰知對面的人沒有被擊倒,宋木立刻被人反拿98K爆了頭!看到隊友倒下,江恒暗罵了一聲,回頭讓簡征去拉他:“不是讓你別開槍嗎,指揮都不聽了?”

  爆他頭的人是LNG隊長,幾人瞄了半天都沒看見這貨的影子,肯定是早就藏好了!

  宋木也知道自己有些魯莽了,“不好意思,我有些沖動了……”

  這人平時也是急性子,幾人也都知道。不過好在石頭后面是一個盲點,對面人打不到他們,成功扶了起來。江恒沒再說什么,丟下一句:“好好打,別再這樣了。”

  言辭驚出了一身冷汗,緩慢的翻譯著之后的比賽。

  之后倒是沒出什么岔子,在安全區的地方上天眷顧了WEI這邊,剛好刷在山腳這里。他們耐著性子等LNG過來跑毒,成功攔截了對方。最后吃雞時只死了兩個成員,阿猛和江恒活到了最后。

  最后兩場團隊賽WEI一局在前十,一局是第三。因第一把吃雞后面兩場皆在前十,成功晉級。

  言辭回去的時候聽見于教練在數落宋木,大約也跟江恒說的沒差,讓他下次好好聽指揮,這種失誤不能再犯。雖然語氣嚴厲,但說的都是事實,宋木也明確的承認了自己的錯誤。簡單的分析了比賽,剩下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讓他們出去吃飯。

  “走吧,去唐人街,我請客。”江恒瀟灑的說了一句,他剛準備問于教練去不去,結果對方回了一句很忙。剩下幾人撇撇嘴,簡征攬上了言辭的脖子,笑說:“走吧,那咱幾個去。”

  猝不及防被他胳膊拉住自己脖子的言辭頓時有些涼意,后知后覺的說道:“好。”

  江恒看到兩人的姿勢直皺眉,上前將簡征的手給扒拉了下來,“你剛才去廁所了吧?手臟不臟啊,他穿的可是白襯衫!”

  無端又被江恒給說了的簡征十分委屈,莫名其妙的望著他,“我靠,我發現你對言辭怎么就那么關心呢?人家是你老婆啊,東管西管的!”

  “……”對不起,還真是!江恒面無表情的想。

  這幾個人一直走在前面,簡征和江恒又滔滔不絕的互相數落了起來,言辭心累的笑了一下。他回頭看向后方,發現宋木一個人走在后面,雖然表情沒什么,但估計也有一點不開心。想到可能是因為自己的行為過失而自責,言辭對他說了一句:“沒事的,這個失誤你可以一直記在心里,就當做教訓,下次再也不會犯就好了。”

  正一個人走路的宋木聽言,驚訝的朝他抬起了頭。知道言辭是在安慰自己,他也頓時釋然:“謝謝,我會記著的。”

  說完后迅速走了上來,總算跟江恒他們幾個并肩。言辭本來也慢吞吞的走著,左邊的江恒突然將他的胳膊伸了過來,自然而然的攬了上去:“走,吹風去。”

  旁邊一直單人行走的簡征頓時掃過來一眼,敏銳的看見江恒將胳膊放在了言辭脖子上,人都驚了:“江恒,你自己胳膊不臟啊?”

  “老子洗澡了,衣服都是香的,你聞聞?”江恒不屑的切了一聲,低頭看向了言辭:“同意我攬著你嗎?”

  短時間內被侵占兩次的言辭臉都臊的不行,“可,可以……”

  簡征無語的站在原地,使勁嗅了嗅衣服上的味。他自己也皺起眉頭,納悶的問:“你是不是都算計好了,我們沒洗澡,你卻偷偷洗了澡!”

  江恒一路攬著言辭走在了隊伍的前面,去了唐人街。幾人還在商量著吃什么,阿猛提議:“我們人多,直接吃火鍋唄?”

  眾人都表示可以,幾人沒有興致逛街,徑直走向了火鍋店。店主的確是位中國人,底下的伙伴上前遞了菜單:“清湯鍋底,麻辣湯底,牛羊肉湯底,還有豬骨湯底等……”江恒知道言辭不能吃辣,這幾個又是無辣不歡的,說了聲:“拿鴛鴦鍋吧。”

  “鴛鴦鍋?”簡征好奇回頭,“你不是能吃辣嗎,為啥要鴛鴦鍋?直接一口麻辣湯底的多爽!”

  “言辭不能吃辣。”江恒瞥他一眼,“鴛鴦鍋也有辣的,少不了你的。”

  身后站著的言辭心里一暖,江恒高大的身影立刻光芒四射!他小小的在心里雀躍著,然后跟隨幾人來了包廂。火鍋這種東西的確是最簡單的,湯底店家都是提早熬好的,到時候直接端湯和食材上來就行,不用等。剛落座時簡征趁勢坐了言辭右邊,問他:“小言言,你能吃辣的程度到哪里?”

  “呃……”言辭被他故意靠近,有些想往后退,委婉的說道:“你還是叫我言辭吧。”

  “言言,坐那去。”江恒后腳剛進來就看見某人又暗中挖自己墻角,眉眼一跳。言辭得救一般的立刻答好,然后后退了一個椅子,讓江恒坐在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上。由此轉換,座位依次變成了:阿猛——言辭——江恒——簡征——宋木。

  當然,不知情的簡征一點也沒意識到,眼睜睜的看著言辭又被江恒以‘非法’手段搶走,總覺得自己被區別對待的嚴重,“不公平啊,我團寵的待遇,難道變成言辭了嗎!”

  團寵,顧名思義一個小團體里都有一個人見人愛的家伙,眾人都對他很好。簡征自以為四年來在團體里備受關懷,可不就是團寵咋地?江恒瞅他一眼,“團寵?”

  接著冷哼一聲,“四年來你不是沒少吃我的拳頭,這也叫團寵?”

  一直目睹兩人斗嘴的老實人孟新默默插嘴,“隊長說的沒錯,簡征你應該是……團欺,看來還是沒有認清現實啊。”

  團欺的意思當然跟團寵相反,簡征的確是不知道自己真實慘狀。他郁悶的哀嚎了一聲,然后隔著江恒的座位跟言辭搭話:“那你是一點辣也不能吃?”

  言辭頓了一下,點了點頭:“算是吧,不過我不是不能吃辣,只是我身體特殊,吃了辣后臉會很紅然后一直流汗。可能這是,另類的過敏?”

  “我靠!”簡征瞪大眼睛,和旁邊的宋木面面相覷:“我還頭一次見到體質這么奇怪的人!比小姑娘還嬌弱?”

  旁邊的孟新又打斷了他,嘖嘖了兩聲:“雖然體質確實奇怪,不過也不能跟女性比。我女朋友吃辣超級厲害的,上次我們去新疆游玩,那個爆辣的炒米粉她一點事兒也沒有,還一直說這樣很爽。那個炒米粉我都下不了嘴!”

  言辭撓了撓頭,不知道自己不能吃辣這個話題聊了這么久。等湯底上了鍋才終于停下了議論,江恒先下了肉進去,然后再清湯底也默默的布上了肉。其他的食材一一放在每人桌子的一角,各自添就行。

  幾人一邊涮肉一邊聊著天,江恒身為隊長和指揮位更是引導了更深一層的想法:“戰龍他們這次比賽沒有來?”

  戰龍,Dragon,聽起來酷炫狂暴拽。然而配合旗下的那幾位成員,簡直是中二和邪惡并存的代表。說好聽點叫戰龍,其言論卻一直被當成傻叉。言辭聽著科普,小口的吃著清湯鍋里的肉。他只蘸了醬油,其他的配料沒有蘸。幾人都顧著吃自己,沒人看見江恒一直在反復的給清湯鍋里涮肉,然后不動聲色的夾給了言辭。

  他這次也沒跟著這幾人吃麻辣的湯底了,學言辭吃的清清淡淡。

  簡征悶頭蘸辣椒醬,口齒不清的含糊著:“鬼知道,不來最好,老子不想看見那幾個人,倒胃口。”

  “那就說說LNG吧。”江恒吃了口金針菇,喝了旁邊的冰啤,認真的分析:“下午那一場的比賽其實勝負不一定,要不是那個安全區縮的太勢力,他們也不會輸。堵毒誰都會,恰巧被我們遇見了這個地形優勢。”

  人要對未知永遠充滿敬意,不然誰也不知道下一次老天會眷顧誰。原本WEI處于中劣,LNG處于上優,因為地形的改變,瞬間扭轉了局勢!因LNG雖然在下面的三層樓房里,然而是野區的房子周圍沒有遮蔽物四周皆非常短的黃草坪,只要選擇了出來跑毒,那就必定會被發現。

  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假設那個安全區縮在了LNG背后,那么輸的估計就是WEI了。

  “就當我們走了狗屎運,以后的比賽,可沒有這個運氣。”江恒的筷子一頓,然后看向了成員。

  之前吊兒郎當的幾個成員都紛紛點了頭,認真的聽了他的話。將之后要面臨的隊伍剖析了一遍,江恒才終于停下。簡征一臉認真,和對面的阿猛對視一眼:“得嘞,等會兒回去就繼續訓練。”

  “明天的比賽更加嚴謹,都做好準備了么?”江恒問。

  “知道,這次都謹慎點吧?晚上我們商量商量,現在還是吃重要!”簡征咕咚咕咚的喝下幾口冰啤,揉了揉肚子。江恒沒意見,淡定的嗯了一聲。他看向了桌上的幾個醬料瓶,突然對上了言辭的目光。他揚起嘴角,突然說:“言辭,你怎么只蘸醬油啊?”

  無端又被簡征盯上的言辭莫名其妙,用勺子敲了敲碗:“清湯的蘸醬油比較好吃。”

  簡征不明白,從面前拿過一個小杯子,遞了過去:“你試試這個,可香了,有炸蒜泥還有麻油,很爽的!”

  擺在他們面前的有六種醬料,其中三個是辣的,還有三個是比較多味道的。蒜泥醬就是其中一個,然后普通的醬油汁,還有一小碟是芥末。這幾個人里除了宋木和簡征能吃點芥末,其他人對這個味道都是深惡痛絕。言辭不能吃辣的,然后也不吃芥末,另外一個碟放的是什么他也就沒動。

  江恒皺眉,本能的替言辭推拒:“他不能……”

  “哎,那我試試這個。”言辭還沒吃過蒜泥醬,躍躍欲試的夾了一塊肉使勁蘸了些蒜末在上面,突然發現入口的滋味竟也還可以,比醬油要香一點!他亮了亮眼睛,望了下旁邊的江恒,說:“我……我想嘗一下那個辣椒醬的味道。”

  雖然剛才幫他拒絕是自己本能,但言辭主動的來求他,江恒有些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的感覺。眼神……還有點楚楚可憐,心頓時都軟化了,沒有原則道:“好,你想吃就吃。”

  總之不是過敏也不會中毒,言辭雖然會流汗臉紅也不算什么大事,沒有危害性。既然他愿意吃,那就隨他去。

  言辭興奮的將喜歡的菜都蘸了一下,避開了芥末沒有弄,然后滿足的吃到了口中。滋味果然非同一般,恍若升天的幸福感。已經快有許多年沒吃過辣的言辭突然覺得,那個小反應有什么好驚異的,不足為懼!

  他吃了好多塊肉,不一會兒臉上的熱度就蹭蹭起來了,由于湯底還熱更是要吹吹肉,臉上有些燙。言辭放下了筷子不再繼續吃,直接將杯子里還剩一半的牛奶給全部喝完。不過即使如此,熱度依然沒有消。江恒在旁邊笑,拿過桌上的冰啤易拉罐放到他旁邊:“要不要給你捂捂,看看,都紅成猴屁股了。”

  “咚——”言辭踹了他一腳。

  江恒立刻收回自己的腿,果斷的將易拉罐放在了他臉上,立馬裝慫:“不不,這樣很可愛!”

  被這個稱呼給雷到起了一身雞皮的簡征突然回頭,“麻蛋,你不是不準別人叫他言言嗎?我現在才發現你控制欲好嚴重啊,怎么老是管著他呢?”

  “江哥,咋回事啊?”阿猛從言辭身后探頭。

  江恒一臉坦然,淡定的拿過餐巾紙抿了抿唇:“他還小,你們這幾個老姜就別想著欺負新人,作為隊長當然要關愛關愛。”

  全桌皆驚:“……!”

  “江哥,老子才十九歲而已,我可是隊里的一枝花,最年輕的!”簡征大聲說道,十分震驚且不滿然后憤怒不知道夾雜了多少情緒看著江恒!總之是一臉委屈,將團欺演到極致。

  其實言辭22歲了,比簡征還大了好幾歲,江恒說胡話連眼睛也不眨一下。

  實際上,言辭明面上是他們新來的成員,然而在江恒心中已經悄咪咪的成了自己的家庭成員,護短更是正大光明。江恒看著旁邊的言辭臉上已經很紅了,索性也不再留在這里了,“你們先吃著,我帶他回酒店看看吧。還是不能吃辣啊,萬一真腫了怎么辦?”

  “好吧……”言辭拿著服務員送來的扇子,瘋狂的替自己扇風。他只得跟著江恒走了出去,沒有再看身后簡征的哀嚎。

  江恒笑,“送你回酒店吧,上面套房有冰箱空調,降降溫吧。”

  “嗯……”言辭默默回答,其實腦內思緒已經完全錯亂。看他這意思,難道兩人是要單獨相處了嗎!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