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穿成Omega后發現自己懷孕了季嶼賀宙小說最新

穿成Omega后發現自己懷孕了季嶼賀宙小說最新

非期而然 著

連載中免費

《穿成Omega后發現自己懷孕了》是由非期而然原創所著,主角叫季嶼賀宙,講述了冷中帶騷龍族血統攻x外皮內剛兔子血統受之間的故事,一覺醒來,季嶼發現自己穿越了。他不僅換了個身體,還有了個崽。為什么那個叫賀宙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那么奇怪?為什么自己對他也莫名的關注?甚至跟他對視一下就忍不住得臉紅心跳,腿軟得快要跪下?自己難道是個Gay?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非期而然大神最新作品《穿成Omega后發現自己懷孕了》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穿成Omega后發現自己懷孕了最新,穿成Omega后發現自己懷孕了無彈窗,《穿成Omega后發現自己懷孕了》是由非期而然原創所著,主角叫季嶼賀宙,講述了冷中帶騷龍族血統攻x外皮內剛兔子血統受之間的故事,一覺醒來,季嶼發現自己穿越了。他不僅換了個身體,還有了個崽。既來之則安之,他決定好好學習,努力養崽。為什么那個叫賀宙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那么奇怪?為什么自己對他也莫名的關注?甚至跟他對視一下就忍不住得臉紅心跳,腿軟得快要跪下?自己難道是個Gay?更震驚的還在后頭——崽養著養著忽然變身成了小珍獸,嗷嗷地喊他媽媽。他的肚子也很不對勁,一天天地鼓了起來。醫生:你懷孕了。季嶼:……誰的?賀宙擰滅煙頭,推門而入:我的。

免費閱讀

  季嶼醒過來的時候外面已經天光大亮。

  他腦子還未清醒,躺在床上發怔,緩了一會才呼了下氣,伸手要去拿床邊的手機,但是手機沒能拿到,因為他的手被什么抱住了。

  低頭一看,是小宇宙。

  小小的一團窩在自己身旁,肉乎乎的臉頰睡得粉撲撲,小手小腳全環在他的手上,好像怕他跑了似的,可愛極了。

  季嶼神色柔和下來,抬手輕戳了戳那肉肉的臉,卻不想把小宇宙給戳醒了。

  他長長的睫毛顫動,睜開眼看到季嶼后就癟起了小嘴,葡萄似的眼睛里很快聚上水霧,特別委屈地把小腦袋往季嶼懷里拱。

  季嶼笑了笑,摸摸他的小腦袋:“爸爸吵醒你了,委屈了哦?”

  “Ma~”小宇宙可憐兮兮地撅起了嘴。

  他還記得昨晚爸爸不抱他就走了呢,委委屈屈。

  季嶼的手頓住,表情僵在臉上。

  被刻意忽略的東西鋪天蓋地涌上了腦海,他用空著的那只手摸了摸心口,就在剛才,那兒被親兒子戳了一刀。

  為什么一大早醒來他就要被提醒一朝從爺們變成媽的事實呢?

  他也太慘了。

  謝雨星一推門看到的就是季嶼一臉頹廢地癱在床上的模樣。

  他本來是想上來把小宇宙抱下去吃早飯的,結果發現一大一小都醒了,醒了最好,他還有事想跟季嶼說呢。

  “醒了,起來不?”

  “學校那邊我替你請假了,月嫂也做好早飯了,起來洗臉刷牙吧,吃完我們好好聊聊。”

  季嶼閉上眼深吸了口氣:“不想動。我腦子累,心累,身體累,哪哪都累。”

  “也是,短時間內連著兩次標記,不舒服也正常。”說著謝雨星走進了臥室,“那我把小宇宙先抱下去,你繼續睡吧,等你起來了我們再說。”

  季嶼疲憊地閉上眼,點點頭:“成。”

  小宇宙不太愿意離開季嶼,但他似乎也知道季嶼難受,所以只鼓了鼓臉頰,被季嶼呼嚕了一下腦袋后就又開心起來,乖乖地由謝雨星抱了下去。

  等人走了,季嶼又兩手張開,癱在床上發呆。

  他不想睡,腦子也很清醒,但就是不想動,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覺得沒意思,只想在床上挺尸,浪費生命。

  中午十一點半的時候謝雨星又來敲門:“午飯也不吃嗎?”

  季嶼總算有了動靜,他看向門口:“喝酒嗎?”

  謝雨星一愣:“啊?”

  季嶼坐起身,手一揮:“走,我請你喝酒吃龍蝦,慶祝我守身成功。”

  一直頹著不是他的性格,心里有堵總得疏通才行。

  在家安安靜靜地吃飯太悶,大夏天的就得大盅冰啤配麻小,兩個人一邊嘮一邊吃,吃得汗津津,嘴巴油亮亮,又爽又出氣。

  謝雨星噗嗤樂了:“是該慶祝慶祝。”

  季嶼脖子疼,躺著也渾身不痛快。

  他站起來原地動了動四肢,拿了衣服去浴室換了,出來后又問:“被標記了能喝酒嗎?”

  謝雨星還在笑,他點頭:“這個不影響,我們去哪吃?”

  月嫂的飯菜做得很棒,但她顧著營養和健康,不會燒什么重油重鹽的菜,夏天本身人也沒食欲,一桌子的好菜還不如路邊一盆麻小來得有味道。

  季嶼把手機揣進兜里,動作瀟灑地下樓:“出去再說。”

  他們下去時月嫂正在客廳抱著小宇宙坐在地上搭積木。

  季嶼給謝雨星比了兩個動作,謝雨星心領神會地點頭,然后兩人跟做賊似的墊著腳一溜煙跑到門邊,拿鞋開門關門再穿鞋,一氣呵成,一點兒沒驚動里面的小朋友。

  一出來季嶼便用力呼吸,大大地伸了個懶腰:“舒服了。”

  “那打車還是怎么樣?”

  “打車唄。”

  兩人也沒目的地,最后還是司機師傅說附近大學城的美食街里有一家龍蝦店特別好吃,把他們給載了過去。

  到地兒一看,果然,大廳里那么多張桌子居然全坐滿了。

  他們要了個包廂,很快一盆盆熱氣騰騰的小龍蝦就端了上來,有五香,有麻辣,有蒜泥,香味席卷鼻腔,龍蝦又大又肥,看得人食指大動。

  碰了碰杯,謝雨星率先開口:“你昨晚睡得怎么樣?”

  他昨晚整宿都沒睡著,躺在床上腦中翻來覆去的都是季嶼電話里那句“他大概是去了”,一時百感交集,回憶了整晚的過去,也抱著被子哭了兩回。

  早上天還沒亮就到季嶼家門口守著,但等門開了看到床上睡著的人,卻又沒了話。

  季嶼把龍蝦肉往湯汁里蘸了蘸:“還行吧。其實我也不是特別難受,就跟賀宙接了個吻而已,別的也沒什么,奧對,還被咬了一口。”

  “在我們那兒男人被親一口不算什么,就,怎么說呢,還是變成Omega這個更讓我受不了。”

  回過頭想想昨晚他也不是特別怕,反倒是生氣,覺得賀宙那狗逼玩陰的太可恨。

  可能還是沒進入角色,很多認知都停留在原來的世界,覺得自己一個男生被親一下沒什么,就當被狗咬了就行,不到真的出事的那一刻,他大概永遠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怕。

  畢竟他頭一回體驗這種成為弱勢群體的感覺。

  代入感不是很強。

  “你們那兒的男人是什么樣的?”謝雨星問。

  季嶼想了想自己的老爸:“體格強壯,不懷孕,是家里的頂梁柱,負責工作、賺錢、養家,還教我學習,特好一男人。”

  “那不就是Alpha嗎?”

  季嶼又補了句:“不咬人,不散發信息素,不做什么標記。”

  謝雨星:“……能不能別把Alpha說的和狗一樣。”

  季嶼:“你這么一提醒還真挺像。”

  他舔舔唇,這個身體似乎不怎么吃辣,幾個麻辣口味的下肚嘴唇都快燒起來了,“原來那個季嶼和賀宙到底什么關系?他們之間怎么回事?”

  謝雨星放下手里的東西,想了一會后開始敘述:“他們倆是在酒吧認識的。季嶼家里條件不好,他就想靠當明星出頭,搏個好對象。正好有個明日之星的節目去他學校海選,他被選中了。那個節目的攝影師特別喜歡他,說會幫他,嘖,你懂的,就是看他長得好又沒什么背景,想白睡他唄。”

  “渣滓。”季嶼嫌棄道,“然后呢?他去了?”

  “啊,去了啊。”

  季嶼睜大眼:“……他傻啊?這不明擺著坑他這個小白兔么。”

  “是挺傻。”謝雨星抬起眼,一臉認真地看著季嶼,“但是他沒辦法,你知道季嶼的條件嗎?我認識他這么多年都只看到他一個人,獨來獨往的,窮得連一只信息素抑制劑都買不起。”

  “偏偏他那時候馬上就要滿十八歲,生日那天就是他第一次發/情期,要么找個人,要么打抑制劑,一只抑制劑三千塊,藥效只持續一個月。”

  季嶼道:“他不能借錢或者打工么?”

  “他只有一個朋友。”謝雨星指了指自己,“我沒錢借他,一個月三千,太貴了。打工也不可行,沒有地方會要一個未成年的Omega。”

  季嶼抓著啤酒杯,沒了聲。

  謝雨星繼續說道:“所以他去了,想賭一把,結果那攝影師是個畜生,約他過去居然是為了跟人搞群劈,他當然不肯,想跑,但進去了哪里跑得出來?最后被打了針催情劑,硬是逼得發/情期提前,而那些所謂的有錢人就在那跟看耍猴似的看他滿地打滾。呵,真特么可笑。”

  謝雨星嗤笑著搖了搖頭,拿出一支煙,“我有點煩,想來一支,你要嗎?”

  “你抽吧,我不用。”

  “嗯。”

  香煙點燃,謝雨星吸了口,呼出一團煙圈,“恰好那天賀宙籃球部里有活動,他也在那酒吧,兩人信息素匹配度高達百分之百,是命中注定的一對,所以賀宙對他的存在有所感應,就救了他,然后你也懂的,那次他懷上了小宇宙。”

  “賀家是名門望族,賀宙是他們家最優秀的兒子,季嶼自然是配不上的,但匹配度這么高,又有了孩子,他們也就只好松了口,把賀宙婚約解了,又安排季嶼上學,說等孩子生下來就把該給的都給季嶼。”

  “季嶼也不圖賀宙喜歡,也不圖賀家喜歡,他就只想進那個門,想要個名頭,本來一切順利成章,結果……”

  季嶼追問:“結果什么?”

  謝雨星看向季嶼:“結果他只懷了小宇宙五個月就生了,不是早產,孩子發育得很好,生下來跟正常孩子一樣大。”

  季嶼驚道:“賀宙喜當爹?”

  謝雨星沒說是,也沒說不是,只道:“季嶼說孩子是賀宙的,我也覺得孩子是賀宙的,因為只有賀宙標記過他,孩子怎么會不是他的?可兩次親子鑒定做下來都說明小宇宙不是賀宙的孩子。”

  “后面的你也都知道了,季嶼跟小宇宙被送了出來,賀家也算仁至義盡,給了房子和錢當補償,之后就再沒了來往。”

  季嶼想了下,說:“會不會有人從中搗亂?”

  “全程有監控,都沒查出問題,因為季嶼的要求他們又做了第二次,第二次季嶼全程盯著,所有過程都沒有問題,但結果就是說小宇宙跟賀宙沒血緣關系。”

  季嶼無話可說:“……魔幻。”

  “誰說不是呢。”

  “其實說起來我和季嶼一個暑假都沒聯系了,你來的那天早上他才打了我電話,說想跟我一起上學。”

  季嶼:“他是讓你來給他收尸。”

  “你說話真直接。”謝雨星笑笑,“不過你說的對。”

  接下來兩人都沉默了,只有淡灰色的煙圈在空中一點點氤氳開。

  季嶼默默地喝了口啤酒。

  這個故事里分不出誰對誰錯,兩個陌生人本無交集,卻被信息素強行拽到了一起,原主沒錯,賀宙也沒錯,之后出生的小宇宙更是無辜。

  可他偏偏五個月就降生了,驗出來還不是賀宙的種。

  原主覺得自己沒問題,賀宙沒問題,檢驗報告沒問題,那么問題就只能在小宇宙身上。

  “賀宙不待見小宇宙,原來的季嶼也不喜歡他,是嗎?”季嶼問。

  “嗯,估計賀宙也就他出生的時候抱過他。”

  季嶼嘆了聲氣。

  難怪小宇宙總是安安靜靜的,不哭也不鬧。

  難怪他喊爸爸的時候喊得那么歡喜,卻一直不喊媽媽,好不容易喊一聲還是那么小聲的喊了一半。

  “不想吃了。”季嶼把一次性手套摘了,扔在桌上。

  他有點冒火,這都什么事啊。

  謝雨星:“那你還點那么多。”

  季嶼抬頭看他:“我們現在也算是一條船上的人了吧?你不會把我的事情說出去,對吧?”

  “當然不會。”謝雨星察覺到了什么,也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你想做什么?”

  “小宇宙得了信息素癥,需要賀宙的信息素,所以我得先弄到賀宙的衣服。”

  季嶼忽然擰眉,神情疑惑,“等等,不對啊,小宇宙缺的是父親的信息素,賀宙要不是他父親,他怎么會對賀宙的信息素有那么大反應?”

  季嶼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小宇宙對著我被標記的地方喊了好幾聲爸爸呢。”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