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沈雋意趙虞小說最新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沈雋意趙虞小說最新

春刀寒 著

連載中免費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是由春刀寒原創所著,主角叫沈雋意趙虞,講述了cp嘛,上天安排的最大啦~!神諭CP:沈雋意X趙虞【娛樂圈,兩大頂流的明騷暗戀】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春刀寒大神最新作品《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最新,上天安排的最大啦無彈窗,《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是由春刀寒原創所著,主角叫沈雋意趙虞,講述了cp嘛,上天安排的最大啦~!神諭CP:沈雋意X趙虞【娛樂圈,兩大頂流的明騷】

免費閱讀

  八月末,海城迎來了最后一場暴風雨,黑云壓頂,天色都比往日暗得早。

  次臥的房門被推開,舅媽吳英華一邊拿著毛巾擦水一邊大聲抱怨:“下這么大雨也不知道去樓頂把被子收了!一天到晚把自己關在房里,也不怕發霉!”

  戚映一動不動坐在窗前,連姿勢都沒變。

  半躺在沙發上的俞濯懶洋洋開口:“她又聽不見,你吼她有什么用。”

  吳英華走過去在他腦袋上拍了一巴掌:“她聾了你也聾了嗎?就知道打游戲,你馬上高一了,還跟初中一樣可勁玩兒呢?”

  俞濯被拍得一臉不高興,蹭得一下起身跑回自己房間摔上門。

  吳英華氣結,回頭看戚映還保持原姿勢坐在窗前,纖弱背影襯著窗外大雨,突兀生出一種冷清清的落寞。想到這外甥女的遭遇,心里那股子氣頓時散了大半。

  她走過去敲了敲桌面。

  戚映這才回頭,看見是舅媽,清澈柔軟的瞳孔閃了一下,薄唇微微抿住,露出一個小心翼翼的笑來。

  吳英華被她這個笑刺得心臟一陣發麻,內心默默嘆了聲氣,拿出手機打字,打完了又遞給她看。

  戚映的目光落在發光的屏幕上:下暴雨,你舅舅今晚不回來了,早點睡。

  以前的戚映是不識字的。

  接受這具身體的記憶后,那些她曾經觸不可及的知識像是無師自通,讓她對這個世界都有了全新的認知。

  只是每次看到手機還是覺得新奇。這么小的東西,不僅會發光,還有栩栩如生的畫面,真是太神奇了。

  戚映朝舅媽乖巧地點了點頭。

  吳英華這才掩門離開。

  戚映繼續將目光投向窗外。風雨漸大,街邊的大樹被吹得東倒西歪,冒雨行駛的車輛頻繁閃爍著車燈,行駛緩慢。

  外面一定很吵,可她什么也聽不見。

  只有偶爾的嗡鳴。

  她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兩月有余。

  起初戚映只以為是夢。明明在得知將軍戰死沙場的那日,她一條白綾懸于房梁,追隨將軍而去了。

  她還記得死前的窒息和痛苦,甚至記得夕陽灑在院中那顆樹上時,金色的光。可再次醒來,她就成了這個十七歲的聾啞少女,重新活了過來。

  陌生的記憶像潮水將她席卷。

  少女也叫戚映,半年前失去了父母,絕望之余吞服安眠藥。被搶救回來后,芯子便換了人。

  大概是因為這具身體的本能,每當她去回想有關這對父母的記憶,心臟就像被針扎一樣疼,迫使她中斷回憶。

  戚映想,那個少女一定過得很悲傷。

  因為記憶本能,這個對她而言本來陌生的世界,又處處透露出熟悉。

  第一次看到電視時她竟然一點也不驚訝,只是最后睡覺,才后知后覺感到神奇。

  她就像天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唯一還不能適應的,是意外造成的耳聾和失聲,而這起意外,就是導致原主父母身亡的罪魁禍首。

  原主的爸爸是一名緝毒警察,在破獲一起販毒案件后被犯罪團伙報復,綁架了原主和她媽媽。解救過程中,喪心病狂的罪犯引爆了炸.彈,犯罪團伙雖然全部伏誅,可原主的父母也重傷而亡,只有她一個人活了下來。

  處理完身后事,原主被舅舅俞程接來了海城,可無法接受父母死亡的少女最終選擇了離開。

  戚映剛醒來的那段時間,舅舅和舅媽幾乎二十四小時守著她,生怕她又做傻事。直到最近心理醫生給她做的測試都顯示心理狀況良好,戚映才被舅舅從療養院接回家。

  舅舅對她很好,舅媽雖然脾氣火爆,也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就連那個叛逆的弟弟俞濯,每隔一小時都會敲門進來看看她的情況。

  這是戚映從來沒感受過的親情。

  她是亂世中的孤兒,在兵荒馬亂中膽戰心驚地長大,十四歲那年逃難時,被山中強盜劫上山寨,本想一頭撞死以保清白,將軍卻如天上神祇降臨,將她救了出來。

  將軍穿一身玄色盔甲,端坐于黑鬃馬背,淡聲問她:“可有去處?”

  她含淚搖頭,將軍便俯身伸手,攬過她腰側,將她打橫抱上了馬。從此,將軍府成了她的家。

  將軍尚未娶妻,偌大的將軍府只有她一人。將軍收她為妾,雖常年征戰鮮少回來,卻交代府中上下要好生待她。

  她將整顆心整個人都給了那個叱咤風云的威武將軍,她聽到天下百姓是如何稱頌敬仰她心中的戰神,卻不想,戰神也有戰死沙場的那一天。

  將軍有沒有愛過她?

  戚映不知道。

  可她愛將軍。

  她這條命是將軍給的,將軍死了,她在這世上再無掛念。但愿死后有幸隨葬,死若同穴,便是她最大的榮幸。

  怎么也沒想到,老天不僅沒有讓她死,還將她送來了一個沒有戰亂,和平美好的世界。這里什么都好,只是沒有將軍。

  ……

  暴風雨持續了好幾天,徹底晴朗下來時,距離開學只有兩天了。

  前段時間,舅舅俞程已經給戚映辦好了轉學手續,將這學期就要上高二的她轉來了海城一中,也就是俞濯剛剛升上來的高中。

  戚映并不知道該怎么去過接下來的生活。面對這個全新又陌生的世界,她遲疑且彷徨。

  但她不想辜負這一份親情,她愿意聽舅舅的話,去做令他們安心的事。

  按常規講,現在的戚映并不適合去正常的高中上課。

  她既聽不見又不能說話,聾啞學校更適合她。但心理醫生建議,正常的環境更適合戚映的恢復和治愈。她需要接觸人群,更需要同齡人的友誼。

  她的耳聾是由爆炸造成的外傷,再治療幾次就會痊愈。但失語卻是因受到驚嚇導致的心理創傷,醫療手段幫助不大,只能慢慢疏導恢復。

  意外發生后,戚映爸爸被評為烈士,戚映也就成了烈士子女。有警方的介入,戚映入學手續走得很容易,校長還接到了市局領導的特意叮囑,希望烈士子女在這里能感受到尊重與友愛,欺凌冷暴力這種事情絕對不能發生。

  校長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將高二的班主任來回挑選了個遍,最后選擇了高二二班。成績好氛圍好,刺頭學生少,連續兩年的優秀班級體和先進班主任,選二班準沒錯!

  班主任劉慶華被校長叫到辦公室促膝長談了一個小時,最后握拳保證:一定讓戚映同學在這里感受到家人一般的溫暖!

  開學當天,俞程開車將俞濯和戚映送到校門口。

  俞程已經喋喋不休地交代了俞濯好幾天,在學校一定要保護好姐姐,下課就是不上廁所也要去二班看看姐姐有沒有受欺負。

  父子倆知道戚映聽不見,說起話來也不顧及。

  俞程說:“你姐長得好看,又不會說話,性子又內向,那些男生就喜歡欺負這種乖乖女,你不能慫,不然讓你學幾年的跆拳道是干嘛的?”

  俞濯:“合著我學跆拳道就是為了打架唄?那我上次打架叫家長,你還當著老師的面揍我?”

  俞程:“為了你姐打架,可以。其他的,不行。”

  俞濯:“???”

  到校門口,俞程把車門拉開。戚映背著書包,穿著藍白相間的校服,黑發扎在腦后,臉頰巴掌大,清澈明麗的一雙眸子,薄唇抿著淺淺的弧度,下頜俏麗,美得像含苞待放的薔薇。

  俞程拿出手機打字:如果有人欺負你,先找老師,然后讓老師給我打電話。記得我的電話號碼嗎?

  戚映點點頭。

  俞程又打:小濯在高一七班,就在一樓拐角那間教室,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

  戚映繼續點頭。

  俞程還要打字,俞濯不耐煩地拽住戚映的書包帶,“走了走了,要遲到了。爸你回去吧,跟個老母雞似的。”

  戚映被俞濯拽著走了幾步,回頭朝俞程乖巧地揮了揮手。

  俞程一臉擔憂地站在原地,看著外甥女那張漂亮面孔,又想到自己的姐姐,連嘆好幾聲氣,直到戚映走沒影了,才終于回到車上。

  剛關上車門,一陣刺耳的轟鳴聲由遠及近,然后一個急剎停在了校門前。

  剎車聲太激烈,路人還以為出了什么事,紛紛看過來,連學校保安都被驚動匆匆跑來。

  黑紅色的山地摩托車上跳下來一個少年,穿黑T恤,個子很高,頭發被風吹得亂糟糟的。他把校服搭在肩上,嘴里嚼著口香糖,偏頭朝保安吹了個口哨。

  滿臉不羈,一身痞氣。

  保安像是認識他是誰,沒敢攔,又退回去了。

  少年拎著校服若無其事走進校門。

  俞程皺了皺眉。

  一中怎么會有這種一看就不是好東西的不良少年?

  幾個女生從車邊經過,嘰嘰喳喳地尖叫。

  “大佬和大佬的摩托車都好帥啊!嚶,想摸。”

  “摸人還是摸車?”

  “……都想。”

  “閉嘴吧你,讓薛蔓青聽見打不死你。”

  “嘁,季讓又不喜歡她。我看年級匿名群里說,暑假的時候薛蔓青給季讓辦了個聲勢浩大的生日party,結果季讓都沒到場。”

  “匿名群還說季讓跟一群摩托賽車手飆車被抓了呢。他現在不也好好的,還敢把車騎到學校來,證明匿名群不可靠!”

  “那可不一定,大佬家有錢,只要不是殺人放火,什么事解決不了啊。”

  ……

  幾個女生漸行漸遠,俞程的眉頭皺得都快能夾住鉛筆了。這都什么跟什么啊?現在的孩子是來搞學習還是搞對象的啊?

  得讓俞濯多注意一下,別讓戚映被這些壞同學盯上!

  戚映他倒是不擔心。

  映映那么乖,肯定會離這些不良少年遠遠兒的!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