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我有特殊的施法技巧鹿水之畔小說

我有特殊的施法技巧鹿水之畔小說

鹿水之畔 著

連載中免費

《我有特殊的施法技巧》是鹿水之畔所著一部長篇靈異搞笑小說,主角是舒山泉,講述了舒山泉天賦異稟,世界萬物都可以用來抓鬼的故事。舒山泉身為一個擁有法術的男人,和別人不一樣的是,別人施法需要桃木劍等等華麗花哨的物品,而舒山泉只需要有個東西就行,哪怕是一根草也能變成捆仙索,哪怕是一個飲料瓶也能把鬼裝進去……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我有特殊的施法技巧》是鹿水之畔所著一部長篇靈異搞笑小說,主角是舒山泉,講述了舒山泉天賦異稟,世界萬物都可以用來抓鬼的故事。舒山泉身為一個擁有法術的男人,和別人不一樣的是,別人施法需要桃木劍等等華麗花哨的物品,而舒山泉只需要有個東西就行,哪怕是一根草也能變成捆仙索,哪怕是一個飲料瓶也能把鬼裝進去……

免費閱讀

  夏天日長夜短,早上六點多鐘,太陽雖然早已經出來了,街上的人卻依舊寥寥無幾。舒山泉一大早晨練完,一手拿著油餅,一手拎著太極劍,嘴里還叼著袋豆漿,邊吃邊往回走時,老遠就看到安靜地躺在路燈桿旁邊,鼓鼓囊囊的錢包。

  顯然,哪怕街上人不多,但這會看到錢包的人卻并不是只有舒山泉一個。就在舒山泉慢悠悠走近的時候,一個流里流氣的青年突然從旁邊竄了出來,搶在舒山泉前頭,一把抄起錢包扭頭就走。那架勢,跑起來跟逃命似的。簡直恨不得眨眼就消失在舒山泉面前,生怕對方來一句見者有份。

  雖然今天已經做過好事了,不過既然碰見了,那再多做一件也無妨。清早和一群練太極劍的老爺子們在公園里練劍的時候,恰好碰見其中一個老爺子腳下踩到青苔,一個沒站穩,閃了腰。在一群七老八十的老頭里面,身為唯一的那名青壯年勞力,舒山泉當仁不讓地站了出來。

  才幫忙把人送去醫院,日行一善完回來的舒山泉,不緊不慢地走了幾步,也沒見他怎么著,就追上了人。

  劉高明只覺得肩膀被人輕飄飄地拍了一下,整個人就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哥們,你這樣是不是不太好?”舒山泉一口喝掉剩余的豆漿,一邊把干癟的豆漿袋扔進垃圾桶,一邊掃了對方緊緊抓著不放的錢包一眼,勸道:“無主的東西,撿到了還是送去警局比較好。”

  送去警局?劉高明被這話逗的,忍不住嗤笑出聲。哪冒出多管閑事的路人,還真把他當小朋友教訓?真撿到一分錢交給警察叔叔,這點錢也要看人警察叔叔收不收。錢少也就算了,這錢包這么鼓,一看里面就有不少錢,少說上萬。難得發一筆橫財,起碼頂他三個月的工資,他傻了才會交給警察。

  以己度人,劉高明也不覺得面前這個穿著雪白雪白的練功服,拿著太極劍裝十三的家伙,會那么高風亮節。騙鬼呢!對方突然攔住自己,唯一的可能就是,錢帛動人心:“怎么?你還真想見者有份?”劉高明威脅地揮了揮拳頭。

  “小子,告訴你,凡事都該有個先來后到。你不像我,你沒這個發財命,下手晚了你就該認,別想什么不該想的。”才被攔住的時候,劉高明心里也是一突,想過要不然就分一半給對方,破財消災,反正也不是自個的錢。但等他看清了攔路人的長相后,劉高明瞬間就改變了主意。

  眼前這人雖然穿著打扮一副練家子的模樣,手里還提著一把劍,但風一吹,被太極服勾勒出來的腰細的呦,還沒他大腿粗,瘦胳膊瘦腿的,這身板,一看就不禁打。再加上那張毫無威脅性,人畜無害的臉,別說打架了,估摸著連只雞都打不贏。

  他劉高明自小也是在街面上混大的,多多少少會幾手拳腳,又人高馬大的,見狀,哪會怕。劉高明的態度當即就變得格外強硬,胡話張口就來:“再說了,這本來就是我昨天晚上喝多了不小心丟掉的錢包,我現在酒醒了撿回來,難不成還要送去派出所?”

  “本來就是我自己的東西。我長這么大,就從來沒聽說過撿回自己丟的東西,還要交給警察的。我說,你該不會是見財起意,故意這么說,想貪圖我的錢吧?”劉高明一臉我早就看穿你的得意:“可惜我就是失主,要是換個人來,被你這么一說,為了不去警局,對方說不準就和你瓜分這筆錢了。”

  哈,小子,沒想到吧,還是我劉某人技高一籌!

  說完,生怕舒山泉想要驗證下錢包里的東西,來證明他不是失主,劉高明連忙往旁邊小區一鉆,消失得無影無蹤。

  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反正看情況也沒生命危險,讓他受個教訓也好。想做好事沒成功,舒山泉也不介意,搖搖頭繼續啃油餅。

  ————

  “想必您就是舒山泉舒大師吧?比我想象的還年輕,真是年少有為。小大師快請進。”早就聽說這位舒大師年少成名,原本還以為是三四十歲,沒想到居然這么小,頂天了也就二十五。二十五,一般人也才從學校出來沒多久,學法術的時間能有幾年?劉富貴心里有些不放心,不過他為人一貫精明,并沒表現出來。

  以他家的能力,也請不來其他有真才實學的高人。就連眼前這位舒大師,都是運氣好,托了人才請到的。雖然年輕,不過再怎么的,也比街頭上擺攤算命的騙子要來得強。更何況,俗話說,打了小的來了老的。這位舒大師一看就是有師承的人,這雖然不是打架,不過舒大師完不成的任務,為了不壞招牌,當師傅的還不得出來給徒弟收拾爛攤子?

  兒子還等著人家救命,劉富貴小算盤打得噼里啪啦得響,腰彎得更低了:“您請進,快請進。心嫻啊,快去給客人倒茶。”

  “等等,還是拿飲料,”比起喝茶,年輕人估計更喜歡喝飲料。話說到一半,劉富貴突然反應了過來,殷切地問道:“小大師喜歡喝什么,家里什么飲料都有,想喝什么都行。要是沒有就讓我家那口子現買。小區里就有便利超市,買東西可方便了。”

  “不用了。”舒山泉似笑非笑地看了劉富貴一眼:“還是直接上去看看令郎吧。”

  劉富貴只覺得整個人都被這一眼看透了,心底發涼。不過到底愛子心切,聞言顧不上別的,連忙把人往二樓引。

  劉富貴有點小本事,這么些年下來多少也賺了些錢,當初買房子的時候,就特意買的上下兩層樓,打通方便以后兒子結婚了還能和他們住一起。劉富貴兒子的房間就在二樓,房門沒關,走上去一眼就能看到里面的情況。

  床上隆起個大包,里面明顯躺著人。一個臉色蠟黃眼睛紅腫的中年婦人正守在床邊,看到舒山泉,婦人布滿血絲的雙眼里流露出希望:“大師,您快看看我兒子,我兒子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變成這個樣子。去醫院,那些庸醫也檢查不出來怎么回事,只能回來休養。大師,我們一家什么辦法都想盡了,全沒有用。我兒子現在只能靠您了。”

  “行了,這還用你說,小大師既然已經接下了委托,當然會好好解決這件事。咱兒子的病不是事。您說是吧小大師!”怕媳婦叨叨多了舒山泉不耐煩,劉富貴連忙打斷她的話。

  舒山泉也沒在意,床上的人被被子蓋得嚴嚴實實的,連個頭都沒露出來。舒山泉走近,捏住被子的一角掀開,誰知道里面居然還有一層厚厚的被子,舒山泉見狀,一愣。

  這大熱天的,人站著不動都渾身冒汗,屋子里不僅沒開空調降溫,床上的人居然還蓋著大被子,這就已經很離譜了。舒山泉原本只以為是病人體虛怕冷,現在一看,情況明顯不對。再怕冷也不至于怕到這個程度。床頭還有電熱毯的開關。又不是冰天雪地,三十幾度的高溫蓋著兩層厚被子開著電熱毯睡覺,沒病也能捂出病來,也不怕中暑。

  沒看見劉富貴欲言又止,舒山泉把里面那層被子掀開,伸手按了按床墊,鋪了電熱毯還這么軟,底下顯然鋪了挺多厚墊子。里里外外好幾層,裹得比蠶繭還嚴實。就這,床上的人似乎還冷極了,瑟瑟發抖地往沒被掀開的地方鉆。舒山泉掀了半天被子,也沒見著正主的臉。

  “小大師,我來吧。您見諒,我兒子自從得了這怪病,就變得越來越怕冷。起先只是穿長袖衣服,后來穿羽絨服都不行了,必須裹著被子躺床上。漸漸地一床被子也不夠用了,這才小半個月,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劉富貴走上前,拍了拍蠶繭:“我兒子叫劉高明。明明,把頭伸出來,爸給你請了高人,你把頭探出來讓高人看看。”

  被子小心翼翼地掀開了一條縫,一個溫熱的熱水袋被送了出來,舒山泉接過熱水袋,就聽到里面的人沙啞地說道:“爸你給我換個熱水袋,這個不夠熱。”

  劉富貴聞言,苦笑地從舒山泉手里拿過熱水袋交給妻子:“你去加熱一下。”幾分鐘后,接過重新變得燙手的熱水袋,被子里的人這才勉強把頭露出來。

  雖然受了不少罪,不過樣子并沒產生多少變化,舒山泉一眼就認出來床上的人就是前段時間在街上遇到,撿了錢包據為己有的那位青年。

  不過,按著上次看到的情況,對方頂多小病一場,吃幾天藥就沒事了,怎么鬧成這樣?舒山泉仔細觀察了下劉高明的面相,流水橫截,和當時看到的差不多,不過更嚴重了。

  劉高明并沒有認出舒山泉,直到舒山泉開口問道:“撿到錢后你還干了些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撿錢的事?

  財不露白,劉高明撿到錢后并沒有大嘴巴往外說,連父母都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只有當時在場的人,想到這,劉高明這才反應過來,把舒山泉這張俊秀無害的臉和小半個月前看見的那個人重合起來。劉高明也不笨,頓時明白了點什么,哭喪著臉問道:“大師,你早知道那錢包有問題啊?!”

  “兄弟,買命錢聽說過嗎?”舒山泉同情地看向裹在被子里只敢露出個頭,活像只烏龜的劉高明,伸手拍了拍烏龜殼,真情實感地問道。

  買命錢?!

  這還能沒聽說過。哪個看過武俠劇的少年不知道這三個字的,幾乎每部武俠劇里的綠林好漢,臺詞里都有這句。劉高明有些納悶,又有些恍然,就在他還沒徹底想明白的時候,看出劉高明想岔道的舒山泉,也不賣關子,直截了當地說道:“不是你想的那個買命錢,不過最終結果都一樣,都是要你的命。”

  “花錢消災。有高人在錢上做法,撿了錢的人就得替錢主人擋災。這災可大可小,嚴重的會沒命,所以才叫它買命錢。不過之前我看這事也不嚴重,你小病幾天就沒事了。鬧成現在這樣,要么是錢主人那邊出了變故,要么就是你這邊做了什么。”舒山泉簡單解釋了兩句。

  難怪剛剛問我撿完錢還干了什么。說到這劉高明就氣不打一處來:“那錢包鼓的,我還以為能發筆小財呢,誰知道翻遍了就只有一百塊,剩下的全是白紙。”一百塊買他一條命,看不起誰呢?!

  劉高明悲憤交加:“早知道我不撿了,撿我也送去派出所。”也就沒今天這事了。白白吃苦受罪不說,該占的便宜還沒占到。

  噗。

  舒山泉有些忍俊不禁,連忙半轉過身,握拳抵在嘴巴前面掩飾了一下。好不容易才忍過笑意,不再看劉高明苦大仇深的臉,舒山泉繼續詢問:“然后呢?”就這樣,不至于發展到現在這個程度。

  “然后,然后我就不甘心啊,”換了誰誰都不會甘心的,劉高明囁嚅了一下,小小聲地說道“我看那錢包挺值錢的,是個牌子貨,就順手給賣了。”

  見過作死的,這還是第一次看見這么作死的。舒山泉滿臉新奇:“錢主人原本就只想讓你擋一百塊錢的災,你這是嫌不夠,自己又想方設法送了一大筆過去啊。”名牌錢包,即使是二手的,也值不少錢。難怪病成這樣。

  本來錢包鼓囊囊的,就只是吸引人去撿的一種手段。一百塊錢并不致死,造的孽不算大,只是截撿錢人一段時間的生機能量,好好休養幾天就能恢復。誰知道劉高明自作聰明,竟然把錢包變現了。這下,嘩嘩嘩大把能量不要命地輸送過去,身體再好也撐不住這么造啊。

  “家里是缺你吃還是缺你穿了?要你在路上撿錢!從小到大你怎么就不學好啊你!”聽到這,明白過來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劉富貴,抬手就要給劉高明一下,最后看著他躲在暖融融的被窩里,還冷得直打哆嗦的樣子,沒忍心下手。恨恨地拍了墻壁一巴掌,劉富貴還是不解氣地罵道:“眼皮子怎么就那么淺呢?錢包撿了也就撿了,你賣它干嘛?名牌錢包你自個又不是沒有,過年那會你媽還給你買了兩個,真想賣你不會賣自個的?”賣自個的哪至于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命都快搭進去了。

  “家里是不缺錢,可我缺啊。”劉高明小聲地嘀咕,最終在老爸嚇人的瞪眼,和老媽的淚眼婆娑里消音了。他家雖然有點小錢,不過因為他青春期叛逆的時候老是和人瞎混,怕他學壞,零花錢一直被控制得死死的。長大后雖然沒人限制他花錢了,可自個沒什么本事,工資不高又要面子,不好意思這么大年紀了,再掌心朝上管老頭子要錢。每個月就可著那點微薄的薪水花,猛地一看見大錢,眼珠子能不綠么!

  誰知道這一心動,就是往死路上走。

  “能量流失過多,身體就會開始陷入低溫,變得怕冷。等發展到后期,抱熱水袋蓋厚被子也不管用了,為了攝取能量,你就會開始暴飲暴食,瘋狂進食卻越吃越瘦,最終攝取來的能量供應不上消耗,身體枯竭而死。這時候,就是送去醫院檢查,也只會得到營養不良的結論。”看完好戲,舒山泉繼續之前沒說完的話。

  劉高明腦補了下自個瘦成骷髏慘死病榻的樣子,越想越害怕。要不是被子外面實在冷得不行,他都想爬起來抱住舒山泉的大腿痛哭流涕求拯救,饒是這樣,不能起來,劉高明也努力瞪圓了眼睛,小動物似的發射求救光波:“大師,您可不能放著我不管,您可千萬得救我啊!”他還年輕,還不想死。

  一大男人,五大三粗的,賣萌傷眼。俞山泉移開視線,還沒開口就聽到劉富貴使勁地往上加籌碼:“小大師,接下來可全靠你了,只要你能把我這不爭氣的兒子救回來,別的不說,酬金翻倍。”劉富貴忍痛割肉,原本說好的二十萬,這一翻,可就是四十萬了,他辛苦半年也就只賺這些。不過比起錢,怎么想都是兒子的命更重要。錢嘛,這玩意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該花的還是得花。劉富貴自我安慰到。站在旁邊,一直安靜不說話的中年婦人也乞求地看向舒山泉,小大師既然能看出原由來,一定也能解決才對。

  被三雙飽含殷切的眼睛這么一看,被托以重任,舒山泉眨了眨眼,也沒拿喬:“放心,能解決。”事情還沒發展到最壞的地步,不是什么大問題。

  舒山泉低頭看了劉高明一眼,問道:“撿到的那一百塊錢,還有賣錢包得來的錢,你沒花吧?”

  “沒花沒花!”劉高明連忙回答:“我平常買東西都用支付軟件付錢,現金一直沒動過,都還在我錢包里。”得虧他花錢喜歡用支付軟件,要不然現在還不知道該怎么辦。

  “媽你幫我把錢包拿出來,就在抽屜里。”

  “沒花就好,沒花解決起來就簡單多了。”雖然花了也能拿另外的錢替代,不過到底還是原本的好。舒山泉接過中年婦人遞過來的錢包,隨手把放在錢包里的證件銀|行|卡抽出來:“賣掉的那個錢包我估計你是找不回來了,我拿這個錢包湊合可以吧?”

  這個錢包我可喜歡了,比我賣掉的那個貴好多。劉高明欲言又止,最終強烈的求生欲讓他故作不在意地開口:“可以,沒問題,大師您盡管用。”

  錢包是折疊式的,舒山泉以指代筆,在上面畫了道符紋。把畫好符文的錢包平放到地上,舒山泉招了招手:“起。”錢包在劉家三口震驚的眼神里,應聲人立而起。

  短款兩折的錢包,半開的時候,就好像一個人字。這會錢包人字的那兩撇,就跟兩條腿似的,不疾不徐地在邁在地板上,往前走了幾步,最后突然消失不見。

  “這,這是?”劉富貴經商多年,也算見多識廣,這會卻還是驚呆了:“大師,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師前面不加個小了?”舒山泉調侃了一句,聞言,劉富貴尷尬地抹了一把臉,連連道歉:“之前是我以貌取人了,大師莫怪。白活這么大年紀,是我見識短淺,大師您大人有大量,多諒解,多包涵。”

  這話說完就過,舒山泉也沒多放在心上,耐著性子給劉家人解惑道:“對方既然用錢來買命,那把錢退回去,這咒就算破解了。甭管那名牌錢包的事,是人家故意算計,好讓撿到人拿去賣錢,還是無意的,總之一并還回去就行。”

  “原本的錢包沒了也不打緊,換一個差不多價值或者更貴的就好。”怕劉家人擔心,拿著翻倍報酬的舒山泉服務周到地多說了一句,安慰道。

  “那就好,那這樣,我兒子是不是就沒事了?”您不需要再做點別的?比如點個香燒張符紙什么的。哪怕讓我兒子喝香灰符水也行啊,這么簡簡單單地在錢包上劃拉兩下就搞定,劉富貴心里總是不太|安穩。

  自家人了解自家人,老爹心里想什么他這個當兒子的還能不清楚。劉高明心里也好奇,忍不住問道:“大師,這就完了?不需要念個咒,耍段劍嗎?沒有桃木劍,上次那把亮锃锃的太極劍也行啊。”善書者不擇筆,在高人眼里,什么劍不是劍,估計都能用。總比現在赤手空拳要來得強。

  “我是不是還得給你跳個大神?”舒山泉沒好氣地說道。

  劉高明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他還真是這么想的。誰知道剛把手放下,劉高明就覺得渾身燥熱,忍不住把塞在被窩里的熱水袋扔了出來。緊接著,電熱毯也關了。然后這么多天以來,劉高明第一次主動掀開被子:“我這是好了?”

  “我好了!”劉高明久違地感受到了夏天的炎熱,到底年輕,劫后重生讓他忍不住在床上蹦跶了一下,鋪得軟綿綿的床讓他腳下不穩,直接摔了個屁股墩兒。劉高明坐在被子上,也不疼,小孩似的笑嘻嘻地給舒山泉比了個大拇指:“大師,您是這個,立竿見影啊,這效果,絕了!”錢包才走,他整個人就活了過來。

  劉富貴看著恢復了活力,正坐在床上脫珊瑚絨睡衣換短袖的兒子,那是心悅誠服,也不覺得舒山泉施法簡單到簡陋了。在此刻的劉富貴眼里,舒山泉這年輕小伙,分明就是修為高深,舉重若輕!就連那張白嫩無害的臉,也變得仙風道骨、高深莫測了起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