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全京城都盼著她被休蘇皖小說免費

全京城都盼著她被休蘇皖小說免費

黑子哲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蘇皖的小說名是《全京城都盼著她被》是由黑子哲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甜文。主要講述的是:上一世她被別人陷害失了清白,一夕之間,她便由神壇跌落,成了聲名狼藉之人。后來為了養活兒子被奸人毒死。重來一世,她抱著兒子去了景王府,眾人都沒想到位高權重的景王竟真娶了如此聲名狼藉的女人,就在大家盼著她被休之時,景王竟將她寵到了極致……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主角是蘇皖的小說名是《全京城都盼著她被》是由黑子哲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甜文。主要講述的是:上一世她被別人陷害失了清白,一夕之間,她便由神壇跌落,成了聲名狼藉之人。后來為了養活兒子被奸人毒死。重來一世,她抱著兒子去了景王府,眾人都沒想到位高權重的景王竟真娶了如此聲名狼藉的女人,就在大家盼著她被休之時,景王竟將她寵到了極致……

免費閱讀

  清和十九年,正是酷暑時分,烈日炙烤著大地,外面的知了正不知疲倦地叫著,蘇皖卻要死了。

  她也不過十九歲,寶寶才剛到啟蒙的年齡,她們母子二人,竟要身赴黃泉了,她抱著懷中的稚兒,又吻了一下他精致的小臉,壓下喉中的血腥味,輕聲安撫道:“寶寶別怕。”

  說完,她便咳了起來,隨著她的咳嗽,黑色的血液順著她的唇角流了下來,縱然未婚先孕,她仍舊膚如凝脂,一張臉說不出的昳麗,都咳出了血,仍舊沒有一絲病容,反而因那抹異色,添了分說不出的風情。

  安王妃眼中閃過一抹嫉妒,冷笑道:“堂堂安國公嫡女,卻未婚先孕,蘇皖,你藏得可真夠深的,勾搭了安王不算,竟還成功生下景王的孩子?是不是還想憑借著他,攀龍附鳳?呵,你這種女人,還是盡快死了吧!活著只會禍害男人!”

  蘇皖神色不變,只眼中露出一抹嘲諷。

  勾搭?

  她出身于安國公府,是長房唯一的嫡女,教養一等一等的好,又豈會做出這種事?

  縱使安國公府倒臺后,外祖母卻憐她孤苦,將她接到了寧遠侯府,幾個舅母一個比一個威嚴,她一個寄人籬下的孤女,一言一行再妥帖不過,瘋了才會去勾搭人,何況她與表哥自幼便定了親。

  蘇皖打小便生得漂亮,十五歲的她,身姿窈窕,容顏嬌媚,眉目間還染著一縷清愁,見了她的無不嘆一句我見猶憐。誰料這張讓無數貴女羨慕的臉蛋,卻為她招來了禍端。

  人不幸時,喝涼水都能塞牙縫,安王自打目睹了她的真顏,便惦記上了她,她的嫡親表哥為了討好安王,竟在她茶杯里下了至陰之藥,將她獻了出去。

  她中的是合huan散,比任何媚藥都要烈,必須同男子歡好方可解毒,縱然沒讓安王得逞,她因解毒,卻同樣失了清白。

  一夕之間,她便由神壇跌落,成了聲名狼藉之人。

  世人對女子就是如此刻薄,未婚失貞卻茍活于世,便是最大的罪惡,沒人同情她被當成玩物送人的遭遇,也沒人覺得她的失貞非她所愿,談起她,眼中不無鄙夷,就仿佛不唾棄她幾下,自己的名聲也會跟著壞掉一般。

  安王妃恨她至此,無非是見不得安王惦記她罷了。

  蘇皖眼皮都沒抬,都要死了,也懶得與她浪費口舌。

  她懷里的男孩,聞言,卻猛地抬起了頭,小家伙一身寶藍色的小衣袍,一雙烏黑的眼眸含滿了憤怒,他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突然掙脫蘇皖的懷抱,朝安王妃撞了去。

  他速度又快又猛,兩個丫鬟一時都沒有反應過來。

  安王妃同樣沒躲開,被他狠狠撞倒在地。

  小家伙睫毛上明明還沾著淚,一雙眼睛卻泛著猩紅,活似個狼崽子。他快狠準地伸出小手,一爪子撓破了她的臉,小家伙用了全身的力氣,一爪子下去,圓潤的指甲蓋里都帶了肉。

  安王妃又驚又駭,捂著臉,疼得尖叫了起來,再也沒了剛剛的飛揚跋扈。

  她將蘇皖關在了南院,又給他們灌了毒,此次過來不過是想再嘲諷她一番,是以身邊只跟了兩個丫鬟。

  丫鬟聽到她的尖叫,嚇得魂都要散了,下意識朝安王妃看了過去,見她臉上四道血痕,駭得腿都有些軟,反應過來后,連忙伸手去捉蘇寶。

  蘇寶人小,輕而易舉就被兩個丫鬟架住了胳膊,他張嘴咬了丫鬟一口,趁她吃痛放松力道時,上前一步,一腳踢在了安王妃胸口上。

  他年齡雖小,卻用足了力氣,安王妃又是個從未吃過苦頭的,被他踢中后,只覺得五臟六腑都移了位。

  她一邊尖叫著喊護衛,一邊大聲罵道:“給我現在就宰了這賤種!我要讓他五馬分尸!不得好死!”

  蘇皖也沒料到蘇寶會突然爆發。

  她眼皮狠狠一跳,之前是清楚逃不掉,怕安王妃折磨蘇寶,才歇了旁的心思,見蘇寶為了給她出氣,竟然連抓帶咬的,她眼眶猛地一酸。

  安王妃氣量狹小,一向睚眥必報,清楚她斷不會放過蘇寶,蘇皖拔下頭上的簪子,便朝安王妃撲了過去。

  五馬分尸?

  不,她斷不能容忍她如此對待她的寶兒!

  蘇皖一簪子便扎在了她的咽喉處,她力道大,血液噴出來時,丫鬟驚呆了,頓時也不管蘇寶了,連忙去抓她。

  護衛沖上來前,蘇皖又補了一簪子,她被丫鬟踹倒時,安王妃已經因為傷得過重,嚇暈了過去。

  護衛沖進來后,便將她和蘇寶捆了起來,丫鬟們已經命人將安王妃抬了出去,一邊捂著她的傷口,一邊催人喊太醫,已經沒時間管他們了。

  蘇皖用手捂住唇,又一陣陣咳了起來,黑色的血液順著白皙的指縫淌下來,落在了她白色的衣裙上,恍若開了一朵妖艷的花。

  蘇寶望著她痛苦的模樣,一張精致的臉上滿是淚痕,哪還有之前兇巴巴的模樣。

  蘇皖眼中含笑,想抬手摸摸他的腦袋,讓他不要怕,卻動彈不得,兩人昨日就中了毒,離毒發身亡不過一刻鐘的時間,見蘇寶也開始咳血時,蘇皖一雙眼睛方恨得通紅。

  她被捆成粽子綁在一個椅子上,饒是動彈不得,她仍舊奮力朝蘇寶的方向掙了過去,一下兩下三下,總算有了成效。

  她連板凳一并摔在了地上。

  蘇寶哭成了淚人,不僅眼睛紅通通的,白嫩的小臉上也掛滿了淚痕,平日里蘇皖總嫌他小老頭似的不愛鬧騰,見他總算有了孩子模樣,卻這般心疼。

  好在兩人離得不算遠,摔倒后,她的腦袋竟然真碰到了蘇寶的褲腿,她親了一下他的腿,又說了一聲寶寶別怕。

  蘇寶拼命搖頭,他不怕。

  母子兩人都生得一副好相貌,早在瞧到蘇寶那張肖似景王的小臉時,護衛便已經呆住了,此刻更是于心不忍般,皆移開了視線,也沒有硬是將蘇皖移開。

  陽光透過窗欞灑了進來,母子二人卻逐漸斷了氣。

  蘇皖本以為自己會徹底魂飛魄散,誰料卻變成了一只阿飄,她在蘇寶的身邊逗留了許久,也沒見她的小寶貝同樣飄出來。

  蘇皖想親親小家伙的小臉,卻穿過了他的身體,不知過了多久,門外傳來了兩個丫鬟的腳步聲。

  兩人是奉命而來,此刻安王妃已經醒了。

  蘇皖雖然狠狠刺了安王妃兩下,在太醫的輪番搶救下,她總算保住了一條命,她醒來后,就得到了兩人已經毒發身亡的消息。

  安王妃恨極了他們,哪怕兩人已經死了,她也難消心頭之恨,不僅命人鞭尸,還吩咐道一會兒讓人將蘇皖的尸身丟到秦樓楚館去,喜歡奸尸的不是沒有。

  饒是清楚她心胸狹隘,蘇皖也沒料到她竟然如此狠毒。

  丫鬟們已經拿出了鞭子,由其中一個護衛動的手,自己被抽打時,她沒什么感覺,見侍衛拿著鞭子朝蘇寶走去時,蘇皖卻恨得雙眼通紅,她想沖上去阻止,卻一次次穿過眾人的身體。

  就在她恨得想將這幾人剝皮削骨時,垂花門處,卻傳來一個慵懶的聲音,“鞭尸?誰敢動一下試試?”

  男人逆光走來。他一身戰袍,整個人猶如神祇,然而他唇邊卻泛著一抹妖異的笑。

  來者正是景王,他生得極其俊美,一雙桃花眼,不笑時也好似含著笑,平日里他就極難伺候,此刻一雙眼睛猶如淬了冰。

  小院子里的人,都有些懵,連忙跪了下來。

  蘇皖也有些懵,他不是剛打了勝仗嗎?大軍班師回朝少說也得十日,他怎么突然回來了?

  景王是想念京城的美食了,加上母妃快過生辰了,才快馬加鞭提前歸了京,誰料剛入京,就有探子派人遞了信過來。

  安王妃御下不嚴,受傷后,更是惱怒地破口大罵,這才走漏了消息。

  景王得到消息時,一張臉沉得嚇人,直接闖入了安王府,他是個混不吝,一把刀不知斬了多少亡魂,別說安王此時不在京城,就算在,也攔不住他。

  他一路闖到了東院,入目的便是一大一小可憐巴巴躺在地上的場景。他蹙了下眉,抬腳朝兩人走了過去。

  東院中一共兩個丫鬟,兩個侍衛,皆是安王妃的心腹,面對景王,他們卻連個屁都不敢放,皆戰戰兢兢跪了下來,膽子小的那個丫鬟已經嚇暈了過去。

  景王是先皇的第七子,乃淑妃所出,他向來眼高于頂,別說娶正妃了,身邊連個伺候的侍妾都沒有,死掉的那個小孩,完全是他的縮小版,一瞧就是他的骨血,一想到景王發怒的下場,饒是那兩個護衛都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蘇皖看到景王一步步朝她的尸體走了過去。

  他這人一向怕臟,見她身后的衣服都要被板子打爛了,頓時蹙了下眉,她身中劇烈,咳出不少黑血,身上的味道多少有些難聞,靠近她后,景王便捏了一下鼻子,滿滿的嫌棄。

  蘇皖眼皮跳了跳,哪怕這幾年,她性格沉穩了不少,瞧到景王嫌棄的模樣,仍舊忍不住磨了磨牙。

  景王生得俊美,哪怕身著戰袍,舉手投足仍舊說不出的風流,他后退了一步,對身后的人道:“將她翻過來,讓我瞧一眼。”

  侍衛連忙應了下來,正想去翻動她的尸身時,景王卻突然道:“算了,都退下。”

  說完,他便上前一步,彎腰將蘇皖翻了一下,瞧到她那張臉時,他微微一怔。

  女子面色蒼白,唇部泛紫,一張臉仍說不出的驚艷,哪怕五官有了細微的變化。他卻仍舊認出了她。

  竟果真是她。

  那夜之后,他曾問過她要不要索性跟了他,蘇皖卻拒絕了,他一直嫌女人麻煩,身邊才連個暖床的都沒有,頭一次起了收人的念頭,竟然還被拒了。

  景王顏面受損,再沒過問她的事,很快他便離了京城,一走就是幾年,中間也不過回京兩次,他根本不知道這個女人竟敢偷偷生他的孩子。

  他又朝一旁的小男娃走了去,忍不住伸手將他抱了起來,小家伙五官精致,沒有一處不隨他,望著他蒼白的小臉,他單薄的唇緊緊抿了起來,聲音冷得瘆人,“去把安王妃給我綁來。”

  侍衛應了一聲,正想退下捉人時,景王又道:“丑成那樣,本王還是不見了,免得污了眼睛,直接捅死吧,她不是愛鞭尸?讓她也體驗一下shen體被鞭的滋味,參與此事的,一并弄死。”

  他的命令,自然無人敢違。

  景王抱著蘇寶,站了起來,又回頭看了蘇皖一眼,腦海中閃過少女淚蒙蒙的雙眼,他哼了一聲,腳尖點了一下蘇皖精致的繡花鞋,“當初若跟了本王,又豈會落個死后被鞭尸的下場?”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