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幻想 → 我不做人了顧淮小說全文無彈窗

我不做人了顧淮小說全文無彈窗

酒矣 著

連載中免費

《我不做人了》是由酒矣原創所著,主角叫顧淮亞爾維斯,講述了趕稿猝死,顧淮一睜眼穿越成了非人種族——這個種族殘暴冷酷,在星際中人人畏懼且避之不及。作為這個種族新生的王,面對著一群把他當成幼崽保護的家長,顧淮表示他有點鴨梨山大。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酒矣大神最新作品《我不做人了》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我不做人了最新,我不做人了無彈窗,《我不做人了》是由酒矣原創所著,主角叫顧淮亞爾維斯,講述了趕稿猝死,顧淮一睜眼穿越成了非人種族——這個種族殘暴冷酷,在星際中人人畏懼且避之不及。作為這個種族新生的王,面對著一群把他當成幼崽保護的家長,顧淮表示他有點鴨梨山大。

免費閱讀

  深深的困倦感令顧淮睡得很沉,加上蛋殼被有規律的輕輕推晃,顧淮潛意識里本來想掙扎醒來的最后一點意志力都被抹去,他舒舒服服地進入了深度睡眠。

  也是在這睡夢中,顧淮一下子被動接收了相當龐大的信息量。沒有能夠拒絕的機會,這些信息全部一股腦地鉆進他的腦子里。

  等顧淮好不容易整理完這些信息,或者說傳承記憶之后,他對這個世界和自己目前的處境終于有了比較直觀的了解。

  他穿越到的這個世界是以星際未來為背景的世界,在這個世界里,除了人類以外還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外星種族。

  在整個星際還處于舊紀元時代的時候,各個種族之間戰爭頻繁,侵略和被侵略的情景幾乎每天都在不同星球上演。

  一直到新紀元時星盟成立,星際才逐漸進入和平時代,許多種族之間開始傳遞友好信號,建立外交,關系在互通有無的商貿交流下愈漸和諧。

  唯獨有一個種族例外,即使到了新紀元也還是一個盟友都沒有。

  沒有盟友也就算了,樹敵還多,特別是跟人類那邊還從舊紀元一直交戰到新紀元,關系差到要用死敵來形容那種——

  這個種族是蟲族,也是顧淮現在所歸屬的種族。

  蟲族在星際其他種族眼里的標簽非常鮮明。

  殘暴、危險、不好惹。

  在舊紀元時代,蟲族是最可怕的侵略者,每一名蟲族都是天生的優秀士兵,它們不畏懼死亡,缺乏感情的種族天性使得這些蟲族在對待敵人時毫無憐憫。

  且蟲族部隊的執行力遠勝于其他種族,它們對上級命令絕對服從,從不質疑和詢問,這就使得蟲族的軍隊變得極其恐怖。

  穿越后連人類都不是了,顧淮花了好一會時間接受這個事實,但這并不是最令顧淮卡殼的事情。

  最讓他消化困難的事情是,他現在的身份好像是……蟲族剛剛誕生的王。

  蟲族社會有著非常明顯的階級性,就像一個金字塔,并且處于下層的蟲族不會有任何不滿情緒,它們無條件臣服于上級。

  這一點是由蟲族的天性與本能決定的,在其他種族眼里,有時候是非常難以理解的事情。

  而顧淮,現在位于這個金字塔的頂端。

  不知道睡了多久才醒過來,等再次醒來睜開眼的時候,顧淮發現自己又躺回到了他最開始待著的那個封閉空間,整個人不由得呆了一秒。

  和之前不同的是,他躺著的這個地方不知怎么的正有規律地左右輕晃著,他躺在里邊很清楚地感受到這種晃動。

  好的吧,這一切果然不是夢。

  一回生二回熟,這次不用再費力氣敲殼,顧淮動作頗為熟練地坐起身從上方的空洞里探出一個頭。

  這一次探頭,顧淮不出意外又對上幾十雙猩紅色的豎瞳,并且明白了晃動產生的原因。

  在他面前,一只體型龐大的塔克蟲族正用它的前臂在輕輕推晃著這個蛋殼——

  是的,是蛋殼。

  洞穴里的光線比之前要明亮些許,在這環境下,顧淮終于看清了自己正待著的地方是一顆大白蛋的內部。

  顧淮還記得他最開始的時候想象力特豐富地思考過自己是待在一顆蛋里,卻萬萬沒想到這種天馬行空的幻想變成了現實。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顧淮覺得他從蛋殼里探出一個頭的時候,在外邊守著他的這一群塔克蟲族的猩紅眼睛像是都在一瞬間亮了亮,盯著他看的視線要多認真有多認真。

  幼崽從蛋殼里探出一個腦袋來觀察外邊的世界,圍觀了這個過程的塔克蟲族們都不約而同產生了相同的心理感受——

  可愛。

  蟲族里并不存在這個詞匯,對不具備太多智慧的低等蟲族來說,它們也很難理解這個詞語所代表的意思,但這些塔克蟲族在它們極其匱乏的情感上卻清晰出現了這樣的觸動。

  在顧淮從蛋殼里探出頭的同一時間,這個蛋殼也就停止了晃動。

  幼崽醒了=不需要哄睡覺=不需要推蛋殼

  這個認知讓好不容易排隊等到能推蛋殼的這只塔克蟲族豎瞳微微收縮,喉嚨里持續發出一陣低低的意義不明的聲音。

  在顧淮睡在蛋殼里以后,原本這個蛋殼只是由最開始嘗試的那只塔克蟲族在推著,可結果后來洞穴里的其他蟲族看著看著,一個個也都想要推。

  它們都想哄青年睡覺,可是蛋殼只有一個,在進行了簡單短暫的交流以后,這些塔克蟲族商量出了“排隊輪流”的方法。

  每只蟲推600下就要換下一只蟲,到顧淮醒來這會,他面前的這些塔克蟲族其實已經輪班好幾次了。

  顧淮眼前的這只塔克蟲族才剛剛推了兩百多下,在顧淮表現出要從這個蛋殼里出來的時候,這只塔克蟲族雖然并不阻止他,卻在喉嚨發出著低低聲音的同時把頭顱略微垂下。

  這讓顧淮本來準備跳出蛋殼的動作在做到一半的時候硬生生停住。

  盡管沒有語言和對話,從這只塔克蟲族的表現和所感知到的情緒,顧淮發現,他眼前這只塔克蟲族好像是想繼續推這個蛋殼。

  這些蟲族是把他當成需要哄睡覺的幼崽嗎……

  這個認知讓顧淮不由得沉默了幾秒,但這是一種再明顯不過的愛護表現了,并且是單純又直接的,讓顧淮沒有辦法忽視。

  那不然……他再躺一會吧。

  這么想著,顧淮慢吞吞抬起手揉了揉眼睛,表現出像是還有點困倦的樣子,然后在這一群塔克蟲族的圍觀下又縮回到巨大的蛋殼里邊。

  因為視線被遮擋住,顧淮沒有看見在他躺回蛋殼內部的時候,站在蛋殼前邊的那只塔克蟲族的猩紅眼睛里馬上出現了亮光,這只塔克蟲族幾乎是立刻抬起它的前臂,又輕輕地推晃起它眼前的蛋殼。

  雖然沒看見這個畫面,但躺在蛋殼里的顧淮很清楚地在這只塔克蟲族身上感知到了大概是高興的情緒。

  這樣就讓它們高興的話,也沒什么不好……

  顧淮安安分分在蛋殼里再躺了一會,等蛋殼暫停下搖晃,他才終于起身從這顆大白蛋里邊出去。

  顧淮一從蛋殼里出來,他馬上就從周圍的塔克蟲族身上感知到一股緊張,特別是他往前走一步路,這些塔克蟲族頓時都緊縮著豎瞳在盯視地面。

  顧淮:“……”

  這多半是怕他再摔倒。

  一來二去,顧淮也差不多算是能理解這些塔克蟲族的心理活動了。

  失語了片刻,顧淮有些無奈地彎下眼,安撫說:“我不會再摔了,你們不用擔心。”

  聽不懂。

  因為缺乏智慧而難以理解語言,不過這些塔克蟲族在看見顧淮彎下眼的時候,都紛紛高興地發出了低低的嘶聲。

  青年這樣的表情是代表開心喜悅,它們的王愿意微笑,那它們也會感到非常高興。

  穿越到另一個世界,還成了一個外星種族新生的王以后該干什么,說實話顧淮現在并沒有什么頭緒。

  只著眼當下的話,顧淮現在要考慮的只是怎么和這些守衛著他的塔克蟲族一起生活。

  首先需要解決的好像是食物的問題——

  肚子突然“咕”了一聲提出抗議,在寂靜的洞穴里顯得頗為清晰,聽見聲音,顧淮才后知后覺感受到了饑餓感。

  不等顧淮有什么動作,幾只塔克蟲族已經開始不斷把各種各樣的……大概是果實一樣的東西堆放到他面前。

  這些果實是這群塔克蟲族很早就準備好的食物,雖然并不知道被孕育在大白蛋里的幼崽什么時候才會愿意出生,懷抱著期待的心情,這些塔克蟲族一直在這個洞穴里準備了非常多的食物。

  等幼崽出生以后,就可以在吃著蛋殼的時候,把這些果實當成輔食了。

  儲藏的食物因為時間過了太久而壞掉的話,它們會出去找新的食物回來。

  晝夜更替對這些塔克蟲族來說沒什么意義,它們只是一直安靜地等待著,只要想到王有一天會愿意破殼出生,這樣的長久等待也充滿了喜悅。

  顧淮從地上抱起一顆果實,這種果實長得有點奇怪,大概有椰子大小,外表有一層黑漆漆的特別堅硬的殼,且還突起著像榴蓮那樣的三角形刺。

  顧淮用手使勁掰了掰這果實上邊的角刺,發現掰不動,于是他干脆把這顆果實像敲雞蛋一樣在地上用力敲了好幾下,試圖將果實外殼敲出一條裂縫。

  然而這么忙活完以后,顧淮沉默地發現,他手上的果實根本紋絲不動。

  尷尬……

  自力更生失敗,顧淮望著周圍正注視著他的塔克蟲族們,他走到離他最近的那只塔克蟲族面前站定,糾結了下,最終還是把這顆果實向對方舉高。

  幼崽咬不動這顆果實,洞穴里的塔克蟲族們從眼前青年的舉動中忽然理解了這一點。

  這一定是果實太堅硬的錯,這群蟲族立馬做出判斷。

  雖然說蟲族的幼崽和其他種族相比,其實擁有相當的攻擊性,即使是幼崽的牙齒在用力咬的情況下也能穿透鋼鐵,但在它們眼前的青年卻非常弱小。

  只是摔倒也會受傷,它們眼前青年的皮膚不像高等蟲族那樣具備極高的防御力,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都完全不適合戰斗。

  沒有讓顧淮等多久,在他面前的那只塔克蟲族很快用前臂尖端給他手上的這顆果實削平了幾根角刺并開了個孔,然后像是等著想看他開始進食的樣子。

  捧著個開好孔的果實,顧淮很容易感受到眼前這一群蟲族滿懷期待的視線。

  連吃東西都要被集體圍觀這點讓顧淮沒忍住抽了抽眼角,然而面對這些塔克蟲族這樣高興期待的樣子,他馬上又放棄地想,算了,看吧看吧,反正也不會掉塊肉。

  這個奇怪果實是像椰子一樣開個孔就能喝到里邊的果汁,顧淮捧著喝了幾口,清甜的汁液滋潤了他的口腔,也稍稍緩解了他的饑餓感。

  這時顧淮的視線剛好移到不遠處那個的蛋殼上,緊接著一件讓顧淮眼皮一跳的事情發生,他望著這個巨大的白色蛋殼,竟然在一瞬間產生了食欲——

  他難道是饑不擇食了??

  蛋殼對剛破殼出生的蟲族幼崽來說是最好不過的營養食物,顧淮接收到的傳承記憶里沒有包括這個細節信息,而種族本能間接告訴了他。

  本能產生的強烈食欲讓顧淮難以抗拒,他站定在原地盯著蛋殼看了好一會,終于還是沒忍住走近去從被他之前敲碎的地方再掰下一小塊白色蛋殼。

  掰都掰了,顧淮遲疑不到一秒,嘗試著把這塊蛋殼放進嘴里咬了咬。

  “咔嚓。”

  奶香味,嘎嘣脆。

  只是吃了一小塊而已,顧淮卻很快有了飽腹感,并且渾身上下洋溢起一陣暖洋洋的感覺,非常舒服。

  只有自己吃飽也不行啊,顧淮吃完這塊蛋殼以后,他又從地上抱起幾顆果實,踮著腳舉高遞給正在盯著他看的塔克蟲族們。

  以為是青年還想喝果實的汁液,以這個模式思考的幾只塔克蟲族很快又給青年手上的堅硬果實開了個孔。

  “我不要,是給你們吃。”顧淮溫聲解釋,他還是繼續把果實舉高著,眼睛和前邊蟲族的猩紅豎瞳對視。

  聽見顧淮這么說,在顧淮正前邊的那只塔克蟲族歪了歪頭顱,在終于理解了青年是想把這個果實遞給他以后,這只塔克蟲族小心翼翼抬起前臂,用它延伸出的前臂部件把這顆果實鉗住。

  這實在需要非常小心地控制力度,才不會直接把這顆果實鉗碎。

  說實話,這顆果實的大小對體型龐大的塔克蟲族來說,可能也就只夠塞塞牙縫,直接整個扔進嘴里嚼兩嚼就沒了。

  但得到了這顆果實的塔克蟲族并沒有把果實放進它滿是鋒利牙齒的嘴巴里,這只塔克蟲族用猩紅眼睛盯著這顆果實看了很久,然后非常珍惜地把這顆果實藏到了洞穴里一個隱蔽的地方。

  舍不得吃,因為這是青年送給它的東西。

  顧淮愣愣地看著這整個過程,在發現自己被其他還沒收到果實的塔克蟲族用十萬分期盼的眼神緊緊盯視著的時候,顧淮說不太清楚心里動容的感覺是什么。

  大概就是覺得很溫暖,希望這些對他好的蟲族能夠高興。

  這一碗水還是得端平的,最終顧淮給每只蟲都遞了一顆果實,這也是他本來就打算要做的事情。

  得到了各自禮物的塔克蟲族都把這份禮物給小心藏了起來,雖然只是果實,但由青年送給它們的都是不一樣的。

  越是注視著在它們眼前的黑發青年,洞穴里的這群塔克蟲族就越是更進一步理解“保護”的意義。

  它們的世界,被黑色宇宙包裹著的這個世界,對幼崽來說太過殘酷了。

  在它們眼前的青年很弱小,不適合戰斗,但也沒有關系。

  ——王本來就應該被保護。

  雖然生活條件不太好,能和這些塔克蟲族一起生活也挺不錯,顧淮很樂觀地想著。

  在這偏遠的廢棄行星剛出生沒滿一天,正和一群塔克蟲族相處生活著的顧淮現在還不知道,在這個星球之外的其他星域里,因為他之前摔倒時無意識發出的那道精神鏈接,整個蟲族發生了什么樣的劇烈動蕩。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