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東宮藏嬌顧慈戚北落小說

東宮藏嬌顧慈戚北落小說

袞袞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顧慈戚北落的小說名是《東宮藏嬌》是由袞袞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文。主要講述的是:前世顧慈被賜婚于太子戚北落,但傳聞太子嗜血陰狠甚是可怕,于是顧慈抗旨改嫁轉身嫁入承恩侯府,兩年后消香玉隕,化作鬼魂的她親眼看到了她丈夫和其他女人在她靈前白日哭啼,夜里作樂。冷傲如他的太子戚北落卻在她靈前哭得像個迷路的孩子。重來一世,她發誓絕不負他,她迫不及待跑去東宮,卻發現那男人的臉色怎么不太好啊……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主角是顧慈戚北落的小說名是《東宮藏嬌》是由袞袞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是一篇重生文。主要講述的是:前世顧慈被賜婚于太子戚北落,但傳聞太子嗜血陰狠甚是可怕,于是顧慈抗旨改嫁轉身嫁入承恩侯府,兩年后消香玉隕,化作鬼魂的她親眼看到了她丈夫和其他女人在她靈前白日哭啼,夜里作樂。冷傲如他的太子戚北落卻在她靈前哭得像個迷路的孩子。重來一世,她發誓絕不負他,她迫不及待跑去東宮,卻發現那男人的臉色怎么不太好啊……

免費閱讀

  承恩侯府。

  靈堂內濁氣嗆人,長明清燈在白墻上映出一雙男女身影,顛鸞倒鳳,醉生夢死。

  “姐夫,謝郎,咱們這樣做,表姐會不會生氣?”葉蓁蓁媚眼如絲,柳腰款擺似美女蛇,說的是歉疚的話,語氣卻毫無愧色。

  謝子鳴熱汗滔滔,百忙中抽空安撫,“人都死了,還管她作甚?再說又不是頭一回,過幾日你就是承恩侯夫人,是這府上正兒八經的主子,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敢說咱們的不是?”

  葉蓁蓁面上紅暈更濃,素足不慎蹬踹到香案,烏木牌位咯咯搖晃。

  她慵懶地掀開眼皮,沖著牌位上“愛妻顧氏”四字挑釁一笑,當下便越發婉轉承歡,嬌啼不絕,也不知是叫給誰聽的?

  顧慈虛無的身子跟著牌位一道晃了晃,淡淡斜他們一眼,自顧自跪坐好,雙手交疊在膝頭,目光望向木窗上鏤雕的菱花,又仿佛透過窗紗,深深沉浸在自己的天地間。

  她已經死了,魂魄卻被困在這窄窄一方牌位里,不得超生,親眼目睹這兩人在她靈前白日哭啼,夜里作樂。整整七日,她柔軟的心,生生被挫成死灰。

  這便是她當初抗旨改嫁的男人?她哼笑,素手慢慢攥起拳。

  雪還在下,扯絮似的沒完沒了。丫鬟婆子早早就換下孝服,鉆緊廡房烤火吃酒。隔著數道圍墻,歡笑聲依舊清晰可聞,偶爾冒出兩聲嘆,也只是抱怨這鬼天氣。

  靈堂外的燈籠因無人看顧,昏黃光暈淡如游絲。顧慈盯著那點星火,思緒漸漸飛遠。

  她嫁入承恩侯府那日,也是個大雪天。赴宴道喜的賓客,還沒今日上門哭喪的人多。

  顧家人一個沒來,他卻來了,陰沉著臉,跟小時候一樣兇神惡煞,什么賀禮也沒帶,只拎著柄削鐵如泥的長劍,將院子里的海棠樹劈成兩截,轉身就走。

  翌日他便自請離京遠征,再沒回來。而那半截海棠樹也就此成了枯木,無論顧慈如何調養,都再沒開過花。

  劍鋒是沖她來的,顧慈看得很清楚,可最后不知怎的就落在了樹身上。而他當時的眼神,比漫天風雪還冷,里頭還夾雜著一絲她看不透的情緒。

  “你沒有挑男人的眼光,將來好自為之。”

  彼時她還不信,只當他又在故意恐嚇自己。如今想來,只剩百感交集。

  他應是此生都不愿再見自己,所以才離京。現在她自食惡果,他一定高興壞了吧!

  外間忽然煙火大盛,顧慈一怔,這才想起今日正是他凱旋的日子。

  戚北落,大鄴朝的太子,將盤踞北境數十年的北戎連根拔除,福澤百代。赫赫戰功,當世無人能望其項背。

  她耳畔,仿佛能聽到閡城百姓道路相迎的震耳歡呼聲。宮中為他設宴慶賀,他又生得蘭芝玉樹,宴上定有不少貴女排著隊給他暗送秋波。

  誰又會在意今日還是她的喪期?

  窗戶被風吹開,寒意鉆筋斗骨。顧慈抱膝坐成團,虛幻的身子竟也會感到冷。

  忽然間,尖叫聲隨風灌耳,此起彼伏。

  靈堂大門被踹開,黑影自門外砸來,在地上滾出一道血痕,一雙充血鼓脹的眼幽怨地從亂發叢中瞪來。赫然就是葉蓁蓁身邊的大丫鬟秋菊,過去常幫他們暗中牽線的人。

  “啊!”葉蓁蓁當即嚇白臉,衣裳都來不及穿好,胡亂抓來掩住胸口,慌忙往外跑。剛至門口,身影霍然頓住。一柄卷起的鋒刃貫穿她小腹,抽出的瞬間,柔軟的身軀便如面袋一般,轟然倒地。

  檐下燈籠呼哧狂搖,滂沱出一地血色慘白。

  戚北落逆光而立,身上還穿著戰時的鎧甲。銀光森森,更襯他清雋眉宇冷若冰霜,就連滿天璀璨煙火也壓不住他周身殺氣。

  顧慈捂著張圓的嘴,搖頭不迭。他怎么會過來?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在宮宴上領賞,享受美人環繞、百官朝拜的么?

  戚北落似有所感,抬眸望去。牌位上的字如千萬利針,赫然刺痛他眼簾。他巍峨身形猛地一晃,喉中涌起陣陣腥甜。

  “孤將她好生安置在你這,你便是這般待她的?”

  劍尖直指謝子鳴,血珠嘀嗒淌下,淅淅瀝瀝染紅一片。長明燈輕晃,映出他輕顫的手,和手背綻開的道道青筋。

  謝子鳴抖似篩糠,連滾帶爬地往后躲,“與我無關與我無關!毒是這女人下的,我本是想救顧慈來著,沒趕上,真的不關我的事啊!”

  戚北落充耳不聞,一步步朝他走去,鎧甲鏗鏘作響,聲聲催命。

  謝子鳴褲子泛起膻臭濕意,“你你你別過來,我好歹也是當朝一品侯爺。你若敢動我分毫,屆時遭人彈劾,失了東宮之位,有你后悔的!”

  “孤此生最后悔的,便是三年前因她而心軟,沒能一劍要了你的命!”

  狂風怒號,裹著漆黑夜空的白雪,“呼啦”沖破靈堂百窗。長明燈猛烈晃蕩,哧,被血澆滅。謝子鳴倒在血泊中抽搐,嘴角吐著泛血的泡沫,宛如一尾垂死的魚,漸漸,一動不動。

  四面重歸寂靜,木窗茍延殘喘地吱呀,煙火乍亮,撕裂屋內死寂的黑。戚北落漠然立在其中,雙目空空,形影相吊,仿佛全帝京的雪都落在了他身上。

  顧慈素來膽小,指甲蓋大的蟲子就能嚇得她涕泗橫流。現在親眼目睹這些,她卻一點也不怕。唯有懊悔和自責嗚嗚咽咽梗在心頭,壓得她透不過氣,只能深深將臉埋入膝間。

  長明燈重燃,氤氳一團溫暖柔光。

  顧慈仰面,不期然撞入一雙星眸中,溫柔又委屈。眼底布滿血絲,眼圈發青,鬢發微亂,像是連日不眠不休快馬加鞭趕路所致。

  手伸來一半,他又膽怯縮回,將血跡擦凈后,方才遲疑著撫上牌位。

  “慈兒,我是不是……又嚇著你了?”

  “賜婚的圣旨,其實是我向父皇求來的。早知你這般厭我,我就該早些離京,如此你也不必為了躲我,嫁給這么個廢物……”

  粗糲的指腹順著“顧”字的筆畫,輕輕摩挲。袖口傳來叮當細響,滑出一根紅繩,系著銀鈴,表面綠銹斑斑。

  顧慈想起來,戚北落少時生過一場大病,太醫都說他命不久矣。她和姐姐一道上護國寺為他祈福,隨手買了這串紅繩予他,聽說能消災降福。

  后來他的病果真好了,卻嫌棄手鏈是姑娘家的玩意,死也不肯戴。時過境遷,鈴聲已不再清脆,他竟然還戴著?

  顧慈心頭大動,最難捱的那七日,她都不曾掉過一滴淚,此刻淚水卻決堤般再克制不住。

  帝京的雪下了三日,戚北落便抱著牌位枯坐了三日。

  冷傲如他,六歲成為太子,十四歲披甲上陣,十六歲被奉為戰神,萬軍壓境時,他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如今卻在她靈前,哭得像個迷路的孩子。

  顧慈心疼極了,想幫他揩淚,卻觸摸不到他的臉。只能虛虛依偎在他懷里,想象他懷抱的溫暖。

  若有來生,她真想好好擁抱他。

  眼前出現一片光斕,院中那半截海棠樹竟然開花了。

  蒼茫雪色間乍現一點紅,怪誕又驚艷。晨風拂過,嫣紅花瓣翩翩朝她飛來,似他溫柔撫摸她面頰,握住她的手,十指交纏,緊緊扣在一塊。

  “慈兒,我們回家。”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