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廢后重生后顧泠月沈辰風小說全集

廢后重生后顧泠月沈辰風小說全集

笑白頭 著

連載中免費

以顧泠月和沈辰風展開故事情節的古代言情小說《廢后重生后》又名《奈何將軍是妻控》,是由作家笑白頭所著,小說講的顧泠月在重生后便遇見了前世的奸夫沈辰風,兩人這命中注定般的相遇究竟是好還是壞?重活一世的顧泠月發誓要報仇虐渣,慶幸的是身邊始終有沈辰風默默守護她,這一不小心還給弄了個皇后當.......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以顧泠月和沈辰風展開故事情節的古代言情小說《廢后重生后》又名《奈何將軍是妻控》,是由作家笑白頭所著,小說講的顧泠月在重生后便遇見了前世的奸夫沈辰風,兩人這命中注定般的相遇究竟是好還是壞?重活一世的顧泠月發誓要報仇虐渣,慶幸的是身邊始終有沈辰風默默守護她,這一不小心還給弄了個皇后當.......

免費閱讀

   沈六和顧泠月還不至于讓她們這般優待,可鳳家的二公子…那可是丞相府的嫡子嫡孫,萬不可慢待才是。

  “兒媳醒的。”柳氏忙吩咐人將準備好的東西都端進來擺上。

  正忙活著,就聽院子里傳來幾道少年的聲音,像是斗嘴又像是打趣,偶然還有一道嬌嬌弱弱的女孩聲…

  不一會兒,丫頭們用撐子撩開門簾,三男一女相繼而入。

  走在最前頭的是顧家長孫、二房嫡子顧泠淵,再來是并肩而立的鳳棲桐和沈辰風。

  許是因為兩人風格過于迥異,很明顯就能看出,走在左邊那個模樣俊俏氣度非凡的是鳳棲桐,而右邊那個身材高大模樣兇狠的是沈辰風。

  嬌嬌小小的顧泠月走在最后…哦,不是的,其實顧泠月是被鳳棲桐和沈辰風夾在了中間。

       但因為她個頭兒實在太小,被兩人護衛似得擠在中間,愣是讓人無法一眼看到。

  四人入了堂內,齊齊排成一行,對著那羅漢床上的顧老太行禮。

  “孫兒見過老祖宗,老祖宗萬福。”

  “孫女見過老祖宗,老祖宗萬福。”

  “在下鳳棲桐、沈辰風,給老太太請安,老太太萬福。”顧老太畢竟是精通世故圓滑之人,早收起內心所有情緒。

       見底下四人齊刷刷的行禮,忙道:“孩子們快起吧,不必多禮…快快快,快搬凳子來,讓孩子們坐下來說話。”

  趙國民風開化,男女大防并不嚴苛,雖說內院女眷不輕易接待外客,但對鳳二、沈六這種尚未及冠的后輩少年并無太多避諱。

  只府上的姑娘們知道有外男來,就不能輕易進來了,這會兒正在隔壁廂房里觀望。

        丫頭們從花廳搬來四個鼓墩,顧泠淵、鳳棲桐和沈辰風依次落了座。

  顧泠月沒坐,從懷里抖落出一個菱形的云錦香囊,上面分別繡著福祿壽喜的小字。抬眸看向顧老太,眼底府上一層水光。

  眼前這張充滿歲月痕跡的臉,與她記憶中的模樣不差分毫。若不是有上輩子的記憶在,恐怕她也以為顧老太是面容慈祥、心腸慈悲的老人。

  “祖母,孫女身無旁物,這是在水月庵求的福祿袋,望老祖宗不嫌棄,愿老祖宗萬福長壽。”顧泠月的窄肩微微抽動,作勢就要跪下去。

  顧老太瞧顧泠月那極其委屈的模樣和眼中流露出的孺慕之情,不由得聳了聳原本耷拉的眼皮子,

      忙讓身邊的大丫頭將香囊收好,復招手讓顧泠月坐到自己身邊。

  她脫了自己的玉鐲,套到顧泠月的腕子上:“我的好姑娘,這些年可委屈你了…

         想當初,你才巴掌點兒大,若不是有苦衷,老身也舍不得將你送走啊…好在如今回來了…”說著說著,竟是說出眼淚來。

  顧泠月鼻頭一酸,索性也撲倒在顧老太懷里,抽抽搭搭地哭起來:“老祖宗…”

  祖孫倆一時間哭作一團。

  一老一少,抹著淚,訴著情,當真是聞著傷心、聽者流淚的態勢。

  偏在座的都知道,顧泠月不足滿月就被送去了水月庵,別說與顧老太,恐怕對鳳氏都沒印象,怎么竟能哭得這般悲慟?莫非真是血濃于水?

  鳳二見顧泠月這般,略覺尷尬地摸了摸鼻尖,還暗暗看了一眼身邊的沈辰風。

  沈辰風目觀鼻、鼻觀心,坐姿十分挺直,看不出任何情緒。

  那邊的幾位夫人們自是出聲相勸,說了一會兒才算是勸住不停抹淚的兩人。

  顧老太抹了抹眼角,挨個將幾位夫人介紹一遍。

  顧泠月抽了抽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十分有禮地逐一問了安,自又收了每人的禮。

  “瞧咱們月丫頭長得多漂亮啊,怪不得老祖宗瞧見就心疼,我這做叔母的瞧著都心疼…”

       江氏最是會做人,拿了帕子給顧泠月拭淚:“如今回來就好,這以后啊都是好日子呢,可別哭了。”

  邢氏瞧著顧泠月手腕子上的玉鐲,暗暗撇嘴:“是啊,月丫頭這是苦盡甘來,日后定是個有福氣的,瞧瞧,這才回來就得了老祖宗的玉鐲呢。”

  顧泠月抽了抽鼻子,抿著唇對眾人笑了笑,又看向站在一旁的柳氏,微微俯身道:“這些年,還要多謝柳姨娘照顧我母親呢,泠月有禮了。”

  柳氏面上一怔,多少年了,府上的一眾小輩沒有一個人會用“姨娘”兩字來稱呼她。

       雖說邢氏平日里也會拿“妾”這個字來膈應她,但也不敢真的當面叫她“姨娘”。

       沒想到,顧泠月一見面就用“姨娘”稱呼她,雖說顧泠月這樣稱呼沒錯,但柳氏心里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偏邢氏離得近,聽到那聲“姨娘”后,忍不住揚了揚唇角。江氏和劉氏也微微一怔,回頭去看羅漢床上的顧老太。

  顧老太恍若未覺,愣是抿著唇沒說話。

  柳氏的一雙美目流轉,想顧泠月如今剛回府,恐怕不知如今這里是誰在當家,想來也不是故意針對自己的,心下才算是稍稍緩和了些。

  誰知鳳棲桐也站起來,微微拱手道:“說來,錦行也該道聲謝。我姑母多年來臥病在床,多得顧府各位照看,特別是柳姨娘…多謝了。”

  在趙國,小輩在長輩面前都要以表字自稱。大多數人家,會在男子弱冠或女子及笄后才會由家中長輩或師長贈授表字,

       可鳳家小輩的表字則是自小就由皇上親定的。而“錦行”恰是當今圣上賜予鳳棲桐的表字。

  鳳棲桐此番起身道謝可謂讓人猝不及防,偏他生得又眉目俊俏,語氣溫潤,任誰也挑不出半點兒不好來。

  柳氏原本努力堆起的笑容再度皸裂,尷尬地擺手道:“什么謝不謝的,都是應該做的。”

  話是這么說,心下卻氣得不行。

  與顧泠月相比,鳳二分明就是在給她難堪!

  她好歹也是長在鳳府的表姑娘,怎么說也算是鳳家小輩的表姑,鳳二怎么像完全不認得自己似得,上來就跟著顧泠月喊她“姨娘”!

  屋內的氣氛一時有些尷尬,顧老太咳嗽了兩聲,江氏連忙吩咐丫頭們上新茶。忙活了一陣,柳氏這邊的情緒緩和下來。

  顧老太喝了口茶,潤了潤嗓,才又開口,話題則是引到了鳳二和沈六為何會去接顧泠月的問題上。

  沈辰風心思不多,卻也知不好說自己是為了去看顧泠月長得好不好看,只道:“是父親交代的。”

  反正他老子遠在北關,顧老太總不好派人去問真假吧。

  鳳棲桐眨了眨眼,心覺原本他與顧泠月講好的說辭,竟是不如沈辰風這么隨口一說。

  看了一眼顧泠月,跟著說:“錦行這邊,自也是祖父交代的。”

  顧老太心下一緊。

  好嘛,兩個人的理由一模一樣,還沒一個能去探究真假的。不過真與假也不重要了…

  “老四家的沒說錯,月丫頭苦盡甘來,日后必定是個有福氣的。瞧瞧,不但有咱們顧府掛念,

        還有丞相府和振北將軍府掛記著呢…”顧老太悻悻然地笑道。

  沈辰風意味不明的“嗯”了一聲。

  鳳棲桐看了一眼顧泠月:“顧老夫人,其實祖父讓錦行去接表妹,主要還是為了姑母。”

  顧老太凝眉聽著,復去看站在身邊的顧泠月。

  原以為這丫頭從小被送去尼姑庵,自是沒人會教她高門大戶的禮節,回來了又能如何?免不得會少了分寸,出些洋相,哄騙起來也容易。

    但從進門到現在,顧泠月的表現稱得上進退有度,言辭得體,說來恐怕比養在府上的幾個姑娘都要端正,再加上她那極肖鳳氏的眉目…

  “祖父總說姑母自小身體弱,脾氣又倔,萬沒想著姑母會臥病在床十幾年…

        之前姑母避諱著,不愿與祖父講,如今想來倒是我們這些做小輩的不知禮數,竟沒想著多來瞧瞧…”鳳棲桐似是很感慨地嘆了口氣。

  顧老太的笑容淡了淡,神色略略傷懷。心道鳳棲桐這話說得倒是巧妙,

        說什么鳳氏是因為避諱才沒把病的事與丞相府說,誰也不是瞎子,鳳氏那是明擺著不想與丞相府往來。

  其實這多年,她這個當婆母的也不明白,鳳氏究竟是為何與丞相府鬧僵的,只知鳳氏自進門后就再沒回過丞相府。

  “唉,說到大兒媳鳳氏,我這心就…啊——啊——”顧老太突然捂著胸口,眼皮耷拉下去,似是一口氣提不上。

  身邊幾個夫人忙過去扶,柳氏更是叫了丫頭去后廚把溫著的湯藥端來。

  顧泠月被擠到一角,遠遠地看著一眾人忙作一團。她明白,

       顧老太這是不想讓鳳棲桐提出與她同去看母親的話來,心下冷笑,真是一個比一個會做戲。

  鳳棲桐暗暗皺眉,與顧泠月眼神交匯了一瞬,便匆匆移開了眼。看來表妹之前信上所言怕是確有其事的,顧家怕是對姑母不好。

  很快,顧老太的情況穩定下來,只是突然犯了心悸,不好再繼續招待鳳棲桐和沈辰風。

  兩人也知不好再多留,起身告了辭,由顧泠淵帶著去外院。

  臨走前,鳳二偷偷拉著顧泠月說:“表妹且先安歇幾日,過幾日,我尋了機會來瞧你。”

  “嗯。”顧泠月點了點頭:“二表哥慢走。”

  話落,下意識地去看沈辰風,卻與正好與垂眸過來的他撞了個正著。

  對上那雙含笑的鳳眸,顧泠月忙撇過頭去,不敢再看,怕沈辰風覺得自己虛偽造作。

  哪知,沈辰風竟是走近兩步,當著眾人的面,與她咬耳朵似得,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說:“我也會來瞧你的。”

  也不知是因為他的聲音過于特別,還是兩人此刻距離太近,顧泠月打了個激靈。

  復對上他那雙意味不明的黑眸,心下微動。

  鳳二說來瞧她,乃因為兩人是表親關系,就算是登門拜訪也有得說,

       可沈辰風只是與她有婚約,與顧府其他人根本沒什么往來,要怎么來瞧她?

  沈辰風知她當下疑惑,卻也不打算再說。

  反正他說會來瞧她,自然就會來,管他從哪兒進來呢?

  兩人對顧老太行了拜禮,轉身跟顧泠淵一道出得門去。

  待兩人走了,邢氏竟小聲嘀咕了一句:“老祖宗,兒媳瞧那沈六對咱們月丫頭緊張得很吶。”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