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武俠 → 飛刀游諸天羅宣全文免費

飛刀游諸天羅宣全文免費

飛刀見血 著

連載中免費

《飛刀游諸天》是飛刀見血所著一部長篇穿越武俠小說,主角是羅宣,講述了羅宣得到穿越諸天萬界的系統,最開心的是他可以自己設置商城,只要有積分,什么都不是事的故事。羅宣的偶像是小李飛刀,得到系統后他的夢想有所改變,他要挑戰諸天萬界各類飛刀人物,直至自己的最強的,飛刀又見飛刀,李尋歡對他望洋興嘆,西門吹雪對他佩服至極,這就是羅宣的人生!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飛刀游諸天》是飛刀見血所著一部長篇穿越武俠小說,主角是羅宣,講述了羅宣得到穿越諸天萬界的系統,最開心的是他可以自己設置商城,只要有積分,什么都不是事的故事。羅宣的偶像是小李飛刀,得到系統后他的夢想有所改變,他要挑戰諸天萬界各類飛刀人物,直至自己的最強的,飛刀又見飛刀,李尋歡對他望洋興嘆,西門吹雪對他佩服至極,這就是羅宣的人生!

免費閱讀

  陸小鳳確實是個適合當朋友的人,他總能在你需要的時候出現幫助你,他也可以很細膩的發現你的想法,看來他能有這么多的朋友和紅顏知己和他的性格有著很大關系,所以他們很快就成了朋友——好朋友。

  三個月很快就過去了,發生了一個很郁悶的事情,朱停和陸小鳳鬧翻了,他們絕交了,要知道他們可是從小就認識的朋友啊,羅宣不知道這到底是為什么,連朱停的那個漂亮老婆也不知道他們的關系是怎么了。

  羅宣曾經偷偷問過他們兩個人,到底是為什么要絕交,他們的回答一模一樣:“因為他是個大混蛋,我也是個大混蛋!”

  陸小鳳走了,走之前他請羅宣保護朱停,因為他怕朱停被人殺了,因為朱停替過很多人做過很多奇怪的東西,雖然朱停的zui佷嚴,但是死人的zui更嚴,陸小鳳怕他被人殺了,所以叫羅宣保護他。

  陸小鳳又怕朱停被人毒死,就又在江湖上傳言說他和朱停的老婆有曖.昧關系。而朱停的老婆求陸小鳳保護朱停,陸小鳳出名的憐香惜玉。所以陸小鳳必須保護朱停,有著陸小鳳的保護,朱停就不怕什么時候被人毒死了,羅宣很奇怪這兩個互相關心的仇人,很是無語!

  一個月過去了,劇情馬上就要開始了,羅宣在等,等陸小鳳的出現。這個絕對的主角不出現,金鵬王朝的劇情又怎么會出現呢。

  果然,陸小鳳出現了,他叫了老板娘去陪他喝酒。一個漂亮的女人和一個色鬼在一個房間里喝酒,羅宣不知道別人怎么想,但是他知道,要是他自己沒看過原著,他也一定也會懷疑陸小鳳的。可是朱停很相信陸小鳳。

  就在他與朱停聊天的時候,兩個青衣大漢出現了。一個人有著一張紫臉,一個有著一張刀疤臉。他們走進房間,沒有敲門,因為門是開著的。

  刀疤臉一進來就沖朱停厲聲道:“老板娘呢?”

  朱停淡淡道:“你要找老板娘,那就到門外的雜貨鋪去,那里才有老板娘。”

  刀疤臉說道:“你叫老板,你的老婆就是老板娘。”

  羅宣笑道:“這里的老板娘要是知道有青衣樓的人特地來找她,她一定會覺得很榮幸。”

  朱停笑了,慢慢說道:“是啊,她一定很榮幸!”

  只見紫臉的大漢,抽出一雙銀鉤瞪著雙眼對著羅宣喊道:“小子你莫非是在找死!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誰”

  羅宣笑了笑,說道:“兩個活到狗身上的人,也配讓我知道你是誰。”

  羅宣和朱停都知道他們是誰,他們是青衣樓的人,紫臉的叫“勾魂手”,他的一雙銀鉤殺過很多人。刀疤臉的叫“鐵面判官”。

  羅宣看不起他們,兩個在江湖上混了這么多年卻連一流水平都沒到的人,實在提不起他的興趣。

  這兩個人臉色變了,一人拿筆一人持鉤向羅宣沖了過去,羅宣也是欺身而上,三人戰作一團,三人片刻功夫交手五十于招,誰也奈何不了誰,紛紛退后,每個人身上都是滿生大汗,喘著粗氣,當然羅宣都是裝的,他給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設定是,武功五五開,飛刀無敵。

  朱停現在是無語至極心里大喊著:“大哥啊,你這武功和你名聲完全不配啊……”

  勾魂手:“你到底是誰?”

  羅宣:“黔州,羅宣。”

  鐵面判官:“原來是,寒芒先到,黔州無雙,失敬失敬!”

  羅宣淡淡的說道:“你們不是想知道陸小鳳在哪嗎?”

  兩人點了點頭。

  羅宣道:“那你們就去青云客棧去找他吧。不過他可不像我這么好說話,你們可以滾了。”

  兩人也不啰嗦,匆匆而去。

  朱停汗顏道:“羅哥,你這武功和你的名聲,完全不配啊……。”

  羅宣道:“朱兄難道不知道,只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取錯的外號么!”

  朱停:“寒芒先到,黔州無雙,寒芒先到,原來如此……羅兄還請去看看陸小鳳!”

  “你不是說和他絕交了嗎,怎么還關心他呢?”羅宣笑道。

  朱停道:“朋友,并不是說斷就能斷的。”

  羅宣懂,他知道朱停希望他幫陸小鳳,而他也要繼續劇情。于是他起身向青云客棧走去。他是跟著勾魂手和鐵面判官后面走的。他不知道青云客棧在哪?

  走了一會,他在青云客棧一個窗口看見了一件紅披風,他知道陸小鳳在那間房間里,因為陸小鳳無論在哪,都隨身帶著一件紅披風。

  勾魂手和鐵面判官翻窗進入房間,羅宣沒有跟著,他又不是小偷,也不是強盜,更沒有見不得光的事,自然不要從窗口進去。

  羅宣從門口走了進去,他看見兩個人站在陸小鳳的房間門口。一道陽光照在一個人的臉上,那已經不能算是一張臉了,這張臉的左面已經被人削去了。傷口干癟收縮,只有半個鼻子,一只眼睛。額角被人用刀畫了個大“十”字。雙手也被砍斷,左腕裝了個比人頭還大的鐵球,右腕裝了個鐵鉤。而另一個人是個文弱書生。

  羅宣知道這兩個人就是“玉面郎君”柳余恨和“斷腸劍客”蕭秋雨。

  這兩個人站在門口誰也沒理。羅宣走到門口,看著這兩個人進入陸小鳳的房間,把鐵面判官殺死,把勾魂手嚇走。

  陸小鳳還是個死人樣,什么都不管。好像什么都沒看見。

  羅宣輕輕的走了進去。坐在陸小鳳身邊,一句話也沒說。陸小鳳反而問道:“你,怎么來了。”

  “一個還關心你的仇人叫我來看看你。”羅宣笑道。

  陸小鳳睜開眼睛眉目中帶著一絲笑意:“是嗎?”

  “當然。怎么,不請我喝杯酒嗎?”羅宣道。

  “好啊。我們來喝一杯!”陸小鳳坐起身子滿了杯酒說道。

  蕭秋雨,柳余恨,獨孤方三個人好奇的看著羅宣默不作聲。

  就在這時,晚風中傳來一陣樂聲。羅宣知道那是丹鳳公主。一個據說很美的人。

  一個人慢慢走了進來。羅宣見過很多美女,現實中的,網上的,電影中的。但是他不可否認,這是個美女,一個絕對在現實世界他見過的美女中可以排到前十的女人。

  蕭秋雨,柳余恨,獨孤方三個人走到墻角,仿佛對她很尊敬的樣子。

  陸小鳳的呼吸仿佛停下了,但是他還是沒有站起。那個美女向著陸小鳳笑了笑,然后忽然向陸小鳳跪了下來。

  陸小鳳在也坐不下去了。他突然跳了起來,撞向屋頂,只聽“彭”的一聲陸小鳳撞破了屋頂。像見到了鬼一樣。

  羅宣突然大笑了起來,他抱著肚子在笑,仿佛有什么可笑的事情一樣,他斷斷續續說道:“哈哈,陸小鳳也害怕美女。哈哈,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那個美女眼中含著淚看著羅宣說道:“在公子眼中,小女子真的這么可笑嗎?還是公子認為小女子哪里做的不對嗎?”

  “哼!陸小鳳是個色鬼,平時見到美女就走不動路的人,可是一見到你跪下就馬上跑了,你!難道不懂嗎?”羅宣說道:“他是流連花叢,可是他是個聰明人,一個絕頂聰明的人,能讓你這么個絕色美女下跪的事,一定是個無比麻煩事,我雖然沒有陸小鳳聰明,但我也不傻?所以別在我眼前演戲,我不吃這一套。”

  丹鳳公主看著羅宣笑道:“我看的出公子和陸大俠是好朋友,你難道不怕我把你抓住嗎?”

  “抓到我?”羅宣說道:“他們輕功很好么,我想走他們絕對攔不住,所以要抓我,呵呵,很難。你和我聊了這么長時間,陸小鳳怕是早就跑遠了,不過,既然你能找到陸小鳳一次,我就相信你能找到他第二次,我走了。”

  說完,一個飛身從陸小鳳鉆出的洞口飛了出去。羅宣其實也是個怕麻煩的人,可是他又不得不做一些事。

  羅宣回到朱停的宅子里。騎了匹馬,雖然他武功好,但也不想一直用輕功。

  他沒有到霍休藏身的地方去找陸小鳳,他知道,在他身邊對自己來說沒有什么好處。他想去峨眉山下等著峨眉四秀和蘇少英下山。

  他不能等到西門吹雪出現的時候再打敗蘇少英,因為蘇少英要死在西門吹雪手中。

  騎著快馬用了四天趕到了峨眉山下,他要等著蘇少英去赴約,赴閻鐵珊的約。在山腳下的客棧等了足足有三天,蘇少英出現了。和他的四個師妹出現了。

  蘇少英進入客棧,他看見了羅宣。羅宣也看見了他。蘇少英徑直走向了他的身邊,說道:“黔州無雙?”“是”羅宣抬頭看著這個號稱三英四秀的劍客。

  “你能和我比武嗎?”蘇少英看著羅宣說道。

  羅宣看的出他的眼神很狂熱,他知道這個人是個武癡。于是便點了點頭,站了起來出了客棧。

  出了客棧蘇少英拔出寶劍,一交手蘇少英就充滿了失望,因為江湖對羅宣的評價有些名不副實。

  但漸漸的,蘇少英就覺得不對了,他覺得以自己的武功應該二十招之內就能拿下對方,但兩人交手了百余招,羅宣看似武功不高,但就是遲遲拿不下對方。

  羅宣一掌逼開對方,抽身后退。

  蘇少英也收劍而立:“看來江湖對你夸大其詞了!”

  羅宣:“不,我的武功可能不高,但江湖絕對沒有對我夸大其詞!”

  蘇少英:“哦,看來你似乎還有絕技,不知道能不能見識一下!”

  羅宣:“你現在還接不來,如果再練十五年可能一探究竟!”

  場面一下寂靜,蘇少英和峨眉四秀都漠然無語,連峨眉四秀看羅宣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是在下唐突了,希望以后有幸能見識一下這絕技!”蘇少英抱拳道。

  羅宣這時發現,這峨眉四秀中的馬秀珍和石秀云看他的眼神不對,有點含情脈脈的樣子。羅宣長的是不帥,但是溫文爾雅,而且江湖名聲高似乎有著一項武林絕技,這些都是俠女喜歡的類型。

  這其實ting讓羅宣高興的。因為這樣讓羅宣感覺自己還是有點魅力的。而且在這個讓人討厭的江湖能有幾個紅顏知己那不是很好嗎?

  蘇少英在得知羅宣要去閻鐵珊那里去,便邀請他同去,羅宣也想幾個喜歡自己的美女在身邊,這不是很好嗎?

  一行六人騎著馬向陜西而去,一路上白天有美女聊天,羅宣是現代人,天天上網,什么都知道一些,什么地理,什么歷史,什么笑話,都能說說,一路上把幾個美女哄得高高興興。感情是飛速發展,連剩下的兩個峨眉美女都好像喜歡上了羅宣。四個人看著羅宣都有些羞羞答答的樣子。

  終于一行人到了山西,閻鐵珊在山西的勢力確實大,他們剛到山西境內他就知道了,派人來接蘇少英去自己家里做客,順便請起了羅宣和石秀云她們。羅宣因為要等陸小鳳所以答應了。而石秀云她們因為有別的事,她們就此別過,看著她們依依不舍的樣子,羅宣就和她們約好,等事情辦玩了,就去峨眉看她們。

  蘇少英笑著說道:“羅兄真是魅力驚人啊,我的這四個師妹平時眼光可是高的很,可是對羅兄卻是百般柔情啊。”

  “蘇兄言重了,大家不過是朋友而已。”羅宣笑著說道:“哪有什么魅力驚人,等有時間定去峨眉打擾蘇兄。到時還得海涵啊。”

  “好啊,我到時要等待羅兄的到來。”蘇少英說道。

  羅宣要在這個世界幾年,他也想好了,要是能有幾個佳人陪伴的話,也好過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到時候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把她們帶著好了。

  這峨眉四秀也算是美女,就算是找幾個女朋友了,這古代又沒有什么重婚罪,男人三妻四妾本就平常嗎?

  閻府總管把他們帶到了閻府,閻鐵珊確實是天下最大的珠寶商,家里是豪華無比。羅宣沒見過皇宮,但是想來,閻府也不差分毫吧。

  一個人大笑著把羅宣和蘇少英請了進去。這個人面白無須,白白胖胖的一張臉,皮膚嫩的像個女人。笑聲又尖又細。只是臉上有個特別大的鷹鉤鼻子,看起來有些男人氣概。說起話來時時刻刻都不忘帶著山西腔。好像唯恐別人認為他不是土生土長的山西人。

  想來他就是閻鐵珊。應該是金鵬王國太監總管。

  “閻伯父,這位是,黔州無雙羅宣,是我路上認識的朋友。”蘇少英向閻鐵珊介紹起羅宣。

  “原來是羅大俠啊,羅大俠來俺山西就是給俺面子,俺是個粗人,俺請你喝酒。”閻鐵珊說道。

  羅宣笑道:“閻老板太客氣了,我與少英一見如故,來打擾閻老板了。”

  酒筵擺在水閣中,四面荷塘,一碧如洗,九曲橋欄卻是鮮紅的。珍珠羅的紗窗高高支起,風中帶著初開荷葉的清香。

  酒菜很好,酒是山西的老汾酒,菜是山西的拿手好菜。

  閻鐵珊不斷的給羅宣夾菜,說道:“這些都是俺們山西的拿手名菜,雖然不是什么好東西,但在外地還真吃不到。來吃,吃。”

  閻鐵珊一句一個俺,好像就是讓人認為他是個粗人,是個男人一樣。

  羅宣知道他是個太監,但是他也不想破壞這個和諧的場面。就和閻鐵珊,蘇少英喝起酒來。

  在閻府住了幾天,這一天,閻鐵珊找到了他說道:“羅兄,今天有個貴客要來,走一起前去。”

  “貴客,不知是哪位貴客,也讓我看看。”羅宣笑著說道。

  “少俠一定聽過,便是那四條眉毛陸小鳳。”閻鐵珊說道。

  “何止是聽說,簡直是如雷貫耳。”羅宣笑著說道。

  羅宣坐在酒桌旁邊等著陸小鳳的到來,他其實不是想等陸小鳳,他只是想見見大名鼎鼎的花滿樓。

  陸小鳳和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羅宣看見了這個只有兩條眉毛的陸小鳳,忍不住大笑起來,斷斷續續說道:“沒想到,四條眉毛的陸小鳳,現在成了兩條眉毛。不過兩條眉毛的陸小鳳確實比四條眉毛的陸小鳳順眼。”

  陸小鳳苦笑著說道:“你也在?丟人丟到家了。唉!你要知道,如果你想做一件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一定要付出代價的!幸好這個代價我能承受。”

  “怎么,還有人能讓你陸小鳳付出代價!”羅宣笑著說“有啊,還不止一個。”陸小鳳說起這話時,好像很驕傲。他本就是個驕傲的人,能和西門吹雪成為朋友的人,他是第一個。

  “你不是早就想見花滿樓嗎?見到了怎么只和我說話啊!”

  羅宣看著陸小鳳身邊的男子,他是個相當英俊的男人,如果羅宣不是事先知道他是花滿樓的話,他絕想不到這個人就是花滿樓,而且還是個瞎子。花滿樓,只有他才堪配這優雅曼妙的名字,他看不到現實卻能覺察人心,他遠離塵世喧囂獨擁萬花滿樓,花香縹緲間,仿佛時間就此凝固,唯有他,擁有這天地間最圣潔的寧靜。一個最懂得生命,并且懂得尊重生命、享受生命的男人。世間若真有這樣的男人,應是天使落凡塵吧。

  花滿樓,鮮花滿樓,他確實沒有讓羅宣失望,是個絕頂的人物。

  “花滿樓,果然沒讓我失望。或許只有你才能配叫花滿樓這個名字。只有你明白當有些人在哭泣自己沒有鞋子的時候,卻沒有發現有的人卻沒有腳。”

  “兄臺客氣了,你一定就是小鳳常說的黔州無雙,羅宣了吧。”

  “陸小鳳一定沒有說我什么好話吧。”羅宣笑著說道。

  “這你可就說錯了,我可是把你一通好夸啊。”陸小鳳搶著說道。

  這時閻鐵珊笑著走進來,一把拉住陸小鳳的手,上上下下打量著,忽又大笑著說道:“你還是老樣子,跟上次俺在泰山觀日峰上看見你時,完全沒有變,可是你的眉毛怎么只剩下兩條了?”

  陸小鳳目光閃動,微笑著說:“俺喝酒沒錢付賬,所以連胡子都被酒店的老板娘刮去當粉刷子了。”

  閻鐵珊大笑道:“他奶奶的,那騷娘們一定是喜歡你胡子擦他的臉。”

  他又轉身,拍了拍花滿樓的肩膀,道:“你一定是花家七童了,你幾個哥哥都到俺這里來過,三童,五童的酒量尤其好。”

  花滿樓微笑道:“七童也能喝幾杯的。”

  閻鐵珊撫掌道:“好,好極了。今天不醉不歸。”

  喝道一半的時候,陸小鳳這會兒反而不急著用飯了,向著閻鐵珊道:“大老板的老家就是山西?”

  “俺本就是個土生土長的山西人,這幾十年來,只到泰山去過那么一次,去看他奶奶的日出,但是俺看來看去,就只看見了個大雞蛋黃,什么意思都沒有。”閻鐵珊笑道。

  他一口一個“他奶奶的”,也好像在盡量向別人證明,他是個大男人、大老粗。

  陸小鳳也笑了,他微笑著舉杯,忽然道:“卻不知嚴總管又是哪里人?”

  閻鐵珊道:“是閻大老板,不是嚴總管。”

  陸小鳳接著對著閻鐵珊淡淡道:“我說的也不是珠光寶氣閣的閻大老板,是昔年金鵬王朝的內庫總管嚴立本。”他瞬也不瞬的盯著閻鐵珊,一字字接著道:“這個人大老板想必是認得的。”

  閻鐵珊緊繃著臉說道:“花公子和陸公子想必已不想在這里呆著了,快為他們準備馬車,他們可能即可就要動身。”說完這話,他已拂袖而起,頭也不回的走了。

  閻鐵珊走到門口,一個人站在門口擋住了他。羅宣抬頭看向門口,他也想見見那個號稱劍神的人。

  只見這西門吹雪長身直立,一身白衣,身邊的劍卻是黑的,漆黑,狹長,古老。

  看見他,羅宣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驕傲,寂.寞,冷酷。

  閻鐵珊瞪起眼,厲聲道:“什么人,敢擋住我的去路。”

  “西門吹雪”

  這四個字好像有魔力一般,令qun雄俯首低頭。

  閻鐵珊竟不由自主后退兩步,大喝一聲:“來人啊!”

  隨著閻大老板一聲呼喝,窗外立刻有五人飛身而入。看樣子這五個人都不弱的武林好手。

  西門吹雪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說道:“我的劍一出手,必傷人命,你們一定要我拔劍嗎?”

  五個人中三人都以臉色發青,但是不怕死的人還是有很多。

  那兩個人同時出手,一個瞬間出了八刀,刀刀兇險,一個打出五棍,每一棍不離西門吹雪頭部。

  西門吹雪瞳孔突然收縮,就在這一瞬間已經出劍。一瞬間過后兩人倒在地上,劍拔出時,劍尖還帶著血。

  西門吹雪輕輕的吹落劍尖的鮮血。神情有種說不出的寂.寞。江湖上有些年輕的人,喜歡學習西門吹雪,可是他們永遠都比不上他,因為他們體會不到西門吹雪的寂.寞。

  這時在酒桌旁一直為說話的蘇少英拔出劍,攻向西門吹雪,羅宣一掌把他的劍蕩開。說道:“蘇兄,莫要求死。你現在絕不他的對手。二十年后你或許可以和他一教高下。西門吹雪的劍法是殺人的劍法,一出手你就必死無疑,蘇兄莫要開玩笑。”

  蘇少英看著羅宣,默不作聲,然后,轉身就走,他又怎么會不知道呢,自己絕不是西門吹雪的對手,只是少年人總是自信。

  閻鐵珊尖叫著:“你們何苦來找我這個老人呢,我有什么對不起各位的,請各位說出來啊。”

  陸小鳳嘆氣道:“你應該知道的。”

  閻鐵珊說道:“我確實不知道我有何處對不起各位的,你們要請西門吹雪來對付我。”

  陸小鳳說道:“因為你以前欠了別人的債。”

  “那是誰?”閻鐵珊問道:“我誰的債也不欠。”

  “大金鵬王。”陸小鳳抹了抹胡子,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羅宣說道:“閻老板,不論誰欠了債都要還的,現在大金鵬王的丹鳳公主,四處找人來對付你,要你還欠他們的債。這幾十年的舊債怎么說也要還清了啊。”

  閻鐵珊的臉又一陣扭曲,厲聲道:“不錯,我就是嚴立本,就是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嚴總管,但自從我到這里之后,我……”

  就在這時一把劍從背后向閻鐵珊刺去,羅宣一直就關注著呢,怎么說閻鐵珊對他也算不錯,不能讓他就這樣死了。

  他從腰間一抹,空中寒芒一閃,一柄飛刀擊穿了劍身,帶著劍身直直Cha入墻壁。

  陸小鳳瞪大了眼睛冷汗直冒,他盡然沒有看見羅宣是如何出手的。

  西門吹雪也是瞳孔一縮,接著看向羅宣又充滿了戰意。

  西門吹雪這時冷冷的看著上官丹鳳說道:“一個在背后用劍偷襲的人,不配再用劍。以后你要用劍,你就要死。”

  閻鐵珊心里一驚,那把劍險些要刺透自己的身體了,他厲聲問道:“你是何人?”

  上官丹鳳看著閻鐵珊,她扯下了水靠的頭巾,一頭烏云般的柔發披散在雙肩,蒼白美麗的臉上都是仇恨和怨毒。

  她狠狠的瞪著閻鐵珊,也厲聲道:“我就是大金鵬王陛下的丹風公主,就是要求找你算那舊債的人。”

  閻鐵珊吃驚的看著上官丹鳳,眼睛里有太多不解的東西。

  陸小鳳看著上官丹鳳嬌柔的臉孔,心里百轉千回,但面上仍然是笑著:“丹鳳公主,這是何意。”

  剛剛上官丹鳳突然出現,持劍要殺了閻鐵珊,陸小鳳也沒想到上官丹鳳的劍法居然不差,剛剛若不是羅宣出手,上官丹鳳幾乎就要得手了。

  為什么上官丹鳳此時要殺了閻鐵珊,這實在是讓人懷疑。

  上官丹鳳不說話,她只是怨毒的盯著閻鐵珊。

  花滿樓靜靜的走上前,他很溫柔的把上官丹鳳扶起來。

  上官丹鳳看了花滿樓一眼,又繼續盯著閻鐵珊。

  那種怨毒,花滿樓雖然沒有看到也感覺到了,他遲疑了一下沒有開口,這是他們之間幾十年的仇恨,他實在是沒有開口的資格,難道他要說讓上官丹鳳放棄復仇嗎?閻鐵珊已經老了,金鵬王也已經老了,這些仇恨又要持續到何時呢。

  閻鐵珊看著上官丹鳳,嘆了口氣,有些沉重的開口:“小王子還在嗎?”

  他的聲音充滿了懷念,似乎是在懷念什么美好的事情,完全聽不出他有要逃避這筆債的意思。

  上官丹鳳臉色一變,迅速飛身離去。

  陸小鳳走到閻鐵珊身邊,對閻鐵珊說道:“你是嚴立本,那金鵬王國的錢,你……”

  陸小鳳還沒有說完,閻鐵珊就打斷了他的話:“我雖不知道你是為何知道我的身份的,但我閻鐵珊倒還是看得出你對我的敵意。”

  閻鐵珊看著陸小鳳,很平靜,陸小鳳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頓了一下閻鐵珊繼續說道:“我閻鐵珊雖然現在是怕死了一點,但也不是忘恩負義之徒,你應該是聽了那上官丹鳳的話,以為我私吞了那批用來復國的財產吧!”

  陸小鳳仿佛第一次看到閻鐵珊一樣,他很吃驚,陸小鳳嘆了口氣:“沒想到你居然猜到了。”

  閻鐵珊冷笑:“我既然是托孤大臣,那對金鵬王的忠心,自然是有的。我說我對那批財產并無貪心你必然不會相信,但是那批財產真的不是我私吞的。”

  花滿樓嘆了口氣,輕輕的說:“你即如此說,那其中必有一些隱情吧!”

  閻鐵珊的眼神有些飄忽,好像在回憶著什么,他緩緩的開口:“金鵬王朝覆沒時,我和嚴獨鶴、上官木受命托孤,帶著內庫的珠寶財富,來到中土,一起尋找與上官謹一起出逃的小王子,可是沒想到這一找就是四十幾年。”

  陸小鳳皺眉,閻鐵珊說自己一直在找大金鵬王,那為何大金鵬王又說自己在找閻鐵珊呢?他忍不住開口chazui:“但是我已經見過大金鵬王了,他說是你們卷走了那批復國之財。”

  閻鐵珊道:“你錯了。”

  “錯了?哪一點錯了。”陸小鳳想了想說道。

  閻鐵珊說道:“我們一直在找小大金鵬王,他非但沒有找我們,反而一直在躲我們。”

  “你們是他父王的托孤重臣,又帶著一大筆本來屬于他的財富,他為什么要躲著你們,難到他有毛病?”陸小鳳一臉的不相信,好像認為閻鐵珊在說謊。

  閻鐵珊冷冷道:“因為那筆錢不是他的,是金鵬王朝的。”

  “這又有什么分別?”陸小鳳帶著疑惑問道。

  “不但有分別,而且分別很大。”閻鐵珊譏笑道:“他若承受了這筆財富,就得想辦法利用這筆財富去奪取金鵬王朝失去的王權,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要吃很多苦,甚至會有生命危險。”

  陸小鳳同意了,生在帝王家,有時并不是件幸運的事。

  閻鐵珊目光中帶著種無可奈何的悲傷之色,緩緩道:“只可惜我們的小王子不是個雄才大略的人。”

  “那他是個什么樣的人?”陸小鳳忍不住問道。

  閻鐵珊冷哼一聲看著陸小鳳,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你根本不知道大金鵬王是個什么樣的人,他跟李后主一樣,是個詩人,也跟宋徽宗一樣,是位畫家,他從小就已被人稱為”詩書畫‘三絕。他根本就無心復國,要不然也不會躲了我們四十年。更何況,上官謹的那一份錢,本就夠他們逍遙一生了。”

  羅宣道:“那你剛才為什么不說清楚,還要反抗,還死了這么多人。”

  閻鐵珊譏笑道:“我又如何知道他們想做什么,他們要來殺我,總不能不讓他們殺吧。我原以為你和那個上官丹鳳一起來謀奪這份財產的。羅少俠救了我,我才說出來的。”

  花滿樓突然問道:“你最后一次見到小王子,是什么時候?”

  “大約在四十年前。”閻鐵珊說道。

  “那時候他有多大年紀?”花滿樓好像想到了什么。

  閻鐵珊想了想說道:“十三歲。”

  花滿樓問道:“時隔四十年,那你又如何分辨出真假。”

  “這本是個秘密,這個秘密還不曾有其他人知道。不過我相信你們。”

  閻鐵珊又說道:“我們金鵬王朝的直系后裔,都有一個特點,他們都身具異象,不分男女,皆有六趾。你可以驗驗那個大金鵬王是真是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