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圈養暴戾反派阿汀陸珣最新章節

圈養暴戾反派阿汀陸珣最新章節

咚太郎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阿汀陸珣的小說名是《圈養暴戾反派》是由咚太郎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穿越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阿汀穿書了,穿成八十年代里人人厭惡的驕縱炮灰。在穿越后的第二天,隔壁寡婦死了,留下一個無人問津的兒子。那孩子全身臟兮兮的,還被村里其他小孩欺負,阿汀看他可憐便總是去給他投食。很多年后,那孩子長大了,成了一個暴戾反派,當他西裝革履衣冠楚楚,重新出現她在面前時她恍惚了……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主角是阿汀陸珣的小說是由咚太郎創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穿越小說。主要講述的是:阿汀穿書了,穿成八十年代里人人厭惡的驕縱炮灰。在穿越后的第二天,隔壁寡 婦死了,留下一個無人問津的兒子。那孩子全身臟兮兮的,還被村里其他小孩欺負,阿汀看他可憐便總是去給他投食。很多年后,那孩子長大了,成了一個暴戾反派,當他西裝革履衣冠楚楚,重新出現她在面前時她恍惚了……

免費閱讀

  阿汀隔著長長的距離,與狼狽的少年對視。

  好瘦。如瀕死的野獸一般伏在地面上,延展出來的四肢滿是傷痕,鮮血淋漓。頭發短短的,仿佛刺猬的脊背,依稀瞧見狹長的口子,七橫八歪劃破額角。

  他一動不動,眼眸微微瞇起,兇光畢露。

  這個剎那,阿汀想起街角遭受過虐待的貓。

  想起它根根分明的肋骨,鋒利的爪牙和金黃色的豎瞳;想起自己被咬過的手腕,鄰居姐姐的創可貼;以及外公著急的跳腳,痛罵那只野貓不知好歹的光景。

  想起深深的海,動物園里被困住的萬獸之王。

  前世無數的光怪陸離劃過頭腦,阿汀輕輕抿起唇角。溫軟的眼眸黯淡下來,微微泛著酸。

  “小怪物醒了?!”

  闖入者的聲音太過突然,阿汀腳尖踉蹌,差點摔下去。小心翼翼地穩住重心,她又看見剛才的短發女孩。眉眼濃重,帶著少見的英氣。

  阿汀看王君的時候,王君也在打量她。

  六月的日光打磨少女圓潤的肩線,照得她晶瑩剔透,白得近乎透明。阿汀把烏黑柔順的頭發綁成低低的馬尾,當她轉動面龐,三千發絲在空中悠悠打個轉兒,有種說不出的靈動感。

  陌生的一個阿汀!

  王君呆看半晌,扭頭就跑。

  阿汀看著她的背影,指尖搭在粗糙不平的通風口。稀里糊涂的回頭,定睛再去找,卻怎么也找不著,那雙又漂亮又厲害的琥珀色眼睛了。

  他好像在睡覺,側躺,脊背蜷縮。

  外頭的陽光這樣盛,照得一方塵土細碎飛揚,照不亮他。

  “你好。”

  他不搭理她的,連眼角都不屑給。

  阿汀想了想,軟聲說:“我是阿汀。”

  還是不理。

  阿汀睜著兩只水靈靈的眼睛,臉上沒有任何的沮喪。她只是看著那團冷漠的輪廓,非常安靜的看著,大有守候到天荒地老的架勢。

  “喵。”

  一只通體漆黑的長毛貓,如出一轍的眼睛顏色。

  它躍下高臺,邁著輕巧的小步來到人的身邊,半個軀體臥下來,腦袋枕在前肢上,垂下毛茸茸的大尾巴。黑貓送阿汀一個倨傲至極的眼神,然后依偎著少年沉沉睡去。

  明與暗,人與貓,所有景物與意象交織,造就一個寧靜又詭異的夏日午后。不允許外來者打擾的模樣。

  阿汀轉身離開他們,回到井邊打水。

  她們家住的是老瓦房,外頭潦草涂一層漆。

  進門擺著八仙桌八角椅,左邊是土灶,滿地的木屑媒灰。里頭擺著一張空板床,床的上下堆滿雜物。

  房屋看著是兩層結構,由沒有扶梯的木質樓梯連接上下。不過二層的天花板很低,高度不超過一米六,稱之為閣樓更實在。

  小小矮矮的閣樓硬是被分出兩間房。

  外頭掛著粗布簾子,一張床一把椅一個大衣柜和一個小雜物柜而已。這是林雪春和宋玉秋的房間。

  里屋自然是阿汀的。床頭有小窗,透光性透氣性都不錯。地也寬敞,除了必備家具,另外設有木質的桌椅。

  阿汀擰了抹布,沿著床頭床尾、窗臺桌椅擦過去,將所有細小的污垢,縫隙中的發絲和指甲屑一一除去。

  沉悶的味道消去大半,房屋變得整齊干凈,她心滿意足。坐在門口翻開書本,認真復習起八十年代的語數外和物化生。

  *

  不知不覺到了傍晚,天邊泛起一片富有層次的橙紅色。阿汀抬起腦袋,望見家家戶戶炊煙裊裊,驟然想起一件事:晚飯怎么辦?

  灶臺上只有一顆雞蛋和半塊豆腐,鍋里小半碗粥,上頭熱著幾塊紅薯。不必多問,雞蛋肯定是留給她補身體的,爸媽又打算吃紅薯豆腐。

  這樣不對。

  阿汀想把雞蛋和米飯都應該留給大人,但又知道,他們肯定不愿意。

  怎么辦呢?

  視線不經意落在門邊的小菜園子。

  搭建好的木架子被茂盛的枝葉纏繞,不多不少七個絲瓜懸掛在空中,仿佛動畫片里的葫蘆娃兄弟們。

  林雪春臨走前說過,雞蛋不夠吃,就去摘兩根絲瓜。灶臺下面還有兩顆土豆,水滾一遍,加點鹽也能當飯吃。

  阿汀胃口不大,一頓早飯拆開兩頓吃,所以中午沒碰菜園子。反倒在傍晚時分伸出雙手,謹慎地托住瓜柄,稍稍用力一拉,懷里頓時多了兩個成熟飽滿的絲瓜。

  做菜之前先生火。

  土灶像一面挖空的正方體,木塊鋪在中空地帶的最底層,間隙塞兩個煤塊。大把大把的稻稈鋪在上頭,半個火柴盒擺在小板凳旁邊。阿汀沒吃過豬肉也沒見過豬跑,全憑直覺劃了一根火柴,小心的地丟進去。

  五秒十秒,沒動靜。

  又劃一根火柴,確定火苗精神奕奕。這次鄭重其事地擺放在稻稈中,阿汀親眼目睹它忽然滅掉。

  第三根火柴出盒,門邊偷窺的人終于忍無可忍。

  王君沖過來,用屁股擠開瘦巴巴的阿汀,搶走火柴棒一劃一丟,熟門熟路地拿起煤炭夾,邊撥弄邊嫌棄:“你除了臭美還會干什么?這樣笨,我弟弟今年兩歲都會生火!”

  紅艷艷的火光起來了,猶如跳舞般搖曳著。阿汀看得神奇,轉頭對她笑:“謝謝你。”

  眉眼彎彎,果然好奇怪。

  王君只覺得眼皮跳個不停,立馬局促地把屁股收緊,挪了挪,害怕被她擠到地上去。

  不過阿汀已經起身,走到灶臺邊上。

  她有著青蔥似的十根手指,指尖片圓圓粉粉,沒有半毫米的繭子,很像發跡人家大小姐的手。卻靈活到不行。

  熱鍋,清水倒進去,連同土豆絲和辣椒碎末倒進去滾一把,再舀起半熟的食材。

  阿汀雙手提著鐵鍋把廢水倒掉,手背抹一下額頭。王君跟著抹一下額頭,再抹抹唇角。

  日暮村世代農作為生,連三歲小孩都知道怎樣喂雞趕鴨。無論男女老少,大家肩上背負著那么多的土地,那么多生命與責任,太忙,忙到沒時間正兒八經地做頓飯吃。

  又是燒火又是洗洗切切的,多麻煩?有這份時間,田里雜草能拔幾株?

  如是問問自己,問問別人,誰還想要好吃的?你自己把活干完,回家愛怎么整怎么整。

  不會整?

  那你便是徹骨的懶蟲,滿腦子吃喝玩樂。

  在這種思想影響下,除非自家的媽心情好。不然除了豐收節假的大日子,整個村子吃的都差不多———

  青菜豆腐烤紅薯,豆芽茄子西紅柿。能生吃就生吃,否則切兩塊扔水里煮熟了事。

  村長他兒子成天對他們嚷嚷:吃苦耐勞是咱們村流傳數百年的傳統美德,小兔崽子們好好守著,知道不?

  美德?

  明明自己去外地買了啞巴媳婦,燒得一手好菜。院子家里一天三頓的芳香四溢,好意思在小孩子面前擺弄美德?

  哼。

  小兔崽子們不吃這套,王君更是帶頭反抗的女英雄。至于最后的反抗結果……

  當然是被她媽摁在灶臺,削一白天的土豆絲瓜,又切一晚上的青菜,第二天便信誓旦旦的對小伙伴說:美德好,美德妙,美德棒到呱呱叫!!

  如今看著小小一塊豬油在鍋里滋啦啦地融化,王君只想振臂高呼:天大地大好吃的最大,誰愛美誰自個兒美去!

  山椒蒜片干辣椒,她眼中稀奇古怪的東西,前往鍋里放。白煙四處飄散,粗鹽味精和白糖都加進去,這土豆絲翻在鐵鍋上,仿佛也翻在王君,八百年沒感受過家常美味的小心臟上。

  她很難過,難過自家媽不爭氣,找啞巴媳婦學三天都沒學會燒菜的把式。更奇怪于阿汀的轉變,張口就問:“喂,你下午又和小怪物說什么了?”

  語氣不很好,刻意的粗魯。

  阿汀只有一個心臟,一雙腦袋一雙耳朵,做事自然是一板一眼。

  手上削皮切片,幾個眨眼的間隙,兩條絲瓜切成厚薄均勻的一整碗。雞蛋也□□脆利落地打散,又攪勻。

  鍋里的水煮沸了,趁機把絲瓜倒進去,加鹽。再用竹筷攪動湯水,伴隨蛋液入鍋,再加入小小一勺的豬油。

  濃稠的湯水咕嚕嚕冒著泡,清淡的絲瓜被雞蛋的香味裹挾,勾得腸胃蠢蠢欲動。

  阿汀的心神回來了,困惑地問:“誰是怪物?”

  王君表情奇怪,“你不知道?”

  搖頭。

  王君表情更奇怪,仿佛看到新鮮出爐的小怪物,“以前就你和阿念叫得最厲害,這你都給摔忘了?”

  手指著隔壁。

  “啊……”

  很輕很微妙的一聲。

  王君吊起眉稍,“想起來了?”

  還是搖頭。

  原先的阿汀脾氣壞透,自以為是村子里最好看的女子,長大要嫁到城里去,繼續做縣城里最好看的闊太太。這臟兮兮臭烘烘的小怪物,是她最瞧不上眼的廢物。

  事實上,除了擁有同樣理想的阿念,村里又有哪個是她真正看得上眼的?

  至少面前這個王君不是。

  但現在的阿汀一無所知。她以為原來的阿汀與隔壁少年有過傳奇性的過節,只是小說沒寫到。她好奇,反過來問王君:“我以前為什么那樣叫他啊?”

  我咋知道關我屁事。

  本要脫口而出的,觸碰到阿汀柔軟烏黑的眼眸,硬生生拗成三個別扭的字:“不知道。”

  阿汀稍有失落,又問:“你知道他的名字嗎?”

  知道個屁!

  王君抓抓頭皮,莫名其妙的難為情,說不出這個屁字。還因為她竟然回答不上她的問題,對不住她那副期待的表情,感到郁悶。

  “怪物就是怪物,要什么名字?”

  “我媽該喊我回家吃飯了,走了!”

  王君如臨大敵,丟下煤炭夾子,強裝鎮定走出大門。旋即逃回自己家去,心想這個阿汀怪得很,盯得她不會說話!

  “阿汀!”

  勞作一天的林雪春回來了,遠遠聞到香味,還以為隔壁老王家有什么大喜事,走近才發現是自家的菜香味,絲絲縷縷妙不可言。

  林雪春大步跨進門檻,瞧見阿汀正靜靜站在昏黃的燈光下。細碎的發絲垂在臉龐,她凝望著一碗絲瓜蛋湯,心思走得很深。

  “傻看著干什么?還能看出花來不成?想吃你就吃了,記得留一半給你爸。”林雪春誤會了,“誰送來的?你王姨還是外婆?”

  阿汀神秘地笑笑,不好意思邀功。

  前兩天還吵吵嚷嚷沒完沒了,今天光是笑,話那樣少。林雪春動作一頓,走近自家的鐵鍋,手指頭一掂,熱的。

  旁邊還有盤色彩艷艷的酸辣土豆絲。

  事情太不對頭了,她猛地抬起頭,緊緊盯著阿汀。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