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穿書后我變成了反派的劍靈小說

穿書后我變成了反派的劍靈小說

一半天 著

連載中免費

《穿書后我變成了反派的劍靈》是一半天所著一部長篇穿越爆笑小說,主角是舒明立楚修云,講述了舒明立穿越之后,成為了楚修云的劍靈,于是他費盡心思將楚修云養成反派的故事。舒明立成為了楚修云,必須讓楚修云完全成為獨當一面的反派才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舒明立從此開始了一個任勞任怨的劍靈,誰也沒想到楚修云竟然會喜歡上自己的劍靈……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穿書后我變成了反派的劍靈》是一半天所著一部長篇穿越爆笑小說,主角是舒明立楚修云,講述了舒明立穿越之后,成為了楚修云的劍靈,于是他費盡心思將楚修云養成反派的故事。舒明立成為了楚修云,必須讓楚修云完全成為獨當一面的反派才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舒明立從此開始了一個任勞任怨的劍靈,誰也沒想到楚修云竟然會喜歡上自己的劍靈……

免費閱讀

  系統很無情的道:“不能。”

  他居然搶了《滅魔》中被譽為最強之劍,所有靈劍中最巔峰存在的絕命大佬的食物?

  舒明立有些恍惚。

  而就在他恍惚之中,楚修云卻是淡定如常,皺眉評價道:“果然沒什么作用,真是浪費。”

  這玩意兒本就不是給我準備的,當然沒什么反應了!

  舒明立欲哭無淚。

  這可能直接會影響到主角蘇爽的升級之路,他頭疼萬分:“這怎么彌補?”

  “或許是推測錯了,”系統察覺到他情緒的變化,想了想,貼心安慰道:“而且主角資源如果出現短缺,天道將會給他更優渥的對待,您的主要任務是保護分派安危,主角也許會因此成長的更快,請振作起來。”

  舒明立一愣:“意思是有人如果搶了主角機緣,主角將會得到更好的補償?”

  系統道:“是的。”

  舒明立:“…”

  那豈不是他要保著反派的難度又加了一個度?

  …舒明立心情更有些沉重了。

  -

  晚上,楚修云正在打坐修煉時,房門被敲響。

  門外,季文光的聲音傳了過來:“小公子可休息了?”

  “還未。”楚修云道。

  門被打開,季文光臉上掛著溫潤的笑容,欠身道:“重明大人有請。”

  楚修云稍作收拾,便跟著他一路到了一個恢弘的大殿之中。

  大殿內,最中央的舞姬載舞,四邊樂師彈曲,滿是玉盤珍饈,重明還真的像所說的那般重重款待。

  見楚修云到了,坐在大殿最中央一身黑色寬袖的人舉起手中的酒杯,口氣卻是熟稔:“來了。”

  “重明兄長。”楚修云道。

  這兩個人居然認識?

  舒明立有些意外,但一想也是:簡弘是在半月巔重建之前撿到到的楚修云,那時候罪惡城還沒有出現,他們兩個人應該相處過一段時日。

  無聲息的打量著這位原本是妖獸修煉成人的重明大人,舒明立唔了一聲:外貌的確...和常人不同。

  重明神色懶散,有些疲憊的樣子:“你師傅叫你給我送了什么?”

  楚修云把文書遞了過去。

  打開,重明很快看完,輕嗤了一聲:“又是這些流水賬一樣的廢話。”

  “坐。”

  他含額,手指微動,舞姬們便停了舞姿去了楚修云身邊服侍。

  舒明立頓時被撲面而來的胭脂味嗆了一下,楚修云也皺了皺眉,避開她們的接觸。

  重明注意到他的動作,饒有興趣:“修云不喜女色?”

  “門規森嚴,重明兄長莫要難為我了。”楚修云道。

  重明哼笑了一聲,擺了擺手。

  那些舞姬們立馬規矩的退了下去。

  “自從我從巔里離開已經七年,七年前你還是個半大的孩子,現如今也長大成人了啊,”重明飲了一口酒,燈火搖曳下那張臉上顯露出一種妖異感:“也是奇了,從你小時候我就感覺在身邊有些不大自在,現如今這種感覺依舊,還越來越盛,修云。”

  聽了這話,舒明立挑眉,有些摸不準這個重明的態度。

  這是喜歡楚修云?還是不喜歡?

  而楚修云依舊是面不改色,笑了笑道:“是兄長的錯覺。”

  “也罷,人各有命,也許你天生就和我等妖物相斥,”重明按著眉心道:“最近巔上情況如何?”

  “兄長放心,巔上一切安好。”

  “那便好。”他笑了一下。

  楚修云品了酒,抬眸道:“兄長看起來倒是頗為勞累。”

  顯然是不想提起這個,重明聞言,臉色變得更差了幾分。

  感覺他心情變差的原因絕對和靈寶玉髓的失竊逃不了關系,莫名其妙成了共犯的舒明立心情有些慚愧。

  楚修云也看了出來,眸中微閃,輕笑,很自然的轉了話題。

  許久未見,兩人自然有不少的話可說,而就在氣氛漸佳的時候,外面突然有人疾步走了過來。

  來者高大魁梧,眉高鼻寬,手里牽著一條通體金色的大犬,聲音粗狂道:“大人!剛才有獄卒來報,在牢里的大多數犯人身上都出現了和猴吞身上類似的紋絡!”

  重明手中捏著的杯子被捏碎,剛才輕松的氣氛忽消失不見,他臉上變得陰沉至極:“你說什么?”

  哦,還有魔紋。

  舒明立想。

  而也就在此時,原本安安靜靜被牽著的金犬好像突然嗅到了什么,對著在一旁坐著的楚修云開始狂吠。

  看到這一幕,重明瞇了瞇眼。

  牽狗的魁梧之人見到尋靈犬狂吠不止,立馬豎起眉毛,恍然,怒道:“小賊,原來你在這兒!”

  “好啊,怪不得我們尋遍城里都找不見,原來你就躲在云樓里面!”

  一直在旁邊充作空氣的季文光,見狀,趕忙出聲道:“裘俊,這是巔主的大弟子,修云小公子,不可無禮。”

  “就算是大弟子,尋靈犬也不會認錯,大人,一定是這個小賊偷的玉髓。”裘俊瞪著楚修云,目光不善。

  舒明立聽到他的話后,心里咯噔了一聲。

  這就被發現了?

  不由自主的他看向楚修云。

  但不讓他失望的是,楚修云面色依舊淡定,挑眉,仿佛真的是一個不知情的人一般,似是不解:“這是?”

  這個人裝模作樣起來還真是臉不紅心不跳。

  季文光看著尋靈犬,皺眉:“今日城中失竊了一個天品寶物,這尋靈犬找了一日,估摸是累了,辨不出好壞。”

  話罷,他對重明作輯,聲音高了些:“大人,現下那古怪的黑紋更需要注意,倘若真是那魔種之紋,后果不堪設想。”

  裘俊原本想再說什么,但一聽到這話,也不吭聲了,瞥了一眼楚修云,臉色不太好的收回視線。

  重明神色不明,啟唇道:“修云,城中有事,兄長就先不招待你了,趕路也累了,今日好好休息吧。”

  楚修云聞言起身。

  而他動了一下,尋靈犬的反應更是激烈。

  楚修云饒有興趣,出聲道:“尋靈犬?可是那種對寶器反應極為靈敏的靈犬?”

  裘俊哼了一聲,權當沒有聽見他的話。

  重明從座上走下來,目光從楚修云身上劃過,調笑:“是,這只靈犬是非天品之物不嗅,如不是出了毛病,大概就是修云身上帶著些什么好東西了。”

  雖說是調笑,但任誰都能聽出他口中的試探。

  楚修云眸中暗色微沉,突然笑了笑,抬手,將折雪從腰間取下來:“尋到的可是這個天品之物?”

  尋靈犬見到折雪,頓時激動的就想撲上來,眼睛緊緊盯著,口中留涎。

  楚修云動一下劍,它的目光就隨著劍挪一下。

  在劍里,舒明立被這么個犬科動物虎視眈眈盯得有點發怵,暗暗叫苦:他小時候被狗咬傷過,看到這種兇狠的犬科動物有點害怕。

  “呵,的確是一條有靈性的犬,嗅覺機敏。”楚修云道。

  剛才那種壓抑的氛圍煞時消失不見。

  重明看到劍,恍然,贊嘆道:“好劍,這是你從劍冢中取出來的命劍?”

  楚修云目光從尋靈犬身上移開,笑了笑:“剛取出來不久。”

  重明一會兒的功夫,便又變回了那種可親的樣子,點了點頭,笑道:“修云從小就天資卓越,能拿到天品的劍倒也不足為怪。”

  “好了,時間不早,快去休息吧,兄長有要事去忙。”他擺了擺手,率先從殿中離開,裘俊緊跟在他之后帶著尋靈犬走了,面色不太好看。

  等那狗消失在視線中,舒明立才舒了口氣。

  季文光走在后面,朝楚修云微笑道:“我送小公子回去。”

  楚修云沒有拒絕,和他一同走著。

  途中,他似是不經意問道:“城中可是發生了什么大事?”

  季文光笑了笑:“小公子不必擔心,重明大人定會處理好的。”

  “是魔紋?”楚修云道。

  季文光搖頭否決:“魔紋已然消失了十二年,我罪惡城中無引路者接引無人可進,不可能有人會將那種滅絕之物投入進來,大抵是獄中潮冷引發的些頑疾罷了。”

  楚修云挑眉,見他不想多說,便也不再多問。

  而此時的舒明立卻有些對獄中的現狀有些好奇,那黑紋絕對是魔紋無疑,但也不知道現在那些囚犯們狀況到底是怎么樣的。

  雖說那東西確實難纏,可如果狀況尚輕的話還有回轉之力。

  書中簡念瑤在人間村落便以藥物和靈力作引,把魔種從患者逼出來過,可若魔紋蔓延至心臟,便回天乏力了。

  而就在這樣想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身體浮了一下。

  舒明立一愣,煞時回過神:“怎么回事?”

  系統問道:“宿主?”

  “我剛才好像...”舒明立皺眉,凝神闔眼,回想著剛才那種感覺。

  漸漸那種漂浮感又出現,待到身體漸漸習慣那種感覺,睜開眼看著四處的便矮的景象,他一愣,有些迷茫。

  這是...

  然而低頭一看,看到和自己處于一段距離的楚修云,他頓時瞪大了眼睛,驚悚道:“系統?!”

  系統:“...”

  “我怎么...哎!”舒明立正在對自己有了身體的事驚訝不止,突然就感覺到一陣拉扯力過來,整個人人仰馬翻的被拽了過去。

  待撲到了楚修云的衣領上穩住身體,他腦袋還有些發暈:“怎么回事?”

  系統沉默了半晌,道:“可能是因為之前折雪被喂的那個靈寶玉髓?”

  “靈寶玉髓能讓劍...化出劍靈?”舒明立順著楚修云的衣服到了他肩上,總算把那眩暈感吐了出去。

  系統道:“顯然。”

  “折雪的品階現在怎么樣?”他問。

  系統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去檢測了,半晌之后回復:“沒有任何變化。”

  “沒有變化啊,”舒明立扯了扯楚修云順在肩上的幾根頭發,有些新奇:“看來這個靈寶玉髓強化的是劍靈的靈力,對武器本身品階沒有作用...那絕命是為什么能被啟靈升階?”

  感覺到頭發上輕微的拉力,原本在和季文光交談的楚修云皺眉,偏頭將額前的碎發撥到了耳后。

  舒明立下意識躲了一下,但楚修云的手卻是一穿而過。

  他挑眉:“楚修云察覺不到我存在,但是我卻能碰到實體的東西?系統,這算是bug嗎?”

  “如果您想知道具體,我可以反饋給客服詢問,”系統道:“但一般類似于這種情況,大多數都是由作者大腦中瞬間的‘設定’導致的后果,我等無權干涉,并不屬于漏洞。”

  聞言,舒明立若有所思道:“那可能是因為絕命本來就是可成長性的,而折雪已經被定成了天地玄黃四品中的最高品,沒有進階可能,原本它卻沒有劍靈,我的存在讓其里外不匹配,所以只有劍靈有變化,劍體沒有?”

  操控著小身體轉了一圈,他笑了:“不用反饋,就這樣吧,這個形態我以后活動就自由了不少。”

  舒明立之后試驗了幾次,發現現階段他離著折雪的距離最遠大概是六米左右,一旦超過六米,身體就會產生一種牽扯感。

  幾次下來他心情大好,心思也有些漂浮。滅魔世界中的東西居然直接可以作用到他的身上,那就意味著他可操控空間大大增加,不用每天都死板的守在楚修云身邊。

  抽時間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書里面那些奇珍異寶的設定,倘若有東西能讓折雪直接化形那絕對更妙。

  就在他樂此不疲的操控著自己短胳膊短腿的期間,楚修云也回了之前休息之地。

  舒明立趁機找了面銅鏡看了一眼。

  銅鏡中出現一個精致的小人,小人身穿著寬大又華麗的白衣,腦袋上插著一個墨玉發簪,兩條發帶服帖的垂在后面,因為小的原因,比例略有些不協調,但估摸看起來像是六七歲,眉宇間和他生前有幾分相似。

  但縱然相似,卻又可能是多了些靈氣的緣故,他眉目更顯了一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清冷,就算是舒明立以他成年靈魂來看,這模樣也是精致到讓人有些移不開目光。

  作為一個心思活絡的反派,楚修云回來之后自然不會就那么安生的呆著。

  在房間里沒待多久,舒明立見他捏了一個術做出一直模樣和他相仿的替身盤坐在床上,從窗戶翻身到了外面。

  云樓,既是重明修建來休憩招待客人的地方,同時又是個大牢。

  關押凡人的打牢都打在地下,共有三層。

  楚修云換了一身獄卒的衣服,趁換班之際溜了進去。

  一進到里面便撲面而來一種陰冷潮濕的感覺,附近牢房的幾個犯人突然就睜開了眼睛,死死盯著他,口中吞咽。

  楚修云皺眉,無聲的收斂了自己的氣息,那些貪婪的目光才消失。

  走了一會兒,跟著隊伍一直走到最底層,隱約聽到重明的聲音響起,他眸中微閃,悄然退出隊伍往聲音那邊走去。

  而剛走了幾步,幾道清脆玉環碰撞的聲音響起,舒明立隨聲看去,有些意外:“...那是個和尚?”

  不遠處的一個牢中,關押著一個素面袈裟的僧人,看上去二十多歲,模樣也有幾分俊逸,身旁放著一把權杖,正看著這邊。

  ...不像個犯人啊?

  舒明立挑眉。

  楚修云聽到聲音看過去,那氣質出塵的僧人非但沒躲,還單手行了個禮,笑了一下。

  面無表情的移開目光,楚修云從他的牢邊路過。

  而舒明立在他走之后還在看著那人。

  那僧人的眸色極淡,目光一直隨著楚修云,直到他拐彎后消失不見,才收回視線,合上眼,口中低低念著什么。

  這人絕對有古怪,他心想。

  “果然是魔紋。”

  重明的聲音從前面傳來,楚修云立馬隱到了黑暗之中,看向那邊。

  燈火之下,幾個人站在一個扒光了上衣,手上戴著鐐銬目光兇惡的犯人面前。

  裘俊上前狠狠踢了那犯人一腳:“再那么看著大人,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犯人被踢倒在地,口中低吼,眼中布滿了紅絲和陰氣,居然一點都不懼怕,還有想沖上來的架勢。

  “看來這是最嚴重的一個,魔紋都已經蔓延到了臂膀處。”一旁一個頭戴高帽像個郎中一般的中年人見此景,皺眉道。

  重明面色沉沉:“一共有幾個人?”

  “牢里共有九百七十三個犯人,目前東三層已經發現了一百零八個,具體數字還未排查出來。”一旁的獄卒連忙回話。

  聽言,重明臉上更有些難看了。

  郎中聽到這個數字之后也是倒吸了一口氣:“居然有如此之多,幸虧發現的早,不然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現在情況又能好到那兒去?”裘俊威脅那犯人不成,又不能直接把他咔嚓了,心里早就便煩作一團:“這種東西傳染性極強,再過些時候全城的人都感染了,設不設想都沒用。”

  郎中模樣的人搖了搖頭:“此言差矣。”

  “在十二年前的確是大災,但現已經不像從前,已經有人研發出了魔紋的解決之法,只要被感染之人飲過藥再配以醫者靈力就可以逼出。”他道。

  “說得輕巧,那配方要是這么好找,當年就不會有么多無辜百姓死于非命了。”裘俊哼聲道。

  郎中顯然是早已習慣了裘俊的脾氣,倒也不在意他語氣的惡劣,看向重明:“大人,您看?”

  “配方我有,”重明聽到解決之法,想到的確今非昔比,面色比起剛才是緩和了一些:“等會兒我叫人給你送過去,只是寧老板,不知這魔紋傳染速度如何?”

  寧老板,就是那個郎中,全名叫寧華,道:“書上記載,這魔紋對于身體強健之人尚好,從魔紋初現到魔種大成需要一年之久才會深入心臟肺腑,對婦孺老弱需要半年,而對于本就有惡念的這些犯人的話,只需月數。”

  “看來這東西是前不久才被人投進來的。”一道溫潤的聲音突然響起,季文光走了過來。

  重明看過去,瞥了他一眼:“你凡人之軀,又是個多病的,下來干什么?”

  “不管怎樣也得為大人分憂,大不了藥做出來之后多吃幾碗。”季文光笑了笑。

  重明不做表示,但顯然是對季文光的身體也有幾分顧及,抬腳便向外面走去:“你覺得如何?”

  季文光聲音一頓:“魔紋之事既能解決,便還可以應付,只是其他...”

  “大人,我懷疑城里怕是出了奸細。”他底下聲音道。

  重明赤眸微瞇,有些危險的意味:“奸細?”

  聽言,在后面跟著的裘俊立馬豎起了眉毛:“什么?!”

  季文光道:“我罪惡城中非引路使接引,無人可以在不被我們驚動的情況下破結界而入,這魔紋來的莫名其妙,如若不是今日猴吞和胖鬼逃獄,我們還發現不了牢里居然出現了這種禍物,等幾月之后,魔種被種成,后果可想而知。”

  “哦?”重明冷笑:“魔種之亂前人尸骨未寒,倒又有蠢蠢欲動之徒想起禍端了。”

  季文光道:“也只是屬下的猜測。”

  “豈有此理,”裘俊怒道:“大人,您即刻下令,我現在就去把那個鼠輩捉出來!”

  重明想清了事情輕緩,現在也冷靜了下來:“不急,現在當務之急是做藥。”

  他轉身叮囑:“寧老板,勞煩你辛苦一夜,盡快把藥做出來,不可出了差錯。”

  寧華立馬拱手:“是。”

  “如果真的這么簡單能解決就好了。”舒明立就在重明附近閑閑地評價。

  他們離開后,楚修云現身走到了剛才那個被壓出來的犯人牢前,打量著他裸露出來的魔紋,若有所思。

  那犯人原本已經回到了角落,見又有人過來,立馬直勾勾盯著他,眼中盡是狠意,恨不得把人生吞活剝的低吼。

  楚修云臉上似笑非笑:“這種垃圾,死了不是更干凈。”

  但他話雖這么說,這小反派還是知道收斂的,過了把嘴癮便離開了,又跟到了重明他們身后。

  裘俊此時對剛才在大殿的事兒對還有些意不平,沒忍住道:“話說大人,那個什么大弟子,就那么就擺脫嫌疑了?我們找了一下午都沒找見,只有對他尋靈犬有反應。”

  季文光在旁啞然:“修云小公子是半月巔的首席,什么好東西沒有見過,不至于眼皮如此之淺。”

  “是嗎?”裘俊道:“我聽說可不是這樣,就算是首席,巔主對他似乎也不是很重視,反倒是對那個二弟子非常不錯,他就是個...”

  “裘俊,”走在最前面的重明突然出聲,打斷了他的話,懶散道:“這些時候是不是在外面浪慣了,沒頭沒腦,口無遮攔?”

  裘俊立馬噤了聲,但還是有些不平的模樣。

  季文光笑道:“裘兄平時也不是這樣,但對修云小公子似乎格外在意了些,脾氣也有些暴躁。”

  裘俊嘀咕道:“我第一眼看著他就莫名感覺有些不自在。”

  “重明手下的兩個人,一文是季文光,武的那個聽說從小是和獸族長大,力大無窮,脾氣急性,看來就是這個裘俊了。”舒明立道。

  系統道:“大抵。”

  舒明立感嘆:“他直覺可真準。”

  系統:“...”

  重明看了裘俊一眼,開口提醒:“修云和常人不同,擇日我就安排他走了,你不要隨意去招惹。”

  季文光一愣。

  “我當然不會和一個小孩兒一般見識!招惹他?哼!倒把那小子抬得高。”裘俊不滿道。

  笑了一下,重明收回視線,意味不明道:“那種存在的心思,可和常人不一般啊…”

  而與此同時,舒明立預料之中的看到了兩行字的出現:

  【楚修云黑化值+1】

  【楚修云心情值-3】

  楚修云無聲握緊,冷笑了一下,悄然退去。

  回到休息之地,那個替身依舊還在那兒盤坐著,他掃了一眼,黑色的火焰乍現,替身傀儡轉眼間就被吞噬消失。

  舒明立心想著這小反派心情絕對是冰點,也不去觸他霉頭,離他遠了點,側躺到了折雪的劍身上休息。

  而躺了一會兒,看著自己的手,他突然想到之前的猜測,立馬調出了小說去翻找設定。

  而找了半天以后,還真讓舒明立找到一個:

  在被作者一筆帶過的奇珍異寶中有一個叫做‘蓮華葉’的東西,傳言是可以化靈為體,任何有靈之物用了之后都可以化成肉身。

  作者所寫的《滅魔》雖說主要是寫發生是在前魔種之亂后的十二年,以封逸飛為首的仙門后輩年輕者歷練的事,但背景設定卻不單單在這短短的十二年之中,極其宏大。

  在封逸飛前往秘境奪寶那篇書中曾經提及過一些過往上古之事,其中就有三方劍冢、地獄之沃、山海秘境的由來等等,在說及上古寶物時候,曾提過一個叫圣蓮的存在。

  圣蓮,是在傳聞中的佛家圣物,生長在血陽妖泉中,雖說出身之地不詳,但卻極具有佛心靈氣,曾在佛門教主被奸人所害掉入血陽妖泉里以身作護,保護教主在萬妖分食之中得以存活。后教主回到佛門,立地頓悟,掌控了三千世界,感圣蓮之恩,封它做了一方大主,天下所有靈物歸屬他麾下。傳聞里圣蓮麾下的靈物只要食其殘葉,便可化靈成體,擁有人身。

  那葉子,便被叫做蓮華葉。

  傳說縹緲,圣蓮只是為世人筆下記錄的傳說事物,作者寫這個故事倒也不是主要為了描寫圣蓮,著重講的是當時佛門教主落入的血陽妖泉,封逸飛在秘境里磨煉心性曾被秘境之主投入血陽妖泉的幻境中歷練。

  “如果真的有蓮華葉的存在,我說不定能化成實體?”舒明立琢磨。

  傳說中的圣物,怎么可能存在?

  系統對這位宿主的異想天開保持了沉默。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