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奇幻 → 穿成黑化反派的未婚妻夏暖盛屹小說最新

穿成黑化反派的未婚妻夏暖盛屹小說最新

home毒步天下 著

連載中免費

《穿成黑化反派的未婚妻》是由home毒步天下原創所著,主角叫夏暖盛屹,講述了修仙世界來的夏暖穿越到一本娛樂圈文中,成了反派盛屹的未婚妻。看著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滿臉厭世的大反派盛屹,她咽下了要分手的話。之后的夏暖戰戰兢兢的賺錢養家,還大半夜偷摸去給他治療腿,乖巧的等著大反派痊愈崛起,再功成身退。卻不想,當她提出分手后的第三天,大反派因為工作過度勞累,暈厥了。盛屹:你走吧,走了我就不活了!

更新:2019/06/19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home毒步天下大神最新作品《穿成黑化反派的未婚妻》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穿成黑化反派的未婚妻最新,穿成黑化反派的未婚妻無彈窗,《穿成黑化反派的未婚妻》是由home毒步天下原創所著,主角叫夏暖盛屹,講述了修仙世界來的夏暖穿越到一本娛樂圈文中,成了反派盛屹的未婚妻。當夏暖穿越成這個未婚妻,看著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滿臉厭世的大反派盛屹,她咽下了要分手的話:“你放心,以后我養你。”正心灰意冷的大反派:“???”剛剛他是耳鳴了嗎?之后的夏暖戰戰兢兢的賺錢養家,還大半夜偷摸去給他治療腿,乖巧的等著大反派痊愈崛起,再功成身退。卻不想,當她提出分手后的第三天,大反派因為工作過度勞累,暈厥了。夏暖:“!!!”盛屹:你走吧,走了我就不活了!

免費閱讀

  要說一個綜藝就給一個純新人七百萬……這放哪都是沒有的。

  夏暖就算是另一個世界來的,都能知道不對勁兒,而宿方還一個勁兒的沖她挑眉:“趕緊的,答應了吧!”

  她糾結的對對手指,明白了,這人是因為盛屹才給的,想來知道直接給錢盛屹肯定是不愿意要的,他名下其實還有房產,要賣了湊齊這費用也是可以的,但真到那一步也太凄慘了。

  兩人說話的這兩分鐘,一個全身被插滿管子的床位被人推出來,床上的盛屹昏睡著。

  又過了幾分鐘,許靜的病床也出來了,讓人欣慰的是,她的身體還好,并未出大事,醫生只是囑咐日后不要再刺激她了,不然也很危險。

  夏暖乖乖點頭,看著慘白著臉躺在床上的人,胖乎乎的臉上沒有了以往的活力,帶著氧氣罩,頓時一陣心酸上來,仿佛看見了師傅為了救她奄奄一息的模樣。

  “對不起。”都是她沒用,要不是她靈力太少,怎么會母子兩個都躺在床上。

  她難過的狠狠咬唇,粉.嫩.嫩的紅.唇被她都咬出血也沒察覺到,還是宿方拍了拍她的肩膀:“暖暖,你冷靜一點,別難過了,現在他們倆只有你了,你要是也倒下了,可沒人照顧他們了。”

  夏暖哄著眼眶看他,聽進去了這話,松開牙齒,一滴鮮紅的血掉下來,在下巴處留下一道紅痕。

  宿方看的眼睛一瞪,人就暈了。

  哎呀我的媽,這姑娘看著這么清純,但剛剛這一下,真的好妖艷病嬌啊!

  他捧著心臟,滿心哀嘆:老夫的少女心冒出來了!

  不過顧忌著盛家母子,沒有出聲,強制將那剛剛的激動給壓下去。

  段潛也正好看見這一幕,眼皮一跳,臉蛋就紅了,結結巴巴的安穩:“你……你別、別傷心了……”

  夏暖抿唇擠出一個笑容,看著很勉強,配上那精致的容顏,反倒讓人心疼:“嗯,謝謝你們。”又看著宿方:“那綜藝我接了。”

  終于松口了,宿方心滿意足的笑起來:“好,我這就去拿合同過來,當場全款轉賬,絕不拖欠。”

  *****

  醫院這一層都是vip病房,平日里都十分安靜。

  說好的出院沒成功,反而病房里一個變成了兩個,許靜這邊年紀大了,還沒醒,盛屹倒是先一步醒來。

  似有所感,夏暖從入定中睜開眼,就對上一雙死氣沉沉的眸子。

  看他眸子的清亮程度,顯然醒來的時間不短了,應該思考了很久的。

  因為大反派到底是配角,即使是有個番外,夏暖也不知道他詳細的情況,現在看他的樣子,才明白,這人經受的二次打擊還不少。

  想來就是這樣,最后心理了。

  他見夏暖睜開眼睛,啞聲問:“給我看微博。”

  夏暖抿唇,有些猶豫:“要不再等等,等你身體恢復一點?你現在看了也不能解決問題呀。”

  “給我看!”盛屹又說了一次,聲音更加低沉了,還帶著一絲絲急切的命令。

  顯然他習慣了這樣跟人說話?

  夏暖看了眼他手臂因為換了石膏而露出來更多的皮膚,嘆息一聲,心頭同情,想著他都經歷過打擊了,想來這些總沒有那個經紀人的打擊更重的,便著放在床頭柜子上盛屹的手機,搜到新聞給他看,另一手不著痕跡的握著他的手指,一股極淡的靈氣順著她的指尖進入到盛屹的身體里。

  盛屹睨了她一眼,她的手指很柔軟溫暖,跟自己那略微粗糙的手指很不一樣的觸感,頓時眼眸動動,不過又極快歸于平靜,視線挪到手機上,一字一句的看著那屏幕上關于他的新聞報道。

  而另一在被窩里面手指慢慢卷縮著,像是想要握拳,最后因為傷痛,沒辦法握住,只能虛虛的半圓。

  看著這些明明虛假到讓他想笑的報道,卻被網友們信以為真,幾個熱評全都是各種罵他的,除開對所有事件總結的報道,盛屹又讓夏暖往后面滑,便看到不少十八線碰瓷的微博,這種微博倒是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比如今天剛有個藝人說曾經是盛屹的粉絲,在一次撞見他拍雜志,被他性侵,然后附上一張早年盛屹拍雜志時的照片,以及跟她的合照,還有這人自己的性.感照片。

  這種微博大部分網友都知道是假的,只是為了蹭熱度而已,這不搭上【盛屹黑料】這個話題,她原本微博應該只有一兩個評論的,這次才發出來兩個小時就破千了,但依舊有人用那種很嘲諷的語氣說:【嘖嘖,雖然知道是加的,畢竟這姑娘全身上下都是假的,就盛屹肯定是下不了口,但肯定有姑娘被這垃圾碰過!】

  然后底下居然一大堆的評論都是贊同的。

  就是夏暖看了都生氣不已,盛屹也很難過。

  這回真的是難過而不是氣憤了。

  他眼眶紅了,牙齒緊咬,兩顎緊繃,本來就消瘦幾乎見骨的臉頰更是猙獰起來,一種淡淡的悲傷從他身上散發出來,他合上眼,表示不想再看了。

  夏暖握著他的那兩根手指一直一動不動,另一邊她看不見的地方卻因為這情緒波動筋脈凸出,仿佛隨時都要爆出來似的。

  夏暖雖然不知,但通過探入他身體的靈氣也能知道這人內心多么不平靜。

  “我跟公司簽了七年的約,知遇之恩,我一直忍著沒提前解約。”盛屹忽然開口了,低沉的聲音帶著一種心灰意冷的感覺,語氣分外平靜,但就是這種平靜,然而讓人極度不安。

  “我覺得人和人之間,還是要講點感情的,錢這東西并不重要。”

  “我其實一開始不喜歡演戲,不過這一行錢多,可是看著那些為自己說話的粉絲們,我覺得我必須要認真對待,因此我不做流量,專心琢磨演技,嚴格控制自己參演片子的質量,即使是個配角我也不希望他有瑕疵,力求盡善盡美,來回饋粉絲。”

  “我以為這么多年,至少就算路人抨擊我,我的粉絲應該會堅定的站在我身邊。”

  “又是我想多了。”

  “這一次,徹底教會我了。”

  “很好!”

  夏暖感覺背后發涼,有些懵懵的看著閉著眼睛的盛屹,他只是唇.瓣動動,聲音也不大,低沉平靜,面色也顯得十分平靜安詳,可她卻仿佛看到了當初無意中撞見的魔修,兩人雖然長得不一樣,但莫名給她的感覺極為相似。

  那魔修似乎是被女人負過,修魔之后,便立誓言:斬盡天下女修。

  夏暖那次看見他笑盈盈的將一群雨仙宗的女弟子勾.引得魂不守舍,讓她們互相內訌,最后他自己出手,將那三十多個女人殺的一個都不剩。

  關鍵是這人殺人的時候還是眼含笑意,如果不是他在殺人,夏暖還以為他又在跟人調.情。

  要不是她師傅來得快,她也會被那人殺了。

  后來聽說他被幾大門派合力追捕,弄死了。

  現在這兩人莫名的相似。

  夏暖手抖了抖,觸動了盛屹的手指。

  他抬眸看她,眼神倒比之前的要柔和一點:“你走吧。”

  “啊?”夏暖茫然的看他。

  盛屹面無表情:“你走吧。”

  夏暖懂了,這人是讓自己離開。

  她搖頭,粉嘟嘟的唇.瓣上一個小口子有些明顯:“不走。”

  盛屹那長長的睫毛顫顫,被夏暖一直握著的手指終于穩不住抖了抖,但他面上一如既往的平靜,甚至多出了幾分死氣沉沉,雙眸直視天花板,神色木然,他嗤笑一聲:“我真的敗了,也沒錢了,那兩千萬的違約金,要賣房才能挺過來,還有后續巨額的醫藥費,你跟著我,也沒什么好下場的,沒準到時候會被網絡上的黑粉攻擊,甚至人肉……”

  夏暖看了眼隔著的藍色布簾另一端,許靜躺在那邊,一開始她只是單純的想要推翻劇情線,讓自己不被這個未來的大反派報復,至于其他她根本沒在意,所以在一開始她才沒有阻止周木森出口,以至于到后面也阻止不了了,這個世界靈氣太稀薄,導致她的實力也很低,沒辦法顧全兩個人,又因為修士無法對凡人使用攻擊性法術,于是事情的發生出乎她的意料。

  事實上,相比較盛屹,夏暖更重視的是許靜。

  但這件事徹底發生后,躺在病床上的許靜以及死氣沉沉滿身陰翳的盛屹,都讓她聯想到書中的情節,應該是她逃離了劇情線,所以又安排了其他情節促使盛屹的黑化,然而有她這個變數在,許靜沒能死,應該那死劫已經度過去。

  夏暖心中多了一絲愧疚,為自己一開始的疏忽,再說,修仙之人,何曾缺錢過,她抿唇一笑,捏了捏他的中指,認真脆聲道:“不要緊,我可以養你啊,那些網絡上的東西,也影響不到我。”

  盛屹腦子一嗡,就像是之前剛醒來腦袋悶痛一般。

  劇痛之后,他腦袋里卻一直回響著幾個字。

  不要緊,我可以養你啊。

  我可以養你啊。

  我養你啊……

  他眸光劇烈閃爍,面色逐漸復雜起來,唇.瓣顫抖的問:“你養我?呵……”

  那聲音跟之前不一樣,但真要說什么不一樣,夏暖也說不出來,只是感覺心頭一陣酸脹,不由得有些心疼眼前的青年,要知道之前就算他是吐血,夏暖也只是同情著急擔心,而不是心疼,因為她對他,是沒有什么感情的。

  夏暖所以以為盛屹是在質疑她能否養他,便再次點頭,非常認真的跟他說:“剛剛宿方不是邀請我參加綜藝嗎?我同意了,他說再加兩百萬的酬勞,簽完合同就給我,他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可能這錢都是自己私下貼的,但你也別太矯情,現在先度過難關,等以后賺了錢,再找個借口還給他就是了,對吧?再說你現在接受了幫助,才能重新站起來,將欺負過你的人都打回去,難道你真的愿意看著這些人逍遙度日?”

  其實夏暖覺得挺意外的,她上輩子不是獨來獨往就是跟師傅相依為命,可沒朋友會在她們遇難的時候這樣幫助。

  說句矯情的話,身懷寶藏,周圍便有餓狼環繞,盛屹在娛樂圈的地位,已經讓他擋了不少人的財路,比如宋淮銘,所以他們的出手在意料之中,但能有人不顧利益,過來幫忙,值得感恩,同樣的,宋淮銘那樣的人,也得要報復一下吶,當然她不會出手幫忙的,最多幫忙治愈一下他的身體。

  盛屹看著眼前的女孩,宛如水晶一般漂亮的眼眸里全都是自己的倒影,精致的俏臉沒有多余的表情,語氣嚴肅認真,然而即使這樣,聲音中都帶著幾分軟嫩的甜味,這么一個剛剛從校園出來,什么都沒接觸過的小姑娘居然在這里說養他,還分析的如此認真,順帶說教自己。

  他說不上來此時是什么感覺,但是心臟很難受,酸酸澀澀的,還有一股漲漲的甜甜的感覺,像是有什么東西要溢出來,而先一步出來卻是眼淚,從眼角滑落,沒入他的頭發里。

  他問:“我們還能重新爬起來嗎?”

  夏暖果斷點頭,信心非常足,沒有一絲膽怯和猶豫:“當然可以!”

  盛屹神色復雜的看著她,好久,才輕輕應聲:“嗯。”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