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科幻 → 深海入侵汪淼小說最新

深海入侵汪淼小說最新

辰燃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辰燃所寫的科幻小說《深海入侵》的主角叫汪淼,小說講的是大海潮席卷而來為的是要重新向世人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在深海入侵的艱難時代中,汪淼作為一個獲得先圣傳承的少年,必將要在這個非常時期帶領團隊拯救世人與水火之中......

更新:2019/06/18

在線閱讀

由作家辰燃所寫的科幻小說《深海入侵》的主角叫汪淼,小說講的是大海潮席卷而來為的是要重新向世人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在深海入侵的艱難時代中,汪淼作為一個獲得先圣傳承的少年,必將要在這個非常時期帶領團隊拯救世人與水火之中......

免費閱讀

  汪淼伸了一下懶腰,連續工作了四五個鐘頭之后,全身骨頭都像在哀鳴般,他不得不離工作臺,給自己倒了杯水。

  旁邊朱亞飛趴在臺上,這個幸福的家伙正發出雷鳴似的鼻鼾聲,睡得正香。

  重新回到工作臺前,汪淼開始檢查臺上的這些裝備。

  高壓汽銃已經重新上過油,保證每個零件都能夠照常運轉,輪鼓里的鋼釘被汪淼抹上自制的毒液,

       用來對付魚魔人估計殺傷力不大,可打在人體上那就不是開玩笑的。

  那把從瘋狗身上得到的自動手槍,現在已經裝上了一個消聲器,這個配件是朱亞飛連夜去舊貨市場買來的。

  至于動力臂套,汪淼已經把全部電線更換成軟芯的,可以承受更大的電流輸出。再加裝了轉換器,更換了電路板,臂套的功率至少提升了10%。

  還有那條多功能腰帶,汪淼已經更換了固定器,并且把瓦斯補滿。

  剩下的磁力鎖和呼吸機也準備妥當,不過費了他最多時間的,卻是擺在臺上的那幾瓶合成劑。

  朱亞飛照單捉藥買來了原料,汪淼利用自己組裝的一臺分離機和提取器,以及他那點粗淺的化學知識,用了大半夜的時間才制好這幾瓶合成劑。

  它們分別是誘導劑和刺激素,為了以示區分,汪淼特意把它們裝在不同顏色的瓶子里。

  看看時間,還有兩個鐘頭才天亮,汪淼離開工坊,到二樓臥室睡覺。

  天亮了。

  黑水臺的廣場處,漸漸有人影走動,那些是早出捕魚的漁民。

  漁民是黑水臺上常見的職業,大海潮后,陸地近乎消失,海洋變得前所末有的廣闊。

  水位的上升,帶來豐富的水產資源,所以捕魚也就成為了最廣泛的謀生手段。

  不過今天廣場上走動的并不止漁民,還有一隊黑水會的士兵,他們穿著深色的兩棲作戰服,背著笨重的多用火銃,步伐一致地朝船塢的方向走去。

  在他們當中,還有十來個奇裝異服的人,甚至里面還有一個漂亮的女人!

  所以,路過的漁民都會朝他們多看兩眼。

  船塢的73號碼頭上,朱亞飛坐在一根系纜樁上,已經重新修補好的長刀靠在一邊,他正試著汪淼給的臂盾。

  這是用輕合金打造的臂盾,棱形,兩邊可以展開一排三角狀的利刃,不過殺傷力一般。而且角刃太薄,很容易就會翻卷。

  汪淼則打量著停靠在前面的這艘采用混合動力進行驅動的帆船。

  這艘船可比他們那艘水輪船大多了,可以容納六到八人乘坐,如果有足夠的食物供應,甚至可以用它在海上生活一段時間。

  它的船帆表面有一層反光物質,那是能夠吸收太陽能的聚光膜,所以那也不是普通的風帆,而是動力帆。

  船尾處有一架外置的發動機,看上去是使用柴油或汽油進行發動。這樣在陰沉的天氣里,也可以保證船只有足夠的動力。

  除此之外,船上還有一些防御設施,例如船頭和船尾各有一口弩炮,用它絕對可以轟沉一艘小船。

  看著它,汪淼眼神灼熱,喃喃說道:“好東西啊,應該值挺多錢的吧。”

  反正汪淼知道,光是那船上的外置發動機,就不是自己能夠買得起的玩意。

  這時,遠處有人叫道:“汪淼先生,你們來得可真早。”

  汪淼和朱亞飛同時看去,看見了昨晚那個女人。今天為了出行方便,她已經換下那夸張的長裙,

      穿上了緊致貼身的防水戰服。這讓她凹凸玲瓏的身材完全暴露在空氣里,她腰間還插著一把槍,但不是粒子槍,只是普通的火藥動能手槍罷了。

  除了夢蝶外,汪淼兩人還看到了黑水會的衛隊。于是兩人迅速交換了個眼色,表情都有些凝重。

  很快夢蝶一行來到碼頭附近,她的同伴登上了那艘混合動力船,從船艙里推出了兩艘輕便的戰斗艇。

       另一邊,黑水會的士兵也準備著兩艘沖鋒舟。

  夢蝶跟昨天那個年輕男子上前,對汪淼道:“昨天還忘記給二位介紹了,這是我的未婚夫白啟,同時,他也是我的貼身護衛。”

  朱亞飛臉上堆起笑容,伸出手道:“原來白啟先生是夢蝶小姐的未婚夫啊,我就說嘛,二位這么登對,沒理由不是情侶啊,事實證明我猜對了。”

  他想跟白啟握手,可白啟卻只是含蓄的一笑,壓根就沒伸手的打算。

  朱亞由尷尬一笑,訕訕把手縮了回來。

  汪淼輕聲道:“黑水會的人也一起去嗎?”

  夢蝶淡淡笑道:“是的,會長聽說我們要去B級區,他想知道今年魚魔人的數量可有增加,便派了王俠隊長帶上一隊士兵跟我們同行。”

  汪淼哦了聲,又問道:“夢蝶小姐,能否告訴我,你們人員的戰力配置?”

  話音剛落,有把粗豪的聲音就插進來道:“小鬼,讓你帶路你就帶路,打聽我們的戰力配置干什么,你想圖謀不軌嗎?”

  有人擠了過來,是個長相粗獷的男人,他正撕開一塊復合食物的外包裝,然后扔進嘴里嚼了起來。

  那從嘴里濺出的口沫和食物碎粒,讓夢蝶一臉厭惡地往旁邊移開。

  汪淼抬頭看著這個人,淡淡道:“知道你們的戰力配置,我才可以確定路線,這有什么問題嗎?”

  粗獷男獰笑道:“有,因為老子不信任你。”

  扭了下粗脖子,他的視線落在夢蝶身上,并且重重朝夢蝶那高聳的胸部盯了眼,

      才道:“夢蝶小姐,要我看根本不用找什么向導。在這里隨便都能找張地圖,有了地圖,哪里不能去?”

  “向導?”他朝汪淼吐了口濃痰,“有個屁用?何況是兩個毛沒長齊的小鬼,呆會要是撞上魚魔,保不準他們就要哭著找媽媽了,哈哈哈哈。”

  汪淼輕輕往后退了步,讓那口穢物落到碼頭的地面上,他不緊不慢地說道:“地圖確實可以告訴你怎么去要去的地方,

        但地圖不會告訴你,你要去的地方有什么生物。哪片地區是異變種的地盤,而哪條街道,則是魚魔人的窩。”

  “還有,我是夢蝶小姐找來的。你質疑我,就是在質疑自己的老板。這可不是聰明人該干的事。”

  粗獷男頓時臉紅耳赤起來,他彎下腰,身體前傾,臉幾乎挨到汪淼的鼻尖上,雙眼死死盯著眼前這張完全可以稱得上漂亮的臉。

  汪淼平靜地看著他,那漆黑的雙眸如同無底的深湖,就這么跟粗獷男對視著。

  碼頭上的氣氛,突然變得緊張起來。

  朱亞飛把手輕輕放在了刀柄上,只要粗獷男敢動手,他就出刀。

  至于結果如何,他不知道,也不會去想。

  “夠了,彭海,別耽誤大家的時間。”船上有人叫道,是個四十出頭的中年人。臉上有條巨大的傷疤,穿著貼身的皮甲和長褲,踩著一雙靴子。

  無論皮甲還是靴子,已經多處磨得起毛,看上去也不知道穿了多久。

  他背后負劍,從長度來看應該是制式單手劍。除此之外,就不見有其它武器了。

  可這個中年人似乎很有威望,他一喝,那叫彭海的粗獷男人從鼻里噴出一股腥氣,轉身往船上走。

  朱亞飛這才松了口氣,把手從刀柄上移開。廢水區根據水域的危險度,由高而低劃分為A、B、C三級,以及有一大片未知的X區域。

  時值正午,水輪船安靜地從一條高架橋下的陰影間駛過。后座上的汪淼站了起來,朝左前方一幢建筑指去,那是一座音樂廳。

  分成大廳和辦公樓兩個區域。

  低矮的音樂大廳早給淹沒了八成,如今只剩下一個天臺還出現在水面上。

  旁邊那幢船帆外形的辦公樓還剩下兩層,再往上的部分已經斷裂倒塌,淹沒在水面之下。

  朱亞飛踩著踏板,讓水輪船朝辦公樓外墻一個缺口滑去。汪淼轉過身,朝后面四艘小船揮揮手,示意他們跟上。

  后面四艘船里,黑水會的人員搭乘著沖鋒舟,夢蝶的人馬則分配在兩艘戰斗艇里。

  在汪淼的指引下進入了辦公大樓里,隨后船只停靠在半截淹沒在水里的樓梯旁。

       朱亞飛跳上樓梯,把纜繩拴好,便踩住船沿,伸手把汪淼拉了上去。

  其它的人陸續登上樓梯,跟著汪淼兩人來到上一級的樓層。

  這里的建筑主體大致保持完整,就是地面一片狼藉,被各種雜物和碎片淹沒,偶爾還會看到腐爛的鳥尸。

  汪淼兩人如識途老馬,領著眾人進入一間會議室。這里明顯被清理過,桌椅擺放到了窗戶邊上,既可擋風,也能充當掩物。

  地面沒外頭那么臟,至少眾人可以在這稍事休息。

  王俠,黑水會的衛隊隊長,伸手打了個手勢。四名士兵便點頭離開,分別前往樓梯口和大門外戒嚴。

  汪淼輕聲道:“暫時在這里休整吧,傍晚再繼續出發。”

  夢蝶從人群里走了出來,今天為了方便行動,她換上一套緊致的皮衣。長發也挽了起來,并將之固定避免影響視線。

  作為這群人里唯一的女性,她走到哪里,總是能夠吸引到一道道熾熱的目光。

       夢蝶似乎很享受這種視線焦點的感覺,但她后面的未婚夫,臉色就不那么好了。

  臉上掛著含蓄的微笑,夢蝶柔聲問道:“能告訴我,為什么得到傍晚再出發嗎?”

  汪淼點頭,隨手朝窗外指去道:“前面那段水路,呆會開始會有刀鋒鮭魚活動,這些已經異變的家伙喜熱惡涼,

      所以每天中午太陽最猛烈的時候,它們會到水面活動和捕食。”

  朱亞飛補充道:“而且這一帶的魚群里,有頭鐵鱗鮭魚王,那是異變種。

       我們親眼看見過,它輕松就掀翻了一條淘金者的船,然后飽食了一頓。除非你們想打它的主意,不然,還是在這睡個午覺吧。”

  汪淼等他說完,也不再解釋,走到靠窗的一個角落坐下。

  窗外的陽光落在他的身上,黑發少年默默取出一塊復合食物,撕開包裝吃了起來。同時拿出一張廢水區的地圖,在地上鋪開。

  朱亞飛來到他的身邊,見汪淼的視線落在B級區的一個角落里,他輕聲道:“你要帶他們去圖書館?”

  汪淼淡然道:“他們不是要捉魚魔嗎?那里就有魚魔。”

  朱亞飛嘀咕了一聲:“那里有的是魚魔,你小心把咱倆也坑進去。”

  汪淼抬起頭,不露痕跡地朝其它人看了眼,搖頭道:“沒事的,王俠隊長是四級基因戰士,手下的人裝備齊全。

      夢蝶那邊更了不得,三名基因戰士,還有那個被他們稱為老馮的,更是個六級武者。

       這樣的實力,就算圖書館里的魚魔全給吸引了出來,他們也能抵擋一段時間。”

  “六級武者啊,黑水會的會長好像才八級,要是我也有這份實力該多好。”朱亞飛一臉羨慕地說道。

  汪淼難得的沒打擊他,也難怪朱亞飛會羨慕,畢竟在黑水臺武者著實不多見。

  武道一途,龍盟有一套完善的等級劃分體系。修煉出內氣者稱之為武士,武士共分五級。

      當他們內氣已經修至圓滿巔峰的境界,那么便可朝真力一途進軍。

  開始將內氣轉化為真力者,便是武者的入門階段。能夠邁入武者的門檻,在龍盟的等級體系里,那就已經是六級的高手了。

  這套體系得到廣泛推廣,并且海王系列的基因藥劑以及機甲兵的等級,都是參照武道體系來劃分的。

  朱亞飛不由朝人群里那個使用長劍的中年人看去,一臉期待道:“你說他會不會收徒?”

  汪淼繼續看著地圖道:“會,但絕不是你。人家只要開門收徒,要什么樣的徒弟沒有,為什么要挑你這個窮光蛋?”

  朱亞飛不服氣道:“我是沒錢,可架不住我天賦高啊!陳瞎子說我是百年一遇的練武奇才,將來必成大器!”

  汪淼道:“他還說過我骨骼精奇,萬中無一呢,你信嗎?”

  突然,一把大口徑的火銃伸了過來,槍口點了點汪淼的腦袋。

       接著澎海的聲音響了起來:“你們兩個小鬼一直嘀嘀咕咕地說著什么呢?我告訴你們,別動什么歪腦筋,否則我就轟爆你們的腦袋!”

  汪淼抬起頭,朝澎海看去道:“我不喜歡被人用槍指著。”

  澎海笑了起來,露出一口黃牙道:“我就拿槍指你了,怎么樣?你個小廢物,不就認得一點路,囂張什么!”

  正說著,澎海突然臉色一變,因為汪淼也撥出了高壓汽銃,槍口正壓在他的褲檔上!

  澎海收斂了笑容,沉聲道:“看來你的腦袋要跟你說再見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科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