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這婚我真香了陳櫻江復生最新

這婚我真香了陳櫻江復生最新

江山微雨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陳櫻江復生的小說名是《這婚我真香了》是由江山微雨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甜寵文。主要講述的是:上輩子,陳櫻活的就像狗血劇里的癡情女配,苦戀江源一生,愛而不得,最后車禍慘死。后穿越重生,一醒來便被叫做江太太,肚子里還有個小寶貝。喜悅從心底蔓延開來,她終于嫁給男神了!結果下一秒江復生就是江源的大哥出現,旁邊的仆人告訴她,她的老公竟是江復生?!她肚子里孩子也是江復生的?!陳櫻兩眼一黑又昏了過去……

更新:2019/06/18

在線閱讀

主角是陳櫻江復生的小說名是《這婚我真香了》是由江山微雨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甜寵文。主要講述的是:上輩子,陳櫻活的就像狗血劇里的癡情女配,苦戀江源一生,愛而不得,最后車禍慘死。后穿越重生,一醒來便被叫做江太太,肚子里還有個小寶貝。喜悅從心底蔓延開來,她終于嫁給男神了!結果下一秒江復生就是江源的大哥出現,旁邊的仆人告訴她,她的老公竟是江復生?!她肚子里孩子也是江復生的?!陳櫻兩眼一黑又昏了過去……

免費閱讀

  路上剛下過一場大雨。

  江源把車停下。車內空氣悶熱,他松了松領帶,說:“下車。陳櫻,我們談談。”

  陳櫻點頭。

  她知道他要說什么,心里極度慌亂又抗拒。可身體先一步作出反應,她跟著下去。

  這么多年來,她早就養成了聽他話的習慣。

  他們的相識源于七年前。

  那時她初三,在最狼狽的時刻,江源救了她,給她晦暗的人生帶來一絲光明。相依為命的外婆死后,她更是只有他。

  依賴他是習慣,也是賴以生存的本能。

  可江源對她,有深重的憐憫、也有日久而生的保護欲,唯獨沒有愛情。

  陳櫻知道,他和蔣橋橋在一起了。

  這應該是好事。

  她是真心替他高興。江源是她看的比性命更重的人,他的幸福,當然比她自己的重要。

  江源站著,看一輛輛汽車飛馳而過,泥水四濺。

  他的兩手放進口袋,始終沉默,眼神都沒看過來。他到底于心不忍。

  陳櫻見不得他為難。

  “江源。”她鼓起勇氣叫他,這也許是她一生中最勇敢的時刻,“我們以后不要見面了。你好好對橋橋。”

  他終于轉向她,神色復雜:“你知道?”

  “橋橋講了。”

  江源又陷入一陣沉默。片刻,他艱澀開口:“以后我還是可以照顧你。你對我來說……陳櫻,你是我的親人。”

  陳櫻笑了,“我都二十二啦。”

  江源還想再說:“你——”

  陳櫻搖頭,“你對我心軟,就是對橋橋不公平。”

  她想到這是和江源最后一次獨處,默默給自己打氣,“有幾句話,我一直想親口對你說。”

  江源走近,“我在聽。”

  陳櫻抬頭看他,心里分明有一道聲音。

  七年了。

  當初,在你那么年輕的時候,就讓你背負我的人生,對不起。

  一直以來,擅自把你當成我的全世界,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還有。

  陳櫻輕輕吐出一口氣,說:“一直以來……謝謝你。以后的路,我會自己走。”

  她沒有聽見江源的回答。

  下一剎那,一輛極速行駛的車突然失控,向路邊的他們撞了過來。

  她根本沒有思考的余地,只記得推開江源。

  世界安靜下來。

  那場早已停歇的雨似乎又開始落下,風聲飄渺。

  她渾身冰冷,風雨聲都在很遙遠的地方,落下的雨點帶著一絲血腥氣。

  是……她的血么?

  她不擅長撒謊,可剛才,她騙了江源。

  沒有他的將來會是怎樣,她根本不敢想。

  所以,如果生命停留在這一刻——

  她不遺憾。

  *

  陳櫻睜開眼睛。

  她花了整整十五分鐘,才確認眼前不是地獄也不是天堂,而是一間單獨的VIP病房。

  空氣中是醫院特有的消毒水氣味,窗簾系了起來,陽光透過窗戶灑落一地。

  身邊的人笑容慈祥:“太太,您醒了。”

  陳櫻呆呆地看著她。

  這人她認識,江家老傭人李媽。她跟著江源回過幾次老宅,打過照面。

  李媽見她久久不說話,關心的問:“太太,您覺得怎么樣?頭還疼嗎?”

  陳櫻后知后覺,摸摸自己的臉,又摸摸自己的胳膊、大腿。

  臉很光滑,四肢健全。

  李媽越發擔心:“到底怎么了?醫生說磕著碰著一點,沒什么大事啊。”

  陳櫻渾身上下折騰一遍,自己也覺得沒有大礙,怎么看都不像剛被車撞過的樣子。

  于是,她看向李媽,面露遲疑:“我沒死?”

  李媽臉色微變:“呸呸呸。您好著呢,長命百歲,健健康康。”

  陳櫻又開始發愣了。

  這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當時痛成那樣子,那么重的血腥味,原來只是稍微擦傷了一點?不可能吧。

  難道和江源攤牌導致悲傷過度,產生了幻覺?

  李媽看著一臉茫然的陳櫻,越想越不對勁:“太太,您別怕,先躺下,我這就去找醫生,讓他給您瞧瞧。”

  陳櫻點頭,她也想問問醫生那幻覺中的車禍是怎么回事。

  李媽起身的瞬間,她突然反應過來,捕捉到某個奇特的稱謂。

  天上降下一道神雷,劈得她頭腦發麻。

  陳櫻想也不想,抓住對方的手:“等等——你叫我什么?”

  李媽莫名其妙:“太太呀!”

  陳櫻瞪大了眼睛:“是……是是我想的那個太太嗎?”

  李媽糊涂了:“哪個太太?”

  陳櫻屏住呼吸,緊張得心都提了起來:“江……太太?”

  李媽失笑:“江家的太太當然是江太太。”

  驚喜來得猝不及防。

  陳櫻抬起一根手指,顫巍巍指向自己:“我是陳櫻?”

  李媽笑不出來了:“當然——您今天怎么總說傻話?不行,我得叫醫生過來,這萬一撞壞了腦子……哎喲,呸呸呸!”

  陳櫻還是保持著剛才的姿勢,抓著她的手,一動不動。

  太太,江太太。

  良久,她低下頭,一眨眼,淚水落了下來。

  她懂了,全明白了。

  她這是死了又重生了,或者死后穿越了,穿進一個美夢里。

  上輩子,她活的就像狗血劇里的癡情女配,苦戀江源一生,愛而不得,最后車禍慘死。

  一定是上天憐憫她,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在這個平行空間里,她嫁給了江源,成為了他的妻子,圓了前世的夢。

  喜悅從心底蔓延開來,鋪天蓋地。

  她用手捂住臉,淚水從指縫中流出。

  陳櫻喜極而泣,痛哭起來。

  李媽在旁邊看得心驚肉跳,冷汗直流,心想這是真的不好了,撞壞了,太太肚子里懷著金尊玉貴的小少爺,萬一有個好歹,老太太可得急死。

  忽然,陳櫻又笑了起來,起初還比較克制,漸漸的,她也顧不得了,又哭又笑。

  李媽駭然失色,又想完了完了,太太別是瘋了。

  “醫生!醫生!”李媽疾步往外走,一疊聲地叫,求救似的。

  呼聲驚醒了陳櫻,她意識到自己失態,臉紅了起來,擦了擦眼淚,叫住她:“李媽,你別去,我沒事,剛才……剛才想到了一些事。”

  李媽停下腳步,轉身。

  陳櫻坐在床上,頭發很亂,人也憔悴,眼睛卻亮的出奇,臉上掛著喜悅的笑容。那是打心底里散發而出的快樂,仿佛能感染周遭的世界。

  李媽呆住了。

  倒不是因為太太那極有感染力的笑容,實在是……從太太搬進老宅后,她從沒有笑的這么開心過。

  她根本沒笑過。

  太太一直悶悶不樂,長時間發呆,見人總帶著懼色,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哪里做的不對,你教我,我會改。”

  她對老太太這么說,對先生這么說,對她這個做傭人的也這么說。

  陳櫻不知道李媽的想法,她完全沉浸在天上降下的驚喜中,四下里看了看,問:“我為什么在醫院?”

  李媽小心翼翼的:“您不小心摔了一跤,還好,只是磕碰了,醫生說沒事,孩子也很好。”

  陳櫻一愣:“孩子?”

  李媽說:“您肚子里的孩子……您也不記得了嗎?”

  陳櫻掀開蓋著的薄被,手放在肚子上,感覺到微微的隆起。

  這是……她和江源的孩子?

  他們有孩子了!

  陳櫻百感交集,一時高興,一時又有點失落。努力回想了下,她完全不記得什么時候和江源結婚,更不記得怎么有了孩子。

  想到這里,她的臉上發燙,不好意思起來。

  她的手輕輕撫摸肚皮,默默安慰自己,沒關系的,以后會有很多時間,她會慢慢記起來,或者,江源會跟她說……

  她的臉更熱了。

  陳櫻抬起頭,看到李媽十分之詭異的臉色,愈加羞澀,小聲說:“孩子沒事太好了。”

  李媽驚訝,小心確認:“您……真是這么想的?”

  陳櫻用力點點頭:“是啊。”她太高興了,竟然沒注意李媽的問題有多古怪,垂眸看著自己的肚子,像是下定決心:“我一定要好好保護這個孩子!”

  李媽震住了,過了會兒,她突然快步過來,緊緊握住陳櫻的手,幾乎喜極而泣:“謝謝老天爺,謝謝老天爺!太太您終于想通了!”

  陳櫻反握住她,眼里閃著淚光,真心實意:“謝謝老天爺!”

  雖然彼此之間的誤會比大西洋更深,但這一刻,這一瞬間,陳櫻和李媽都是同樣的驚喜,同樣的慶幸。

  這時,病房的門開了。

  陳櫻比李媽先看見了來人。

  男人穿一身黑色的西裝正裝,身形筆挺,長相極為出眾,和江源有幾分相似。但不同于江源,他最引人注目的絕非外貌,而是獨樹一幟的氣場。

  江源是清冷的晨間風,他是雨后的深海。

  暴風雨過后,天尚未放晴,海面已然恢復平靜,帶著些許劫難過后的慵懶,輕易就能卸下他人的防備——以至于忽視了風雨帶來的一絲危險氣息。

  那危險的氣息就隱在他細長的黑眸深處,似有若無,將散未散。

  江復生。

  此人年長江源十歲,他們的父親早逝,對江源來說,江復生如兄如父。

  陳櫻見過他幾次,也從高小楠嘴里聽說了一些關于他的驚悚秘聞,對他有種與生俱來的尊敬和畏懼,也就是俗話說的——只想敬而遠之。

  她的手仍按在肚子上,緊張地叫了聲:“大哥。”

  江復生臉色微冷。

  但只是片刻而已,很快他恢復如常,挑了挑眉:“你叫我什么?”

  那語氣和神色一樣溫和、儒雅。

  李媽臉色驚恐。

  陳櫻更加緊張,仿佛小學生見家長,蚊子叫一樣:“……大哥。”

  時間在此刻靜止不前,空氣凝固成尷尬的氣泡,籠罩著整間病房。

  氣氛愈加詭異。

  陳櫻心里七上八下的,腦子靈光一閃,暗想,對了!她不小心摔了一跟頭,差點傷到孩子,江復生這是代表江家長輩興師問罪來的。

  于是,她用小學生認錯的語氣,說:“對不起,是我太粗心。大哥,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加倍小心,保護好我和江源的孩子——”

  話音未落,李媽眼前一黑,失聲叫出來:“要死了要死了!”

  陳櫻這才看向她,見她滿臉見了鬼的樣子,頓時不知所措:“啊?”

  李媽扶著沙發坐下,驚懼異常:“太太,您糊涂啊!您肚子里的孩子,當然是先生的!”

  陳櫻茫然。

  李媽快哭出來了:“您怎么能把自己老公叫成大哥啊?!”

  這下換成陳櫻兩眼一黑。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