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你別太迷人唐晚宴非白大結局

你別太迷人唐晚宴非白大結局

瑾余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唐晚和宴非白的都市言情小說《你別太迷人》是由作家瑾余所寫,小說講的是宴非白喜歡唐晚近十年時間,因自己陰郁偏執的性格導致對唐晚近乎變態的占有欲,那這兩人經歷各種風風雨雨后還能保持相愛的決心嗎......

更新:2019/06/15

在線閱讀

主角是唐晚和宴非白的都市言情小說《你別太迷人》是由作家瑾余所寫,小說講的是宴非白喜歡唐晚近十年時間,因自己陰郁偏執的性格導致對唐晚近乎瘋狂的占有欲,那這兩人經歷各種風風雨雨后還能保持相愛的決心嗎......

免費閱讀

  唐晚最終還是離開了宴非白的莊園,在這里呆了一夜,也陪了宴非白許久,他大多數不講話,也不看她,卻固執的要她做陪。

  她離開的時候,宴非白一反常態沒有挽留,甚至沒有見她,羅管家親自送她出門。唐晚離開時回頭看了看三樓的窗口處,那是宴非白的臥室,沒人。

  昨晚他們都默契的沒有提工作,沒有提過去,安安靜靜的坐了半晚上。唐晚覺得經過昨晚,宴非白應該會給她考慮的余地。

  出了莊園就接到張禾芮的電話,電話里對方聲淚俱下的控訴唐晚爽約。

  唐晚輕笑說:“跟宴總談事情,忘了。”

  “不是吧,你在宴非白家呆了一夜?”

  “嗯。”唐晚點頭,正準備開車離開。

  “什么情況啊你,這么多年可沒見你在哪個男人家呆了超過兩小時。不對,你根本從來沒有去過任何一個異性家,

       老實交代,你和宴非白到底怎么回事兒?”

  唐晚也不想瞞著好友:“出來吃個飯吧,吃飯的時候告訴你。”

  要說大家都是身處娛樂圈的人精,什么樣的八卦沒聽過?且張禾芮作為唐晚的助理,早就跟她見過各種各樣的風浪。

  可事關宴非白,唐晚倒是一反常態,要知道唐晚以往那些花邊緋聞都是鬼扯,實際上的她私生活極其簡單,

      不喝酒不抽煙不逛酒吧不蹦迪,純粹社會主義好青年啊。

  就連一直追求她的富二代簡燁,她也從來保持距離,從不親近。

  嘖,年紀輕輕又美麗動人的姑娘,活得卻像個尼姑一樣清心寡欲,不知道的以為她過得多瀟灑,只有張禾芮曉得,她丫的就是一宅女!

  所以能讓美貌尼姑破戒的男人,張禾芮除了好奇,還想替唐晚把把關。

  她說了聲OK,撂下電話就出去找唐晚匯合,一陣風似的開溜。

  郭琪瞧見她,側頭問助理:“這唐晚和張禾芮搞什么呢?一天天神神秘秘的。”

  孟助理面無表情:“誰知道啊。”

  “宴總那邊聯系上了嗎?”

  提到這個,助理孟筱一陣蹙眉:“昨天聯系到了一次,本來對方都接受見面邀請哦。

      突然就反悔了,哎你說這有錢人是不是就喜歡耍咱們?以為咱是猴?”

  “小心點說話。”

  郭琪懶洋洋睨了睨助理,不悅的蹙眉:“工作不想要了?什么話該說什么不該說,你應該知道。

      再說了,這個宴非白可不好惹,聽說最記仇,咱們還是小心點伺候吧,如果能拿下這個投資,咱們以后還得靠著這位金主爸爸呢。”

  “我看不容易啊。”

  助理撇撇嘴,看向唐晚空空如也的辦公室:“咱們唐制片也不是省油的燈。”

  “走著瞧吧,聽說她和宴非白有仇,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圈子呆久了,你也知道無風不起浪的道理。興許這是咱們的機會。”

  “喲,咱們郭制片有招兒?”

  助理把泡好的咖啡遞過去,抱起雙臂懶洋洋看著她,一副愿聞其詳的模樣。

  郭琪單手托腮,另一只手滑動鼠標看演員發過來的人物小傳,“能有什么招兒,我可在老大那兒打聽清楚了,

      宴總不喜歡別人背著他搞小動作,靜觀其變吧,既然他們有仇,那咱們就坐收漁翁之利。”

  手指輕敲鍵盤,幾名演員精心所寫的人物小傳被郭琪扔進垃圾桶,“流量至上的年代,誰要看你一萬字研討演技的小作文,浪費我時間。”

  郭琪和唐晚的路子完全不一樣,唐晚看重演技和功底,喜歡用優質卻不太知名的演員,也愿意大膽啟用新人,作品的口碑一直很不錯。

  而郭琪信服流量,也的確用流量創造過各種各樣的歷史成績,堪稱流量背后的制造者之一。

  兩個制作人,兩種風格,且都是樊客影視的金牌制作人,幾乎壟斷了娛樂圈一半的市場,難怪宴非白頭一個要考慮的合作公司就是樊客影視。

  孟筱不可置否,回到自己辦公桌繼續接洽合作。

  唐晚前腳剛到餐廳,張禾芮后腳就進門,倆人找了個偏僻的角落,確認四周都是空位才安心坐下,剛點完菜。

  張禾芮就急不可耐的開口:“說吧說吧,我的小心臟已經準備好承受了。”

  唐晚點頭,咬著吸管卻久久沒言語,張禾芮看出她心情不太好,“是不是不想說?沒事兒,不想說也沒關系。”

  “不是,我是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那你慢慢想。”張禾芮表現得很耐心。

  直到唐晚喝完了一整杯檸檬水,覺得嘴里的酸能稍稍蓋過心里的苦了,才緩緩道:“嗯……我們相遇那年,

      也是夏天。那時候宴非白十八歲,我十三歲……”

  接下來幾個小時在唐晚的回憶中度過,以至于張禾芮拿著筷子聽得入了神,一頓飯下來,倆人都沒吃幾口。

  “……所以,我想這就是他討厭我的原因吧。”唐晚嗓音淡淡,卻莫名滄桑,有些說不出的滯悶。

  張禾芮聽完后也覺得堵得慌,筷子放下,倆人久久都沒說話。

  張禾芮瞧見唐晚隱約泛紅的眼睛,忙安慰:“晚晚,這不是你的錯。”

  唐晚沒吱聲,眼睛卻又紅了一些。

  倆人的位置在角落,周圍空蕩蕩,陽光落在無人的桌上,卻度不到她的身邊,照不進她陰暗的角落。

  張禾芮問她:“你打算怎么做?你們的情況已經不適合再繼續相處了,這對彼此都不好。”

  這個,唐晚當然是知道的:“合作的事我決定放棄。”

  張禾芮點頭安慰:“井水不犯河水也挺好的,誰愛爭這個投資誰爭去。咱們躲得遠遠的,怕就怕他不放過你。”

  “真要是這樣,那我就舍命陪君子,跟他斗一回。”

  別的事唐晚能斗得下去,可關乎宴非白,有些懸。

  張禾芮跟她認識這么多年,從沒見她紅過眼,還是為了一個男人。

  想當年,這小姑娘緋聞纏身被網絡暴力的時候也只是淡淡一笑,如今只不過一個回憶就讓她三番四次哽咽泣不成聲,

       足以見得她和宴非白當年是如何糾纏不清。

  看破不說破,張禾芮跟她碰了個杯:“今晚姐妹陪你喝個痛快,醉一場,明天忘得干干凈凈,又是一條好漢!”

  唐晚也笑:“我家里還有你帶來的不少好酒,吃完回家繼續。”

  “必須的!”張禾芮揚眉,倆人都仰頭猛灌,請了代駕把自己送回家,再勾肩帶背的進公寓繼續喝。

  唐晚家的確有不少張禾芮以往順帶過來的酒,倆姑娘喝了個痛快,從下午到深夜,也不知灌了多少下去,最后都人事不省,東倒西歪在沙發上。

  唐晚恍惚中似乎是哭了,張禾芮爬起來抱著她:“哭吧,我陪你喝到現在就等著你哭呢,跟我裝什么裝,痛快的哭,哭完翻篇!”

  可唐晚卻覺得,這一篇她仿佛永遠也翻不過去了。

  她將臉埋進抱枕里,抽噎的聲音一陣陣傳來,聽得張禾芮心里不是滋味,

      糊里糊涂問了句:“我剛才一直忘了問你,你和宴非白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情?”

  照唐晚所說,他們二人根本沒有談過戀愛,卻糾纏成那樣,不正常啊。

  唐晚悶了半天,聲音從抱枕里傳來:“沒什么,青春年少而已。”

  是嗎?

  張禾芮睨著她鵪鶉似的模樣,為什么她總覺得這兩個人關系不簡單呢?

  哭夠了,唐晚直起腰癱倒在沙發上,側頭一看,張禾芮已經睡著了。

  她搖搖晃晃的起身,幾乎困難的走到浴室,打濕了毛巾給張禾芮擦了一把臉,累得也不想再把毛巾放回去了,

    胡亂的給自己擦了幾下,然后重重的栽進沙發里,睡著了。

  唐晚的單身公寓在五樓,采光很好,昨晚睡前沒把落地窗拉上,今兒個太陽升起,光線直直從大片窗戶射進來,

      照的滿室敞亮,陽光落在唐晚和張禾芮的頭發上,灑下一道金色輪廓。

  倆人睡得沉,沒聽見手機里一陣一陣的響鈴,直到好幾分鐘之后,唐晚才有了些反應。

  她翻了個身,光線落在白皙的臉上,刺得她微微蹙眉,手機鈴聲繼續沖擊著耳膜。

  張禾芮也被吵醒了,輕輕踢了一下她:“接電話啊。”

  唐晚在桌上摸索,好半天才摸到手機,瞇著眼把電話滑到接通模式,湊近耳朵:“老大?”

  “怎么沒在公司啊?”周巖淡問。

  唐晚的工作是制片人,雖然有從屬公司,但是平時劇組和應酬多,在公司的時間也不多,上班機制不死板,

       周巖從來不管她干什么去了,作為一個老板,周巖還是非常能通融員工的。

  假如這么問,一定是有什么事。

  唐晚打起精神:“喝了點酒,有事嗎?”

  “唐晚,我有一個壞消息告訴你。”

  “什么?”

  “你正在拍的那部電視劇,投資商全部撤資了。”

  唐晚從沙發上翹起來:“我馬上回公司!”

  掛掉電話,唐晚把張禾芮搖醒,轉述了周巖的話,張禾芮嚇得一個機靈,登時也直起腰:“這他媽什么情況?”

  干這行這么久,幾乎是唐晚拍什么,投資商就投哪部戲,事實上唐晚也從來沒讓這些金主爸爸失望過。

  可是撤資?絕對是第一次!

  倆人快速收拾好往公司趕,進周巖辦公室時才發覺郭琪和猛筱也在,見她們來,周巖也沒有讓郭琪和助理出去的意思。

  唐晚心里有數,周巖知道她們一直相互競爭,總是有意無意要挑事,別家老板是希望自家員工心平氣和擰成一股繩,

      周巖仿佛恨不得唐晚和郭琪打起來。

  她和郭琪斗得越厲害,越是能提高公司業績,錢最后進的是周巖的腰包,他娘的這是反其道而行的生財之道。

  唐晚噬之以鼻,卻不得不承認,周巖是個商人,還是個很精明的商人,他懂得借自己來打壓郭琪,也懂得用郭琪來制衡自己。

  剛才短暫的驚訝后,唐晚早已恢復冷靜,在周巖的示意下坐下。

  “周總不用擔心,我會盡快把投資商解決的。”

  “你是得好好解決,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你被撤資這事已經上了頭條,網友紛紛猜測你這次的電視劇怕是會滑鐵盧。”

  郭琪像個女主人似的坐在一旁喝咖啡,聽見這句話,沒忍住笑出了聲。

  唐晚略微挑眉,似笑非笑的睨著郭琪:“我再怎么滑鐵盧也比郭制片好吧,看看咱們郭制片的電視劇和電影,除了數據好,哪一部的評分上了5分?”

  郭琪臉色難看沒說話,她的助理倒坐不住了:“唐制片在這兒跟我們逞什么威風,你還是好好想想怎么解決投資吧。”

  唐晚笑意更濃,偏頭與張禾芮打趣:“張助理,我怎么聽見有狗叫?”

  張禾芮笑出了聲,直勾勾盯著郭琪和孟筱:“是有狗,還是兩只。”

  郭琪捏咖啡杯的手緊了一些,正要反唇相譏,周巖攔下,對唐晚說話的語氣還算溫和:“都是同事鬧什么鬧,唐晚,你使什么小性子?”

  唐晚脾氣一直很不錯,溫柔親切,沒什么架子。但這不代表她是個軟弱好欺負的主,

       再怎么說這個圈子也呆久了,養出了幾分嬌氣,發脾氣時模樣冷颼颼的,一般人受不住。

  她看了一眼周巖,平靜道:“周總是請我們來喝咖啡還是說正事的?”

  “當然是說正事。”

  周巖對她頗為無奈,看向郭琪:“你們先出去。”

  郭琪不服氣的起身,與助理磨著牙出了辦公室。等場子空了,周巖閑閑一笑:“說說吧,這次你打算怎么做?”

  唐晚保證道:“投資我會解決的。”

  周巖點頭:“你辦事,我放心。”

  他竟然有些八卦:“你干嘛喝酒,遇見什么傷心事了?”

  唐晚靜靜看他:“老板,你還是多管管郭琪吧。”

  “都是公司員工,我一樣關心的嘛。”

  扯淡,唐晚才不信。

  唐晚和周巖的關系還算不錯,周巖是她的伯樂,唐晚也為周巖賺過不少錢,

       樊客影視的口碑幾乎是靠唐晚一人撐起來的,按理說樊客只要繼續走口碑路線就行了。

  可偏偏來了郭琪這只妖孽,拍電視或者電影一水的爛片,周巖不是好糊弄的人,

       但郭琪在樊客的待遇一直很不錯,唐晚都懷疑他們倆是不是有一腿了。

  不過她不是八卦的人,簡單了解一下投資商撤資的原因就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唐晚這些年認識的投資商不少,再找新的不難,怕就怕……

  她試著打了幾個電話,無一例外在提到“投資”時,對方迅速的掛了電話。

  看來與她猜測的八九不離十了。

  果然,唐晚不久后就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

  宴非白低沉的嗓音傳來:“唐晚,考慮得怎么樣?”

  唐晚掛斷電話,手指叩緊桌角幾次深呼吸,最后摁住眉心癱倒在辦公椅上。

  一看就是生氣模樣,偏偏公司耳目眾多,還得維持自己常年修養出來的云淡風輕,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憋屈得不行。

  張禾芮不解:“金主爸爸們怎么說?”

  唐晚直勾勾地盯著天花板,兩眼無神:“是宴非白搞的鬼。”

  張禾芮被咖啡嗆了一口,哆嗦著舌頭,幾番醞釀措辭后,還是問:“他到底想干嘛?把你困在身邊折磨你?”

  唐晚淺淡的勾唇,早該想到的,宴非白從來不是好糊弄的人。可她還是抱著一絲僥幸,抱著一絲絲期盼,

       希望他能夠念在“舊情”,讓彼此都不要太下不來臺。

  不過看這樣子,對方是不把她往死里搞不會善罷甘休了。

  唐晚沒答話,安靜三分鐘,迅速拿起包包和手機起身:“我去找他。”

  張禾芮跟在后面說了什么,

  唐晚心里裝著事也沒怎么聽進去。

  她站在公司樓下,中午太陽當頭,空氣燥熱,綠化樹葉油光發亮,從地上蒸騰而起的夏日郁悶爬上她全身。

      唐晚覺得熱,從包里摸索出發圈把頭發挽起來,幾根垂下的發絲胡亂塞到耳朵后面。

  出租車停在面前,唐晚拉開車門上車,報了目的地,車子掉個頭駛出。

  手機震動,是簡燁打來的電話,唐晚看著窗外,沒接也沒掛。

  緊接著第二個電話又來了,唐晚面無表情的掛掉。

  電話沒接,簡少爺的問候短信到了:“怎么不接電話?有空嗎?一起吃

  個飯。”

  “沒空”兩個字打好,唐晚低頭看著對話框發呆,拇指又點了兩下刪除鍵。

  她連回復的心情都沒有,干脆關了機。

  葛御去書房找宴非白談事情。

  進門前一定要整理好著裝再敲門,直到得到允許才能進屋。

  哪怕他們關系再怎么鐵,宴非白的規矩就是他的規矩,誰也不能壞。

  葛少爺耐著性子慢悠悠敲門,里頭好半天才響起聲音,葛御推門而進。

  宴非白側坐在書桌前,手里捧著一本沉甸甸的書,但他的模樣卻不像在看書,目光放在窗外,有些出神的模樣。

  葛御也看過去,窗戶正對的方向是莊園大門口,他這么殷切的看著,大約……是在等人?

  葛少爺挑眉,把資料放在他桌上,指關節輕輕敲桌:“看看?”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