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只許你心動倪千夏喻辰小說番外

只許你心動倪千夏喻辰小說番外

貓尾茶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倪千夏和喻辰的都市言情小說《只許你心動》是由作家貓尾茶所著,小說講的是倪千夏剛進補習班補課時就聽說喻辰是個一點就炸的暴躁男孩,其實殊不知他所有溫柔深情全都給了倪千夏,那這兩人在一起經歷了那些動人心弦的故事呢.......

更新:2019/06/15

在線閱讀

主角是倪千夏和喻辰的都市言情小說《只許你心動》是由作家貓尾茶所著,小說講的是倪千夏剛進補習班補課時就聽說喻辰是個一點就炸的暴躁男孩,其實殊不知他所有溫柔深情全都給了倪千夏,那這兩人在一起經歷了那些動人心弦的故事呢.......

免費閱讀

  當天晚上下了一場雨,雨水落在鋼筋澆筑的防火梯上,叮叮當當地讓人睡不安穩。

  喻辰在黑暗中睜眼,踢開蓋在身上的薄毯,起身坐在床邊抽了一支煙。

  他剛才做了個夢。

  夢里他跟鄰居家幾個大孩子一起去游泳。到了泳池后大孩子們嫌他太小,而且連把水槍都沒有,圍在一起打水仗的時候就不帶他玩。

  喻辰覺得很沒意思,一個人氣鼓鼓地在泳池里游了幾個來回。

  最后一回他鉆出水面時,看見池邊站著一個中年男人。對方像是專門在那兒等他:“小朋友,你幾歲了?”

  “五歲。”

  他比許多同齡孩子都長得高,不少人聽說他才五歲時都會露出驚訝的表情。可那個中年男人卻沒有,

      他欣喜地點了點頭,把站在另一邊觀察其他人的年輕女人叫了過來。

  兩人低聲商量了一番,喻辰不知道他們想干嘛,轉身想再游走,又被他們叫住了。

  中年男人笑著問:“你家住哪兒?能帶我們去見爸爸媽媽嗎?”

  那時工廠早已停工,喻辰父母不用上班,每天坐在樓下涼亭里打牌。喻辰帶兩個陌生人找到他們,幾人一起回到家里。

  他們家是工廠集資建的員工宿舍,層高壓抑,四個大人站在客廳里,個個都是人高腿長的身材,顯得屋子更小了。

  喻辰從冰箱里找了一支冰棍,邊吃邊坐在小板凳上看電視。

  身后大人在聊什么他沒關心,只依稀聽到他爸說了一句:“是啊,我們兩口子都高,這孩子長大了應該也很高。”

  那年夏天正值奧運會召開,喻辰把電視調到體育頻道,看昨天晚上的游泳比賽重播。

  夢快結束的時候,中年男人把喻辰叫過去問:“小朋友,想學游泳嗎?”

  “我會游。”喻辰咬碎嘴里的冰棍,口齒不清地回答。

  那人微笑著指向電視:“像他們那樣游,你想學嗎?”

  煙頭燒到手指的痛楚把喻辰從回憶中喚回,他甩甩手把煙頭扔進煙灰缸,站起來從冰箱里拿了一瓶礦泉水,仰頭喝下大半瓶。

  蓋上瓶蓋時他想了想,覺得剛才不是做夢,是他半夢半醒間想起了一些從前的事。

  喻辰后來才知道,在泳池遇見的陌生人是寧城體校的教練,那次他們就是在外面為游泳隊挑選苗子。

  喻澤鵬夫妻起初不太愿意讓兒子去學游泳,他們和工廠里大多數人一樣,不相信平凡的生活能有任何轉機,

       自然也不相信喻辰能成為不平凡的那一個。

  就好像眼界早已被落后的西區所框定,再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

  教練之后又來了幾次,總算勸動夫妻倆同意讓喻辰去試試。

  這一試,就試了十二年。

  十二年后的雨夜,一道閃電劃破蒼穹,照亮了玻璃窗外的景象。

  喻辰抬起眼,在隨后而至的雷聲轟鳴中,看清窗臺上蹲著一只貓。它純黑的長毛被雨淋濕,狼狽地縮在窗臺里躲雨。

  是附近的流浪貓,有一回跑到防火梯上來玩,喻辰喂它吃了點東西,從此以后就經常造訪。

  喻辰走過去把窗戶打開,黑貓抖了抖滿身雨水,優雅地一躍而下。

  這貓仿佛通人性,沒有往屋里跑,就在窗沿下舔起了爪子。喻辰坐在地板上看了它一會兒,

      黑貓放下爪子,用僅剩一只的眼睛回望過來,另外那只眼睛的位置只剩下一道猙獰的疤。

  貓眼閃著幽幽綠光,喻辰與它對視許久,才慢慢地將頭埋在膝蓋上,雙手用力地抱住了頭。

  大雨從室外凌亂地潑灑而入,少年在雨中弓著背,啞聲低吟。

  “誰會甘心啊。”

  喻辰一整晚沒睡好覺,第二天醒來時雨已經停了,黑貓也走了。

  熱氣從一夜未關的窗戶外翻涌進來,又是一個高溫天。

  進衛生間洗漱完畢,他出來換衣服時看見床頭的手機屏幕亮了一下,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短信:【早上好,吃過早飯了嗎?沒吃的話想吃什么?】

  喻辰盯著短信看了半天,差點以為是什么外賣APP發來的垃圾短信,失眠帶來的昏沉讓他腦筋轉不過來,最后只能問:【誰?】

  【倪千夏。】

  喻辰意外地挑起眉,把手機號保存進通訊錄后再切回短信界面:【隨便。】

  也沒打算問為什么突然要給他買早餐,反正他早已習慣了這個女生想一出是一出的風格。

  育才輔導中心附近的早餐攤前,倪千夏犯起了愁。

  喻辰沒有猜錯,她確實是剛才路過早餐攤才臨時起意。她不是個喜歡欠人情的人,喻辰前前后后幫過她好幾次,

        如果再不回報點什么就有點說不過去。

  可是學生之間的感謝又很難變得多正式,思來想去她決定從最簡單的小事做起,算是報答他昨天的舉手之勞。

  然而喻辰所說的隨便是一個讓無數人為難的詞,它代表好像什么都行,又好像什么都不行。

       將手機放回書包,她聽見排在前面的上班族邊打電話邊點餐。

  輪到倪千夏時,她直接“抄襲”上班族的菜單,說:“兩個茶葉蛋、兩籠牛肉包、一份雞蛋餅……再要一杯冰豆漿。”

  老板麻利地把東西裝進塑料袋,倪千夏接過來發現似乎有點多,可她轉念一想,覺得不能用她的食量來跟男生比。

  她今天來得早,在教室靠門的最后一排坐下后,就把早餐放到了旁邊的課桌上。

  十幾分鐘后,喻辰進了教室,邁向最后一排的腳步在看清桌上的早餐數量后變得越來越慢。

  “……這么多?”他把書包掛在椅背上,“你沒吃?”

  倪千夏搖頭:“我在家里吃了出來的。”

  喻辰一愣,難以置信地指向桌面:“這些,我一個人的?”

  “是呀。”

  喻辰錯了錯后槽牙,哭笑不得:“怎么吃得完。”

  倪千夏啊了一聲,手里的教材也不預習了,轉過身看向對方:“可是我看別人也買了這么多。”

  “你確定他不是幫別人帶的?”喻辰從早餐堆里扒拉出雞蛋餅,忍不住輕笑一聲,“傻不傻啊。”

  最尾那個字幾乎沒有發出音,像是一聲無可奈何的嘆息,讓倪千夏有剎那的恍神。

  這是一種無意之中說出來的語調,慵懶而又帶著愜意。

  喻辰咬了一口雞蛋餅,咽下去后問:“多少錢?”

  她低下頭,手指將教材一頁往里卷起,小聲說:“不用給了,昨天你幫了忙,請你吃的。”

  “謝了。”喻辰沒再跟她客氣,反正經過昨天的交流,他已經知道倪千夏的家境沒他想像中那么差。

  喻辰吃完雞蛋餅又打開了一袋牛肉包,心里開始琢磨剩下的該怎么辦。

  吃是肯定吃不完的,就這么扔了也說不過去,畢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或許可以拿到樓下辦公室,

       讓馮詠娟幫他放進冰箱,反正辦公室有微波爐,他可以等中午的時候再吃。

  輕輕捏了一下裝豆漿的塑料杯,他把剩下幾樣都放到一邊,隨后聽見走廊上響起一串腳步聲。

  快要遲到的大齊跑進教室,滿頭汗水來不及擦就開始跟田蕭他們抱怨:“靠,我爸上班去了沒叫我,過來的路上地鐵還壞了,連早飯都沒來得及吃,餓死我了。”

  田蕭就坐在前面一排,倪千夏默默抬起頭,想了想拍拍短發女生的肩膀:“我早餐買多了,你把這些給大齊吧。”說完便將沒拆開的兩袋遞了過去。

  喻辰:“……”

  田蕭把早餐傳給了再前面一排的大齊,得知是倪千夏送的早餐后,大齊簡直熱淚盈眶,

      轉頭就想發表長篇大論的致謝,可惜話都到嗓子眼了,卻看見喻辰冷冷地掃了他一眼。

  他沒敢與喻辰對視,僵硬地對倪千夏說:“謝、謝謝。”

  倪千夏笑了笑:“不客氣,不小心買多了。”

  話音未落,喻辰突然站起身,椅子與地板摩擦出巨大的聲響。教室里的人都驚詫地望了過來,眾人屏氣凝神,目送他沉著臉一言不發地走到講臺邊。

  四面八方的目光中都摻雜著幾許興奮,喻辰的傳聞他們或多或少都聽說過,但補習班開課這一周多以來,他還真沒干過什么出格的事。

  就在大家以為終于能夠親眼見證傳奇的那一刻,喻辰把將用過的塑料袋扔進了進門處的垃圾桶。

  然后走回去坐下了。

  眾人紛紛與周圍的人面面相覷,彼此眼中寫滿不解與失望。

  ——就這樣?

  ——只是扔垃圾而已哦?

  回到座位的喻辰咬著吸管,身體重心往后,椅背一晃一晃地磕在墻上,發出單調而沉悶的聲響。

  幾次之后倪千夏總算反應過來,莫名其妙地問:“你怎么了?”

  喻辰懶洋洋地抬起眼皮,壓低聲音緩緩問道:“你不是給我買的?”

  “……你不是吃不完?”小姑娘無辜地反問,睫毛配合地撲扇幾下。

  這下可好,倒變成他無理取鬧了。

  喻辰皺了皺眉,心想她也沒說錯,但還是微妙地感到不爽。

  不是買來謝謝他昨天幫忙嗎?謝禮也能分出去的?

  果然就是這樣,想一出是一出。

  喻辰嘖了一聲,沉默許久后吐出一句:“算了。”上午是馮詠娟的數學課,她把助理老師批改過的習題集發下來,

     針對出現得較多的錯題再次進行講解。

  喻辰昨晚沒睡好,好不容易撐到課間休息,就趴在桌上補覺。

  田蕭從前排反坐過來,面對倪千夏問:“那些早餐是他的?”說著指了下把頭埋進臂彎的喻辰。

  她不是大齊那種粗枝大葉的人,結合喻辰后來的種種表現,便猜出了幾分端倪。

  倪千夏說:“本來是買給他的,但是他吃不完,我就給大齊了。”

  兩人將音量放得很低,有意識地小聲說話以免吵醒男生。

  田蕭:“那他肯定生氣了。”

  “會嗎?”倪千夏有些詫異,回想起喻辰之前的舉動,似有所悟。

  “你倆關系不錯的話,跟他說清楚吧。”田蕭聲音壓得更低,“大齊個傻缺把早餐全吃光了,我怕他不跟你鬧,轉頭找大齊麻煩。”

  倪千夏一頓,很快就明白了。

  補習班的人對喻辰都有所忌憚,田蕭和大齊又玩得好,多半是考慮再三才來讓她穩住這個傳說中的混世魔王。

  “應該不至于呀,”她皺了皺眉,“那么點早餐而已。”

  田蕭用過來人的模樣勸告她:“男生都很幼稚的。”

  上課時喻辰醒了過來,這一覺他睡得很不舒服,坐起身后整個人氣壓很低,胡亂揉了把頭發又翻開習題集,

      看到上面遍布助理老師畫下的刺眼紅叉,就極不耐煩地啪一聲合上了。

  動靜稍微大了點,引得倪千夏頻頻側目。

  喻辰看她一眼,神色困倦。

  他不笑的時候嘴唇就抿得很緊,配上深邃的五官輪廓與瞳色偏淺的下垂眼,就不自覺地散發出“別煩我”的氣勢。

  還真生氣了啊,倪千夏想。

  她從筆袋里拿出鋼筆開始做筆記,寫了兩行又想,田蕭說得沒錯,男生果然很幼稚。

  倪千夏沒有一顆仁慈博愛的心,對于因為一點小事就生氣的人,無論年齡大小,她向來不愿意主動示好。

  喻辰根本不知道下課期間發生過什么,他只是莫名覺得倪千夏一上午都變得格外安靜——盡管他們兩個都不是話癆,但前幾天好歹也會交流幾句。

  他手撐著下巴想了想,是之前的話語氣太重嗎?

  但也還好啊,而且他不是都說“算了”嗎?沒道理她還反過頭計較上了吧。

  兩人就這么莫名其妙陷入冷戰。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